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一千零四章 海图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千零四章 海图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闲也算是古斯塔斯的外国友人了,有红炎这一层关系在,又有上一次的交易,现在古斯塔斯大帝对天闲明显客气了很多,天闲准备听这位老人家说黑色大海的事情,他却自顾的先给自己沏了一壶茶。

天闲只好眨巴眼睛的看着,这似乎还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人老了,说话之前总会口渴。”看着天闲一直等在那,这么久也没催促,古斯塔斯大帝略带歉意的笑了笑。

“您请便,我并不着急。”

虽然是这么说,但天闲当然是着急的,龙渊帝国到底会不会忽然发动进攻这谁也不知道,圣灵殿虽然是友方,但那是有条件的,既然一样窥视着黑色大海的秘密,那么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可能变成敌人。

真是危险的世界碍…谁也不能相信。

乱七八糟的想着,那边古斯塔斯大帝喝了口茶,笑眯眯的开口:“其实,关于黑色大海有许多传说,我们世代生活在大海边,这些传说从小伴随我们长大,所以……”

“等等……”天闲赶紧叫停,苦笑的说,“我想听的……是事实,真正的线索。”

就算是住在山坳里,那周围山头荒地也总会有什么鬼怪精灵的传说,哪个地方都是如此,更别说挨着这样具有传说色彩的黑色大海。

古斯塔斯肯定流传着无数关于黑色大海的传说,但现在天闲可没有听传说故事的时间,自己家门外可有百万大军随时开打呢。

古斯塔斯大帝呵呵一笑,“对对对,大公说过,您看人一老了,就容易忘事。”

天闲哭笑不得,人老了却是容易忘往,但这位老先生精神矍铄,两眼精光闪闪,怎么看怎么都是越老越成精的那种。

清清喉咙,古斯塔斯大帝这次想了想,说道:“古斯塔斯境内关于黑色大海的传说很多,这些传说里到底有没有真正的故事,这一点谁也没有办法保证,毕竟没有人真正的探索过黑色大海,这一点还请大公见谅。”

天闲满怀希望,但听了这句话不免有些泄气,本来还指望能在这里听到些不一样的说法。

“不过,关于黑色大海里存在陆地的事,倒是有许多传闻,而且有一些间接的证据。”

天闲的双眼猛的一亮,“证据!什么证据?”

古斯塔斯大帝微微一笑,“大公,您听说过海潮吗?”

“海潮?当然。”天闲有些古怪,这种事还要问人。

古斯塔斯大帝微微一愣,表情更加古怪,“大公果然见多识广,这种东西其实除了我们古斯塔斯人,很少有外人知道。”

天闲心中微微一动,瞬间明白了过来,不由暗呼不小心,刚刚其实说漏了嘴。

海潮这种东西自然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儿,有海就有海潮,平常的很。

但那是在原来的世界,是在地球。

这个世界,没有海潮!

黑色大海一马平川,就好像黑曜石镜子一样,没有风的日子里平静的连一丝波纹都没有。

地球的大海会涨潮落潮,而黑色大海,永远宁静无比,犹如一片死亡之地。

古斯塔斯大帝继续说道:“黑色大海虽然平静无波,但每一年都会有几次海潮波动,这并不是什么大事,也从未引发过什么,我们古斯塔斯也不怎么和外界来往,所以外人很少有知道这件事的。”

说着古斯塔斯大帝微微一叹,似乎有些失望,“这一千年来,人们对黑色大海的探索**越来越底来,我们也见到外人的机会也越来越少……”

这话有点无奈,还带着一些遗憾的意味,倒是让天闲有点奇怪。

“古斯塔斯过境狭长,几乎全部都都在黑色大海边境,每次发生海潮的时候都可以从极广阔的地带观潮海潮,我年轻的时候还曾经远走海岸线各地,亲自观测过,呵呵……”

说起年轻时候的事,古斯塔斯大帝一脸怀念。

天闲眨眨眼,发现这位老人家似乎倒是真把自己不当外人看了,说话随意,好像还有拉家常的意思。

“那……这海潮和大海里的陆地,有什么关系吗?”天闲赶紧把话题拉回来。

“当然有1古斯塔斯大帝双眼亮了起来,“虽然没人在黑色大海里发现过陆地,但是海潮却给我们带来了这个信息。”

天闲心头顿时一热,“海边发现了***陆地上的东西?”

古斯塔斯大帝摇摇头,“是海潮的形状,大公。”

“形状?”

“当海潮来临,古斯塔斯全境几乎都可以观察到海潮的波动,但是在特定的地方,海潮的形状和到来的时间总是和***地方不同。”

说着,古斯塔斯大帝拿出另外一个杯子,倒了一杯新茶,端起要送给天闲。

天闲赶紧上前,双手接过。

古斯塔斯大帝见状不由微微笑了笑,“大公,那海潮……就像这茶。”

天闲愕然,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茶杯,一杯茶水,里面飘着几根不明的茶叶,虽然这是人家大帝喝的茶,但只要闻一下,天闲就知道肯定没有火叶城的凉茶好喝。

古斯塔斯大帝微笑着,似乎说的累了,自顾的喝起了茶。

天闲眨巴眨巴眼睛,有看看自己的茶,忽然间双眼瞪大了起来。

将茶杯慢慢放到桌上,天闲着了魔般望着茶杯的水面,一时间竟然激动起来。

古斯塔斯大帝看着天闲的模样,不由呵呵笑了起来,知道自己已经不用多说了。

水杯里,几根不知名的茶叶漂在那,水面宁静无波,茶叶也几乎不动。

轻轻的,天闲吹了吹茶水。

睡眠泛起涟漪,四面扩散,波及到茶叶涟漪骤然改变,水面上顿时乱波一片……

天闲抬起头,双目兴奋的已经有些发红,“您是说……从海潮的方向和形状来看,海中确实存在着陆地!就像这茶水中的茶叶1

古斯塔斯大帝摸摸胡子,“大公能在人类***翻云覆雨,果然聪慧无比,您说的不错,经过我们祖祖辈辈许多次的验证,黑色大海里确实应该存在着陆地。”

天闲激动的一下跳了起来,“那为什么不说!这可是天大的事1

古斯塔斯大帝淡淡一笑,“说了又能怎样,人类连出海都做不到,空知道一片陆地的存在有什么用,而且这种事没有先例,所有的推测也无法证实,说出去未必有人相信,还可能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天闲愣住,这些自己倒是没有想到。

“如果不是大公先入为主,已经相信了我说的话,否则恐怕一定会以为这只是一个糟老头的妄想而已,而******多都会这么想,所以这件事在古斯塔斯倒不是什么秘密,但就算有外来者知道也是一笑了之,谁也不会当真。”

喝了口茶,古斯塔斯大帝呵呵一笑,“几百年了,这件事也没有特别的保密过,但却从没有在古斯塔斯以外的地方流传过,大公也是第一次听说吧。”

天闲暗暗心惊,这种事居然几百年没在人类***流传开来,这也算是离奇无比了。

要是从前这件事或许还没什么重要的,但是现在可就意义不同了,诸神的力量正在苏醒,现在的人类***上已经找不到什么良好的遏制办法,黑色大海是诸神的古战场,那里说不定埋藏着什么远古的秘密。

而且,如果真的有,那么现在火叶城的危机也算是可以暂时解除了,天闲真但有些无法想象如果到时候自己说不出黑色大海里的陆地位置,那么已经动用所有力量紧逼在火叶城外龙渊帝国和圣灵殿会是怎样的一种暴跳如雷。

“大帝,不知道那陆地在什么地方?”天闲兴奋的问。

古斯塔斯大帝拿出一份地图来,一见这地图天闲不由栓眼发热,这可是标注了世界秘密的地图啊!

地图展开,天闲顿时有些傻眼。

这的确是古斯塔斯的地图,而且地图上有一半的面积被黑色大海占据,在这片代表黑色大海的区域,星星点点的标注着许许多多圈圈和点点。

繁多的犹如人类的城市。

天闲呆呆的望着古斯塔斯大帝,“这些……都是陆地?”

“不都是。”古斯塔斯大帝笑的有几分神秘。“经过我们准备许多年的观察,黑色大海里……”

故意停顿了一下,古斯塔斯大帝这位须发皆白的老人眼中不觉透出了炙热的光芒,“里面存在着某些生灵1

“生灵?”天闲目瞪口呆。

“你看这些标记1古斯塔斯大帝指着地图,“每个圈都代表着一个海潮波动途径一块陆地才会产生的变化,根据形状和大小还有方向,这是我们推算出的位置。

天闲一阵冒汗,这地图上大大小小的圈可能有上百个!这黑色大海里有这么多陆地!或者说有这么多的岛屿?

“那……那这些叉呢?”天闲指了指那些打着叉的地方。

这一次,古斯塔大帝脸上都泛出了红光,“那些代表着已经消失的陆地。”

天闲感觉嘴里一阵发干,望着古斯塔斯大帝一时说不出话来。

消失的陆地!?

陆地怎么会消失?天闲看着满面红光,甚至似乎有点狂热化的古斯塔斯大帝,忽然间觉得……或许这真的就是一个老人在胡说八道。

古斯塔底大帝的目光已经完全投入到了地图上,泛着出人意料的火热,“是的,消失了!那些曾经被标注为陆地的地方消失了,几百年来这种情况持续的出现,而同时,新的陆地也不断的出现,不断的出现……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知道吗?”

一改之前笑眯眯的淡定口气,古斯塔斯大帝语气急促,显得无比兴奋,“聪明的大公,你能告诉我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吗?”

天闲惊疑不动的望着那张地图,想想刚才古斯塔斯大帝的话,***已经呼之欲出了,“难道说……那些总是消失和出现的陆地,其实是某种生灵?”

“不错1古斯塔斯大帝大笑起来,“正是这样,根绝我们这么多年的观察和测算,有一些陆地频繁的在一个区域内出现和消失,就好像……就好像在自己的领地上徘徊的野兽!我们几乎肯定!在黑色大海中存在着某些生灵!只是我们从未见过而已。”

天闲觉得这话有些可信了,但是古斯塔斯大帝满面红光,显得有些激动,天闲一时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有些过于自信了。

“还有1古斯塔斯大帝重重的敲打了记下地图的一个地方,“虽然大多数陆地根据观察和推测都是海里的生灵,但有些地方,却在几百年中从未改变过,那里应该就是真正的陆地1

几百年没变过!天闲连忙看向地图上的相应位置,果然,在那里反复的用笔将几个圈描重,几乎要变成一个黑点。

“黑色大海并不像人类认为的那样一无所有,里面有陆地,有生灵,很可能还有更多的东西,就像***内的湖泊和河流一样,只是我们人类还不知道而已。”

古斯塔斯大帝兴奋的微微喘息,“只要……只要我们能有办法出海,只要我们能深入黑色大海,人类一定能从此改变这个世界1

天闲闻言心中一动,不由望了一眼这位激动万分的老人,一个疑惑顿时在心头升起。

轻轻的,天闲好像不经意的问:“古斯塔斯想要出海吗?”

“当然1古斯塔斯大帝斩钉截铁的回答!

房间里一下安静了下来。

回答了这句话,古斯塔斯大帝似乎想到什么,抬头看了看,正见到天闲“原来如此”的眼神,顿时恍然而醒,满眼的炙热迅速褪去。

“唉……人老了,让大公见笑了。”古斯塔斯大帝苦笑,“我们苦守***边境,与大海为伴,没有一些奔头儿,真的没办法活下去。”

说着,古斯塔斯大帝将地图推到天闲面前,一脸怅然。

天闲分不出这话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但有一点毫无疑问,龟缩人类***边境,与世无争的古斯塔斯并非没有野心,只是在等待时机而已。

或许只是为了安慰自己,但更可能是卧薪尝胆,古斯塔斯对黑色大海一定寄托了无限美好的梦想。

只是不知道从古斯塔斯建国到现在一千年过去了,这种近乎狂热的梦想还剩下几分。

以如今的人类***局势来看,古斯塔斯或许只留下整份梦想才是最好的选择。

想起来到古斯塔斯看到的与世无争的景象,人们安居乐业,不被战争和灾祸骚扰,这个宁静的国度好像世外桃源。

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那么还奢求什么呢?

微微一叹,天闲观察了一会地图,忽然间一皱眉,想到了一件荒诞的事情。

“这份地图……应该是几百年观察的结果吧?”

“不错。”刚才一番话似乎消耗了许多精神,古斯塔斯大帝看起来有些疲惫。

“能改变海潮的形状大小的生灵……那,那岂不是很大?”天闲有点茫然的望着古斯塔斯大帝。

一块陆地横在海中,那自然会阻挡海流,大一些的岛屿也会,但如果是生灵的话,那得是多大的生灵才行?

就算是古神骸骨那样一座城般的庞然大物,那丢进大海里也就是冒个水花而已,想要改变海流的方向和形状,那简直要大到夸张的地步,说不得要遮天蔽日,就好像墨韵山脉的吞云母那样呼啸风云才行!

低头看看地图,这上面左左右右全是各种圈圈叉叉,古斯塔斯帝国外的黑色大海简直就是齐天巨兽的老巢!而且……

比了比地图的尺寸,天闲更是皱眉,按照这地图的比例,如果位置是正确的,那么就算人在岸边看不到这些地方,但龙骑士飞进黑色大海总可以看到的!

历史上有很多次龙骑士进入黑色大海探索的经历,但他们九死一生回来,却没有一个说看到了任何东西。

黑色大海一望无际,古井不波!犹如造物主铺设的禁地!这一点人类两千年的历史中从未改变。

古斯塔斯大帝眼中的光芒彻底消失了,他默默点点头,好一阵才说道:“这也是我们一直没有对外公布这些消息的原因,因为按照我们的观察和推测,这些东西应该就在距离海岸不是很远的地方,我们看不到,但进入黑色大海的龙骑士却应该看的很清楚,但是……”

没有但是了,历史上并不存在这种事!

天闲心中大呼上当,说了半天,这些都是没谱的事情!

“不过……”古斯塔斯大帝沉吟一阵,“我认为我们的观察和推测不会有错,毕竟这是看得见摸得着的证据,之所以没有发现这些陆地和生灵,一定有着什么我们还不知道的原因。

天闲叹气,证据也好,原因也罢,无论怎么样都可以,但现在我要找的是陆地啊!是能很正看得见,摸得着,能登上去的陆地!

证据再多,找不到可还是无用功!

当时自己可是在黑色大海里往来走了一趟,回来之后说的是在大海里发现了陆地,一年之期公布位置,到时候登陆的事情自己管不着,但是如果不能让人真真切切的相信就有那么一个陆地在黑色大海中的话……

龙渊帝国不能把自己怎么样,但圣灵殿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

天闲现在开始怀疑,灵官之所以会忽然间来到火叶城,说不定也和这件事有关,如果灵官也是抱有这一层心思的话,那么想想后果就觉得可怕。

思前想后,天闲不由一筹莫展。

黑色大海这件事不仅可以解决自己的燃眉之急,而且如果真的能找到什么,那么能得到什么好处可能就不是想象的了的了。

关于诸神战争,关于破碎时代,现在的资料还是太少了,人类的记载显然都是篡改过的,破碎时代末尾就是一场毁尸灭迹的狂欢,***都被诸神深深的埋葬,而现在想要对抗慢慢苏醒过来的诸神力量,最好的办法就是去了解他们当初到底都对这个世界做了什么。

但一切通往***的路都困难重重,简直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还有什么……别的证据吗?”天闲慢慢卷起这份地图,望着古斯塔斯大帝。

见天闲收起地图,显然不想再在这上面讨论,古斯塔斯大帝露出苦笑之色,“这已经是最接近于事实的东西了,如果大公想听一些传说的话,我倒是可以讲个三天三夜。”

天闲叹气,看来这次是得不到更多的消息了。

把地图毫不客气的揣进了怀里,反正天闲明白这东西肯定不会只有一份的。

“如果没有别的什么消息,那么我就先告辞了,您所告诉我的一切,都将会成为对火叶城无上的友谊,等我回去后,一定会好好回礼的。”天闲站了起来。

古斯塔斯大帝连连摆手,“大公不必客气,古斯塔斯向来与***各国交往不多,实际上是人家看不上我们,大公能这样对待我们,古斯塔斯已经深感荣幸,只是……”

天闲明白,直接说道:“大帝请放心,现在的一切没人知道,也不会有人察觉火叶城与古斯塔斯有什么往来,火叶城的战火无论如何也烧不到这里的。”

古斯塔斯大帝欣慰的点头,“多谢大公体谅。”

“那我就不多打搅了,火叶城的情况紧急,我不能多留,请见谅。”

古斯塔斯大帝缓缓站起,“大公请便,今后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来古斯塔斯,我们虽然弱小,但其实还是愿意结交朋友的。”

天闲笑笑,“您不说我也会来的,毕竟我姐姐在这里,哦对了,我听她说您敕封来一大堆的头衔给她,她自己都记不住来,其实她是个没什么功利心的人,这些虚名只会连累他,您要是想让自己的儿媳妇开开心心的生活,这些就免了吧,让她衣食无忧,不必为宫廷份证伤心就足够了。”

天闲这话可谓说的直白无比,而且往深处来说已经在干涉王室内部的事,不过古斯塔斯大帝倒是也不在意,怎么看这位大公都只是想姐姐能生活的无忧无虑。

***的战火永远烧不到古斯塔斯才是他的愿望。

“大公放心,这些我自然会关照的。”

天闲点点头,“多谢了,如果有什么特别的需要,可以送信到火叶城,虽然大兵压境,但我们也算游刃有余,特别是钱财方面的事尽管开口,我们城市虽小,但从来不缺钱。”

古斯塔斯大帝眼神顿时一亮,但要开口的动作还是生生憋了回去。

天闲看了不由暗暗好笑。

古斯塔斯缺什么?就是缺钱!

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小灰都不愿意来,因为抓到的魔兽都比***的地方瘦弱,没有矿藏,没有肥沃的土地,没有地理优势,交通不便,只有一片无尽的近乎虚空般的危险大海作伴。

古斯塔斯之所以如世外桃源一样,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块土地不值得争夺,***各国争霸哪个不是瞄准肥沃广阔的土地攻打,你打下一片贫瘠到收获不了任何东西,甚至在这里还要死人的土地干嘛用呢?

贫瘠、贫穷。

这是古斯塔斯最真实的写照,就连红炎这样的王妃平时都是粗布衣衫,古斯塔斯大帝现在身上这件袍子虽然是比较随意的,但如果是在别的国家自然是面料昂贵,做工考究,而这件也仅仅是样式独特,面料只能算马马虎虎。

“说起来我姐姐已经身为人母,我还没有送一笔贺礼过来,但我现在就要返回火叶城,怕是再来也不容易,这件事就有劳大帝了。”

古斯塔斯大帝一愣,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但脑子微微一转,顿时明白过来,脸上顿时笑出了花来。

“大公真是姐弟情深,您放心好了,这件事我很快会去吩咐。”

天闲的贺礼是什么?很简单碍…是钱啊!

一笔十足的巨款!

古斯塔斯大帝转瞬明白过来,这笔钱,其实就是送给古斯塔斯的帝国的,这种好事可是绝对不能错过的,上一次的一笔交易已经让古斯塔斯完成了开国以来从未有过的壮举!这次又是一笔巨款,就算是为了国民百姓也要答应下来。

钱对现在的天闲来说完全没有概念,天闲只知道黄金有多重,但一块黄金到底值多少,能买多少东西却一概不知。

天闲只知道自己家后院的沙漠里有无穷无尽的黄金。

拿到了这份地图,这一次也不算事一无所获,天闲转身要走,古斯塔斯大帝忽然间似乎想到什么:“大公留步1

天闲古怪的看过来,“大帝还有什么事吗?”

古斯塔斯大帝慢慢坐下,神色有点奇怪,或许是金币可以让人记忆活络起来,古斯塔斯思索着,不大确定的说:“有一件事,或许大公可以听一听,我也不大确定这件事是否对您有用。”

天闲一笑,最重要的消息已经在怀里揣着了,想必这位大帝是没什么墨水可倒,不过天闲还是愿意听一听。

“您说。”天闲也坐下来,对待老人家最起码的尊敬还是要有的。

古斯塔斯大帝思量一番,“说起观察和测算海潮,在古斯塔斯已经经历了很久的岁月,其实我们有专门的机构做这件事,并将每年的结果上报,几百年如一日,这才有了这份地图。”

天闲笑笑,“大帝如此慷慨,天闲感激不尽,这次回去……”

古斯塔斯大帝赶紧摇头,“不不,大公您不要以为我是在像您要钱,古斯塔斯虽然贫瘠,对钱财无比渴望,但并不是这样去赚钱的。”

这句话说的天闲脸色微微一红,刚才可不是以为这位老人家在暗示自己多送些钱来的……

“我们这个机构,就叫做观海厅,里面人不是很多,但都是和我们皇室有些关系的,毕竟这地图也不是随便什么人能看的。”

古斯塔斯大帝摸摸眉毛,口气开始有些古怪起来,“我要说的,是一个叫“埃弗拉”的年轻人,他是我们皇室的一员,虽然只是最末尾的爵位,这些年来,他的观测结果一直和别人不大一样。“

天闲听的其实兴致缺缺,不管是大帝也好好,小爵位的年轻人也好,这观测海潮的办法现在看起来并不靠谱,这才是最重要的啊!

虽然地图画的十分精致,但是只要稍微推敲一下就变成了胡说,这种事还值得去验证吗?

天闲十分想这位大帝能对自己说有些别的方面的情报,但是看起来这只是奢望。

“嗯……根据他的观测。”古斯塔斯大帝停顿了一阵,“这些陆地,其实距离海岸十分遥远。”

嗯?

天闲一愣,这是什么意思?

古斯塔斯大帝继续说道:“我们的观测手法已经沿用了几百年,也经过许多验证,但是这个年轻人似乎不大认同,而且根据自己的观测勾画了地图,当然只有他一个人这么干,同时也拿不出什么有效证明自己测算方法的证据,不过……”

天闲心中雪亮,不过人家的测算结果看起来更加合理啊!

如果这些陆地都在近海,那绝对会被看见,唯一的可能就是在远处!

“他在哪!?”天闲也不等古斯塔斯大帝说完,兴冲冲的问。

“大公如果想去见他自然马上就可以见到,我只是……说一下而已,希望大公您还是别抱太多的希望。”

一线生机都要争取一下,何况是现在。

天闲立刻要求见人,古斯塔斯大帝也不含糊,也不用天闲自己去找,直接吩咐下去。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天闲在另外一座偏殿里见到里这位明显有些落魄的年轻人。

埃弗拉面黄肌瘦,看起来完全没有皇室成员养尊处优的样子,而且胡子拉碴,头发也一片凌乱,要不是身上穿着的袍子还算不错,看起来像是一个乞丐。

“你……有不一样的海图?”

天闲一句话,顿时让埃弗拉的眼神亮了起来

更个长章,把欠下的补一补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