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九百九十六章 挖乌龟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九百九十六章 挖乌龟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闲的身影只放大了一瞬间,转眼消WWW..lā统帅

但是女性黑甲清晰的看到一个不大的黑点飞起,然后落到了自己肩膀上。

“这是什么手段?扭头望着自己的肩膀,她现闲就站在那,和甲虫一样大。

现在伸手出去是不是可以直接捏死这个家伙?

“上不了台面的手段而已,见笑。”闲站在她肩上,声音不大,却可以让她听的清清楚楚。

敌对的双方忽然之间关系变的模糊了起来,这黑甲统帅微微一笑,“看来之前我那次探访还是有了结果,不知道大公深夜潜入军营,还大声呼喊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找我商量。”

着,她扭身就走,就好像忽然对这个地方产生了兴趣,下一刻又兴味索然。

周围的士兵全部目不斜视,挺直了腰杆,军营里除了她之外几乎没有女人,每个士兵都清楚见到一个大模大样走动的女人时应该拿出怎么样恭敬谨慎的态度。

没人知道这位将军的肩膀上现在正站在敌方领。

“只是来……”闲打量对方,虽然这个位置看不清什么,但是能量触角可以情意的探查对方的情况,这一次闲不是想看对方的脸,而是想先确定对方的身体状况。

“只是来打个招呼而已。”

着,能量触角四处散开,在这女性黑甲统帅周身空气里飞游走,无数能量波动瞬间反馈而回。

柔软顺畅的步伐,协调而自然的身体摆动,四肢百骸流动着连绵细密的身体力量,这身体绝对没有受过严重的外伤,否则不会是这样的身体。

同时,这流畅协调的身体能量也是属于人类的,一个年轻的女孩子。

“打招呼?”女性黑甲统帅咯咯一笑,显然是不信的。

“上一次是你呼唤我,这一次是我来呼唤你,有什么不对吗?”

“我可是有目的的,难道你也和我一样,打算找一个新的同伴,而且……是具有相同力量的。”

闲心中微微一动,“你……是怎么得到这种力量的?”

一个人除了不能继承圣痕,在初生就会得到祝福的圣痕,那时还是婴儿,深埋血脉之下的力量早早沉睡,就闲所知,现在根本没有像自己这样不能接受圣痕的人类。

按照道理,这股力量是不会在人类之中觉醒的。

闲不知道巴巴洛特到底都对这个女孩做了什么,但是毫无疑问,她的力量和巴巴洛特绝对脱不了关系。

“我确实想要更多的同伴,因为我的力量永远都那么渺。”

女性黑甲统帅不由停下脚步,有些惊讶的:“你难道是来邀请我的?”

“我要知道关于这力量的一切。”

“哦……你是想知道巴巴洛特的事吧。”再次迈开脚步,女性黑甲统帅冷笑一声,“还是你只是想知道那个姑娘的情况?你只是才打探情报而已,我的对吗?”

“差不多。”闲也不隐瞒,“但如果能顺便结识盟友,那是再好不过了。”

女性黑甲统帅冷笑,“结识盟友倒是可以,不过要想顺便打探消息的话,那就不用开口了。”

“你就不想向盟友表达一下诚意?”

“很遗憾,你还来询问这些事,就明你对这种力量还没有深刻的认识,如果你乌清楚这种力量到底是什么,那么我和你永远不可能成为盟友。”

闲暗暗偷笑,现在对这种力量的了解,恐怕自己算是最深刻的一个了,虽然不知道巴巴洛特是从什么地方挖出了这股力量,但是从这力量出现的时间来判断,应该是巴巴洛特才现不久。

而这个女人必然是巴巴洛特得到这力量后的一种尝试,现在她自己恐怕这力量的来由也只是一知半解。

能量触角在周围仔细的探查着,现在,这个女性黑甲统帅是闲唯一一个能确定的觉醒了不该觉醒力量的存在,当然十分有可能还有一个巴巴洛特。

不过闲几乎确定,有了这个黑甲统帅,巴巴洛特不会亲身冒险,这个女人有着巴巴洛特试验品的特征。

她的身体状况,她的精神状态,她浑身上下哪怕一丝丝的独特反应都可以作为珍贵的资料来研究。

某种程度上来,巴巴洛特正在将当年诸神掩盖的***重新翻出,用一种极其粗暴的方式。

闲也不确定这股力量会对自己造成多大的威胁,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这股力量不能失控,否则下层世界将会受到毁灭性的冲击。

她的力量解放到什么程度,具体拥有什么样的力量,这种力量的释放是否可逆,度是快是慢。

闲很珍惜这短暂的时间,能量触角环绕着这个女性黑甲统帅,将她全身每一丝能量波动都深深的刻印进脑子。

这女性黑甲统帅自然是不清楚闲的来意,不过闲出现在这她就已经十分惊喜,有这样一个助力的话,或许真的能摆脱巴巴洛特。

两个人你来我往的聊着,看起来唇***舌剑,其实里面根本没什么具有营养的话题,这黑甲统帅想探一探闲的口风,看闲是否愿意这一次就达成什么协议。

闲呢,纯粹的在拖延时间而已。

第一次双方平等的对话就这么在磨牙之中度过了。

她回到自己的帐篷,闲也飞了起来,表达了没有达成协议的无奈后,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狡猾的人类1嘀咕一声,女性黑甲统帅钻进一个帐篷不见了。

闲飞返回火叶城,心中一片火热,

虽然那女性黑甲统帅没能得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但是闲却是收获颇丰。

不仅准确的掌握了对方的状况,还从字里行间中得到了一些关于巴巴洛特的消息。

闲现在确定一点,这个女人觉醒的力量还很初级,她自己可以使用这种力量,而且对觉醒的力量有很深的理解,只是她还无法自如的解放这种力量。

闲没有白掉下来的馅饼,这觉醒的力量虽然强悍,但在这个下层世界中到底会受到什么***就不得而知了,这或许就是巴巴洛特一直无声无息的原因,否则他早就带着这强大的力量找上门了。

回来迅将从黑甲统帅身上得到的资料全部写了下来,足足堆了一大摞。

反复查看这些资料后,闲一跳而起,匆匆冲了出去。

自从开战以来,香都保持在最佳的状态,随时准备战斗。

那两万新组的士兵们也明显的感觉到这位教头身上的气息变得更加凝重而凌厉。

闲找到香的时候,她独自一人坐在演武大厅中,闪波刀安静的横放在身前的地面上。

在闲的脚步靠近时,闪波刀如有灵性,荡漾出淡淡的水色波纹,和闲的脚步频率一模一样。

香睁开眼,见是闲,不由有些意外。

闲更意外,这个大胃王难道还会冥想不成?

“香,你这是在干嘛?”闲坐下来,好奇的碰碰地面,闪波刀回应似荡漾出波纹。

香顿时脸颊一红,慢腾腾把闪波刀拉回到自己手上,飞快放到背后,“生……生在静心。”

“静心?”

“嗯……剑技只是技巧,真正的力量源于内心,生觉得剑技不必执着,安静的感悟银水精魄的力量才最为重要。”

闲心中苦笑,香这话可是的好轻松,剑技不必太执着……这世界上可没有多少人可以向你一样近乎苛刻要求自己磨练剑技的。

而且……闲仔细打量香,这个单纯的女孩子想要安静领悟某种力量恐怕不是什么难事,只要她不是饿着肚子的情况下。

除了吃之外,她好像也没有太多执着的东西了……

“四姑娘告诉我你在这里,这是给你的。”闲拿出了带来的点心。

香却扭捏起来,一双手不知道往哪里放,“那个……那个,是不是,是不是生吃的太多了,其实……”

“我们所有人在火叶城的吃喝还赶不上灰的几顿零食。”闲又拿出了凉茶。

香讪讪的抓抓头,还是笑了起来。

等拿起点心吃着的时候,香已经陷入了幸福之中。

“香,有件事我想现在只有你能帮我。”

“嗯嗯……”香眯着眼,不住点头。

“我想……借你的黑甲用一下。”

香凛然一惊,手里的点心险些掉了下来,“黑……黑角?”

闲很清楚,香随身带着北部高地出现的黑甲,这是一种十分严苛的***,她每时每刻都在和那种可以让人狂的力量对抗。

“嗯,放心,我会心处理的,也会很快还给你。”

香有些不解,“这种东西……”

想了想,香还是没有下去,这黑角的来历和厉害的地方,闲恐怕比她还要更清楚几分。

在长衫中摸索一阵,香取出了一串项链般的东西,不起眼的一条细绳,上面穿着大不一的黑色长角。

这些黑角被香长时间携带,外表已经摩的十分光滑,看起来十分精美。

不知情的人绝对不会知道这是多么危险而疯狂的东西。

多少犹豫了一下,香还是将带着自己体温的黑角放到了闲手上,“这些是剩下的,都比较暴躁,所以……”

闲微微一愣,“剩下的?***的呢?”

香看起来不明所以,“我带了一段时间,有一些角中的力量就消失了,这些都是从前比较厉害的……”

闲惊讶的查看这一串黑角,顿时也有所现,香的这一串黑角当初自己也是见过的,那个时候对于香的决定十分惊讶,这一串大大的黑角也记得很清楚。

现在这一串,绝对比当时的那一串少了好多。

“那些角在哪?”闲急急的问。

见闲问的急切,香不好意思起来,“都……都碎掉了,已经扔了。”

闲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

当初也差不多是这样,这黑角消失的时候就会像水晶一样破碎,它们的力量消失后,应该早就碎成渣,不知道飘到哪去了?

“这些角……又有什么问题吗?”

香疑惑的望着闲,这黑角当初是高地部族的护身符,后来知道其中蕴含着令人疯狂的力量,而现在的自己已经可以压制这种**,并在这种对抗中不断提升自己。

看闲现在这个样子,难道这东西又有了什么新的现?

而且……多半是不好的现?

“不,是好事1闲晃晃手里的黑角项链,“明就还给你,嗯……我就不打搅了。”

闲一溜烟的跑掉,留下依旧满脸茫然的香。

得知这些黑角居然还是自己碎掉,这件事给了闲一个意外的警醒。

之前对于这种黑角的出现总是有些迷惑,只知道这是诸神的力量在复苏的征兆,不过现在事情已经清楚的多。

这并不是诸神的力量在复苏,而是恶魔的力量在苏醒!

不只是神灵希望重新回归这个世界,那些“恶魔”们也一样有着相同的渴望。

当然,这其实是一件事,所谓的“恶魔”们,不过是从前的神灵们!

闲不知道这个世界曾经被蹂躏成什么样子,经过了怎样的苦难后再滋生新的生命,再经过了多少次这样的轮回。

闲只知道一点,现在轮到了自己这一代,而自己不希望再有什么见鬼的历史的重演。

这些黑角,代表了一位“恶魔”,或者某一个已经没有记载的古老神灵的力量在复苏,这位神灵到底是正从别的世界回归,还是正在这个世界觉醒,这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力量和巴巴洛特所获得的力量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虽然不是同源,但同样是不被圣痕所掩盖的力量。

来自“恶魔”的力量。

把自己关进房间,闲心的取下一枚黑角放到手心,盘膝坐好,开始默运逆心诀。

气血鼓荡,闲寻找着血脉之中那股熟悉又陌生的力量,经过刚刚在龙渊帝**营里的使用,现在面对这种力量多少不再那样手足无措。

巴巴洛特,你这个缩头乌龟!看我把你挖出来!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