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九百九十章 前世今生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九百九十章 前世今生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小家伙儿,来来,和老头儿我说说话儿。”这位几乎已经无人记得,但在圣灵殿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司教大人对天闲招招手,凭空拿出一壶茶来,就那么在石碑下一坐,笑呵呵的望着天闲。

天闲知道自己时间已经剩下不多了,但是现在又不敢催促,显然这位老人家要说什么重要的事情。

也过去规规矩矩坐下,天闲瞧着小老头儿又变戏法似的拿出两个模样古朴至极——方形的茶杯来。

“我来。”眼前这位老先生算年龄的话是算不清了,天闲可是不敢让人家给自己倒茶,小心接过茶壶来,各自倒了一杯茶。

迷雾小镇的渡婆那里,天闲总是看见她浇花,当然那水壶花圃全部都是虚灵的幻影而已,现在手中的茶壶多半也是一样。

不过天闲倒茶之后却有些愣,因为能量触手的探查这,这茶壶似乎是真的,那茶杯也是,热腾腾的茶水晃晃的在茶杯了闪着说不清的金光,似乎……也是真的。

“喝吧,不碍事的。”小老头儿似乎看穿了天闲的心思。

天闲尝试着喝了一口,茶水如口顿觉唇齿生出一股香气,温热的茶水落进肚子莫名的有一种温暖中透着凉意的感觉,万分奇妙。

“怎么样?”小老头儿笑眯眯的望着天闲,脸上也不掩饰,显然是等着天闲夸赞。

天闲这次倒是老脸一红,平时口花花那绝对是张口就来,但是这次面对这位老人家,一时间竟然觉得有点不好编排。

“这……晚辈不大懂得这些,不过很好喝。”天闲难得实在了一回。

小老头儿似模似样的点点头,哈哈而笑,“其实……我觉得这玩意挺难喝的,不过是别人送我的,我也不能把东西扔回去,还要隔三差五拿出来笑眯眯的称赞一番,哈哈哈哈……”

天闲不由苦笑。

“说起那个家伙……”老头儿一脸开心,但说到这里忽然定住,有点无奈的笑了笑,“算了,我们说正事。”

天闲知道,他怕是又记不起“那个家伙”是谁了。

“小家伙儿,你上次来……都和我说了些什么,再说一遍给我听。”

天闲肃然,连忙将上次来的情景,就连古丽他们几个话也完完全全的说了一遍。

“哦……竟然是这样,难怪,难怪……”小老头儿一脸了然,“我说我怎么会留下手信,原来是有过这样的事情。”

喝着茶,小老头儿皱起眉来,“两千年了,人类大6还是不得安宁,唉……我们当初也是想的太简单了。”

天闲忍不住说道:“老先生,当初您……您想的是什么?”

小老头儿呵呵一笑,“都是些陈年万事,许多……都记不得了。”

天闲不由暗暗直翻白眼,这么说的话那今天可是再一句话都不用说了。

看着天闲苦着脸,小老头儿倒是觉得有趣,“小家伙儿,你想不想知道,你为什么还能来这里第二次?”

天闲精神一振,“您刚才说,说留了手信给我,就是这本教典。”

说着,天闲连忙拿出教典放在身前。

小老头看着那本教典儿,又是呵呵一笑,“那你知道,我现在要对你说什么吗?”

天闲顿觉无奈,这小老头儿好像存在在逗自己玩,您老人家要说什么我上哪去知道啊?

天闲直接摇摇头。

扬起眉毛,小老头儿会然甩出一句话来:“你……相信命运吗?”

天闲一愣,“命运?”

“不错!人类在破碎时代之后活了下来,诸神陨落,但是却出现了前所未有但命运之月,人类这两千年一直在这些月亮之下挣扎求存,每一个活着的人都沐浴神光,走在自己的命运之路上,你觉得一个人从生到死,是否早就决定了一切?”

“不。”

想也不想,天闲干脆利落的回答。

小老头儿有些意外,“你不信?”

天闲摇头,“我从来不信所谓的命运,那种东西不过是拿来唬人的而已,从来都是过去的事成为命运,也没听说哪个可以真的预见自己将来要经历的事。”

微微冷笑了下,天闲毫不客气的说:“只能对生的事情指手画脚,对将来毫无用处的东西,就算真的存在,那又有什么用处,何况这种狗屁东西,压根儿是人杜撰出来的而已。”

“啊哈哈哈!1

听了天闲最后一句话,小老头儿一下大笑起来,一口茶呛住,立刻猛的咳嗽。

天闲赶紧上去一阵捶背,这小老头儿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

“哦……你这个小家伙儿,哈哈……有意思。”老头又开心起来,望着天闲一双小眼睛里全是笑意。

天闲挠挠头,有点急迫的说:“老先生,我……我恐怕不能在这呆很久,您要是有事的话。”

“没关系。”小老头儿打断天闲,“你什么时候进来,就什么时候出去,在这的时间……不在你的命运之中。”

天闲闻言心中微微一怔,这是……什么意思?

小老头儿摸着胡子,“年轻***多是不相信命运的,就算是我们也一样,当初我们人类几乎死伤殆尽,整个世界一片焦土,根本没有活路,就是不相信这些,所以才有了圣灵殿。”

天闲立刻竖起了耳朵。

小老头儿感叹一声,“但到了现在,两千年时光匆匆而过,人类大6已经翻天覆地,会看当初……一切,都在命运之中。”

天闲不由再次怔祝

小老头儿指了指天闲身前的教典,“如果我现在说,我就猜到你能再次回到这,所以才给了你手信,你相信吗?”

天闲望了望眼前的教典,一时间无法作答。

这是圣灵殿的藏宝库,可不是什么菜市场,自己是有灵官撑腰,在加上现在战况特殊才能有第二次机会进来,要是平常时候,恐怕一辈子也没这样的机会。

这个几乎已经把自己是谁都忘掉的老人怎么知道自己还能再来。

小老头儿轻轻摆弄着自己的茶杯,缓缓说道:”这世界的一切,都在命运之中,你是王侯也好,你是庶民也好,生老病死,婚丧嫁娶,一世忙碌,一世清闲,不管你是治病救人,还是蜗居山岭,一切……都在命运之中埃“

天闲听了这话心头巨震!

一层冷汗瞬间湿透了后背。

瞪大了双眼,天闲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的小老头儿!

他知道!

这个才和自己见过两面,而且几乎完全失忆小老头儿竟然知道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前一世治病救人,这一世蜗居山岭……

做过黑医生,也做过火雾族人的天闲看着眼前的小老头儿不由遍体生寒。

这件事,从未有人知道!

就算是雪都不知情!

在天闲看来,其实上一辈子的事情和这一辈子已经没有了太多的联系,甚至有时候觉得上一辈子犹如一场梦幻,一觉醒来,那个暗不见天的梦烟消云散,眼前只有苍云黑山,镜子中是火雾一族的瘦弱少年。

那个梦已经不会再对自己产生什么影响。

珍惜眼前才是最重要的事,也是那个梦幻教会自己的事。

天闲绝对没有想到,这个世界竟然有人会看穿自己的身份。

疑惑的望着眼前的小老头儿,天闲谨慎的问:“老人家,您……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小老头嘿嘿一笑,“怎么,难道我一不小心说中了什么?”

天闲顿时觉得无言以对,但是看那小眼睛中精光闪烁,显然是知晓什么。

小老头儿摇着头,“小家伙儿,你似乎有点紧张,呵呵……其实我什么也不知道,不过我知道命运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我刚才只是随口说说,但对你来说或许就是什么极为重要的事情,这……就是命运。”

天闲才不信什么这套说辞!这个小老头儿显然是看穿了自己的身份!只是自己实在不知道对方是如何知道这一点的。

心头一团乱麻,不过天闲以逆心诀强行压下心中的躁动之后,冷静下来微微一想,顿时心中一块石头落地。

真是关己则乱,这件事……其实原本也没什么好紧张的。

确实作为一个所谓的“穿越者”,自己活在这个世界是个秘密,但这个秘密其实根本不会涉及到任何利害关系。

自己从火雾山降生,与世无争的山川白云养大了自己,从一个婴孩到一个少年,自己完整的生命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了所有的轨迹,不曾破坏什么,不曾掠夺什么,也不曾让什么人因此而损失什么。

说的简单一点,诸天***在上,自己就算是上一辈子不幸被落雷击毙,少喝了一碗孟婆汤重新投胎做人罢了。

这有什么值得自己害怕的?

想通了这一点,天闲顿时放松下来,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同时也立刻对小老头儿所谓的“命运”有了几分好奇。

难道这人的一生,真的就像提线木偶,只是被无形之手肆意摆弄,任凭如何咆哮反抗,也不过是自己不知身在局中而已?

“老先生,您所说的命运,我不是很了解,而且计算真的有,也不想去了解,那样的话还不如现在就去死了算了。”天闲微笑着说。

小老头儿笑笑,“是啊,命运这种东西,知道了……就索然无味了,人啊,总是要有些不知道的东西在前面,才能活下去,就像……我一样。”

天闲微笑,注视着这位老人家,心知对方不会胡言乱语,这一番话怕是别有深意,所谓命运……说不准还真和自己有些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见天闲平静的笑,小老头儿忽然好奇起来,“小家伙儿,你……难道就不好奇,不想问问老头儿我……怎么就知道刚才的事?”

天闲心中顿时“噗”的笑了出来。

这老人家已经把“你怎么不问我啊?你倒是快问我啊?你不问我的话我怎么对你说啊?”的表情写在脸上了,简直是有些迫不及待。

“嗯……那您,是怎么知道的?”天闲确实有些在意,不过心知这事没什么打紧,根本不慌不忙。

小老头儿顿时露出“你果然想知道。”的表情来,呵呵一阵笑后,这才摸着小胡子说:“小家伙儿啊,老头我其实没有本事,当初……啊,总之我受到了一些恩惠,可以看到一些常人看不到的东西,这世上人类无数,我看过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比如你上次带来的那几个小家伙,我一眼就看得出他们经历过什么,又要去经历什么,但是你……我却有些看不出来。”

天闲暗暗吸了口凉气,这位老先生的话怎么越说越玄乎起来,难道他还能看出别人的过往将来,这未免有些过于荒诞了吧?

小老头儿就知道天闲不信,也不着急说话,慢悠悠的捏着自己的胡子,忽然把话题扭到了毫不相干的事情上,“我在这里苦守,近乎两千年的时光碍…有时候自己都记不得自己到底为什么这里,那些家伙一个个都再也不说话了,只剩下我一个,这里不分昼夜,也没有声音,更分不出时间流逝,我就这么一个人在这里守着,唉……你知道我再上一次见到活人是什么时候吗?”

天闲想了想,这种事情上哪估计去,不过按照古丽的说法,这位司教大人在历史上并没有特别长寿的记载,那么也就是几十年的寿命,之后可能就到了这个地方,那么……”

“不算我上次来,您……难道大概两千年没见到活人了?”天闲之前也没在意这种事,现在想想这可真是一件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

小老头嘿嘿一笑,“两千年……那是人类大6的时间。”

天闲眼神猛的一跳!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就什么时候出去。”这句话刚刚小老头才说过,当时还不觉得什么,现在一想,天闲不由顿时头上冒出冷汗来,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的小老头儿。

小老头儿依旧笑着:“时间这种东西……再狡猾不过,你这种小家伙儿还体会不到。”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