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九百七十九章 推论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九百七十九章 推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恶魔的确存在过,而且对这个世界产生了不可估量的影响,甚至于这种影响动摇了诸神的统治,并发生了规模浩大的战争。

现在,天闲对于精灵遗言上的内容再也没有怀疑,无论是渡婆还是白又或者是灵官,这三个怪物级别的人物要么已经明确承认,要么态度上存在着极大的疑点,但一切事实都在表明恶魔的确存在过。

天闲不由回忆起精灵遗言上的种种记录,那些隐秘的东西看起来十分古怪离奇,甚至和人类所记载的东西完全背道而驰,而现在看来,毫无疑问那些才是真正的历史。

当然,那些精灵王们私自记录下来的忏悔看来也毫无疑问是真实的。

人性果然都是**裸的,在私下里的时候曝光无疑,显然,没人会相信公正严明,刚正不阿的精灵王喜欢去湖水边***精灵女孩们洗澡,而且有时候还会偷偷的潜入水中……

类似的事情不胜枚举,天闲一路返回城镇大厅,不由无比感叹。

但是,恶魔到底为什么消失了,这件事天闲还是一无所知,无论是哪里的线索都没有表露出这个问题的***。

天闲索性现在也不去想这样具体的问题,因为根本没有那种时间,而且在这个当口也不是十分必要的,现在天闲要做的是立刻和教皇取得联系,并且简单的讨论一些事情。

回到城镇大厅,所有人早在这里等待了。

“怎么样?”天闲一进门,古丽第一个站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天闲回来之后立刻跑到白那里去做什么,但大家都明白恐怕事情不同寻常,否则天闲不会饶。

天闲摇摇头,“没得到什么消息,不过想必教皇马上就会有回信,我需要立刻和他商量一下。”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个女的,难道有什么问题?”露娜很奇怪的问。

天闲先坐下来喝了口水,然后出神的看了看在座的所有人,忽然问:“今天,你们都在城头上观战对不对?”

“废话。”露娜没好气的回答。

“你们……”天闲抓抓头,“你们难道……就没看到什么吗?比如一些奇怪的东西,就在战场上,嗯……我是说那个黑甲统帅。”

大家一阵古怪,你看我,我看你,满脸全是疑惑。

“我们都看的很清楚1露娜颇为不屑,“我甚至可以看清楚你跳上古恩的肩膀上挠了挠***,不过问题在于,我们并没有看到任何特别的东西。”

大家齐齐点头。

今天所有人都紧张的关注战场,毕竟天闲冒险前去探查那个女性黑甲统帅的情况,虽然相信天闲的实力,但是对方底细不明,心中总是不安,但每个人瞪大了眼睛,却也没看到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

四姑娘不由轻轻的问:“天小哥,难道是看到了什么特别的……关于古恩的战马是如何死掉的?”

天闲看了看四姑娘,用力点了点头。

大家的神色顿时微微古怪,所有人都紧张的关注了战斗,不过很显然,没有人知道古恩的战马到底是怎么被杀死的。

那匹马就好像忽然之间爆炸了一样四分五裂,没有被任何东西接触,没有被任何可疑的东西击中,就那么诡异的四分五裂。

“露娜姐姐……”天闲还是满怀希望的看着露娜。

精灵的目力是最值得信赖的,而露娜毫无疑问是其中的佼佼者,继承王位之后,得到精灵王部分传承的露娜在各方面的力量都有显著的提升,连她曾经的流氓气息都掩藏的更好了,很像一个完美的女王。

露娜摇摇头。

“小鬼,你似乎很像让我承认我看到了什么,但是很抱歉,我真的没看到任何奇怪的东西,如果你看到的话,不妨对我们说说。”

天闲的皱皱眉,脸色变得微微白了一些。

“这个……如果你们都没看到,我甚至有些怀疑我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因为……只有我一个人看到,显然古恩也不明所以。”

停了一下,天闲说:“我看到一只爪子。”

“爪子?”大家都是一愣,“什么爪子?”

“很长,很大,黑色的,长满了粗硬的长毛,只有三个指头,有刀锋一样的指甲。”

天闲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了大厅门口,又走回来,“大概是这么长吧。”

那大概足有十五六米的距离。

“手臂并不粗壮,有些干瘦……但是看起来很有力。”

“古恩的战马,就是被这只爪子硬生生捏爆的,后来古恩之所以能跑掉,是因为他及时跑到了远处,所以我猜测着东西是有距离***,也就是说是有长度的,那个距离它已经够不到了。”

大家都吃惊的看着天闲。

天闲说到这,停了下来,目光和大家对望,不由有些无奈,“你看,我就知道我说了你们不会那么相信的。”

“妾身相信。”四姑娘毫不犹豫的说。

“我也信1古丽立刻点头。

“我信,”古恩直接点头。

每个人都点点头,嘴上毫不含糊,但眼神就不那么确定了。

天闲苦笑。

露娜挠挠下巴,“小鬼,你还真是说了些让我们有点头疼的事情,你在战场上看到的东西,这样正式的向我们描述,我们没有理由不信,但问题是我们也都看着战场,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那里什么都没有。”

眨眨眼,露娜嘴角露出了古怪的笑容,“这真是有意思,姐姐绝对相信你,但是你描述的东西可就不一定是真的了,或许你被欺骗了,或许我们被欺骗了。”

天闲再次苦笑,“所以说,我就知道你们不会完全相信的,事实上我自己也不是很确定我看到的到底是什么,不过我并不只是亲眼看到,而且我明确的感觉到了那个东西的气息,我十分确定,那东西是存在的。”

“这样的话……”露娜眯起了双眼,开始思索,“姐姐还是相信你,或许是什么隐藏的东西,嗯……那东西是怎么出来的?凭空就出现了?”

“是那个女人放出来的1天闲眼神亮了亮,“她抬起手,冒出了一股黑烟,在黑烟中伸出了那个巨大的爪子1

大家的表情还是无比怪异。

相信天闲的话,这是最基本的原则,不过在所有人都没有看到任何东西的情况下,天闲所描述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实的,那么有***证。

可无论如何,这是一个重要的线索,无论是真是假都已经呈现在眼前,这才是重要的东西。

关于天闲所见到的是真还是假,大家各自发表看法,说法不一,讨论了好长时间,大家各自调动自己知晓的东西交流,但最后还是没能说出个令人满意的结果来。

而还没等大家商量完,圣灵殿大营已经传来消息。

这个消息让所有人为之错愕。

教皇有请!

教皇有请?

天闲的脑子一时间没有转过弯来,请我?去哪?去圣灵殿总部吗?

之后一想这完全不对,现在怎么可能跑去圣灵殿总部,教皇又不是***。

那么……

猛的,天闲明白过来!

见鬼了!教皇在圣灵殿大营!

急急忙忙就要出门的天闲却被露娜在大门口拉住了。

“回来之后,立刻来见我。”

望了望露娜轻飘飘离去的背影,天闲吐了口气,然后立刻跟着圣灵殿的使者飞奔了出去。

匆匆赶到圣灵殿大营,一路精锐护卫护送,天闲在大营中左三圈右三圈的饶了好久,最后天闲自己都不知道被带到了什么地方,不由心中骂娘。

这种明摆着在平原上铺开的营地,高空看的一清二楚,还要绕个毛线!

最后天闲被带到了一座并不起眼的中型帐篷前,所有的护卫全部离开了。

天闲拿眼一瞧,这里营地中最普通的一处所在,前面几排帐篷是士兵们的睡觉用的,又大又粗糙,而眼前的这一排帐篷结实厚重,一看就是堆积什么干草粮食,怕雨水潮湿之类的物资的帐篷。

周围连个护卫士兵都没有。

一再确定了自己是被带到这个帐篷前的,天闲走了上去,撩开厚重的帐篷门帘,天闲不由傻了。

这脏兮兮的厚门帘背后,是一个庄严肃穆,金碧辉煌的小型宫殿,面积不大,差不多和这个外面帐篷看起来差不多,不过明显还是有区别。

主要是,这宫殿神奇的高,而且上面是开顶的,白云悠悠……

奶奶的这哪是什么帐篷!

教皇立在殿上,独自一个人。

“进来吧,那层帘子还是不要打开太久的好。

天闲这才注意到,自己撩开厚重的门帘后,周围空气就开始扭曲,而且有异常古怪的能量波动在周围不安的躁动。

天闲不由暗暗流汗。

这是什么手段?空间魔法吗?这个世界可没听说有魔法之类的玩意!

难道是什么阵法,可是……似乎也感觉不到阵法运转时那种独特的规律性波动。

想不所以然,天闲立刻走了进来,然后把身后的门帘掩了掩。

显然这是人家的秘密啊!

走进这个宫殿天闲再四处张望,显然这已经不是军营里了。

最明显的,这里十分凉爽,而且眼光和煦。

火叶城终年炎热,阳光白花花的耀眼,和这里截然不同,而且这宫殿打开的穹顶外,天空上飘着洁白的云朵。

天闲清楚的记得火叶城是一望无际的湛蓝天空,上次见到云朵已经是十几天之前的事情了。

“不用吃惊,这只是一些小手段。”教皇转过身来,对天闲微微一笑。

小手段,说的可是好大的口气。

天闲走上前来,对教皇微微一礼,“见过教皇大人。”

教皇呵呵一笑,“不用客套了,而且你是灵官大人赏识的人,嗯……不必客气,不必客气。”

天闲瞧了眼旁边,那已经摆好了茶点,看来这又不是什么严肃无比的会面。

也不客气,天闲直接走到桌边端起一杯茶就喝,之后才吐了口气,直接说道:“教皇大人,关于那些骑士的死,不知道您现在是不是有眉目了。”

教皇走过来缓缓坐下,摇头:“没有任何线索,他们的尸体我亲自看过,找不出任何可疑的地方来,圣灵殿传承近两千年,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怪事。”

“那,他们的尸体呢?”

教皇看了看天闲,“你问尸体?”

“是的!您不会已经把他们埋掉了吧?”

教皇一笑,“怎么可能?我不会让我的勇士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一定会查明他们的死因,让他们安息。”

天闲点点头,“我知道圣灵殿有火化骑士的传统,但请一定保管好他们的尸体,如果必要的话,我可能还会要求将他们的尸体运回来让我亲自看一看。”

“你要看尸体?”教皇有些玩味的看着天闲,“这么说你发现了什么?”

“还没有,只是想先给您一个提醒而已,有备无患。”

教皇微微点头,“你不说我们也会好好保管他们的尸体,不过你要见我,不会只是要说这些吧?”

“当然。”

刚刚几句话,天闲已经喝了三杯茶,倒了第四杯,天闲这才松了口气,然后坐了下来,“教皇大人,我是想向您询问几个问题。”

教皇点头。

“神灵,是我们的信仰,他们赐予我们力量,对吗?”

教皇若有深意的望了天闲一眼,“不错,人类***上一直都是这样的,当然……有些人其实并没有什么信仰。”

“那么,同一个神灵,受到两个人的信仰,他们又是生死仇敌,在殊死搏斗的时候同时祈祷,会怎么样?”

教皇皱眉,“不会怎么样,神是公平的,但凡是神的信徒,必然会公平的对待,至于他们要做什么,神不会过分干涉。”

“难道***神的信徒,神自己都不管不问吗?”

教皇有些不自在起来,“你到底想说什么?”

天闲眯起眼睛,认真的望着教皇,“比方说,您虔诚的信奉着一位神灵,而我是您的敌人,那么……我是不是应该去信奉一位和您的神灵为敌的神灵才好呢?”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