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九百六十四章 重启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九百六十四章 重启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个精灵女孩的举动吓到了所有人,她本来坐在那,忽然缓缓的站了起来,但就好像只有双腿支撑身体站起,双手甚至是头都是耷拉着的,她脚步踉跄的走了记下,忽然身体胡乱的扭动的想要奔跑,然后一下摔倒。mianhuatang.la

天闲轻轻接住她的身体,发现她和当时的露娜一模一样。

大家的眼神变得有些惊恐,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只过了三连分钟,这个精灵女孩就恢复了原状。

她摸了摸头,一脸困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样子,看看自己的双手,摸摸自己的脸颊,眼中全是茫然,“刚才……刚才我自己动了。”

天闲看了看那三层防御阵,露出了笑容,“嗯,我们都看到了,辛苦你了,先回去吧。”

陆续的,天闲把每个精灵都叫来防御阵中看那本小黑册子,无一例外的,精灵们全部都变成了痴呆状态,但又很快会恢复原样,开始大家对此还很震惊,但到了最后脸上更多的是疑惑,完全不知道天闲到底再搞什么鬼。

莱娜也是一样,魂不守舍的乱晃了两圈才恢复过来,想起自己刚才失态的模样不由满脸通红。

这是针对精灵们做的一个实验,准备开发一些给精灵们使用的特殊物品。

天闲最后给出了一个明显在瞎编的理由,但大家也不好刨根问底,而之后天闲的举动就更奇怪,天闲要求所有人暂时离开这里。

“喂!这里可是我的地方1龙四指着角落里的办公桌,“你难道要***窗子外面给你处理政务吗?”

“只是一小会儿,乖。”天闲努力劝服,但这自然让龙四差点发飙,最后还是龙九拉走了自己的姐姐。

很快这里只剩下天闲一个人,看看龙四的办公桌和堆积如山的文件,看看大家总来这里聚会时留下的东西,天闲微微笑了。

“出来吧,这里没有***人了。”

没有任何回应,房间里静悄悄的。

天闲拿起了那本书,“我已经让所有人离开了,如果你还不打算现身的话,那么这本书对我也就没什么用了,烧掉好了。”

邪眼的火焰“呼啦”一下从天闲的手上冒了出来,紫幽幽的火焰距离那本小黑册子只有丁点的距离。

奇迹般的,那本小黑册子如有生命的微微折叠过去,躲避着邪眼的火焰。

这个情况天闲也没料到,不由瞪大眼睛,立刻把火焰往前凑了凑。

那小黑册子好像一个被天闲捏在手里的可怜兔子,拼命的躲避了邪眼的火焰,又弯曲了很多。

“还不出来?”天闲手腕一翻,邪眼的火焰顿时窜的老高。

一阵低沉的“呼呼”低吼声从小黑册子里传来,随后一股浓稠如墨的烟尘从上面飘散而出,慢慢凝聚在半空中。

烟尘中,一个黑影猛的落了下来。

就算是天闲早有准备,望着这个身影天闲还是吃惊的心脏一阵怦怦乱跳。

高大的身躯,壮硕的体型,已经变得锐利的手指和脚趾,还有背后一条长长的尾巴,面目狰狞,阔口獠牙,头上还生着巨角。.la

虽然体型小了很多,但天闲绝对不会忘记,这就是曾经的精灵王!

那个在最后化身恶魔形象的精灵王,再一次以这种非精灵的姿态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在能量触角第一次感受到那种让自己颤抖的能量波动时,天闲就已经十分怀疑了,因为那是月神的能量波动。

而在这个世界上,能清晰传达出月神力量波动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被月神蛊惑,完全堕落的精灵王。

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天闲也绝对不会相信他竟然还活在这个世上。

当初,大祭司以最后一点力量使用真正的祭月阵杀死了他,他本该从肉体到精神都消失的干干净净才对。

“你竟然……还活着1

精灵王高大的身躯就好像在里面燃烧着黑火一样,不断的渗出黑色的烟尘,他狰狞的目光凝视着天闲,喉咙中发出低低的吼声。

天闲皱皱眉,“你……听得懂我的话吗?”

精灵王低声吼了两下,没有说话。

而且,他开始有些茫然的环顾四周,迈开脚步,身体摇晃的向前走去,完全无视了天闲。

他走路的姿势,和之前精灵们一模一样,就好像完全喝醉了一样。

好不容易走到第一层防御阵边上,精灵王一头撞在上面,半个脑袋顿时被撞扁,他顿时停了下来。

天闲眼角微微跳了两下,精灵王的脑袋冒起一阵黑烟,很快恢复了原状,然后继续顶在防御阵上向前走,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那里有一道无形的墙壁。

天闲微微一叹,看来……这已经不是那个精灵王了。

原来的精灵王一定已经在大祭祀的祭月阵中死去了,现在的这一个,一定又是以某种精灵秘法留下来了的身影。

现在天闲对类似的事情已经见怪不怪了,虽然说这个世界完全没有灵魂这种说法,但毫无疑问,一个生命除了肉体之外,还有更深层次的存在,在精神层面上,肉体之外的领域还会有很多种存在的方式。

天闲不大确定这个精灵王到底是什么东西,但从他隐藏在这本小黑册子里来看,应该是当初精灵王为自己留下的后路。

也不去管那个不停撞墙的精灵王,反正防御阵足够坚固,最外层的还是混合了神域结构的防御阵,他无论如何也出不去。

天闲拿出了那本隐藏小黑册子的假书,这本书天闲也一起带了回来。

仔细检查之后,发现这本书虽然本身没有什么特别奇怪的地方,但是却异常坚固,天闲用力打了两拳,发现上面只是出现了微微裂纹,并没有破碎,这种力量下就算是石头也被打碎了,但这书竟然没事。

显然这本假书还有保护的作用,那么几乎可以肯定这是精灵王自己藏起来的,混在无数的书籍中,如此坚固就算书馆倒塌甚至被烧毁也不会伤到这本黑书一分一毫。

那么现在的问题是……

天闲看了看精灵王,当初他留下这本黑书的目的是什么?

看现在精灵王的状态,他连清醒的神智都没有,根本也问不出什么。

是想要借此用精灵秘法复活,或者这又是月神的一个阴谋?

就现在来讲,天闲对精灵们的历史和诸多秘法已经了解的很多了,虽然身为人类无法使用,但搜肠刮肚,天闲发现精灵们的秘法之中并没有复活死去的人,甚至类似作用的秘法。

更甚至,连有关的一丝丝痕迹都没有。

精灵们生命悠久,他们对于生命的敬畏是***种族做不到的,对于生命的起始和终点,他们的认识也比***种族深刻的多,精灵们并不畏惧死亡,认为那是生命闪耀光彩的一刻。

没有精灵会去复活死去的精灵,虽然没有任何记载强调这一点,但精灵们的文化和历史都在告诉天闲这一点。

精灵们的秘法之中绝对不会有复活生命这种东西存在,精灵王留下这本黑书的目的也一定另有***。

猛的,天闲忽然想起一件事。

根据大祭司和许多精灵的描述,精灵王是在最近一些年才显露出极度的冷酷和残暴的,在他登位之初,是一位十分温和仁慈的君主,也正是因此元老会才会推举他成为精灵王。

而那本小黑书,显然已经历经悠久的岁月。

在精灵族中可以残破成这样的古老书籍,起码要有千多年的历史。

并非是精灵王弄出了这本书,而是精灵王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这本书,而从他在书中出来后的形象判断,他将这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东西塞进书中的时候,应该已经被月神的力量侵蚀,完全堕落了。

那也就是距离现在一百年前左右的事情。

想到这天闲感到一阵无力。

人类的生命真是太过短暂了,一百多年,说起来轻巧,但那已经是人类三到五代人的时间了。

不过,就算是在精灵们之中,现在也没什么人还能说得清一百多年前的事情了,毕竟东部王国的那场劫难死掉了太多的精灵,无数的事实都随着生命的消失而永远成了谜题。

而精灵王在自己堕落之后把这样一个东***在这本小黑书里,到底是为什么呢?

“咕噜,变个精灵来。”天闲把咕噜叫了出来。

咕噜变成了一个精灵,之后的景象显得很有些恐怖。

精灵王回过头,凶猛至极的扑上来,硕大的身体化为浓烟渗进了咕噜变成了的精灵体内,然后熟悉的景象再次上演,咕噜开始喝醉了一样漫无目的的乱晃。

但很快咕噜的身体重新飘散出黑烟,烟尘凝结成精灵王巨大的身躯,他又开始去撞墙,似乎想走出去。

天闲把那本小黑册子放到了精灵王的眼前,他在撞了一会儿墙后终于发现了这本黑书,低声吼着什么,化作黑烟钻进书中不见了。

“怎么样,能感觉到什么?”天闲问道。

古丽变成的精灵皱眉坐了下来,身体一阵扭曲变成了精灵王壮硕的体型,用低沉沙哑的声音说:“很奇怪。”

“哪里奇怪?”

“肉体明明是虚构的,但我竟然可以进行复制,我想这是因为那个身影包含着一定的生命气息的原因。”

“你是说,这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体?”天闲讶然。

“不然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而且……我的确感觉到了奇怪的生命波动,而且是两种。”

天闲眼神一跳,“两种?”

咕噜认真的点头,“一种混乱而模糊,另外一种似乎很清澈,但……太过弱小,感觉不清楚。”

“这样……”天闲皱眉思索起来。

想了一阵,天闲甩了甩袖子,将没事只管蒙头大睡的三角甩了出来,“三角,有事要做了。”

三角舒展开三条光弧出手,伸懒腰般的努力伸展了两下,“什么事我的主人,三角一定竭尽全力为您效劳。”

天闲又犹豫了一阵,“这次可能会有些风险,需要你来把关,务必成功1

“遵命,我的主人,每一次我都竭尽全力,亲您放心。”

天闲把那本小黑书给了三角,和咕噜一起研究起这本书的基本能量流动。

书是从哪来的,又是谁制造的,这些天闲统统不去关心,天闲现在只关心怎么可以搞明白这本书的作用。

目前来看它是一个容器,可以让现在的精灵王进出,天闲的目的就在于把这个进去和出来转化成阵法的主动手段。

这个目的倒不是很困难,多让精灵王来回跑了几次,根据防御阵内特特的能量流动,加上天闲精准的感知,很快三角就构建出了合理的阵法。

按照三角的阵法图,天闲成功的把茫然的精灵王从书中放出来又收进去,来回几次,自如的好像太上老君的紫金葫芦。

第一步算是成功了,而关键的还在第二步。

慎重起见,天闲仔细查看了龙渊帝国传来的消息,龙渊大军距离国境线起码还有五六天的路程,这才立刻叫上小灰,飞速赶回精灵城市。

露娜对于天闲这么快去而复回十分惊讶,而天闲的话更让她震惊不已。

“你……你要启用祭月阵!?”

祭月阵对于精灵族来说,是永远的痛楚,这个曾经被精灵一族所倚仗的仪式,在诸神消失无踪之后险些让他们灭族。

“放心,我已经有了完全的准备,只是希望更加安全一些才到这里来,我需要莱妮的帮助。”

作为月神祭祀被培养的莱妮已经接触了很多精灵族的隐秘,祭月阵虽然被视为不祥,但根据大祭司留下的信息和天闲当时自己记住的阵法波动,天闲已经近乎完美的复刻并教给莱妮参考了。

莱妮对此毫不犹豫,不管是什么祭月阵,还是什么差点毁掉精灵一族的***仪式,只要是天闲说的,全部都是可以无条件去遵从的。”

在研究室里,只有天闲、露娜、莱妮,三角和咕噜。

咕噜变成了一个精灵,和那本小黑书一起留在层叠的防御阵中。

“真的要这么做吗?”露娜紧皱双眉,前所未有的紧张。

“我也不能完全肯定,但……最少会有些结果。”天闲坚定不移的说。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