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九百五十六章 孩子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九百五十六章 孩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对于天闲的猜测,小老头儿只是呵呵的笑,“年轻人,你说的不错,只要有足够的力量,那么不仅可以不让诸神回归,甚至可以直接开战,但问题是人类并没有这样强大的力量。”

天闲发现这个小老头儿虽然慈眉善目,在古丽的介绍里也是个仁慈的角色,但是说起话来却油滑的很,一时之间根本听不出什么东西来,本想从他这里得到一些消息,但看来这并不容易。

“老先生,按您的说法,我们现在应该立刻准备好迎接诸神的降临,并且建立虔诚的信仰,好在神灵降临的时候被神选中,从下位世界进入上位世界生活,对吗?”

小老头儿笑着,并不回答。

天闲就知道这个家伙不会回答什么肯定的话,不过这种模棱两可的态度其实就已经说明很多问题了。

信仰是什么?信仰就是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发生什么事情,甚至是明明信仰已经崩溃了却还是要去坚持的东西,不管是活着的人,甚至是死去的人,一个人的信仰可以是最脆弱,但往往也是最坚固的那一个。

绝对不会有摇摆不定的信仰。

这个小老头儿并不明确的话其实已经十分明确的说明了一点,他并不希望神灵回归。

起码他不完全希望神灵回归,最少在一定程度上他希望能将神灵抵挡在回归的路途上。

这片土地,永远属于人类是他心中一个必然存在的想法。

那么,作为当初建立圣灵殿的元勋之一,甚至是作为传递圣灵殿信仰的大司教,他都是如此的想法,那么圣灵殿建立的初衷就已经十分值得怀疑了。

他刚才说过的话中,最值得相信的一句,是说圣灵殿的信仰是为人类留下了后路。

这条后路到底通向什么地方,他却一字未提。

平静的望着眼前的这个小老头儿,天闲不由思索起来。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小老头儿也不会不耐烦,似乎有人陪着就很高兴,乐呵呵的望着天闲,似乎在等着天闲开口。

“老先生,诸神已经开始回归了。”沉默了很久之后,天闲缓缓说道。

“哦,看来已经过去了不少岁月,当初我们就估计,这种回归会是很久很久之后的事。”

抬头看了看周围,小老头儿不无感慨,“已经过去了这么久碍…到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天闲看了眼半空:“他们呢,不是还在那里?”

小老头儿呵呵的笑了笑,“他们都是没脑子的傻瓜,所以现在只有我一个人还记得一些事,他们……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

天闲四人微微有些震惊。

什么都不记得?这是什么意思?

“您说什么都不记得,难道是?”

“是啊,他们什么都不记得了……”小老头儿的声音中满是沧桑的悲凉,“不记得曾经的事,也不记得曾经的人,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当然……也不记得我了,好在他们依旧愿意呆在一起,听到祭歌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的跑过去瞧瞧。”

天闲微微一愣,心中更加确定了嘉米娜吸引他们的原因。

“真的过了很久很久的岁月了,作为人类度过这么久的岁月并不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我是最后一个,呵呵……也算是最不幸的一个,他们已经忘掉了一切,再也没有任何烦恼了。”

仰望半空的光芒,小老头儿眼中闪烁着淡淡的泪光:“只是作为几道微光,到处游荡,只是这样……真的也不错,再过些日子我也会这样吧,这段时间,记忆消失的似乎越来越多了,有一次,我竟然忘记了索菲亚的名字,用了好久才想了起来,真的……有些吃力了。”

记忆,就是生灵的一切。

天闲感到一种难言的悲哀,人之所以是自己,而不是别人,是因为有着和别人截然不同的经历,在相同的时间里有过不同的思想,做过不同的事情,得到了完全不同的东西,当这些辨识你自己的记忆完全消退之后……

你将不再是你自己……而变成另外一个完全无法想象,一旦意识到那样的东西是自己就会无比恐惧的一种存在。

那是比死亡残忍的多的终结。

“老先生,您为什么……记忆会慢慢消失呢?”

小老头儿望着半空笑着,“人老了,随着时间的流逝,自然会忘记很多东西,年轻人,你是不会懂得这种感觉的。”

天闲的确不懂,前生也只是活到十四岁,并不知道渐渐忘记一些事,而且还非常清楚自己在忘记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但天闲能感觉到这种悲凉的意味……

“老先生,您记得是什么年份来到这里的吗?”

“碍…不记得了。”小老头儿摇摇头,“来这里之前的事,大多都不记得了,就算记得也只是零星的碎片。”

古丽小声说,“圣灵们在记载中并没有过高的寿命,他们都是老死的,如果他们没有特别的去向,可能已经在这里快两千年了。”

两千年,一个无比残忍的数字。

天闲皱了皱眉,心中还是暗暗摇头。

这些圣灵恐怕不可能在这里呆了两千年,这个小老头儿到了现在还有意识,那么***圣灵肯定也保持自我意识很久的岁月,那么他们来到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呢?仅仅是安息吗?

作为人类仅仅活了不到百年的岁月,然后在这里活生生的保存着意识游荡了近两千年?

他们如果不是去做了一些不为人知的事,那么就是有着必然需要在这里的原因,而且不管是因为去做***事还是必须守在这里,他们都获得了完全区别于人类的力量,才让意识保存了这么悠久的岁月而不灭。

“老先生,您来到这之后,除了我们见到过***人吗?”

“没有1小老头儿显得开心起来,“你们还是第一批来到这里的人,以前也有人到这附近来,但是没有我们的引导自然进不了这里,呵呵呵。”

天闲眼神微微一亮,这么说来,这是一个经过特别方式隐藏的地方,这些圣灵们很可能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必须要呆在这个不被人打搅的地方。

是在守卫什么,还是在等待什么,还是另有原因?

天闲挠挠头,想了一下还是暂时把这个疑问抛开了,因为时间已经过去了太多,精神分体的感应显示其它寻宝小队已经回归大半,在***点等待了。

想必教皇再过一段时间也会来查看情况,发现所有人都进了折叠空间,那可是一件麻烦事。

“老先生,我的时间并不多了,必须尽快离开这里,所以有些话我就直说了,冒昧的地方请您原谅1

“哦,要走了吗?我还以为你们能多陪我说说话,这样我会多回忆一些以前的事,忘记的会慢一些。”

“抱歉,老先生,这里是圣灵殿机密的藏宝库,我们是用了一些小手段私自进来的,所以不能停留太久,否则教皇就会来抓人了。”

“哦1老头儿上下打量天闲,“你们是贼啊1

天闲嘿嘿一笑,“您这么说的话,其实也差不多,只不过我们更加明目张胆一些。”

小老头儿立刻不高兴了,站起身来对天闲摆手,“走吧走吧!我可不想和一些贼说话1

“我们这就走了,不会多打搅您,但在走之前,我还有最后的几句话想对您说,希望您能以大掌司的仁慈允许我说完。”

“掌司……”小老头儿愣了愣,“我……我是掌司?”

“您或许是,或许不是,但这都不重要。”天闲笑着说,“重要的是,现在的人类***上神灵已经开始回归,而人类还茫然未觉,大部分国家还依旧相信神灵会给予人类恩赐,如今的信仰和您那个时候已经不同了,人们更愿意考虑自己的利益,而且他们根本不知道神域是什么,更不知道神域所扩张的上位世界会将现在人类生存的下位世界碾的粉碎,人类可能正面临一场灭族的灾难。”

小老头儿一脸不屑,“神灵会挑选虔诚的信徒,没有信仰的人,当然不会有好的结果。”

“可是……神灵真的还会进行挑选吗?”

小老头一皱眉,“你说什么?”

天闲肃然说:“人类已经称霸这片***两千年之久,老先生,圣灵殿从建立至今,已经快两千年了。”

“两……两千年?”小老头儿难以置信,“那么久了……真的,那么久了?难怪……难怪偶尔出去的时候,一切都那么不一样了。”

天闲继续说:“当初,人类是神灵的奴仆,而现在,人类是这个世界的主人,神灵的力量无比强大,甚至可以进行生命造物,一个已经没有虔诚信仰,并且怀有称霸野心的奴仆,神灵真的需要吗?”

小老头儿眉毛一拧,顿时不说话了。

“如果我是神灵,面对一个犹如蚂蚁般弱小,而且还不听话的奴仆,那么拥有至高无上权力的我……当然是随手抹掉这个碍眼的种族,找一个更听话的来代替,您说对吗?”

小老头儿抿住来嘴唇,一张小脸的五官都挤到了一起。

“老先生,我知道我现在的话无法完全打动你,我们才只是第一次见面,而且我说的一切也无法向您证实就是真的,但我想这并没有什么关系,因为我来到这里并不是为了金银财宝,更不是为了无上的权力,我是希望能在古老的圣灵殿之中找到一点点希望。”

“希望?”小老头儿凝视着天闲。

“是的,就像我之前所说的,我不希望诸神回归,我不希望我的亲人和朋友再一次变成奴仆,甚至被直接抹杀!我的力量或许十分渺小,但是!现在的人类***上,我和我的同伴们是唯一知道诸神正在回归,而且拥有一定力量还想要对抗诸神的势力,我来这里……就是希望寻找到一个能为我指明方向的方法1

“你们?”小老头儿不无怀疑的打量天闲四个人。

“是的1天闲面色凝重,“我确实太年轻来一些,看起来不像是做这种事的人,说实话我也不是那么情愿的,人类怎么样,那些千千万万的家庭怎么样,其实我真的无力去关心和拯救,但我希望我身边的朋友和亲人们可以好好的活下去,我们的子孙后代不会成为努力,不会成为随意抹杀的草芥1

天闲把嘉米娜拉到身边,“她叫嘉米娜,是一个狮人,神煌舞是我从一个意外回归到人类***的支配者的记忆中得到的,她把大部分记忆留给了我,我从中学到了很多东西,可惜并没有太过如何对抗诸神的方法,我一直觉得,在最接近神灵的圣灵殿中,或许能找到一些线索。”

小老头儿打量着嘉米娜,打量着天闲,一时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老先生!我不求您能给我任何财富和权势,我只求能对抗诸神的办法,如果您能知道什么的话,请您务必告诉我!因为我一旦离开,或许就再也没有机会回来了!我和圣灵殿的关系还不那么和睦,想要再进秘密藏宝库几乎是不可能的1

小老头儿想了想,忽然轻轻笑了,“小家伙儿,你怎么知道我会告诉你一些东西?你说是要走了,可却还说了这么多话,明明就是确定我会告诉你。”

天闲并没笑,“不,我并不确定,我只是觉得,如果您真的知道,或许是真的告诉我!而且无论是我还是您,其实都只有这一次机会。”

小老头儿点点头,“你年纪不大,倒是很会说话,看起来像是吃过很多苦头,见过很多人的孩子。”

走过来,伸出手摸了摸天闲的头,小老头儿慈祥的笑了,“我们当初建立圣灵殿,是希望未来像你这样大的孩子都能无忧无虑的生活,没想到两千年过去了……唉,真是苦了你了,孩子……”

莫名的,天闲感到两眼一热。

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