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九百四十四章 远方的朋友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九百四十四章 远方的朋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一次天闲的来访,圣灵殿可以算是摆开了阵仗,等天闲被古丽一顿暴打,最终还是没能得到那枚徽章下了马车时,这才发现古恩的迎宾阵仗和眼前的相比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

圣灵殿的白色主神殿就矗立在前方,还隔着老远就已经有整齐的骑士队伍列队两边,清一色的银铠红袍,煞是壮观。

中间一条石阶直通主神殿大门,两边是手持长斧的礼仪卫兵,长斧交叠一处,倍显庄严肃穆。

天闲觉得现在如果再有一只乐队的话,那么已经可以达到国王加冕的程度了。

这还是让天闲很有些得意的。

回头瞧了瞧从马车上下来的古丽,刚才没能抢到那枚勋章,但是和这样的女人嬉戏真是一种**的过程……

等会一定向教皇要一枚,天闲暗暗嘿嘿坏笑。

天闲也换了正式的王服,虽然只是国家只有一座城池,但好歹是一国大公,天闲的派场还是经过四姑娘严格训练的,步子丝毫不含糊。

不过,天闲一行人来到石阶前,立刻就发现事情似乎有点不对劲儿了。

古恩把人带到这里已经离开了,眼前除了骑士方阵没有任何迎宾的使者和侍从,而且石阶两边的长斧战士没有丝毫挪开斧子的意思。

古丽不由皱眉,上前正要说话,但立刻被天闲轻轻拦住了。

“你看。”天闲指了指石阶上面。

大家顺着看去,只见上百阶的石阶上,一个红袍金冠的老人正站在那里,旁边还有几个白袍老者侍立,老人很清瘦,但是站在那里不怒自威,红袍随风轻轻摆动,一股威压隔着老远已经透了过来。

“教皇?”古丽怔了怔。

“这是什么意思?”屠戈为了这趟行程特意定制了大号的礼服,但无论何时他都背着自己的战斧,见到那些长斧骑士不让路,手不由摸向了身后。

天闲笑笑,对身后摆摆手,“不要急,人家只是在等我们而已,造次的话可就显得不懂礼貌了。”

“这位哥哥,能把斧子拿开吗?”嘉米娜探头出来,向最前面的骑士问。

那骑士如石头一样,没有任何回应。

这个骑士没有回应,但在石阶上,一个苍老的声音传了下来,“既然前来觐见,将武器留下,只放火叶国大公一人通行。”

天闲嘴角露出一个笑容,伸手将嘉米娜抓了回来,“嘉米娜,到后边去,我们要过去了。”

嘉米娜点点头,乖乖跑到了屠戈身后。

吸了口气,天闲朗声对上面喊道:“我们不远千里来到这里,远来是客,圣灵殿难道就不能多招待些人吗?想必主神殿这样宽敞,多几个人也不会嫌挤。”

“狂妄1另一个老人的声音传来。

古丽大皱眉头,小声说:“我可从来没有听说教皇会这样对待客人。”

天闲笑笑,“那是因为从前我们没来埃”

终于,石阶上响起来教皇苍劲有力的声音:“圣灵殿广纳信徒,只要有一颗虔诚的心,任何人都可以来这里,大公如果足够虔诚,不妨带所有人上来。”

天闲回头看了眼大家,低声说:“跟紧我,是神域,我们要破开一条路才能上去。”

“神域?”古丽大吃一惊。

“只是基本的构架,不会影响什么,但普通人是绝对走不过去的。”天闲咬咬牙,“本以为是和平访问,但对方似乎想给我们一个下马威埃”

屠戈目露凶光,“要杀过去对吗?”

天闲“啪”的拍了一下他的肚子,“不对!是走过去1

“可……我们这么多人。”古丽担心的看了看身后的精灵、狮人还有人类士兵们,“只是几个人的话更容易通过吧。”

“没关系1

天闲目露寒光,“再来一些我也一样可以带上,现在瞧瞧到底是谁能打对方的脸1

屠戈放开了战斧,回头一声大吼,“收缩队形1

一百人的队伍迅速紧凑站好。

天闲的身上慢慢散发出淡淡的蓝色光辉,若有若无的古神铭文开始环绕身体飞旋起来。

“走!1

天闲当先迈出第一步。

一踏上石阶,水波般的光芒在所有人眼前闪动了一下,空气顿时沉重了起来。

第一对长斧骑士依旧纹丝不动的站在那,但是他们手里的长斧开始嗡嗡作响,一层蓝盈盈的光波浮现在斧子上,慢慢将叠加的斧子向两边推开。

“咔咔咔……”

骑士的铠甲随着缓慢执拗的动作发出响声,长斧被硬生生推开,天闲完全踏上了第一个石阶。

“很懂礼貌嘛1天闲嘿嘿笑着,再踏上第二个石阶。

古丽紧随其后,沉重的空气压的她呼吸不畅,但依旧腰杆挺直,不动声色的向前走。

然后是屠戈、嘉米娜……

天闲在最前面一步一步向前走,头上的长斧一对一对硬生生的被分向两边,而且即使天闲走过之后,长斧上的蓝色光波也不会消失,依旧将长斧推到边上,无法合拢。

在主神殿前的石阶尽头,几位老人望着天闲带着一百人的队伍硬生生走了上来,脸色都有些凝重。

“这个小子,确实有些实力。”教皇身边一个白袍老人低声说。

教皇身边另一个白袍老人担忧的说:“从火叶城传来的消息恐怕不全是假的,这个小子打败了灵官大人,所以……”

“好了……”教皇低声打断了他的话,“先看眼前的事吧,都是你们的馊主意,老老实实去迎接客人,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么尴尬,等他走上来,我要怎么说?”

几位白袍老人顿时一脸尴尬,全都没了动静。

谁也没想到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真的能通过这神影结界,而且还是带着一个百人队,要不是亲眼所见,谁也不会相信的。

几位白袍老人互相看看对方,只能苦笑,这个一提出来可就被教皇同意了,分明就是他自己的意思……

“嗯……好吧,我听说这小子贪得无厌,这样的人并不难对付。”教皇很快想到了注意,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天闲已经慢慢走到了石阶尽头。

当天闲一只脚踏上石阶上的平地时,那几位白袍老人不由暗暗叹气,这神影结界已经很多年没人走过了,没想到今天被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带着一百人走了过来,说起来真是圣灵殿的耻辱。

天闲另一脚也慢慢踏了上来,望着眼前几位老人家,不由咧嘴笑了起来。

“轰”

一脚狠狠跺在地上,天闲脚下一道蓝芒向背后飞散出去,一路上来所有长柄战斧上的蓝色光波全部爆开,与之同样的是那些斧子,一片脆响中炸成了碎渣。

猛的一股无形力道从长长石阶上向四面八方扫去,本来站的整整齐齐的骑士方队顿时在一片惊呼声中人仰马翻。

“哈哈哈哈1

天闲开心的一阵大笑,“教皇大人,圣灵殿果然是神圣之地,不仅没有防卫敌人的围墙,就连主神殿前也毫不设防,估计……少有我这么无礼的人来这里捣乱吧,哈哈哈1

看着殿外倒了一***的骑士,教皇心中叹气,今天可是丢人到家了……

那些骑士们倒下去的瞬间,还在石阶上的人顿时感到空气重新轻巧了起来,那种压在身上的力量消失的无影无踪。

“果然年少有为。”教皇不动声色的笑着,“不愧是神启者。”

天闲一下收住笑声,满脸惊喜:“教皇大人,这么说您是承认我的身份了。”

教皇笑笑,“你的身份可不是我能决定的,那是神才能决定的。”

天闲抬头看了看高大巍峨的主神殿,“那是自然,不过向我这样信仰虔诚,蚂蚁都不舍得踩死的人,一定会得到神灵的认可的。”

“但愿是那样。”教皇转过身去,“请吧,今天是圣灵殿迎接贵客的日子。”

“我们所有人对不对?刚才说好的。”天闲大声强调。

教皇眉梢抖了抖,回头瞧瞧天闲背后一大帮精灵狮人和人类士兵,顿时一阵头痛。

“当然,请所有人入殿吧。”

“屠戈!记得要点心和茶水,多要几份,我现在就有点饿了,回去要再吃双份。”

屠戈点点头,“点心的话,狮人要吃十份。”

“点心的话,精灵也可以吃十份1之前那个被屠戈教训的精灵女孩举起手来,大家一下看过去,她顿时有些心虚的放下手,“只……只限好吃的点心。”

天闲回过头,“教皇大人,真是见笑了,沙漠环境严酷,都饿坏了……”

教皇和几位白袍老人脸色都有点发绿,主神殿是圣灵殿最神圣的所在,虽然里面宽敞广阔,但就算圣灵殿内部也没有多少人有资格在这里逗留。

一次来了上百个客人还是第一次!而且只是打算来吃吃喝喝的客人……

“准备茶点。”教皇低声说,“多准备一些……”教皇补充来一句。

“多谢教皇大人1

进入大殿,天闲和古丽与嘉米娜跟随教皇去了主殿做客,屠戈带着自己的部下们去偏殿吃东西,两边只隔着两排石柱和一道走廊,屠戈告诉每个人,手放在武器上再吃东西。

天闲就没那么紧张了。

说实话这次来到圣灵殿天闲还是真蛮开心的,相比起火叶城那种拥挤和繁忙的景象,势世外桃源。

这里宁静,祥和,一切都干净整洁,雄伟的殿堂和高大的雕像随处可见,就连天上洒下的阳光似乎在这里都变得神圣了许多。

天闲忽然想起火叶城还没有神殿之类的地方,现在大家都是围在寒古塔周围祈祷,等回去后就按照这里的模样盖几座!

主神殿里肃穆庄严,巨大的石柱撑起穹顶,开放的空间透射下阳光,微尘浮动,强烈的光影在大殿中似乎能将人的圣洁和堕落彰显无遗。

教皇高高上座,只有一位白袍老人侍立在身边,空旷的大殿除了他们和另外两个侍从,再无***圣灵殿的人。

天闲并不着急,和教皇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毫无营养的客套话,等茶点上来尝了尝之后才点点头,对古丽和嘉米娜说:“先填饱肚子,一会儿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呢?”

教皇一阵尴尬,又开始后悔殿外布阵的事。

吃饱喝足,天闲这才微微吐了口气,“灵官大人说圣灵殿的茶点不比火叶城的差,真是一点都没说错。”

教皇神色微微一动,“灵官大人,在火叶城还好吗?”

“当然,他现在每天不用东奔西走,只要教教书,其余的时间都可以去喝酒,开心的很。”

教皇疑惑,关于灵官的行踪,圣灵殿是不能打探的,只能谨慎的询问他本人而已,所以在火叶城里他到底在做什么没人知道。

教书,喝酒……教皇完全想不通。

“我来之前,灵官大人要我带话给您,说您应该会答应的。”

教皇一愣,心想什么叫应该会答应?

“灵官大人有什么事情要大公转达给我?”

“他说,教皇大人您可以授予我一枚荣誉骑士勋章。”

古丽正坐在那,很是优雅的喝茶,听了一口茶差点喷出来!

鬼才说过这样的话!!

“荣誉骑士……”教皇打死也不信会有这种事,但天闲搬出灵官来,又不得不谨慎。

“去核实一下。”教皇低声对身边的白袍老人说。

“可……直接去问灵官的大人的话,或许他会不高兴。”

教皇思考来一下,“你去想办法好了。”

“…………”

白袍老人离开了。

也不知道他想了什么办法,很快满头大汗的回来了。

来到教皇身边,白袍老人附耳说道:“灵官大人回应说确实是这样,而且……”

“而且什么?”教皇皱眉。

“而且……可以多授予几枚。”

教皇的脸好像铁块一样。

“您看……”

“算了,灵官大人的决定,自然有他的道理。”

火叶城中,灵官正在和白喝酒。

天闲离开了火叶城,灵官也就无事可做了,他现在就住在白的小院旁边,天闲让人给他盖了一座不错的大房子,当然他大多数时候还是回他的宫殿里居祝

“你刚才,拿我的灵鸢做什么?”灵官毫无表情的问。

“哦,有个远方的朋友,需要联系一下,借用一下没什么的吧?”白随意哼哼。

“远方的……你还有朋友?”

“当然……”白嘿嘿而笑,“我的朋友多着呢,你的灵鸢就先借给我吧,反正你也没用。”

灵官沉吟一阵,“可以,反正只是隔一段时间联系一下圣灵殿而已。”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