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九百三十章 见面礼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九百三十章 见面礼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火叶城的居民们都惊呆了,这座被抬着的宫殿长宽大概二十米,上下两层十几米高,墙壁、门窗、石柱全部精雕细琢,上面大多刻画着诸神的故事,而且通体浑金,一丝杂色都没有,就好像整个由纯金浇铸而成。

沙漠的阳光照射下来,宫殿闪闪发光,远看只有一层金光,近看更是奢华之气逼人。

火叶城中富豪满地,但谁也没见过这么高调奢侈的房子。

那四个抬着宫殿的人在宫殿四个角落,不借助任何工具,就以肩膀扛着宫殿四角,毫不起眼的缓步而行,他们走过的地方,都留下深深的脚迎…

“这比黄金城的宫殿还气派。”天闲远远望见宫殿从正街“飘”来过来,眉头微皱,“怎么看都不像是好对付的家伙。”

因为古恩交代过灵官是圣灵殿极为特别的一种存在,所以天闲这次穿了官服,还让四姑娘特意给自己打扮了一下,带着大家很正式的在城镇大厅门口迎接。

不过看到那座浑金宫殿时,天闲就明白只是以官方的客套应付来者恐怕是行不通了。

如果对方对这些官面的客套比较感冒的话,那么就不会只带四个人,而且抬着宫殿进城了,天闲甚至怀疑如果不是火叶城正街足够宽阔的话,他们会直接飞上房子或者干脆拆了房子也要把宫殿抬到城镇大厅门口。

而且……天闲隐隐的感觉到,那座浑金宫殿散发出一种让人心悸的力量波动。

当宫殿来到城镇大厅门口时,早就对此极为惊讶的天闲等人更是面露讶然之色。

“简直……完美1

露娜在一旁已经双眼放光,这座宫殿任何一处都精雕细琢,甚至一幅画中每一片花瓣的纹理都不同,楼阁、回廊、水檐、露台……虽然各种风格的东西似乎杂乱的堆砌在这个不大的宫殿上,但却又很奇怪的感觉整个宫殿浑然一体,于一点过多,减一点过少。

大家惊叹声中,天闲的面色却微微凝重起来,目光在宫殿表面每一处游走着,每看过一处地方,天闲的神色就更加凝重一分。

那四个抬宫殿的人在城镇大厅门口停下脚步,缓缓将宫殿放下,他们的动作整齐划一,好像一个人在动,而这真正意义上沉重如山的宫殿放下来,竟然没有发出任何轰响,甚至一片尘土都没有激起。

好像这只是一块泡沫模型。

但天闲还是听到了,那四人的白袍下,非常细微的锁链声响,从声色来判断,那是极为坚硬的某种金属锁链。

全是些莫名奇妙的人……

远来是客,虽然这客人古怪来点,天闲还是上前来,微微一礼,“火叶国大公天闲,率部下恭迎贵客,没能出城迎接,还请见谅。”

宫殿里沉寂了一阵,天闲以为对方是不是睡着的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终于从里面传来:“古怪的礼仪,你真的是当年龙源帝国***贵族的后裔吗?”

天闲愣了愣,现在***上确实有这种说法,但是父亲可从来没告诉过自己火雾一族是龙渊帝国***到摩云山的贵族。

“这个,怕是要问我父亲才知道了,贵客请吧。”天闲笑笑,让出了路来。

宫殿的大门缓缓打开,一个人从里面走来出来。

天闲这边所有人再一次瞪大来眼睛。

这人弯腰走了出来,身穿宽松的神官袍,袍子通体白色,竟然没有任何装饰和花纹,更没有表示官位的符号,一头柔软的黑色长发披在背后,头上是一顶高高的黑色神官帽。

等这人踏上地面,直起腰来,天闲不得不仰起头。

因为这人足足有三米多高,算上帽子的话恐怕两个天闲叠在一起还要比他矮上几分。

身形匀称,甚至可以说十分得体,这人身体没有任何病态,纯粹是长的高大。

可是,人类就算长的再高也不可能到这个高度……

而且,真正让天闲等人吃惊的是,这个人的神官袍,还有他头上的帽子,和当初支配者竟然有几分相似。

火叶城的阳光无比强烈,天闲仰着头甚至有些看不清他藏在阳光背后的面孔。

“这样的目光,十分不符合礼节。”这人缓缓的说。

天闲微微尴尬,心里却想难道你要我看着你的肚子说话吗?

没想到来者会是这样的一个巨无霸,天闲又往旁边挪了两步,“请进吧,我会立刻安排给您合适的桌椅的。”

“嗯……”这人没有动,沉吟一阵,忽然无声无息向天闲伸出来手。

“啪1

一声脆响中,天闲猛回头抓住了那只比自己粗壮几倍的手腕,目色完全寒了下来,“您这种行为,也十分不符合礼节。”

这一刻,天闲俨然感受到了在自己头顶一米多高的地方,那双背光的眼中透出的寒意。

“神启者,真的是你吗?”

天闲一下感到手上的压力骤增,那只抓向自己的手再次向自己抓来。

金色的铭文瞬间浮现而出,天闲手上冒起一层金光,五根指头骤然用力,再次将那只手腕死死扣祝

天闲心中的火气这下可窜了起来,冷声问道:“灵官大人,教皇派你来,应该不是为了挑起事端吧?”

两番交锋虽然不声不响,但大家可都看的清清楚楚,身着一身男子长衫的香第一个将手落到了闪波刀上,屠戈干脆直接掏出了战斧,双目凶光毕露。

原本十分轻松的气氛一瞬间紧张起来。

“嗯……铭文……”低沉的声音带着些许意外,“但……铭文并不是这样用的。”

天闲忽然没来由的心中一凉,然后感到一股极其古怪的力量从眼前这个极度高大的身躯上扩散开来,被这力量扫过,就好像被极北之地的寒冰***了心脏,那么一瞬间全身有种被冻结的感觉。

惊呼声随之响了起来。

香愕然望着闪波刀,已经露出刀鞘的部分光芒已经暗淡下去,总是波光闪闪,好似一片寒水的闪波刀竟然变成了平平无奇的冰块。

屠戈更是瞪圆了眼睛,他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圣痕正极速熄灭……

一股无形而强横至极的力量统御了周围的空气,将***力量全部驱散……

天闲的脸一阵抽搐,因为手上的金色铭文正在一个一个的飞快消散!

这可是依靠无尽的痛苦折磨,用身体记住的铭文,面对黑甲统帅的诡异陷阱最后都依靠这份力量成功逃脱,这个灵官只是伸手过来,怎么会这样?

逆心诀一瞬间暴走,血气汹涌逆流,天闲全身的力量迸发而出,全力催发古神铭文的力量……

然而,那些以非人痛苦为代价记忆住的铭文,却好像全部消失了,天闲的手上非但没有新的铭文亮起,剩余的也极速消失。

那只大手推着天闲的手,抓住了天闲的肩膀。

这一抓的触感,让天闲额头冷汗都冒了出来。

“只有这种程度?”低沉的声音显得有些失望,同时其中又蕴含着一种难言的愤怒。

“神启者……果然是谎言1

狂风骤来,那件宽大的纯白神官袍猛的飞起,带着排山倒海的力道向天闲拍来。

天闲又惊又怒,诚心在这迎客,居然反被欺负到家门口了!

没有铭文,当我斗不过你吗!?

怒目圆睁,天闲怒吼一声,全身骨骼发出了惊人的爆响,邪眼的火焰一瞬间窜了起来。

但正要反击的天闲猛感到四肢百骸一阵难以忍受的剧痛,顿时心凉了下去……

现在的身体……还没办法承受全速运转的逆心诀!

砰!

一声巨响,天闲被宽大的白袍横扫而飞,人在半空口吐鲜血,一头撞穿城镇大厅背后墙壁,和破砖乱瓦一起重重摔在地上。

谁也没料到这个升灵殿的使者竟然还没进门就开始动手,大家愣了那么一下,之后被战斗本能催动的屠戈第一个怒吼一声,两把战斧直接劈了出去。

城镇大厅门口,早已经没有了人影。

众人反应过来的一瞬间,那个高大的身影已经站在了城镇大厅破损的墙壁前。

巨大的手抓向地面,一把卡住脖子将天闲从地上抓了起来,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渎神者,以神的名义,在此将你处决1

天闲睚眦俱裂,奋力挣扎的同时心中又震惊无比。

古神铭文的力量消失了!逆心诀无法催动的极限,而且刚才使用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就算是以这样的身体也不该出现的力量衰弱……

无论是**的力量还是邪眼的火焰力量全被压制,银水精魄的力量更是半点也使不出来。

在这双手中,自己变成了一个毫无反抗之力的小孩子,这种事还从来没有遇见过!

天闲的脖子咯咯作响,骨头正被巨大的力量捏的移位……

剧痛中,天闲莫名的回忆起一个画面,在那片森林里,也是一只手卡住自己的脖子,那种心中的无力感和现在竟然如此相似,而那一次,是还没有表明身份的白,今非昔比的自己竟然再一次体会到了这种无力……

视线开始模糊了,天闲知道自己的脖子要断了,甚至脑袋都会被攥掉,屠戈在大门口正在第一个冲过来,可是……

如果古丽在这里的话,以她的速度或许还来得及……

咯……咯……

清晰的听到自己脖子断掉的声音是一件诡异的事,天闲双目瞪大。

原来……生命如此脆弱……

“嘀嗒……”

死亡将要降临的那一刻,天闲听到了不和谐的声音,什么东西飞溅到脸上,一丝模糊的气味飘进了鼻孔……

酒香?

隐约,天闲感到视野中有一个人影落下,正捏断自己脖子的巨大力量随之停了下来。

一个轻松惬意的声音落到了天闲耳朵里,“真没想到,你竟然还活着……”

听到这个声音,天闲如果还能发出声音,简直想激动的大喊出来。

是白!

好像一片树叶,白握着他的酒壶和酒杯飘然而下,轻轻落到了扼住天闲的手臂上。

白的出现让本来直冲而来的屠戈等人一下刹住了脚步,而且还***来几步,因为一股慑人心魄的森寒气息随着白一起出现,如有实质的将所有人生生推了回来。

“你……竟然在这里1低沉的声音中终于显露出惊愕无比的波动。

白晃了晃手里的酒,他站在那,可以稍稍俯视一下眼前巨人般的身躯,看了对方几眼,白笑了,“这里的酒很好喝,这个小鬼每天都会给我送来。”

“酒……你难道要保他的命吗?”

“嗯……差不多。”白呵呵的笑,“而且,总是这样杀掉下位者,你真的不感到羞愧吗?”

“理由是什么?”低沉的声音丝毫没有和白调笑的意思。

白想了想,“我说的……能不能算个理由?”

让人头皮发麻的沉寂统治来整个城镇大厅。

白和那高大的身躯对视着,一种无形的力量似乎在对撞,让每个人心中一阵阵发寒。

似乎过了很久,低沉的声音终于再次响起,“这……难道就是你的选择?”

“可能是吧,也可能不是……”白还是笑着回答。

“嗯……你更加难以琢磨了,但愿这不是更坏的事,你已经走的很远了,你要明白这一点……”

巨大的手终于放开,天闲软面条一样倒了下来,“不过可惜……他死了。”

天闲的脖子已经完全扭曲了,好像断成了几节。

白也不着急,跳下地面,踢了踢天闲的***,“小子,快起来,火叶城今天可迎来了不得了的客人,主人趴在地上未免太失礼了。”

“咳……咳……”死人一样的天闲忽然猛烈咳了两声。

白身后那巨大的身躯明显抖了下。

这两咳可把天闲痛的魂儿都跳了出来,但不咳两声恐怕立刻就要被憋死了……

“咔嚓……咔嚓……”骇人的两声响,天闲的脖子恢复了原状。

几乎是满眼流泪的天闲无力的转过头来,“前辈……多谢搭救,但是下次……可以不要闲聊,直接救人吗……”

“居然没死……”低沉的声音里满是意外。

白哈哈大笑,“你看,这小子很有意思是不是?好了!招呼打过了,现在该喝酒了1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