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九百一十四章 学艺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九百一十四章 学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寒古塔尖上,白迎风而立,惬意的喝着杯里的热酒,望着远处说:“我行走艾尔达***,东南西北各到黑色大海边缘,但这样庞大而且持久的防御阵也是极为少见。”

天闲站在下面不远处的小望台上,看了看寒古塔的防御阵光圈,内外五层覆盖整个火叶城,蓝白色的光圈辉映城内的灯火,犹如一个巨型灯笼,很有些美轮美奂。

“前辈,你曾经……到过东部王国以东和极北之地以北吗?那里是什么样子?”天闲忍不住好奇的问。

白哈哈大笑,“年轻人,这世界辽阔的很,在东部王国以东,在极北之地以北,还有更磕世界,在那里也有生灵,也有城邦,也有战火,只是我们看不到而已。”

天闲无比惊讶,“前辈你……到底走过多远的地方?”

白微闭双眸,似是回味酒香,又像是回忆过往,忽的一笑,“很远……很远的地方,在大海尽头,在天边之外,哈哈……哈哈哈哈……”

破碎时代之后,人类在艾尔达***西南崛起,将这片土地命名为人类***,征战了两千多年,从未有人到达过大海之外的记载,天闲又是惊讶又是疑惑,心中对白的真实身份的猜想更加模糊了。

“但……只有这块土地最丰美,最让人心醉……”白收住笑声,似乎想起了陈年往事,“年轻人,你生在这块土地上,是一种无法馈!?p> 天闲的确不理解,如果生在这片土地上就是一种幸运,那么多死于饥饿和贫穷,还有死于战火的人也同样是幸运的吗?

但天闲并不想打断白的话,这位身份飘渺的奇人每一句话似乎都有着很深的意义,指向不为人知的某个秘密。

但白已经转了话题,“前天晚上,你打退了敌人,很让我刮目相看,原本我以为这次你会没命。”

天闲不好意思的笑笑,“多谢前辈夸奖。”

“但,更多的是侥幸,下一次……恐怕必死无疑。”

天闲神色顿时严肃起来,“前辈,如果您知道什么的话,能不能直接告诉我,现在城内数十万生命系在我身上,我就算不为自己,总要为这些生命考虑。”

白放声大笑。

正笑的天闲有些莫名时,白缓缓说道:“数十万生命,那与我何干?”

天闲顿时一怔,讶然瞪大了眼睛。

白举杯说道:“人类区区百年,一日夜不知多少人生生死死,盲目于生死无法自拔,终究只是一场空虚,年轻人,你要早些看透这些。”

天闲怔住好一会,回神沉吟过后低声说道:“前辈站在绝顶之上,自然不关心区区百年的恩怨,但现在这区区百年就是我的一切,这座城,还有城里的人,无论如何我都想维护周全。”

“小小少年,已经足够了不起了……”白惬意的嗅着随风飘散的酒香,“哈哈……看在你活下来的份儿上,今天我教你一招吧。”

天闲一下张大了嘴巴,“真……真的!?”

白放声发笑,喝了酒,将酒杯随意一扔,“只要你能跟上我1

“轰”

白脚尖猛一点塔尖,猛烈的风压一下撞到天闲身上,他人早炮弹般射了出去。

寒古塔被白踩的一阵吱吱作响,天闲看过去时,白已经在远处变成一个白点,要不是火叶城灯火明亮,他又穿了白衣,怕是已经看不到了。

这可是天赐良机啊!

按紧荒尘大剑,天闲蹲下身,深深吸气,逆心诀急速积聚力量。

“轰”

又是一声爆鸣,天闲拖着长长的火舌跃上半空,追向白的方向。

白在夜空之中也不见使用圣痕,也不见催动铭文,全身没有丝毫光晕,人却急速飞行,一身白衣被烈风扯成一面旗帜。

天闲竭尽全力催动邪眼的火焰猛追,但是追了不到五分钟的功夫,白却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

天闲苦起脸,这要怎么追?广阔荒地上黑暗一片,连天上的星星都暗淡无光,白身上一丝光都没有,恐***米之外就看不到了。

能量触手要在这样广阔的地方搜索一个人也不大现实,况且人家是能察觉到能量触手的。

看来无缘让这个老怪物教自己一招了,天赐良机转眼就飞走了……

天闲满心沮丧,知道再追也毫无意义,正要落地,忽然邪眼的声音从心中传来,“小鬼,向后看。”

向后?

天闲心中一动,难道是跑到了身后去,所以才看不见?

猛回头,一眼看到背后的景象,天闲差点没一下叫出来。

白的确在身后,而且就踩在荒尘大剑上,一袭白衫诡异垂下,天空的风连一丝一毫都吹不动。

什么时候站到荒尘大剑上去了!!

天闲这一惊可非同小可,站在荒尘大剑上已经和自己只有咫尺的距离,别说能量触手早该察觉到,就算是心跳和血液流动声自己也早该听到才对。

白站在那,犹如一个不存在的幽灵,只能看到,仅此而已……

“前……前辈……”天闲吞吞口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还不错。”

白出了声,整个人似乎从幽冥鬼域中走了出来,心跳、血流、身体散发的热量,天闲一下感觉到了他的存在。

“两天前受了重伤,现在有这种速度算是勉强合格了,要学会这招,速度是第一条件。”

天闲本来已经不抱希望,闻言顿时喜出望外,“前辈,那……”

话没说完,天闲只感到一座山的力量猛压到身上,人向地面急坠。

数十米的高度,却完全没有反应时间。

“轰隆!1

天闲狠狠砸在了地面上。

巨大的冲力让天闲在地上“打水漂”般连蹦了七八次,之后一头撞在地上。

虽然没能阻止落地,好在逆心诀始终运转,落地时古神铭文也已经发动,抖抖头上的土,天闲做起来发呆,却没受什么伤。

“小鬼,向后看。”邪眼的声音再次传来。

天闲一听这话不由心头一跳,慢慢回头一瞧,双眼不由慢慢瞪大。

荒尘大剑上,多了一个脚迎…

白刚才在荒尘大剑上踩了一脚,居然踩出了脚印!!

天闲卸下荒尘大剑,不敢相信的瞪着那个脚印,这荒尘大剑虽然只是自己制作的赝品,但可绝对是地底精铁铸成,还混合了大地精气,这天下怕是找不出比它更坚硬强韧的东西了,要知道这玩意之所以这么粗钝,完全是因为没办法精细炼化,只能这么粗糙的铸造出来。

白居然一脚在上面踩了个脚迎…

一个脚印!

“只是你自己炼出来的东西,有什么好心疼的。”白从半空飘然而落。

天闲看了看站在眼前的白,心想我哪是心疼,我分明是有点害怕!你这老妖怪到底是什么来历?实力竟然恐怖到这种程度!

“你学会我这一招,比你这把破剑有用百痹倮吹氖焙颍空獍呀?删炔涣四愕拿!?p> 天闲一怔,连忙站起,“前辈,您如果知道的话,可不可以……”

“当然不行1白一口拒绝,“我说过,我有我的理由,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等你真正度过这次难关后,你才会了解到一些主要的事。”

“难关……难道前天……”

白摇头,摘下腰间的酒壶喝了一口,随手摸了嘴角的酒水,“那不值一提,年轻人,现在我来看看你偷学的成果吧。”

轻轻一弹手指,白指尖一道亮光袭向天闲的脑袋。

天闲可没想到对方说打就打,猛偏头躲避,额上顿时一痛,偌大的力道从脑门贯进来,顿时被砸的眼冒金星。

“太慢了1白清喝一声,“躲不开,就要死1

又是几道白光自白的指尖射出。

天闲已经被砸的两眼发黑,只隐约发现光芒袭来,根本辨不清方位,心中不由发寒,白如果说杀人,那多半不是假的,他连数十万人的命都不放在心上,怕是一个不高兴就会下***。

逆心诀瞬间暴走,能量触手爆发式探出,天闲歪倒的身体猛然一颤,以诡异的角度定祝

刹那之间天闲的身影模糊了一下,身体似乎并没有移动,姿势也没有改变。

白射出的几道白光擦着天闲的小臂、大腿和脸颊一一飞过,每道都差之毫厘,但没有任何一道光击中天闲。

身体一晃,天闲站直了身体,摸摸脑门,手指顿时湿润,一股酒香飘进鼻子。

“酒?”天闲愕然。

“哈哈,不错1

白洒了些酒到手上,“这‘柳身’是我很久之前悟出的御敌方法,随劲而动,如柳叶承风,飘摆而不损,依靠的是敏锐的感知和精准的身体操控,这两点条件你都具备,我没教你,你只看过一次,自己倒是学的不错。”

白手腕一翻,掌心的酒擦出来,五指莲花般绽开,刹那间千百道白芒向天闲罩去。

天闲一下瞪圆眼睛,这怎么躲?根本没有空隙!

噼里啪啦的一阵爆响,天闲竭尽全力躲闪,还是被雨点般的白光打的飞了起来,一头栽在地上。

“算你勉强通过吧,依靠自己的悟性达到这个程度已经很不错了。”看着慢慢爬起来,痛的龇牙咧嘴的天闲,白点了点头。

天闲这个痛啊,全身和散了架一样,白可是没留手,每一滴酒都劲道十足,天闲觉得要是普通人恐怕早被打成筛子了。

白举起酒壶咕噜噜的喝了几口,“小子,这是柳身更深一层用法,我可只给你看一次,能学到多少就看你自己的实力了。”

总算要教我了,我还活着真好!天闲心中一阵激动,顿时打起了十二分精神,逆心诀凝力双眼,周围的环境顿时清晰了三分。

就算把眼睛瞪出来,也会看清楚你做了什么。

白又喝了口酒,放下酒壶来,有些不舍的摇摇头,“可惜半壶好酒,这可是龙渊帝国***,早知道应该带些别的来……”

天闲愣了愣,为什么可惜酒?

“算了1

白把酒壶举起,轻轻一洒,半壶龙渊帝国的***美酒全洒了出来。

“看好了1

白喝了一声,白衫猛的鼓起,大袖在半空对着酒水一扫。

“嘭!1

半壶美酒瞬间被拍成了千千万万道白芒!万花怒放般汹涌爆射而出,直扑向天闲。

天闲眼睛差点没瞪出来,眸子里全是酒滴反射的白光!

这全射到身上真的要死了!

就在天闲握住荒尘大剑,要用大剑抵挡的时候,人影一闪,白已经立在天闲身前。

替我挡开攻击?

天闲脑子里才冒出这个念头,白已经向前冲去。

那么一瞬间,时间仿佛被拉长,天闲圆睁双目,不可思议的望着眼前的景象。

白冲进了酒雨中,犹如一道白色匹练在***中招展,不闪不避,一步一步直接走过……

他的身体似乎时而模糊一下,那是使用‘柳身’的痕迹,但这么密集的攻击下……

痛感同样被拉长,天闲瞪大眼睛望着爆射的白光扑到身上,剧痛在全身传来,细小的酒滴威力无穷,打的身体的骨头发出嘎嘎的响声。

天闲却没有躲,甚至没有闭上双眼,而是把双眼睁的更大,死死的望着前面飘然离去的白……

他从正前方直接走过,居然滴酒未沾,所有的酒滴全部穿过,竟然打到了这边!

天闲全身没有空隙的剧痛告诉着天闲酒滴没有损耗,竟然没有伤到白一丝一毫。

白的身影飘飘而过,爆射的酒滴犹如万千利箭射到天闲身上,天闲直到被打的眼前发黑,依旧死死瞪大眼睛,望着在自己正前方的白……

白光汹涌爆射,瞬间消散,白站在洒酒的地方伸手轻轻接住了酒壶,天闲被打的在半空转了几圈,“扑通”一声砸在了地上。

“看清了吗?”白把仰起头,希望在酒壶里找到几滴幸存的酒液。

天闲并没有反应。

“晕过去了?”白瞧了瞧天闲,“似乎有份用力了,不过……没死就好。”

丢掉了没剩下半滴酒水的酒壶,白纵身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天空。

“但还能活多久,就看你自己了。”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