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九百一十一章 勇士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九百一十一章 勇士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火叶城外一战,狮人战士个个带伤,其中二十六个狮人战士战死,精灵14士加入肉搏战时已经是优势局面,只有两人战死,三十几人受了轻伤,响应征召投入战斗的圣痕继承者们实力远不如狮人和精灵,伤亡达到了二百多人。

这场战斗前后只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却是一直处于***局势微妙平衡点的火叶城第一次经历真正的血火考验。

天闲带着狮人和精灵们收回了死去战士的遗体,第二天,天闲带领城内大小官员和居民们将他们安葬在了城内新开辟出的墓园中。

天闲身着大公王服,神色肃穆的念完了悼词,转过望着参加葬礼的人们,望着那一张张或担忧,或悲愤,或疑惑的面孔,不由心神激荡。

“居民们!还有来到这座城市的旅人们1

天闲大声呼喊,“火叶国虽然被称为一个国家,但我始终想让这里成为一块自由的土地!难民、商旅、佣兵,甚至是逃犯,只要你真正愿意为这块土地尽一份力,我也洗完能给予你所希望的一切,我不希望这里有战火,不希望有人死去,希望我们每天能都按照自己的愿望生存下去!但是……”

天闲望了眼身后的墓碑,声音低沉了很多,“我从不想去攻击谁,但我也不想被人欺凌!我很感谢昨晚响应我的号召加入守卫战的勇士们,在敌情不明的情况下他们为这座城市洒下了最英勇的鲜血!我会犒赏功臣,也不会忘记死者,他们都是这座城市最伟大的勇士,而现在……我需要更多的勇士守卫这座城市1

人们安静的听着天闲的话,没有人出声,而天闲也在这时沉默了下来,似乎在思考,犹豫……

望着眼前一张张等待自己说话的面孔,天闲沉吟了一阵,终于说道:“我请你们……忘记所谓的神迹!忘记所谓的神灵启示!保卫这座城市的最终是我们自己!眼前存在的才是最该珍惜的东西!如果你想为这座城市,为你现在这座城市中你身边的人尽一份力,请来我的城镇大厅报名1

顿了一下,天闲继续说:“明天,我将向全***发布征兵文告,希望……你们能成为第一批1

说完,天闲也不回答任何疑问,转身走下石台,跳上马车离去。

露娜等人作为城市的主要人物全部出席了今天的葬礼,望着天闲离去的马车,露娜不由叹气,“这个小鬼,还是死性不改……”

四姑娘也是面露惋惜,“这实在是一个好机会,只要以神灵的名义征兵,我们很快就会组建起一支忠心度极高的军队。”

“或许他不想那样……”

“所以才说他死性不改……”露娜连连摇头。

大家轻声议论,一旁的香忽然低声说:“假借神迹的名义,我们已经妥协过一次,高地有句古话,妥协一次或许可以改正,一再妥协必然铸成错误。”

大家不由微微一怔。

挠挠头,露娜吐了口气,“算了,反正这个小子已经说出去了,就按照他的意思去吧,不过昨天那种诡异的情况早已经人人皆知了,不知道还有谁愿意响应我们的征召。”

“没有他们的帮助,我们也能守住这里1屠戈瓮声瓮气的哼了哼,“我们的战士永远不会退缩1

没人和屠戈争辩,因为那根本没有任何意义,谁也无法改变狮人战士耿直的想法。

露娜望望那些墓碑,轻轻一叹:“我们确实不会退缩了,不离开母亲的怀抱,孩子永远无法学会生存,我们来到人类***后安逸的太久了,这场战斗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左手捧心,露娜深深向战死的勇士们行礼,“愿你们安息,我们一定会保护好你们为之付出生命的土地!直到我们生命终结的那一刻。”

精灵们纷纷同时行礼,屠戈的拳头重重砸在胸前,垂下雄壮的身躯,狮人们也随着族长一起行礼。

在这片不算宽阔的墓地里,人们纷纷低头,向死去的战士表达最诚挚的谢意。

“好啦!我们该回去了1

片刻后,露娜轻快的声音响起,“还有很多事等着我们去做!可不要让我们的战士白白牺牲1

“***巡逻!战士们!跟我走1

“嘉米娜也要去1

“***发放抚恤金,这又是一大笔钱。”

“妾身去安抚一下居民们,昨晚他们吓坏了。”

“***看看城里有没有加固城墙的材料。”

“小生去动员大家应征1

“那我回去看看有没有人真的来应征吧。”

“嗯,我也该回王宫去看一看了,小灰我先借走了!有事立刻让咕噜通知我,莱娜,你暂时留在这,保持和我联络1

“是1

…………

大家各自行动,纷纷离去,现在还没有太多时间去为死去的战士悲伤……

天闲返回了寒古塔,先去了空奶奶那再三表达了谢意,这一次要不是天眼一族鼎力相助,恐怕火叶城已经变成一座死城。

“年轻人,不必道谢,应该道谢的是我们才对。”空奶奶现在比在极北之地的时候慈祥的多了,“我们天眼一族能存活下来还全靠你的努力。”

天闲微微摇头,笑着说:“一切都是你们自己的决定,我只是提供了一些方便。”

空奶奶呵呵直笑,“年轻人懂得谦逊是好事,但也不必凡事那么在意,说起来你可还是我们天眼一族的女婿,我们可从来没有两位姑娘嫁给同一个男人的先例,你可是我们的自己人,完全不必道谢。”

天闲不由开心的笑了起来,“真要说起来,还要谢谢空奶奶帮我隐瞒,神使什么的,您老您家早就明白是假的吧……”

空奶奶轻声笑了笑,“明白的……何止是我。”

天闲一怔。

空奶奶只是呵呵的笑:“好了,去吧……知道你还有事要做,需要我们的时候尽管说话,总是不活动,族人们都已经倦怠了。”

天闲心想食灵者能不活动还是不活动的好吧……

辞别空奶奶,天闲匆匆赶回了寒古塔顶层。

龙四正躺在这。

受了重伤的龙四昏迷了半夜,天亮的时候才醒过来,她身上大大小小伤口十几处,七处伤势严重,手臂和后背的最为夸张,要不是从小修习混龙劲身体强健,恐怕已经一命呜呼了。

“感觉怎么样?”

天闲在龙四身边坐下来,轻轻拉起她的手腕摸了摸脉象,满意的点头说:“伤势已经稳定了,但恐怕要躺上一阵才能痊愈。”

从旁边端过水盆来,天闲挽起袖子,“先将你手臂上的几处小伤治好,这可能会稍微有点痛,不过忍一下就好了,免得你这些天全身疼痛,说起来你真是不要命了,伤成这样还敢往外冲,莱娜对我说解开铠甲看到你的伤她都吓傻了,也亏得你流了那么多的血还能活下来,要是一般人的话……手给我,嗯?”

天闲自顾说着,却发现龙四一声没吭,而且脸别到另一边,手臂也靠在身体上,根本不配合治疗。

“怎么,还害羞?”天闲叹气,“你昏迷的时候还是我给你处理的后背伤口,当然!我可是没有乱碰的,大家都在身边可以作证……”

天闲又瞧瞧龙四,她居然还没反应。

“喂……怎么了?是不是哪里疼的厉害?”天闲皱眉,手指在她腕上一搭,发现脉象平稳,龙四的身体虽然十分虚弱,但可以算得上不错,应该没什么问题。

转了转眼珠,天闲索性端着水盆转到了龙四另一边,“那先处理这条手的伤口好了。”

天闲才转过来,还没看到龙四的脸,龙四一下又把头扭到了另一边。

“我的姑奶奶,你这是怎么了……”天闲放下水盆,无奈的坐了下来,“如果是我的错,我给你赔礼道歉好不好?”

忽的,天闲听到龙四似乎吸了吸鼻子。

似乎在哭。

天闲一阵茫然,“怎么了,是不是……啊对对!是我不好,我不该你不知情的时候就碰你的身体,是我的错,不过我没有毛手毛脚,看都没有多看,只是处理了后背的伤势,伤口都是古丽帮你包扎的,呃……”

龙四双肩微微颤抖起来,天闲不由有点不知所措,龙四这样坚强的女孩居然会哭,绝对不会是善罢甘休的……

“实在抱歉,不过医者父母心,请你相信我,难道我,呃……是啊,是没什么值得相信的地方,但……”

“不……”龙四轻轻抽泣着出声,“不是你的错……”

天闲愣了愣,不是我的错?那你哭什么?难道是伤口疼?似乎也不对,那还是我的错吧!?

龙四慢慢用力抓紧被子,咬牙说:“我龙四,还没有那么不识大体,就算真被看到摸到身体也不会怪你,算上你带我离开帝都,这已经是你第二次救我的命,你的恩情……我绝不会忘记1

天闲松了口气,随后不由满心疑惑,“那……那你还是伤口疼了?可以的话能给我看看吗,可能古丽包扎的有些不对。”

“没有……伤口已经不怎么疼了。”

天闲摸摸鼻子,“那你为什么哭碍…”

龙四忽然抬起拳头,用力砸向地板上,“真是……丢脸1

天闲吓的赶紧接住龙四的拳头,这一拳下去手臂上的伤口恐怕是要崩裂。

长长吐了口气,天闲连连摇头,“哪有丢脸的地方?你又聪明,又漂亮,又善良,又……”

龙四并没有在听天闲恭维的话,颤声说:“我本应该守住火叶城……结果,什么都没做到!无计可施……自己上去拼杀,结果最后居然晕倒了1

龙四哽咽起来,“大家都在拼命,我……我却被抬了回来,我……”

天闲这才明白,不由暗暗叹了口气,这个女人碍…

“好啦,我的英勇的公主大人,不要哭,你没必要为这种事流泪,来,看着我……”

天闲轻轻将龙四的脸转过来,她已经泪流满面,咬着嘴唇拼命忍着哭声。

一见天闲,龙四忍着的泪水一下全涌了出来,放声大哭,“我……什么也没做到!你……你把火叶城托付给我,我……我却……是我没用……我,我没有用1

龙四哭的心碎无比……

天闲望着龙四那张都哭花了的俏脸,不由心下感叹:这个要强的女人啊,有时候真执拗的好像小孩子,自己差点命丧战场,居然还……

轻轻擦着龙四不断流出的泪水,天闲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这样的龙四,“不要哭,乖,不要哭了好不好……”

不说还好,天闲这么一说,龙四不顾伤痛,一下抓住天闲的手,哭的更伤心了。

龙四真的无比伤心,向来都自以为智慧出众,武功也毫不逊色的龙四在这场战斗中第一次有了一种无力感,面对强大敌人那种无法力挽狂澜的无力感……

当再睁开眼时,战斗已经结束,自己躺在寒古塔中,伤势也被处理好,好像一个软弱无力的残兵。

挫败感无情的折磨着龙四高傲的心。

忍耐着,忍耐着……死死的忍耐着,忍耐着这份自责和屈辱,只是黎明到天明短短的时间,好似几百年那么漫长,没有人在,没有人来看望,寒古塔内静的好像一座被抛弃的坟墓。

龙四竭尽全力忍耐着不让自己哭出来,但当天闲出现的那一刻,再也忍耐不篆…

龙四拼命的哭,声嘶力竭的哭,好像要把自己所有的不甘心,所有的委屈全哭出来……

天闲暗自叹息,无声的擦拭着龙四的眼泪,默默的听着她哭泣。

良久,天闲终于轻轻的说:“二十六个狮人和两个精灵,他们战死了。”

龙四哭泣着,闻言身体猛的一抖,哭声停了下来,双眼随之慢慢瞪大。

抹掉龙四眼角的泪水,将打湿的鬓发也轻轻理好,天闲继续说:“还有二百多城内的圣痕继承者,刚刚为他们举行了简单的葬礼,就葬在城里,狮人们开辟了一小块墓地。”

龙四的瞳孔一下一下缩小,眼神中充满绝望,“是……是因为我,所以他们……”

“你觉得他们是没用的吗?”天闲轻轻问。

龙四瞳孔一阵抖动,“不……当然不1

“那与他们在一同个战场上,将血洒在一块土地上,一起用生命保护这座城市而幸存下来的勇士,你觉得是没用的吗?”

龙四薄薄的嘴唇开合了几下,艰涩的说:“不……当然不是,可我……”

“你也一样……”天闲温柔的望着她,“你与最英勇的战士并肩作战,一同流血、牺牲,以自己的全部保护了这座城市,不要随便说什么自己没用的话,那是对自己的贬低,也是对战士勇士的侮辱。”

龙四再次咬住嘴唇,一时说不出话,望着天闲的双眼,眸子里渐渐再次浮现出泪花。

天闲轻轻笑着,“我已经听说了,昨天***的圣痕继承者有些犹豫,是你带头冲锋他们才跟上的,敌***举进攻地面的时候,也是你让屠戈及时后退才避免了狮人战士的大面积伤亡,最后,还是你当机立断让精灵们加入战斗才击溃了敌人的阵线,火叶城能看到今天的早上,你功不可没。”

龙四用力摇着头,泪花洒落。

天闲注视着的双眼,轻轻托起了龙四的手腕,露出手臂上长长的伤痕,说道:“你一定还不知道,除了一直冲锋的狮人战士,昨晚参战的人当中,你身上的伤是最多的,这每一处伤痕都是战士的勋章,你不仅是优秀的指挥官,还是最英勇的战士!是你守住了这座城市,完成了我嘱托。”

“所以别再说什么自己没用,你永远都是最出色的那个,是我最需要的那个内政大臣,指挥官,还是最英勇的战士,这一次战斗,真的谢谢你……”

龙四的泪一下再次涌出,心碎的感觉再次让她放声大哭,龙四自己也不知道是委屈还是感动,或者是什么***的任何东西,她只是想哭,想歇斯底里的哭。

“乖……”天闲轻轻拍着龙四的肩头,“哭吧,哭完了就赶紧好起来,我们大家都盼着你痊愈呢。”

龙四哭着,拼命的点头。

情绪激动的龙四哭了好一阵,身体极为虚弱的她渐渐哭的累了,竟就抱着天闲的手睡了过去。

等她睡熟了,天闲才抽回了浸透龙四眼泪的手。

女人啊,再坚强也是水做的,一哭起来都这么凶。

摸了摸龙四的脉象,脉象平稳,看来只要睡醒恢复一些精神就会好很多,天闲放下心来,正想处理一下龙四手臂上细小的伤口,她这样正值青春貌美的女孩,要是身上留下难看的疤痕可就太可惜了。

还没动手,大门一下被撞开,古丽神色慌张的冲了进来。

“不……不好了1

天闲一惊,“怎么了?”

古丽吞吞口水,“你……你自己来看一下就知道了。”

天闲赶紧随古丽离开,来到寒古塔外一看,顿时也和古丽一样瞪圆了眼睛,“这……这是怎么回事?”

刚才,古丽在寒古塔大门外支了一个小方桌,拿了两叠名册,准备登记一下前来***的士兵。

现在那个小方桌早被挤翻,不知道踩烂到什么地方去了。

寒古塔外人山人海,半个城市的人全来***了!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