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九百零九章 血战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九百零九章 血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不只是一个人?”

黑甲统帅冷笑,“人类小鬼,虚张声势对我没有任何作用,在这片灵魂的迷雾中没有任何东西能瞒过我,那些死去的人类,他们可怜的灵魂全部都是我的耳目,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你现在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死1

白雾中影影幢幢,战鼓声从未断绝,才被击溃的士兵转眼重新凝聚成形,以雷霆之势再次冲来。

面对千军万马,天闲放缓了呼吸,缓缓抬起荒尘大剑,握剑的手后拉,将剑身水平举在眼前,另一手按着剑刃,剑锋直指远处的黑甲统帅。

现在天闲已经很清楚了,这些士兵是杀不完,砍不绝的,和他们战斗只会白白浪费体力,虽然说自己的体力远超常人,可也禁不住这千军万马的车轮战。

放空心灵,天闲的目光锁定了远处黑甲统帅的身影,剑身上的火焰开始渐渐熄灭,而整把大剑开始放出烙铁般通红的光。

“原本,这是给巴巴洛特预备的,看来……要先拿你练习一下。”

随着荒尘大剑上的火焰丝丝消散,天闲身上的金色光芒也飞速收敛,整个人都暗淡了下去。

但光芒虽然收敛,一股极其凝重的气息却出现在天闲周围,飘散的白雾被这股气息驱散,天闲周身仿佛凝聚了一道风墙,远远荡开了白色雾气。

眼见无数士兵就要冲到眼前,天闲不为所动,双目死死盯着远处的黑甲统帅,静心,凝气。

逆心诀在体内猛烈激荡,激发出狂暴的力量游走全身,但却没有丝毫外泄……

狂暴的力量被死死束缚在体内和剑上,天闲仿佛一颗能量越来越大,但体积却不变的磁石,虽然力量没有外泄,却依旧引动了周围大地精气的滚动。

千军万马一瞬间冲到面前,无数刀***直刺过来,人海再一次挤满了天闲的视线。

在无尽的士兵把黑甲统帅的身影淹没前的一瞬间,天闲体内紧绷的那根线终于松开。

逆心诀瞬间暴走!

破空斩!

周围的大地精气猛的狂暴起来,地面“轰”的一声爆碎,天闲狂喝一声,剑如流星,人随剑动,野马脱缰般飞了出去。

积蓄的力量在一瞬间爆发,苍紫的火焰释放出璀璨的光华,虚白的雾气在这光芒下暗淡如影,天闲出剑的这一刻,整个世界犹如只剩下这一道光芒。

耀眼的剑光刹那间狂奔而过,天闲一剑把层层叠叠、无穷无尽的士兵战阵捅了个透!

“你……”

黑甲一手按在荒尘大剑正暗淡下去的剑锋上,声音中透着十足的惊愕“你果然……会使用铭文,白天的时候就是……”

漫天彻地的白雾在天闲身后的苍炎中消散着,雾气剧烈飞旋颤动,好似奔腾的火焰,一张张人类士兵的面孔从中浮现又消失,散发出妖异的紫色光芒照耀着地面上的两个小小身影。

天闲身前,黑甲统帅的身躯被荒尘大剑贯穿,正颤抖着徒劳挣扎。

荒尘大剑完全暗淡下来,光晕消散之时,几道古朴的铭文光晕随之在大剑上消失。

“我不是说过,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天闲凝视着眼前的黑甲统帅,眼中没有任何怜悯,甚至一丝感情。

天闲很明白自己面对的是怎样残忍的魔鬼。

“你到底是谁,和巴巴洛特是什么关系?如果你回答我的话,我可以让你死的痛快。”

荒尘大剑粗重无比,而黑甲统帅的身材娇小可人,这一剑贯穿了她的身体,几乎将她的上身劈成了两半,她现在没死却也不远了。

“你……想知道,我是谁?”

“你不说,我可以带你回去,我们有人很擅长拷问1天闲的剑锋上燃起一丝火焰,“或者,我可以一点一点把你烧成灰烬1

“你难道……不知道,不知道我是谁吗?”黑甲统帅吃力的说,“你……你该知道的。”

天闲毫不留情的微微用力,大剑顿时又刺进黑甲统帅身体几分,“这种伎俩对我没有用!狠毒的杂碎1

“原来……你已经不记得我了……”

“闲哥哥……”轻吐柔音,黑甲统帅幽幽一声叹息。

天闲如遭雷击,全身猛的一颤,这声音……是瑶瑶!!

“哈哈哈哈哈1

天闲一怔之际,黑甲统帅放声大笑,天闲才觉不妙,肩头一阵剧痛,晶莹如玉的投***已经从背后刺穿了另一边肩膀,血喷了一剑。

惊怒交集的天闲回过神来,却发现被大剑贯穿的黑甲统帅早没了受到重创的样子,明明大剑还插在她身上,她竟然悠然的抚摸着剑身,笑的双肩颤抖。

“人类小子,你难道真的以为伤到我了?”黑甲统帅抹起荒尘大剑上的血,嘲弄的弹了弹手指,“只是想看看你惊讶无力的样子而已,嗯……你的血真热,我好喜欢。”

天闲双眸一缩,黑甲统帅竟然动了!

她向旁边迈了一步,身躯上黑烟滚动,竟然就那么毫无阻隔的穿透了荒尘大剑,然后好端端的站在了那里,身体上连铠甲都完好无损,哪有受伤的痕迹。

望着天闲发黑的面孔,黑甲统帅狂声大笑,黑体化作一道黑烟飘散而去,“人类小鬼!后悔来和我作对吧!畏惧、颤抖吧!那样你的灵魂会变得更加甜美1

天闲咬紧牙关,一把***惯透另一面肩膀的投***,迅速点穴止血。

微微喘息着,天闲再次握紧了荒尘大剑,只是这一次双肩都已经受到重创,虽然止住了血,可是依旧疼痛难忍,双臂已经开始无力。

回头望去,邪眼的火焰已经消散,而无边无际的白雾却再次凝聚过来,雾气中战鼓雷动,人马嘶鸣,无数士兵已经再一次冲了上来。

“真是没完没了……”天闲已经看不到黑甲统帅的身影,再一次提起大剑,宁心静气……

白雾迅速扩散过来,雾中无数人影闪动。

“人类小鬼!在我手心中跳舞,跳到死吧!1黑甲统帅的笑声从白雾中传来,“进攻!1

海潮般的士兵们从雾气中涌出,铺天盖地向天闲冲去。

荒尘大剑上再次绽放出光芒,天闲怒喝一声迎了上去。

千华剑的光芒瞬间再次闪耀而起……

火叶城中,几乎所有人都***在城头,紧张的望着城外的不断变化的白雾。

白雾雾气自从天闲进去之后就出现了剧烈的变化,不仅流动的速度快了好几倍,而且时常翻滚扭动,不时还有人马嘶喊和冲天的战鼓声传来。

“姐姐,我们……我们是不是去查看一下情况?”古丽焦急的观望城外的情况,实在忍不住拉住龙四求情。

龙四一脸寒霜,斩钉截铁的回应:“不行1

“可……现在只有他一个人,万一出了事。”古丽眼圈开始发红。

“那也不行1龙四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如果你们还记得他离开时的话,就乖乖留在这,听我指挥1

“姐姐,你1古丽有些按捺不住了。

龙四双目透出寒光,盯着古丽说道:“他临走时把这座城市托付给我,要你们听我调度,难道你忘了?”

握紧拳头,古丽双眼也泛出寒光,“我没忘!但我现在不想守在这,我要去救他!你没听到外面的喊杀声吗?如果他出了事!这座城还有什么意义!?”

龙四眼角抖了两下,慢慢举起了手里的混龙***,“想出去,就踩过我的尸体1

古丽脚下升起一层白芒,咬牙切齿的冷眼盯着龙四,“你当我不敢吗?”

“够了1凝眸观察城外状况的露娜一声厉喝,“敌人还没出现,你们就先要打自己人吗?”

“可是1

四姑娘拉住古丽,轻声说:“姐姐别急,越是紧急的时候越要稳住阵脚,天小哥独自出城自有道理,现在情况不明,姐姐出去可能不仅帮不上忙,还会让自己身处险境。”

古丽还想说话,却忽然感到四姑娘拉住自己的手在不断发抖,这才发现四姑娘面色虽然镇定,但是眼神却闪烁不定,全不似平日里那么淡然。

看了看大家,每个人都皱者眉,沉默的望着城外,刚才和龙四的争执甚至没能引起大家多少注意。

每个人都十分紧张。

露娜又说道:“每个人都很担心那个小鬼,但现在……我们最好的做法是先呆在这,那个小鬼说的不错,这座城……或许需要我们拼上性命来进行防御1

“怎么回事?”龙四立刻来到露娜身边,努力向城外看去,但她的目力远不及露娜,看到的只有翻滚的白雾。

“有东西过来了,很多!非常多1露娜额上沁出了汗珠。

“凌1

龙四转身一声大喝,拿下城头的火把对城中飞快挥动了几下,城内寒古塔的顶层熄了灯火,一片黑暗中的凌用手里的烛光对城头摇曳几下,迅速返回中央石柱前,双掌猛的按在了石柱上。

“族人们!请祝我一臂之力1

寒古塔中,每一层都有天眼族人围拢在中央石柱前,凌的声音传遍了全塔,所有人将手按在了中央石柱上。

寒古塔的每一块砖都似乎放出了光芒,五层防御阵全部展开,充盈的能量让防御阵的面积扩大了许多,将火叶城外五十几米的范围全部笼罩在内。

普通人类无法看到的虚灵自空气中缓缓浮现而出,慢慢的向最外层的防御阵***过去。

“来了1

露娜轻喝一声,“所有人准备!精灵射手准备战斗1

汹涌的白雾如同喷出了一股洪流,无数烟雾缭绕的身影从雾气中涌出,发出阵阵凄厉的喊叫声扑向了火叶城。

城头上所有人如同被泼了一桶冷水,个个瞪大了双眼。

“这……这是什么?”龙四不敢相信的望着嚎叫着冲来,烟云般的人类士兵。

“放箭1露娜大喝。

精灵射手们也是惊的面色发白,就算在东部王国也没见过这种一眼望过去就心生寒意的东西,而且数量多到令人咋舌。

上前精灵射手瞬间射出数千支箭矢,箭如雨点般落下,但落到那些雾化似的人类士兵身上直接穿体而过,全部钉在地上,人类士兵依旧嚎叫着向前冲。

这个景象让所有人心中一寒。

屠戈站在城头,怒目望着城外的雾化士兵,满头鬃毛缓缓飘起,沉声吼道:“狮人战士!准备战斗1

诡异的情形并没有让狮人战士有丝毫胆怯,所有狮人战士踏上城头,随时准备扑下城去做生死肉搏。

但让人震惊的一幕再次呈现!

那些雾化士兵们冲到距离火叶城一百米左右距离的时候,脚踏半空,竟然飞了起来!

海啸般的雾化士兵凭空飞起,直奔火叶城的城头冲来!

“停止射击1龙四脸色铁青,放声大吼。

精灵们已经射了几万支箭出去,没有一支起到作用,全部插在了火叶城外的荒地上。

“刀剑恐怕都没效果1龙四头上也见汗了,“精灵秘法的话说不定……”

露娜眼神微微一亮,立刻回头吩咐莱娜:“所有精灵后退!准备宝石!快1

“是1莱娜也从来没见过这种诡异的事,强自镇定,飞快带着精灵们冲下城头去准备。

龙四紧握着混龙***,第一次感觉这把***不能给自己安全感。

如果他在这里的话……

迅速甩出脑子里的杂念,龙四沉声对身后说道:“你也去准备吧1

“我没什么好准备的,随时都可以战斗。”

龙九无声的从龙四背后走出来,肩上扛着他的混龙***,一直默默无闻生活在城里的龙九脸上带着一种淡然,望着那些雾化的士兵轻轻说:“这好像是龙渊帝国的军队。”

“那可不是活着的人1

“是碍…但可能也不是简单死去的,皇姐她就不会这样。”

龙四无奈的摇摇头,没有作声。

龙九又说:“看来我来这里是对的,一座小城,十几个人,却总是有惊天动地的事情发生,早晚……我会从这里回到帝国去,为皇姐报仇1

“能活过这次再说吧!你不想死的话,最好现在离开1

龙九呵呵一笑,“四皇姐,你真的变了……从前不在乎别人的死活,现在却开始为了别人而拼命,我甚至……能在你看我的眼神里找到怜悯。”

龙四哼了一声。

龙九也不以为意,“我听说你打算问鼎天下,志在成为一代大帝1

“那又怎么样?”

“依我看,你也不过是个女人。”

“女人?女人也可以是大帝1

龙九哈哈而笑,“的确,的确……”

姐弟俩说了这么几句话的功夫,城外的雾化士兵们已经扑到了寒古塔最外层防御阵上,顿时整个防御阵水面般波动了起来。

众人心中微微松了口气,寒古塔的防御阵看来可以抵挡这些诡异的东西,他们在防御阵前急速消散着,好像丢在坚硬壁垒上的鸡蛋。

但就在大家稍稍放松的时候,露娜却忽然喊道:“他们穿透防御了1

众人一惊,发现确实有一部分雾化士兵穿透了防御阵,直接向城头扑了过来。

但是,一转眼这些士兵就好像被什么力量扭碎扯烂了一样消散在半空。

大家惊疑不定,城头上的灵鸢巢穴这时震动起来,咕噜从里面一下跳出,瞬间变成了雪的模样。

“防御阵的效果很微弱,是虚灵在进行防御,所有人立刻撤离城头,他们的数量太多了1

雪正在寒古塔中和凌一同主持寒古塔的防御,大家听到防御阵没有什么效果,现在几乎全是虚灵在进行防御,心中不由一凉。

天眼一族整个族群现在也就千人左右,而城外是雾茫茫的一片,无穷无尽的敌人!

这能抵挡多久?

“看来这次有麻烦了1龙九向后退去,“四皇姐,我们该走了。”

龙四望着城外铺天盖地袭来的雾气,咬咬牙,“我不走1

“皇姐,不要意气用事,精灵的箭对他们没用,你留在这里也是一样。”

龙四紧握混龙***,混龙劲的血色光芒开始从她的肌肤中渗透而出,“就算是那样,我也不会后退!火叶城只有这一道城墙,退后就再无险可守!他们既然飞上半空,自然是没办法穿墙而过,不守住这里,火叶城就会变成废墟1

龙九望望城外,“你会死的1

龙四一声怒喝:“总比他回来了没办法交代的好1

龙九看了看***人,见根本没人挪动脚步,不由无奈的叹了口气,把混龙***提在手中,浑身升腾起血色的混龙劲,“我可不想死,随时可能逃走。”

猛一转身,龙九忽然怒喝出声,混龙***化作一道黑芒向露娜袭去。

没人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就连露娜自己都没反应过来,混龙***疾驰而过,贴着露娜的身体轰然贯进城垛,将加厚的岩石穿了个透。

凄厉的嘶鸣声随之传来,城垛后一片雾气蒸腾飘起,雾气中隐隐可见一个扭曲的面孔。

“有敌人在爬城墙1龙九大声提醒。

所有人一怔,迅速查看城外情况,这才发现有一部分雾化士兵贴地来到了城墙下,悄无声息的攀了上来。

“这些飘忽不定的东西,圣痕之类的刚猛气息应该可以吹散才对1见到龙四灌注混龙劲的长***一击打散了敌人,屠戈双目泛出了血光。

抓起战斧跳上了城头,屠戈放声咆哮,“战士们!跟我来!1

雪白的毛发上浮起一层青光,屠戈第一个跳下了城头,狮人战士们抖动身体,个个身上冒出了不同颜色的光芒,怒吼着随着屠戈跳了下去,直扑向那些雾化士兵。

屠戈作为狮人族长,这两年最大的功绩就是教会了狮人战士们使用圣痕。

百多个狮人战士抡起巨大的战斧,龙卷风般在城下砍杀起来,离开东部王国之后第一次真正的战斗让他们沉睡许久的野性彻底爆发出来。

龙四一把扔掉了斗篷,正要和古丽一起下城厮杀,却被露娜一声大喝拦祝

露娜的神色有些古怪,瞪大了翠绿的眼眸,似乎发现了什么似的瞪着被龙九刺穿的城垛。

“姐姐,怎么了?”四姑娘迅速上前来,拉了拉露娜。

露娜的眼神抖了几下,忽然抬起手来,指尖释放出丝丝缕缕的翠绿色光芒,翠绿的光丝在城垛周围游动,又有苍白的光丝浮现而出,和翠绿的光丝缠绕在一起,盘旋飞舞,很快一起消失不见……

“生命的气息?”露娜满脸震惊,目光望向城外,“那些,是……是精神能量的凝结体1

龙四闻言错愕的望着城外,“生命气息……凝结体?哪来这么多……”

猛的,龙四浑身一震,“是……是白天战死的士兵!龙渊帝国和圣灵殿的军队1

露娜深深皱起双眉,“虽然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那些战死士兵的精神力量似乎被凝聚了起来,也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1

龙四听了怒的满脸煞气,“一定是巴巴洛特在搞鬼!他居然连战死的士兵都不放过1

“不过……”龙四迅速镇静下来,“如果是具有生命气息的精神能量,精灵们是不是……”

露娜点点头,“可以试一试,但这种规模……”

目色凝重的望着城外,露娜很难确定能不能抵挡住这么多数量的敌人。

“嘉米娜1龙四回头大喊。

一道身影从黑暗中跳了出来,“嘉米娜在1

龙四一把抓住嘉米娜的双肩,“你之前的布置,现在还能发动吗?”

嘉米娜无比肯定的回答:“能!嘉米娜没过一段时间都会去检查一次1

龙四看向露娜,露娜点点头,“只能试一试了1

狮人战士们全在城下和雾化士兵搏杀,雾化士兵们虽然数量众多,但是人类的力量速度远不及狮人战士,雾化之后更是如此,一时间狮人战士们疯狂砍杀,如入无人之境。

城头上的防御几乎全靠虚灵们在支撑,但看起来并不能支撑的太久,穿过寒古塔防御阵的敌人越来越多,防御渐渐开始变得捉肩见肘。

而精灵射手们已经全部退下城墙,由露娜统一指挥在城内布置了十个巨大的精灵阵图。

精灵们的故老相传的秘法与众不同,阵图和人类的阵法有着截然不同的区别,阵图以宝石和完美对称但又不封闭的图形构成,镶嵌着细密工整的精灵文字,一眼望过去,还以为是精灵们布置的景观。

阵图直径十几米,每个阵图前都有上百个精灵双手按在阵图内。

“启动1

随着露娜一声令下,十个巨型阵图同时启动,十道璀璨的绿色光芒从阵图中冲天而起。

光芒在地面扩散开来,渗透进泥土中,飞速的蔓延。

城外,狮人战士们正在奋战,忽然脚下的土地震动起来,随着嘎嘎的巨响,裂开的泥土中长出了粗壮的枝叶。

屠戈是冲在最前面的一个,他没有收到任何撤退的消息,也没有得到警告,望着忽然从地底冒出的植物,屠戈思考了大概一秒钟,然后仰天大吼:“战士们!继续战斗1

狮人战士们放声咆哮!

“真是盲目的信任。”城头,龙九望着城下面对突发状况依旧死战不退的狮人战士们一阵摇头。

龙四面沉似水,低声说:“这份盲目的信任,很可能今后也会救你的命。”

“呵……或许吧。”

火叶城外,在十个巨型精灵阵图的催动下,无数巨型母王藤疯狂生长,粗壮有力的藤手蛇形疾走般在地面上攀爬,咔咔巨响中柔嫩的茎叶层叠膨胀,一片片裂开,绽成满是獠牙的巨大母王花。

这本来是之前天闲嘱咐嘉米娜埋在城外的种子,是防止敌人攻城的秘密手段,只是后来一直没有用上,今天却被龙四用在了这里。

寿命长达数百年,十年才开一次花的母王藤在荒野上肆无忌惮的疯狂生长,精灵阵图奇异的力量注入进广阔的土地中,母王藤以平时千百倍的生长速度一阵龙卷风般横扫整个荒地。

从破土而出到开出十几米高的巨大花冠,完成这个过程只用了五分钟不到,葱翠欲滴的新生蔓藤,葱翠欲滴的巨大花冠,就连花瓣中长长的獠牙都闪动着翠绿的颜色。

无数急速生长的母王藤在精灵阵图的催动下汲取着荒地深处的养分,眨眼间将百里荒地变成了一个看起来有些恐怖的绿色世界。

虽然长着獠牙的巨大花冠有些恐怖,但疯狂生长的整个绿地却毫无疑问在向外释放着无穷无尽的生命力量。

每一头母王藤上通体闪动着葱翠的光芒,将这世界上数一数二的顽强生命力,将这疯狂生长的生命能量喷薄而出。

火叶城外本是一片荒野,处处死寂,现在却飘散着令人心神振奋的气息。

龙四立在城头,就算是知道精灵们亲和自然,精灵秘法有着人类无法想象的神奇力量,但这种景象她也是第一次见到,不由目瞪口呆。

“敌人……开始混乱了。”龙九望着半空,忽然说。

龙四这次留意到,随着这片母王藤海的出现,那些雾化士兵开始变得不稳定起来,他们的形体开始出现波动,动作似乎也迟滞起来,攻势明显缓慢了一倍有余。

露娜跳上城头,望着城外的状况不由吐了口气,擦擦额头的汗说:“不管他们是什么,总是人类生命能量汇集而来,背后一定有人操控,自然的生命能量可以干扰这种控制,短时间内他们不会再具有太多的威胁性了,只是精灵阵图不能持续太久,在精灵们耗尽力量那之前必须找到解决的办法。”

“解决的办法……”龙四望向雾气深处,“依靠我们的力量很难办到,要解决这种困境,恐怕只有他才行1

“但愿他能早些回来。”露娜自然知道龙四指的是天闲。

“我想,天闲兄弟已经在解决这个问题了。”龙九忽然说。

龙奇怪的看了看他,“你怎么知道?”

“露娜大姐或许看不出来,但皇姐你难道没发现吗?”龙九以混龙***指了指城外,“那些士兵虽然数量不少,但混乱不堪,也没有编队,但是雾气深处传来的战鼓声却整齐有序,而且,对方进攻了这么久,战鼓声却从来没有靠近过我们。”

露娜一愣,龙渊帝国战阵布置方面的事情她自然不懂,不由看向龙四。

龙四也是吃了一惊,立刻仔细留意城外的状况,之后脸色不由一阵发白,声音艰涩的挤出几个字:“果……果然1

“皇姐,你不如从前那样心静如水了,这种事你早该发现。”

露娜不由急急的问:“这又能说明什么?”

龙四慢慢握紧五指,咬着牙回答:“这说明,真正的战斗发生在雾气深处,在战鼓擂动的地方,我们这里……只是一些游散的敌人1

“游散的……”露娜望着城外海一样的敌人不由呆了,“你是说,那个小鬼现在……”

龙四眼角微微发红,“战鼓声不停,他……他一定还在战斗1

迷雾深处,海潮般的战争正围绕着天闲疯狂厮杀,一层士兵被杀散,另一层士兵立刻随着隆隆的战鼓声扑上来,周而复始,无穷无尽!

天闲如陷在一个疯狂的漩涡中,荒尘大剑横杀四野,却杀不尽再一次扑杀过来的敌人,永远在漩涡中心徒劳的拍打激流。

“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黑甲统帅兴奋而高亢的笑声在稀薄的雾气中回荡。

“停!1笑声停歇,黑甲统帅忽然喝了一声。

层叠推进的无尽士兵应声而至,并缓缓退后,但也只退了几步,万千刀***剑戟依旧对着天闲。

“人类小子,这种滋味儿怎么样?”

天闲已经浑身浴血,邪眼的火焰微弱的在荒尘大剑上燃烧,似乎随时都会熄灭。

除了双肩,天闲浑身不知道有多少伤痕,重伤就有十几处之多,有被雾化的士兵打伤的,更多的是被突如其来的标***刺穿了身体,现在还有一只标***插在腿上没来得及拔掉。

摇摇晃晃,天闲以剑撑着身体才算站稳,轻轻抓住刺在腿上的标***,似乎想把它拔掉,但手搭在上面,却没有那样做。

“哈哈,已经没力气了吗?”黑甲统帅的声音轻快而充满了愉悦,“难怪,你的血恐怕要流干了,能战斗到这个时候已经让我很惊讶了,呵呵呵……真期待你死的那一刻,我还是第一次这么想知道一个人类的灵魂会是什么味道。”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天闲抬起已经被鲜血染的分不清满目的脸,咧开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你已经死到临头了,就算痛叫几声我也不会认为你怯懦的,还要这样装腔作势做什么呢?只会让我感到好笑……”

天闲抓紧那让自己疼的直咧嘴的标***,嘿嘿笑着:“其实,我很感谢你,如果你一开始就下***的话,我恐怕真撑不到现在了。”

“现在杀你也一点都不晚1

“不……”天闲吸了口气,“已经晚了……刚才你偷袭的最后这一下是你最后的机会,可惜……你只刺伤了我的腿1

天闲身体上再一次亮起了金色的微芒。

微弱的光芒几乎都集中在伤口处,血色的伤口好似被抹了一层金色的药膏。

“药膏”很快星星点点飘散而起,好似一粒粒光砂,

细细看去,每一粒光砂都是一枚古神铭文……

我已经成功的从午夜党进化到凌晨党,再进化到清晨党,更的是越来越晚……

不过不用担心,我不会进化成明天党或者明年党的。

今天也是为了赶这个长章~~~好了觉觉去了。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