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九百零七章 美味的人类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九百零七章 美味的人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闲隐藏起所有的气息,徒步在幽白的雾气中顺着雾气流动的方向前行。mianhuatang.la

天闲走的并不快,一面走一面细细的分辨着雾气中那种令人心悸的冰冷气息,这是天闲第一次清清楚楚的感觉到这种气息。

痛苦,恐惧,绝望……

雾气中弥漫着令人不寒而栗的气息,夜色沉寂,星空下明明毫无声息,但雾气中却隐隐传来喊杀声,呐喊声……

非要形容一下的话,天闲感觉自己被无数人的痛苦包围,犹如无数怨念缠身。

虽然收敛了气息,但逆心诀一直在告诉运转,天闲保持着极度的清醒和警惕,一只手就搭在荒尘大剑的剑柄上,缓步前行,隐隐的天闲感觉的到,很快自己就会找到自己的目标。

但另一方面,天闲又希望那里没有任何东西,因为如果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那才是最糟糕的情况。

雾气并不浓,但范围却极广,天闲走了半个小时,前方依旧白雾弥漫,看不到任何东西,而身后,火叶城早已经消失在雾气中,天空的星辰也被完全遮蔽,身边只有淡薄但无边无际的白雾。

天闲并不担心,继续一步一步前进。

忽然间,一个声音不知从那里传来。

“闲哥哥1

甜甜的女孩声音清脆悦耳,如山泉叮咚作响。

天闲全身猛的一抖,逆心诀险些被这一声呼唤打乱了节奏。

“谁!?”

怒喝一声,天闲原地站稳,直接抽出了荒尘大剑。

白雾弥漫,哪有人影,天闲目力极佳,几乎和精灵持平,但在视野范围内也根本没有任何东西存在。

“你来了?”又是一个声音传来,但已经不是刚才的声音。

天闲双眉顿时皱了下来,这声音是那个黑甲统帅!果然是她在搞鬼,真是不幸被自己猜中了。

“你能察觉到我,真是让我刮目相看。”黑甲统帅的声音透着十足的傲慢,和白天的时候大有不同。

“你在看哪里,难道想要找到我,哈哈哈哈……”黑甲统帅的声音飘忽不定,似乎从四面八方传来,无法判断方向。

天闲收回四顾的目光,心有些发沉,刚才的声音……是瑶瑶!

难道是听错了吗?不……绝对不会!可……为什么只有一声?而且黑甲统帅似乎对这个声音并没有察觉。

还是说这白雾影响了自己的判断?

迅速将这些想法赶出脑子,天闲朗声喝道:“歪门邪道,你最好立刻从这里滚出去,再在火叶城前装神弄鬼,不要怪我不客气1

黑甲统帅张狂至极的大笑声轰响起来,“不知好歹的毛头小子!你今天独自跑到这里来只是送死,自己还不清楚自己的处境吧?”

“手下败将!仓惶逃窜现在也不敢现身,似乎是你不明白自己的处境。”天闲哼了一声,荒尘大剑上燃烧起烈焰,“最后警告你一次,立刻离开这里1

“我要是不呢?”黑甲统帅的笑声依旧。

“那我就要为白天战死的人类士兵,向你讨回这份血债1

猛的蹲下身,一层金芒从天闲身体表面透出,荒尘大剑上的火焰随之暴涨三尺有余。

一声怒吼,天闲长身而起,双脚踩爆地面,人如一道金色流星跃上了半空,风驰电掣般向前飞去。

黑甲统帅似乎吃了一惊,“你居然……”

“受死1

天闲的怒吼打断了她的声音,荒尘大剑在半空烧成一块火陨石,猛的****而出,直奔远处的雾气深处。

荒尘大剑瞬间没入雾气没了踪影,但下一个瞬间剧烈的火光在远处爆发而起,强劲的震波随之横扫而来,震的雾气如水浪般跟着波动起来。

“该死的***!敢来坏我的大事!1雾气中传来的黑甲统帅气急败坏的叫声。

天闲跃过老远的距离,落地也不减速,石头一样狠狠砸在地上,犹如第二把荒尘大剑又在地面上撞出一个巨大的火焰深坑,爆炸声中再一次夹杂起黑甲统帅惊怒交集的尖叫。

冲天的火焰驱散了白雾,冰冷入骨的气息也被火焰的热力取代,无尽的白色雾气中出现了一个被火焰逼退的真空地带。

这个真空地带几乎被两个巨大的环形坑占据,一个是天闲砸出来的,一个荒尘大剑砸出来的,在更远的地方,黑甲统帅正气急败坏的撕扯着身上被烧着的铠甲。

邪眼攻击时的火焰不死不休,只要沾上一点不把敌人烧成虚无绝对不会熄灭。

天闲身上金芒闪动,好似一层金色火焰,但天闲的双眸如寒星般冰冷,没有丝毫感情的盯着不远处的黑甲统帅。

伸手一招,荒尘大剑嗡响一声,凌空飞回了天闲手中。

天闲垂下剑锋,剑尖就停在旁边一块还算完好的地面上,“这就是你在做的事,你这个……连死人都不放过的杂碎1

天闲和荒尘大剑砸出的两个环形坑位于地面上一个硕大的阵法之内,两个环形坑直径也就几十米,而这阵法足有上百米直径。

阵法的布置极其古怪,形状并不规则不说,纹路也不按常理,而且别说符文,连一个像样的符号都没有,整个阵法好像是用杂乱的线条随便连在一起的。

但不知为何,这阵法一眼看上去却有一种令人极度不舒服的感觉。

黑甲统帅撕掉了烧着的铠甲,看起来并未受伤,而对于天闲的话她似乎有些意外。

“真没想到你似乎知道我在做什么,那个家伙对我说你很棘手的时候我并不没有太在意,现在看来你确实有些本事!那么你倒是说说看,我在这里做什么呢?”

天闲怒的双眉暴跳,“该死的杂碎!你在吸取白天阵亡将士的灵魂!白天你带兵过来挑衅,为的就是这个吧!1

黑甲统帅哈哈大笑,“果然果然,你知道这个,看来对于诸神时代的确有所了解,而且得到了一些可用的力量!今天把你除掉的确是明智的选择1

天闲举起荒尘大剑,遥遥指着黑甲统帅,“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但如果你想死的舒服一点,那最好给我乖乖交代,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问我是谁吗?这真是个愚蠢的问题1黑甲统帅依旧傲然的笑着,“就算你对诸神时代的事了解一些,可你这种卑微的人类也不会知道我是谁的。”

天闲脸色顿时变了变,“你……不是人类1

“愚蠢!我怎么会和你一样,是人类这种卑微的东西!人类只是用来消耗的物品而已,就像今天的士兵,他们的灵魂的确十分美味1

天闲心中又怒又惊,这个黑甲统帅并不是原来的那一个了,今天出现的这个人和从前遇到的那个绝对不是同一个人,虽然身形极其相似,但绝对不是同一个。

她自称不是人类,难道……

回想起之前白的话,天闲感到身体中冒出一阵阵的冷气。

诸神已经降临!难道眼前的就是?

不!不对!神灵不可能这样自如活动,那么这个难道是神灵的仆人?

吞噬精神力量为生,会撕碎圣灵的灵魂的凶兽!

天闲握紧了荒尘大剑,心中提起十二分的警惕。

这是最糟糕的预料,却没想到似乎变成了事实,当看到这片白雾,感觉白雾中传来的种种令人不寒而栗的精神力量时,这种猜测就在心中隐隐成型,只是那时还抱有怀疑。

或者说那个时候还心存侥幸,或许这只是意外而已。

而现在天闲心中已经没有丝毫侥幸了,对方几乎承认了自己的身份,那么绝对不会再有意外,这个家伙绝对和降临的神灵有关!

而这种情况中更加糟糕的情况是:神灵的降临看来和巴巴洛特有着密切的关系。

这绝对是一种厄运!

天闲望着黑甲统帅,心中无数个念头闪过,每个念头都让心中更加酸涩苦楚,在白告诉自己神灵已经降临的时候,自己甚至还考虑过是不是要去找巴巴洛特商量,暂时联手对抗神灵。

毕竟,巴巴洛特的目的是篡夺整个世界,神灵的存在是他最大的障碍,那么现在神灵已经降临,他必然需要将他们全部除掉。

可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神灵的降临竟然和巴巴洛特有关系!

这个黑甲统帅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她和白对于那个降临的神灵的描述完全一致,无论她就是那个神灵还是神灵的分身又或者只是一个小小的守护兽,这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她来自龙渊帝国,而且毫不隐瞒和巴巴洛特的关系。

显然,他们之间并不是敌对的关系。

也就是说:极有可能是巴巴洛特促成了这次神灵的降临!

除此之外几乎已经没有任何的可能性,当初月神降临周密的谋划了无数岁月,精灵王受到蛊惑最终差一点葬送了整个精灵一族,在那样巨大的***中月神才得到了唯一降临的机会。

神灵想要自己降临是很困难的,因为没有神域他们无法在这个脆弱的世界生存,只会将这里撕成碎片。

诸神降临的困难,一直以来都是对抗他们最大的保障,就像一根救命稻草握在手里,天闲很清楚如果不是神域的***,那么人类或许早就回到被奴役的时代了。

自己几经努力,也忘记了多少次身涉险境,东奔西走做了很多事,所依仗的就是神域对诸神的***。

而且是绝对的***。

没想到,巴巴洛特这个疯子!这个彻头彻尾的疯子竟然打破了这个***!他竟然引导了神灵的降临!

怪不得没有察觉到什么动静,一个曾经去过***世界又返回这个***,处于非人和半神之间存在自然是引导诸神降临最好的人选!

巴巴洛特一定使用了什么特别的办法解决了神域的问题,他之前曾经为支配者维护过神域,也许那个时候就……

天闲想到这里不由心中大恨,或许那个时候巴巴洛特就已经在计划引导神灵的降临了,所以才会进入沙漠接近支配者,接近神域。

自己对此竟然没有丝毫察觉,而今天却要面临这种情况。

真是再糟糕没有的状况!

“你的脸色似乎有点难看1黑甲统帅现在虽然看起来有点狼狈,但是口气轻松无比,俨然已经判定了天闲的生死,“不必这样,反正一会儿你会死的没什么感觉,不会痛苦,也不会绝望,这是我对你的厚待,毕竟……这片土地上似乎已经没什么厉害的角色了,我多少还是学会了一些人情的。”

“是吗?那就等我宰了你之后,去向那些死去的士兵好好学一学吧1天闲怒火上涌,一个箭步飞窜而上,速度快的好似一道火光,转眼已经冲到黑甲统帅眼前,荒尘大剑迎头劈下。

“天真的孩子1

黑甲统帅大笑,双手微微一招,已经***退的武雾气瞬间被吸了回来,荒尘大剑凶猛砸下,速度竟然不如雾气的流动更快。

烈火燃烧的荒尘大剑直劈在黑甲统帅头顶,劈的火光四射。

然而,火光中黑甲统帅的笑声依旧,天闲的脸色却完全沉了下来。

猛的向后一跃,天闲主动和黑甲统帅拉开了距离。

这一剑竟然没有取得任何效果,那薄薄的位某敬蠼V厝缣┥降慕7妗?p> 黑甲统帅张狂大笑,“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灵魂最美味吗?既不是神与灵,也不是大地生养的飞禽走兽,而是人类!人类的灵魂是最美味的1

“因为人类软弱而疯狂,懂的恐惧又歇斯底里,适当的智慧给了他们足够的情感又依旧盲目无比,当死亡降临的时候,他们会哭喊,会求饶,会恐惧的大叫,这样死去的人类,这个时候的灵魂,是最美的1

黑甲统帅轻轻张开五指,一片白色雾气在她手中凝聚,形成一张惊慌失措的人脸,人脸喊叫着,嘶声力竭的喊叫着……

那是今天才战死的人类士兵。

天闲紧了紧五指,心情无比沉重,刚才有了一个新发现:现在这个黑甲统帅,比白天的时候强大了很多。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