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九百零四章 碎魂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九百零四章 碎魂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火叶城外的荒野还残留着前些日子诸国***留下的血腥味,这片草***的土地还是一片烈火烤焦和鲜血浸染的凄惨颜色。

而今天,杀机再一次在这片土地涌动起来。

当天闲赶到城头的时候,城外两方人马已经在互相对峙。

天闲不由愣住了,“圣灵殿和龙渊帝国?怎么回事?”

城外战旗招展,圣灵殿的骑士团和龙渊帝国的重骑兵团各自展开阵势,双方各自足有数万兵马,看起来战斗一触即发。

“圣灵殿的军队重新集结起来了,而龙渊帝国的军队是今天刚到的。”屠戈望着城外的阵势沉声说,“而且是龙渊帝国先做挑衅,圣灵殿是应战出阵。”

现在各**队已经撤的干干净净,唯独圣灵殿没有全部撤走,而龙渊帝国占了地利的便宜,跨过国境就可以赶到火叶城,来去自如。

天闲迅速观察龙渊帝国的阵势,顿时皱眉,“是谁统军,怎么没见到帅旗?”

龙渊帝国虽然兵力超过圣灵殿,一眼望过去声势浩大,但是军中并没有见到帅旗,倒是圣灵殿一面军队中高高飘扬着将旗。

“还没发现,他们来的十分突然。”屠戈摇摇头,到现在看到的都是一些统军的小将领,统帅还没露面。

“搞什么鬼?”天闲疑惑起来,“为什么忽然要和圣灵殿开战?要打也应该向我们这边打过来才对吧。”天闲很清楚巴巴洛特正在腐蚀龙渊帝国,现在龙渊帝国的很多行动都受到他的直接影响,这种出动军队挑衅的行动多半是他的主意。

可是这并没有道理,现在巴巴洛特应该要全力调查古神骸骨的去向才对,怎么可能会有功夫和圣灵殿争执。

难道是为了火叶城内的血徒被清理的事?

龙渊帝国和血盟早就勾结在一起,这一点天闲明白,但为了这种事出动军队似乎也不合乎常理。

天闲正在疑惑,圣灵殿的战阵忽然打开,中军将旗开始向阵前移动。

与此同时,龙渊帝**中忽然也竖起一面大旗,战阵打开,旗帜向阵前移动。

天闲望着龙渊帝**中的那面硕大的帅旗不由吃了一惊。

那是一面十分罕见的黑色旗帜,在龙渊帝国飘扬的战旗之***别刺眼,旗上绣着一只三只眼睛的怪异野兽,看起来狰狞而***。

龙渊帝国的战旗上向来都以飞龙为主,从不出现其它生物,这只三眼怪兽出现在帅旗上无比奇怪,而且……

天闲心微微发沉,那只三眼怪兽如果没看错的话,恐怕不是现在***上的生灵。

在支配者的记忆中曾经出现过这种怪兽,那是诸神时代的一种凶兽,支配者的记忆中对这种东西并没有多少记载,但这似乎是一种极其难缠的东西,一般的弱小神灵甚至会直接避让。

诸神时代的凶兽怎么会出现在龙渊帝国的帅旗上?

“那是什么东西?”天闲敲了敲荒尘大剑。

邪眼的火焰应声出现在天闲发梢,一只血眼睁开,有些惊愕的望着那面帅旗,“怎么会是这种东西?人类不该知道这种东西的存在才对1

“那到底是什么?”

邪眼的火焰不安的波动着,“一种十分麻烦的东西,用人类的语言来形容,大概可以叫碎魂兽吧。”

“碎魂?”

“这种东西本身倒是没什么了不起,但是有一种十分麻烦的力量,可以直接汲取其它生灵的精神力量为养分成长,也就是……吞噬其它生灵灵魂的一种力量。”

“吞噬灵魂!难道可以瞬间杀死对手?”天闲大吃一惊。

“不,这东西没厉害到那种程度!但这也是最麻烦的地方1邪眼的声音中充满了厌恶,“虽然不能立刻杀死对手,但是这种吞噬会造成永久的伤害,只要沾上一点就会造成灵魂的缺损,一生都会被这种伤害困扰,甚至因为灵魂的残缺而性情大变,发狂而死。”

天闲听了这话不由一阵心寒,原来是这么一种恶毒的东西。

邪眼沉吟一阵,低声说,“当初,因为这种东西的主人招惹了不该招惹的巨神,结果被追杀的无路可逃,最后消失了,也不知是被彻底剿灭还是逃到了***世界,总之这种东西也随之消失的干干净净,那还是诸神之战很久之前,我还没被封印时的事情,人类不该记得这种东西才对。”

“你刚才说,那些东西有主人?”

“它们就和之前你遇到的暗兽一样,是诸神的守护兽,知道了这种东西的生存手段,你也该明白它们的主神是多恶劣的一种存在,所以后来才没有立足之地,消失在诸神世界中。”

天闲听了这话眉头皱起,按照邪眼的说法,人类怎么可能知道这种东西?现在的人类连破碎时代的事都已经模糊不清了,更久远的***早湮没在历史长河中,可现在这种东西不仅出现,居然还堂而皇之的出现在龙渊帝国的帅旗上。

唯一的可能是巴巴洛特在搞鬼。

这时,两军的大旗都到了阵前,战旗在阵前停下,两匹战马脱离战阵,缓缓跑了出来。

“是古恩1

古丽不由惊叫一声,圣灵殿一面的统帅居然是古恩,他骑的战马是特别的西疆异种,高大雄壮,沉重的大剑就挂在一边,这战马跑起来竟然也不见吃力。

古恩依旧一身生圣银征战铠甲,白发白须,骑在战马上威风凛凛,丝毫不见老态。

对面,龙渊帝国的主帅却是一身轻装,徐徐走出来。

火叶城头上,大家见到龙渊帝国的主帅都是一怔。

天闲更是瞪大了眼睛。

黑色的战马上,是一身轻铠的黑甲统帅,细剑挎在腰间,轻抓缰绳,闲庭信步似的从战阵中而出。

身段纤细,姿态婀娜,女式铠甲下,正是之前曾经率军出战过的女性黑甲统帅。

怎么会是她?那个帅旗又是什么意思?

天闲圆睁双目,心中没来由滋生出一种不安。

古恩瞟了一眼火叶城这边,似乎看到了城头上的天闲等人,但也没有在意,目光落回眼前的黑甲统帅身上,不由冷笑,“龙渊帝国已经无人可用,要派女人来出战了吗?”

指着对面数万龙渊帝国将士,古恩吐气开声,巨大的喝声震动四野:“龙渊帝国已经没有男人了,所以需要女人来统军吗?”

冲天的哄笑声从圣灵殿军团中响起。

诡异的是,龙渊帝国这边丝毫没有动静,听了古恩挑衅的话,竟然没有一个士兵按捺不住做出什么动作,甚至于他们连眼神都没什么变化,望着圣灵殿的军队,就好像望着的全是死人。

在圣灵殿军团高声哄笑中,黑甲统帅缓缓拔出了她的黑剑。

剑锋出鞘,尖锐的嘶鸣声划破空气,让人双耳一阵疼痛,圣灵殿这边的笑骂声竟然被一声剑啸给压了下去。

圣灵殿军团不由人人骇然,目光落到黑甲统帅的剑上,莫名心中升起一股寒意。

古恩微微皱眉,沉声喝道:“摘下你的头盔,战阵之前难道不敢露脸吗?”

“呵呵呵……”黑甲统帅发出一阵轻笑声。

笑声不高,却和剑啸声一样诡异的传进每个人的耳朵里,而且清晰无比。

城头上的天闲不由紧张起来,因为空气中出现了一种异常的力量波动,这是古神的自然力量才会产生的波动。

而且,她的声音和以前不一样了。

天闲记得从前她的声音沙哑低沉,好像是刻意做了伪装,但是这次却清脆悦耳,是一个动听的女声。

这声音,似乎有些熟悉……可又完全陌生。

黑甲统帅已经把剑指向了古恩,“老不死的东西!对付你们,女人就足够了,难道这还够明白吗?”

一句话激怒了古恩。

反手提起大剑,古恩浑身一层金芒涨起,“狂徒,找死1

古恩的战马一声怒嘶,四蹄翻飞直冲向黑甲统帅,古恩身上的金色光芒急速增强,犹如一颗小太阳,圣灵殿军中的战鼓也在这个时候响起,数万将士齐声呐喊,一时间声势震天。

“古恩竟然有了突破1古丽见古恩身上爆发出金色的光芒,眼中全是惊愕,“大地圣痕前两个阶段不是这种光芒1

城头上众人也是惊愕不已,古恩已经六十岁左右了,这个年纪还能再做突破当真是老当益壮,不愧是圣灵殿的标志性人物。

天闲却面沉似水,目光始终锁定在那个黑甲统帅身上,古恩已经冲了过来,她竟然还没什么动静。

黑甲统帅几乎还没有任何动作,古恩已经怒狮般冲到她面前,厚重的大剑猛的扬起,沉重的大地精气在空气中涌动,尘埃重重落地,周围十几米方圆的地面生生在瞬间凹陷了几寸。

大剑横扫而过,古恩闪耀着金芒,狂风过境般冲杀过黑甲统帅身边。

这一剑瞬间爆发出的光芒让人有些睁不开眼,所有人再看清场上局势时,古恩已经停了下来。

而黑甲统帅依旧立在原地,好似什么也没发生过,就连战马都在刨着地面,似乎在无聊的啃着枯草。

圣灵殿一面的将士不由呆了呆,古恩这一剑居然没能奏效。

“怎么回事?古恩没能伤到她1屠戈凝视战场,满面疑问。

“双方好像拼了一招。”古丽不大确定,“那个黑铠甲的有点不对劲儿。”

大家七嘴八舌讨论,倒也不是很紧张,毕竟和自己没有太多关系,说白了圣灵殿和龙渊帝国完全是狗咬狗,随便他们打个你死我活好了。

只有天闲没吭声,双目死死盯着那个黑甲统帅,额上的青筋正一条条鼓起来。

刚才天闲可是看清楚了!虽然在强烈的闪光中,但天闲还是看的清清楚楚!

那并不是双方拼了一招,而是古恩一剑斩断了黑甲统帅!

那一剑威力无匹,天闲觉得自己也不能大意,但黑甲统帅没有丝毫抵挡的意思,而且被一剑拦腰斩断。

可是,她不仅没死!身体居然化成了黑烟,一瞬间重新接合在一起!

那柄黑剑,在不声不响中扫过了古恩的身体,就那么一穿而过,古恩的铠甲和血肉之躯形同虚设,剑锋扫过他的身体,带起了一片奇怪的金色痕迹……

古恩慢慢回转战马,刚才红润的脸已经变得苍白无比,握剑的手也在轻轻颤抖,“你……你是什么东西?”

黑甲统帅由始至终都没怎么动弹过,听到这句话才慢慢回过头来,这个瞬间,天闲分明看到刚才那柄黑剑从古恩身体中刺出的金色痕迹被她吸进了面罩。

“呵呵呵……这么老了,居然还这样美味1

黑甲统帅拨转战马,居然将黑色长剑缓缓插回了剑鞘,“作为第一个祭品!简直太完美了1

“***之徒1

古恩脸上流出冷汗,但气势丝毫不减,怒吼一声浑身金色光芒再次涨起,催动战马又一次发起了冲锋,大剑反提在手中,剑刃逐渐亮的发白。

“不知死活1

黑甲统帅怒喝一声,第一次催动了战马向古恩冲去,她不用武器,竟然丢了缰绳双手大张,好像故意要被古恩砍杀一样。

圣灵殿一方战鼓雷动,将士们喊声震天,龙渊帝国这边却死一寂静……

古恩和黑甲统帅瞬间撞在一处,古恩大剑的剑刃已经化为虚白,狂暴的力量催动大剑,一记毫不花哨的蛮斩横扫而出,劲气透剑而出,剑锋未到,数十米外的地面已经轰然爆裂。

黑甲统帅和她的战马在耀目的光芒中化作了黑烟……

古恩竭尽全力的一击全部落空,穿透黑烟倾斜在地面上,斩的地面豆腐块般四分五裂,随后连人带马一头撞进了黑烟中。

剑气爆鸣中,黑甲统帅尖锐的笑声刺进所有人的耳朵,“老东西!成为我的祭品吧1

黑烟一下裹住了古恩,古恩全身金色光芒刹那间暗淡了下去。

古恩的战马嘶鸣一声撞倒在地上,古恩随之被远远抛了出去,带着一身黑烟滚落在地。

龙渊帝国一面所有将士依旧安静的好像一座巨大的坟墓,圣灵殿这边的鼓声和喊声也迅速消失了,所有将士都惊愕的望着古恩,还有他的战马。

那匹西疆异种身上的黑烟正急速散去,露出的躯体扭曲恐怖,片刻间好似经历了无尽的痛苦,最后挣扎扭曲着死去……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