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九百章 一介人类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九百章 一介人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如果按照天闲的一般评判标准,白是绝对不够资格做一位岳丈大人的,先不说他抛妻弃子的行径,单单就会惹来雪和凌的极度不满这一点就足够要对他敬而远之了。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

但是话又说回来,也正因为他是雪和凌的父亲才不得不敬仰有加,虽然这个家伙身上总是飘着一种危险莫名的气息,让天闲一嗅到这种气息第一反应就是先走为妙,可是他的身份却又根本无法甩脱。

天闲很清楚的记得从前他暗中跟踪自己,并且几次起了杀心,那种一瞬间冻透了骨头的杀气简直达到了前所未见的程度,虽然不知道他的力量到底强大到什么程度,但就单单那股冰冷的杀气绝对比古神骸骨还要恐怖的多。

不过说来说去,还是舍不得雪和凌这两个小美人儿,否则也就不用这样提心吊胆了,有这么以为岳丈大人也是对心脏的一种考验。

心中想着,天闲忽然冒出一个念头来,如果现在自己忽然和雪与凌断绝关系的话,那恐怕这位岳丈大人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拔剑砍过来吧。

越想越是冒汗,天闲发现似乎不管怎么做,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都让自己一筹莫展。

“你似乎对我有些不满。”白眺望着前方,却似乎眼睛就在天闲身前一样精准的把握了天闲的表情。

天闲苦笑,“这个……您看您经常吓的我心脏都停跳几拍,我稍微不满一下,您老人家就放过我吧。”

白听了放声大笑,“愚钝的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要是别人,我根本懒得理他,这世上值得***理会一下人恐怕不会很多,值得***杀的,那就该对诸神祈祷,庆幸自己得到了这样的机会了。”

是是是,您老人家简直高到天上去了,但有可能的话还是少来理会一下我这个想要活的长久一点的愚钝小子好……

天闲心里嘀咕,脸上却完全是严肃的表情,“前辈教训的是,晚辈记住了。”

“我接下来说的话你最好也一字不差的记住,这些话将关乎你未来的命运,嗯……你的命运如何我其实也并不关心。”白停了一下,似乎思索着,“但既然我的两个女儿都选择了你,我还是要关心她们的命运,如果因为你的愚蠢而让她们受到了不该有的伤害,那么……”

天闲全身一下子好像浸到了冰水了,从头发到脚趾瞬间被冻透,凶猛如潮的冰冷杀气如有实质扑面而来,撞的天闲身体不稳,险些从小小的望台上掉下半空。

这家伙……绝对是怪物!

天闲赶紧飞快运转逆心诀,身体内勃勃生机催发出阵阵热量化解这股寒气,就算是如此,天闲眨眼间已经牙齿打颤了。

“是……是!谨记……前辈的每一个字1天闲结结巴巴回答。

白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多看了天闲一眼,“你这是什么手段,我走遍整个***,也没见过这种催动身体能力的手段。”

“自家……自家家传1天闲这可没有撒谎,逆心诀的前身“七宝灵心真解”可的确是家传,而且别无分号。

只不过这无上法诀显然是那个老骗子自己从哪里胡乱搜刮来的,残缺不全还手抄的错字连天,能把它演变成现在的逆心诀天闲简直觉得自己是个天才。MianHuaTang.la$棉、花‘糖’挟’

“家传吗?”白看起来也没打算追究,“果然这个世界很大,我还有没有看到的地方,所以才会……”

似乎想起了什么不越快的事,白收住自己的话,叹了声说道:“总之,你记住我的话,不要亏待了我的女儿,我保证你短时间内不会有事。”

天闲觉得这位岳丈大人说起话来跳跃性强烈了一些,但现在哪敢说半个不字,忙不迭的飞快点头。

“首先,你告诉我,那天那个东西你是从哪里找来的?”

“这……”天闲有点难以回答。

“嗯?”白不满的哼了一声。

天闲苦笑,“前辈,这件事说来话长,不过简单说的话,就是血盟地下有一处遗迹,是血宗破坏了封印,这才放出了这个东西。”

白没什么反应,而是忽然念出了一段及其古怪的音节。

天闲愣住,这是古神骸骨的名字!古神语中它的名字!这个名字人类并没有记载,也就没有语言描述,没有人类语言可以念出这个名字,它的名字只存在于古神语中。

绝对不会听错,这是古神骸骨的名字!

“前辈……认得它1

白微微一哼,“这个当然,怎么可能连它都不认得,这种少数伟大的古神可是让人很难忘记的。”

天闲越来越觉得白深不可测,这个家伙……

这家伙难道也是支配者?

脑子里一下跳出这个念头,天闲不由瞪大眼睛!普通人类绝对不可能了解古神的事情,现在的人类对于诸神时代的了解已经偏离了历史的***,真正了解诸神时代情况的,现在看来都是从那个时代活过来的家伙!

那个依旧不知道名字的支配者,还有渡婆,还有眼前的白,要说他们的共同点……

白并没有理会天闲怪异的眼神,而是自言自语似的说:“破碎时代,诸神的一切都已经陨落,没想到几千年过去,这些已经腐朽的东西又在棺木里闹起了尘埃……”

“你应该拿到了它伴侣的一部分吧?”白十分突兀的问。

天闲一时没反应过来,等听明白白的意思,不由瞪圆了眼睛,连这种这个家伙都猜得到!?

白似乎也没期待天闲的回答,依旧自语的说:“在古代,它们结伴遨游天空,天空的轨迹就是他们飞翔的路径,那个时候天空还没有这么高,大地也没有这么厚,世界初开,是它们开拓了天空,它们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就像山脉,像河流,像火焰和烈风,没想到最终却落得这样的下常”

“而那些破坏了这个世界的家伙却逃之夭夭……”

天闲似乎听到白最后在小声的叹息,但听的不够真切,心中不由一阵奇怪。

“好了,闲话少说,现在让我来看看你把古神铭文***到什么程度了1白终于把目光落到了天闲身上。

天闲愣了下,“您说……什么程度?”

白对着天闲轻轻一指,指尖微微亮起,一个金色的铭文出现在空气中,缓缓向天闲飘来。

天闲惊的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古神铭文!!

“能打破它,就算你合格1白的声音有些严厉。

天闲凝神静气,逆心诀瞬间增幅到暴走的临界阶段,全身猛的金芒大放,指尖一点金光透出,也是对着半空轻轻一指,一枚和白一模一样的铭文出现在空气中。

两道铭文犹如镜面的前后,大小模样丝毫不差,金灿灿的相互撞了过去。

只听一声压抑的爆鸣,两道金色铭文同时爆裂,一股怒海狂澜般的凶猛吸力从两道铭文撞击的位置出现,疯狂的吮吸周围的一切。

天闲始料未及,正要补救的时候却发现白已经挥起了袖子。

白衫轻轻摆了摆,好似秋风扫落叶,那股疯狂的力量一下消散在空气里,被挥的无影无踪。

天闲瞪着眼睛,傻傻的看着白的袖子,就好像那里面有什么不得了的机关。

这么轻描淡写就……就……

天闲感到嘴巴里有点发苦,心中也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儿。

诚然,白的恐怖是事实,但自从学会使用古神铭文后,天闲心中还是很有些小得意的,虽然觉得不大可能是白的对手,但起码应该不会像最初那样毫无反抗之力了才对。

这是天闲一直的想法,但是从刚才白那轻轻的一挥来看,自己奋力一击还不如别人赶苍蝇似的随手一挥,这种差距简直不能用差距来形容了!

发现天闲愣住之后满脸挫败,白却似乎一下看到了开心事般的大笑起来,“怎么,小家伙儿!现在才发现无论如何也胜不了我吗?对自己失望了吗?”

天闲心里这个气啊,这话分明带着几分幸灾乐祸的味道。

“您老人家天下无敌,我可不敢指望能胜过您老人家……”

“哈哈哈哈……”白笑的那叫一个开心,啧啧说道,“虽然只是一个没什么用的小家伙儿,但真是很久没有这种胜人一筹的感觉了,哈哈哈哈1

天闲牙根恨的痒痒,心想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有这么强大的力量,简直是老天爷不开眼碍…

笑了一阵,白口气都轻快了很多,“小家伙儿,不要灰心,这世上曾经和我一决胜负的家伙,最后的那个都已经死了很久了,久到我自己也记不得到底是多久,你和我比上一次,这一生已经值得了,哈哈哈哈1

这家伙分明是在找我的乐子……天闲一脸黑云。

“不过,先不论强弱,这铭文你倒是用的还算熟练,看来私下里没少下功夫,难得难得……”

“我本以为你一头扎进宝藏和女人堆儿里,不思进取,这铭文只是浅尝辄止,现在看来你还有挽救的希望。”

“多谢前辈挽救1天闲声音呆板的回应。

“不过你也只是使用的熟练而已,距离真正能展现出铭文的威力还差的远呢,今后不锐意进取的话,依旧一事无成,而且这铭文只是古神力量中极为基础的一种,就好像……”

白稍微思索,一下想到了合适的比喻,“就好像人类要学会写字一样,你现在终于学会了写几个字,但距离写的漂亮而让人夸赞还有很远的距离,而且不要指望用写字来***敌人,必须还要学会更制敌手段才行1

学会了古神铭文只是相当人人类学会了写字吗?

天闲有点发懵,支配者遗留下来的知识和记忆中,古神铭文可是最厉害的手段了!

“想必,你是从当初那个支配者那里学到了铭文的使用吧,嗯……能学到这些已经十分不容易了。”

天闲越听越是心里堵得慌,白说起话来除了他感到开心的时候几乎是无视别人的发言,而且说出的每一句话都好似站在天空之外,站在宇宙之上俯瞰着一切。

“前辈,您究竟是什么人?”天闲实在忍不住,大声问了出来。

“嗯……现在才想要问吗?愚钝不堪碍…”

天闲大声问道:“诸神已经陨落,神灵生存的世界已经完全破碎!就连支配者都需要神域来休息才能在这个世界上活动,可是……前辈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明明不是神灵却可以使用古神的铭文,而且知道这么多秘密!这根本不是一个人类能知道的事情1

“前辈既然拥有这么强悍的实力,当初为什么会被天眼一族逐走!为什么不自己保护雪!当初远走极北之地又是为了什么?现在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天闲死死盯着白,“前辈!为了诸神的那些事!我几次险死还生!而现在看来,那些事对于前辈来说根本不值一提,现在……我真的很想知道一些关于前辈你的事,你究竟是什么人,现在又打着什么算盘!?”

天闲心中的疑问彻底爆发了,很久很久以来这些疑问就积累在心中,始终得不到***,天闲甚至一种:这个家伙不应该有妻子女儿的感觉,那样他就从天闲堕入凡尘了,但实际情况他就是像一个悲情的男人一样和一个女子相爱,并有了两个女儿,而在那之后却又飞上了高空,抛弃了妻子女儿,独自行走在这个世界中。

一切就好像谜团一样。

而今天他的话让这个谜团更加浓厚,天闲感觉自己已经抑制不住心中的那种冲动,今天无论如何也要问个明白!

白似乎并不奇怪天闲的感受,相反很理解似的面带微笑,“这些疑问,也是今天我要告诉你的一部分事情,首先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我不是神灵,也不是支配者,我之所以能在这个世界自由活动,因为我是一个人类1

“人类?”

天闲发呆,人类可以这样的话……那诸神还敢回来吗?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