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八百九十九章 古神之秘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百九十九章 古神之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火叶城的气氛变的有些微妙了,虽然居民们也不知道到底哪里出现了变化,但是总有一种身上凉飕飕的感觉,这在沙漠边境可是百年难得一遇的情况。

古恩当天回去,晚上圣灵殿就派出了讨伐队乔装打扮后进入了火叶城,进城前把所有人的外貌特征和姓名都交给了天闲,狮人和精灵守卫也得到了这份名单,见到人直接放行。

夜晚,火叶城灯火通明,人们吃过晚饭后就像去神殿祈祷一样,不约而同的走出家门,来到寒古塔周围,肩膀挨着肩膀,脚尖抵着脑袋,跪地祈祷。

前些天的神迹震撼了整个大6,火叶城的居民们更是目瞪口呆,这些日子来寒古塔前祈祷已经成了必修课。

祈祷的场景可以说是蔚为壮观,人类、异族混杂在一起,甚至有高大的熊人让人类的小女孩跪坐在自己肩上,这样可以省出一个地方来给别人祈祷。

自从破碎时代之后,艾尔达大6上的生灵们从未有过这样和谐统一的信仰。

天闲每天都在寒古塔庵殖【埃彩俏弈巍?p> “圣灵殿送来了最新一批名单。”古丽从背后走上来,递给了天闲一叠厚厚的名单,名单上是讨伐队成员的详细资料。

“龙四看过了吗?”天闲拿过名单随意翻了翻。

“嗯,她说还是给你处理。”

天闲抬起手,一把火将名单烧了个干净,连灰烬都没剩,看的古丽目瞪口呆。

“哈哈,反正这东西也不可能有用的。”天闲拍拍手,继续看着外面的夜景。

古丽皱眉说,“确实没什么用,圣灵殿那些人只用名单上的脸出入城门,进城后就很难再看到他们了。”

“乔装易容应该是秘密行动的基本功,你最清楚了。”天闲忽然想起什么,现新大6似的看着古丽,“怎么没见你乔装易容过,你能变成什么样?”

“我?”古丽顿时一阵尴尬,“我……”

天闲忽然摇摇头,“不对不对,你这个样子,怕是太容易被认出来。”

古丽顿时瞪起眼,“为什么?我也是会乔装打扮的。”

天闲一指旁边的凌,“你变个像凌那样胸小的女人出来我看看。”

古丽:“…………”

凌:“…………”

在被两个女孩子一阵暴打之后,天闲逃到了寒古塔的塔尖上。

这里新修建了一个小望台,当然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吹风,孤独的眺望总让人心身愉悦。

火叶城在一片黑暗的大地上好似一颗深渊中闪亮的宝珠,左半边是无尽的荒野,右半边是浩瀚的沙漠,火叶城是整个天地间唯一的灯火。

望着城中的灯火,天闲心中还是有些成就感的,这座城市,这些人,这些同伴们都是自己最珍视的东西。

眺望头顶暗淡的月光,天闲取出了瑶瑶的纽扣。

火岩打造的纽扣在昏暗的月光下散出岩浆般的红芒,让天闲想到瑶瑶喜欢穿的红杉,这是她学着红炎的习惯穿的,后来自己也喜欢上了。

“我一定不会让你们跪在神的脚下为奴。”天闲小心的擦拭纽扣,再一次把它放进了怀里贴身收好。

巴巴洛特很快就会出招了,天闲能感觉到这一点,空气似乎都在因此而慢慢变得紧张起来。

古神骸骨出世,巴巴洛特亲眼见过后,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有所行动,而只要他有动作,那么就会有瑶瑶的线索。

黑暗中,天闲露出淡淡的笑容,虽然一直都是敌暗我明,但是这一次巴巴洛特绝对沉不住气,距离救回瑶瑶或许只有一步之差了。

释放出能量触手,享受着黑暗的寂静的天闲开始侦察城里的情况。

圣灵殿讨伐队的人数并不多,只有十几个,火叶城不大,但十几个人要想在这里做点什么还是有点困难的,而要找出潜伏的血徒并且不声不响处理掉就更难了。

但这些讨伐队成员展现了惊人的实力,他们不仅能找到血徒的蛛丝马迹然后迅顺藤摸瓜,更能把事情处澜好处,甚至不惊动任何人。

能量触手很快在一条小巷里现了异动,天闲凝神探查,现一个讨伐队成员正一手死死捂住一个人的嘴巴,另一手的短刀已经***他的心脏。

力度,角度都完美无缺,就连涌出的血都是大多洒在衣服上,地面只滴落了少数飞溅的血。

被杀死的人是一个血徒,天闲能感觉到他身上腐血的气息。

这种情况也是天闲允许圣灵殿的讨伐队进城来肃清血盟密探的原因之一,他们对付血盟的经验丰富无比,要知道很多血徒的血是致命的,如果不能很好处理腐血的话,肯定会在城内引起麻烦。

很快,那个讨伐队成员放下已经软下来的血徒,虽然确定对方已死,还是干净利落的扭断了对方脖子,随后拿出一个小药瓶,在地血迹上面倒了一些白色的粉末,粉末遇到血液立刻火焰般燃烧起来,片刻燃成一小堆白灰,风一吹了无痕迹,那些血迹也不见了。

处理好血迹,讨伐队成员托着尸体消失在小巷更黑暗的地方。

城市干净了好多啊,天闲把注意力挪开,心中很是满意。

虽然要找出这些血徒不难,但真的动手还是会很麻烦的,可能还会让血宗恼羞成怒弄出什么不可收拾的事情来,而圣灵殿的人来做这些就干净利落的多了,血宗要怒也只能去向圣灵殿宣泄怒火。

不过现在血宗恐怕是自顾不暇了吧,天闲随意留意着城里的情况,心中一阵暗笑。

血盟总部从地底到地上被捅了个巨大无比的洞,那洞足有火叶城这么大,以血盟的能力是绝对没办法填补的,就目前各个国家都在高度关注血盟动向的情况来说,现在血宗应该是时时防备敌人入侵,就算可以派使者四处活动,但恐怕是没什么多余的力量派到外面。

城里这批血徒肃清掉,短时间应该不会再有血盟的眼线了。

接下来,专心应付巴巴洛特就好了。

伸了个懒腰,天闲妾身的哼哼了两声,忽然脸上一痛,顿时变成了痛哼。

这些个女人们,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天闲摸着脸上的伤,心中一阵哀叹,只是说了些实际情况干嘛要打人,而且专门打脸是为什么,而且古丽为什么也跟着来打人?

哼哼着,天闲默运逆心诀给自己疗伤,这些小伤用不着大惊小怪,只依靠逆心诀催化身体的恢复能力转眼就能治好。

一边等着伤愈,天闲忍不住一边想:还是雪和四姑娘好啊,温柔可人,百依百顺,而且……

正想着四姑娘近妖的妩媚再过些年会成什么样子和雪凉丝丝的体香,天闲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飘到了脸上。

嗯?

天闲愣住,是一片白色衣角。

猛回头,天闲大叫一声,吓的险些一头从塔上栽下去。

白踩着塔尖,好像凌空立在那,正举着酒壶喝酒。

见鬼了,这家伙什么时候跑到这里来的!天闲心中骇然,刚才展开了能连触角,可是居然没有现他!

“前……前辈,你……”

看着白,天闲心中忽然冒出个念头,这家伙的的确有些非凡之处,立在那里一身白衫迎风舞动,飘飘如有飞仙之姿,怪不得伊芙那样不靠谱的女子都爱他爱的死心塌地。

“嗯……还是太迟钝了。”白喝光了酒,随后丢掉酒壶,“如果我是敌人,你刚才偷笑的时候已经人头落地了。”

天闲赶紧一招手,邪眼的火力引动急的空气膨胀,吸回了白丢掉的酒壶。

看了眼寒古塔下还跪在那里祈祷的人群,天闲拍拍心口,这酒壶要是丢下去还不知道哦砸出几条人命。

白似乎看出天闲的心思,哈哈大笑,“谨小慎微,不错1

天闲一阵头疼。

就算现在可以使用古神的力量,可是这个白依旧深不见底,这是一种让人很无法捉摸的感觉。

一个凡人,怎么可能强大到这个地步?

尝试用能量触手探查白的周围,天闲现再一次失败,能量触手感觉不到丝毫外泄的能量波动。

白赶苍蝇似的左右挥了挥手,“收起这些小玩意,我有事要和你说。”

这可把天闲吓到了!

这家伙能察觉到能量触手?

赶紧收回能量触手,天闲乖宝宝的笑出来,“前辈有事的话,***您的房子拜访才对,这种地方。”

“这里不错。”白眺望远方,“人类应该站在更高的地方,这样才能看清这个世界。”

天闲不明其意,只好尴尬的笑笑。

“小子,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不走吗?”

这个问题天闲早就想知道了,这么一个拥有通天本事的家伙干嘛非要窝在这个小城里,而且凡事不管,敌人入侵的时候毫无动静,古神骸骨从头顶飞过也没见反应,各国大军围困城市连番攻打的时候他也好像根本不存在。

喝酒、耍剑,就好像一个大龄纨绔子弟逍遥度日。

唯一能算作停留的理由,就是他时常会和伊芙见面,只是不知道他面对妻子的时候是不是也像平常一样令人难以捉摸。

“前辈,是为了亲人吧。”天闲觉得自己猜的可能不对。

“你是这么想?”白哈哈大笑。

果然不是吗?

虽然早知道是这样,但天闲心里还是有些失落,伊芙是多么期望他能为了家人留下来,虽然雪和凌一直强烈反对白留在城中,但不可否认,父亲是个特别的存在,你怪他恨他,甚至想要杀了他,但他依旧在你心里扎根,是个不可代替的存在。

或许,雪和凌希望有一个不一样的父亲,但这个希望却依旧只能落在白的身上,尽管他看起来不大可能有什么改变。

“如果不是这样,我也想不出别的理由,当初前辈之所以出现,也是因为雪在我身边吧。”

白没有立刻回答,天闲观察他的脸色,现他淡淡笑着,没有被道破想法的不自然,也没有被人猜不出心思的得意。

这个人,身上总有那么一股奇怪的然气息。

白依旧眺望远方,“人,就像黑夜一样,当黎明到来时就会消散无形,但并不是消息,而是***到了光明的另一面,很多时候无法决定自己去哪?”

天闲惊讶极了,白居然会说出这种话。

这世界上还有这个家伙不能去的地方吗?

也看看远方,天闲说:“但也可以是追逐黎明而行,总是去自己要去的地方。”

白瞧了瞧天闲,笑着说:“小家伙,没想到你的脑子转的还真是够快,难怪我的女儿都会被你骗到手里。”

天闲微微尴尬,“这……不能说骗,呃……前辈不是说有事要说,我洗耳恭听1

白似乎有些高兴,不知道从哪又摸出一壶酒来,直接喝了几口,天闲赶紧放下手里的空酒壶,随时防备他再来高空抛物。

“你已经大概掌握了古神铭文的使用方法,所以有些事你应该知道了。”

天闲摸摸额头,现自己不知不觉出了一头的汗,“前辈,前辈刚才说……”

“那天那个东西,现在是被你挪到西北方去了吗?”白转向西北方,“它安静了,你是怎么办到的?”

天闲口舌干,对于这种好像聊家常一样的口气,说的却是爆炸性的话题的聊天方式,一时实在是有点无法适应。

“前辈,您……您能不能……说的简单一点。”天闲擦擦汗,“有些事,我听不大懂。”

“沙漠里那块土地已经飞上了天,听懂了吗?”白哈哈笑着。

天闲现自己好像没穿衣服,里里外外都被看的通通透透。

白似乎有了些醉意,晃着手里的酒壶,“最初,我并没有对你有多少希望,不过短短时间里你给了我很多惊喜,我想到了现在,你必须要知道一些事,然后才能继续向前走,否则的话,你将在摸索中陷入死局,完全没有翻身的可能。”

天闲心惊肉跳,连忙收起了笑脸,肃然道:“请前辈指点1

白又是大笑:“小家伙!你倒是从来不放弃可能得来的便宜!嗯……好!像我!哈哈哈哈1未完待续。8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