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八百九十五章 纽扣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百九十五章 纽扣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天闲就知道龙四会有办法,在大局帷幄上,这个纤细的女孩却有着男子也比不上的雄才大略。

但是,龙四并没有立刻给出什么建议,而是要天闲先去做一件事。

“把你手里那块石头彻底搞清楚是什么东西,然后我们再商量吧。”龙四之后只丢给天闲这样的话,并补充:“赶紧给我滚蛋,不要在这里赖着不走,打搅我处理公务,还有把我的混龙***给我捡回来,那可是唯一的一把了。”

天闲把混龙***捡回来,满脸陪笑的又倒了杯凉茶,这才放心的走了。

喝着凉茶,龙四在天闲走后却根本没理那些公文。

愣了会神儿之后,索性把所有公文一推,往后一仰躺在了温暖的地板上。

“这个***越来越摸清我的性子了”

天闲揣着那块不明的石头返回城镇大厅,就在前堂大厅里坐着,把玩手里的石头,脑子飞速旋转。

这块石头,确实来历不明,但黑色大海里到底有什么现在却无法确定,这块石头到底是什么自然也不可能百分百的肯定。

不过这东西的安全性不用怀疑,天闲已经把它带在身边很多天了,对它散发出的微弱能量波动仔细探查,并没有任何危险。

“在想什么?”

大厅里光影一闪,古丽出现在天闲身边,顺势靠在天闲肩上。

对于古丽这种神出鬼没,现在大家也习惯了,她的匿光圣痕已经慢慢精熟无比,现在几乎快要到了脚不沾地,不用走路的地步。

“我在想,给你打一把什么样的剑。”

古丽大为惊讶,“我我的剑?”

天闲点点头,拉过她柔软的小手,将那块石头放在纤细的五指中,握好,“当初你的剑被支配者毁了,我本来想再给你铸一把剑,可惜已经没有上好的材料了,你的剑要承受匿光圣痕超高强度的速度和震动,随便一把可没什么用。”

古丽已经空手有一段时间了,虽然有些遗憾,那把剑是对卓雅的纪念,但也无可奈何,支配者的力量达到了绝对强悍的地步,根本无法抗衡,那把剑毁的非常彻底,没有办法重铸。

而且那把剑的核心,古神武器“瞬光”被直接摧毁,就算有断剑也没用了。

虽然一直想要一把称手的武器,可是用惯了之前的神兵利刃,再拿凡品已经无法适应,这段时间想着去哪里弄一把好剑,却也都没结果,倒是让古丽有点烦恼。

这些事,古丽都藏的很好,丝毫也不给天闲看到。

“这件事我想了好久了,你不说,我自然也知道。”天闲笑笑,“这块石头,或许可以用。”

古丽心中微甜,虽然不想天闲为自己烦恼,但心中还是有那么一丝丝期待,期待着自己喜欢的人能记挂着自己的烦恼。

现在听到天闲提起,武器的事倒是觉得不重要了。

笑容不可自抑的在古丽脸上出现,她却故意别过脸去,“没关系,我最初的武器也不是什么神兵,还不是一样用,现在现在”

本来想说我已经找到替代的武器了,可是腰上空空如也,根本没有说服力,古丽一下卡了壳。

这点小心思天闲还看不懂,瞧着古丽努力支吾的样子天闲不由心中大乐。

“你的圣痕精进速度是所有人中最快的,现在可不比从前了,你没有一柄好剑在身边,我不放心。”

天闲拍拍古丽柔软的小手,“猜猜这是什么?”

古丽这才回过味儿来,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打开五指一瞧,古丽微微皱眉,“这是什么东西,这么丑?”

丑天闲一阵无语。

“黑色大海里的石头。”

古丽吓了一跳,“黑黑色大海?呃黑色大海里有石头?”

“我也很奇怪,但这石头蕴含着奇异的力量,有些像寒冰原冰川的气息,但更加浓郁而稳定,我想好好利用的话”

“就这么一块?”古丽眨眨眼。

天闲直接戳了戳她的脑门,“这么一块就足够了,你还想要怎么样?这么一块石头要想炼化估计都要几天的时间,还不能有丝毫差错。”

古丽摸摸脑门,“我是说就这么一块,都给我的话”

“怎么了?”

把石头拿在手中,轻轻抚摸,古丽轻轻笑了下,“黑色大海我都不知道是什么样子,你带回了这块石头,却要给我用”

“那有什么1

古丽点点头,“其实直到现在,我还是有些不大适应”

“有什么不适应的?”天闲顿时奇怪起来。

望着天闲,古丽双目却似乎没什么焦距,看着不知道什么地方笑着,“有时候感觉我在做梦,短短几年的时间,有人关心我,有人爱护我毫无所求,就像从前偶尔得到的书中看到的,那些脑子不正常的人写成的故事一样,我我”

天闲深感意外。

向前凑了凑,天闲轻轻把古丽抱了过来,向来脸皮儿薄的古丽也没抵抗,轻轻趴在天闲怀里,安静的好像一只小猫。

“有时候,我就觉得自己在做梦什么奇怪的事情都发生了,什么不敢想象的事都出现了,甚至我被冻结在时光封印中,不老不死”

天闲轻轻拍着古丽的背,“你这是怎么了这么久了,还会想这些。”

“时间越久,我就越怕”

天闲扶住她的双肩,直视双眼的问:“你怕什么?我们现在还有什么好怕的?”

古丽回望着天闲,眼中流露出几分伤感,“***过迷雾小镇了。”

天闲一愣,“你你去过迷雾小镇?你怎么”

古丽淡淡一笑,“上次你带***后,我虽然不是食灵者,但在迷雾小镇已经不会有事了,前一段时间,渡婆婆派人给我送来了全新的铭牌,告诉我可以自由出入迷雾小镇了。”

天闲惊讶的瞪大眼睛,“这件事”

“我没有告诉你”古丽抿嘴儿笑了笑,“因为我有一件事想问渡婆婆,但不能告诉你”

天闲纳闷了,古丽可从来不向自己隐瞒任何事情的,这次怎么

古丽轻轻叹息,“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渡婆应该是古人,她的有些习惯和现在的人完全不同。”

天闲记得古丽也就和渡婆可没什么交情,那次见面还险些没命,她居然注意到了渡婆的细节。

“圣灵殿有很多关于古代的记载,我也看过一些,那个渡婆的步伐和双手的习惯姿势完全是古籍上记载的那样,她的年龄恐怕不是我们能想象的。”

天闲心想这还真让你说对了,渡婆的年龄恐怕她自己都不记得了,在灭世之战前她就是神灵属下的支配者,而在那之后已经又过了两千多年了。

“那你问她什么事?”天闲知道古丽是要和自己吐露实情了。

古丽淡淡一笑,微露苦涩,“问她,不老不死是什么滋味。”

天闲愕然。

古丽抱住天闲的脖颈,轻声呢喃,“最初遇见你时,你还是个小毛头呢,现在已经是高大的男子,可以抱起我了,看着你长大,与我年龄越来越近,我偷偷的高兴,可是每每又有些害怕”

“圣痕要想有所突破,几乎是要靠运气的事情,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突破这时光的枷锁,是十年,还是百年或者是千年”

抬头望着天闲,古丽双目泛出泪光,“短短几年时间,***风云变幻,你从一个小小少年变成一个高大男儿,身边伙伴渐渐增加,力量也不断提升,诸神回归的紧迫逼着你不断向前,大家齐心合力,可以说已经创造了好多奇迹”

“时间就好像沙漠里的沙子,随时流动,却又好像是永恒,所有人都在急速蜕变,只有我,只有我古丽”

深深埋头在天闲怀里,古丽吸了吸鼻子,“只有分毫没变,最近我起床的时候总会仔细的照镜子,希望能看到些变化,但就连这唯一能变长的头发都生长的无比缓慢,几年时间也才到肩膀,等我长发及腰时”

“原来你在担心这个”天闲微微一笑,“那你问渡婆,她怎么说?”

“她说,要我好好把握,否则万物都是过客。”

“你是觉得我也会是过客?”

古丽摇头,神色哀婉,“这世上万物生来又死去,你说我不老不死,到底别人是过客,还是”

天闲盖住她的嘴唇,额头抵着额头,轻轻说:“你不会是过客,我也不会,我们在对抗诸神,小小的时光封印有什么了不起,难道你觉得自己无法突破?”

古丽犹如贪婪的厮磨着天闲的面颊,“不不老不死,终有一天我会突破禁锢,我怕的是,你还有大家不会等我到那一天”

抱紧天闲,古丽声音微微颤抖,“我想嫁人,想做母亲我不想要你们不在的那个世界,不老不死的身体只是诅咒。”

“你说,人不过百年生命,可活到千年还会是人吗?”

天闲轻轻抚摸着古丽火红的发丝,“放心,那种事不会出现,既然你愿意嫁我为妻,我一定不会单独抛下你,就算诸神也无法从身边把你夺走。”

古丽轻咬嘴唇,不住点头,“对不起,我不想说这些的,但是看到渡婆的样子,我真的好怕1

渡婆的样子?天闲心生疑惑,难道古丽看到渡婆年轻的模样了?

“乖,不要怕,怕的时候就到我这躲一会儿。”

古丽吸着鼻子,再次点头。

天闲拍着古丽的背轻声哄着她,心里却十分奇怪,渡婆居然会专门派人来给古丽送铭牌,这显然是要见她的意思,这是为什么?

古丽的情绪不大好,天闲也不方便问,对古丽这份心思也是感同身受,索性丢了疑惑,专心哄自己的小美人儿。

说了会儿话,古丽止了泪水,忽然间一愣,“对了,血盟的人要见你。”

“血盟的人?”天闲不由看了看窗外,这可已经是黄昏时分,要开饭了。

“嗯,中午的时候就在等你了。”

中午

天闲又看看窗外,顿时苦笑,这不知不觉居然在这和古丽说了一下午的话了

都怪这个笨女人!让人抱着就不愿意放手,还哭的梨花带雨

古丽也发现时间似乎过的太多了,想起一下午都这么和天闲腻在这,不觉脸红,轻轻推推天闲想要起身,却没推动。

天闲已经在想事情了,血盟的人这个时候来,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关于古神骸骨,骗得了***人,却骗不了血宗,那可是他亲手打开封印放出来的。

“这人等了一个下午,耐性倒是不错,要不我们先吃饭?”古丽感到有点饿了

天闲点点头,“不过可能是精灵守卫脸皮儿薄,看见我们在这,没好意思进来打搅。”

古丽一听不由满脸通红,“你你胡说!我们又没什么1

天闲嘿嘿一笑,“我也没说什么,而且你说的很对,那家伙等了一下午,不在乎再等一会儿,咱们先开饭,肚子都咕咕叫了。”

挽着古丽,天闲直接把血盟的使者丢到脑后,开开心心跑到饭厅开饭,晚饭很丰盛,吃了足足一个小时。

酒足饭饱之后,天闲终于把已经等了足足半天的血盟使者从外面叫了进来。

这次来的,并非之前的使者,而是换了一个新面孔。

使者进来,脸上丝毫没有等了半天的不耐,恭恭敬敬对天闲行礼,满脸笑容,“打扰之处还请大公见谅,血宗大人叫我带话给您。”

“嗯说吧1天闲摆足了派头。

“血宗大人说,之前请大公帮忙,结果出了意外实在是万分抱歉,为了表达歉意,特别让我带来了一份礼物给大公赔罪。”

“哦?血宗大人有礼物给我?什么礼物?”

使者从怀里拿出一个小方盒子。

屠戈直接上来拿了盒子,打开检查了下来,交给了天闲。

盒子里没有特别的东西,只有一粒纽扣。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