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八百九十二章 启示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百九十二章 启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昨夜的混乱让各国之间的气氛空前紧张,白天也是刀兵在手,战争不散,随时准备厮杀。strong.la/strong

但却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离开,就算已经损失惨重还是坚持原地驻扎。

这种紧张气氛直到火叶城里又传出一个消息才有所缓解。

但凡继续在火叶城外杀人放火的国家,火叶国将考虑停止精灵果实的供给,并撤回外派的精灵。

同时,火叶国再一次邀请所有国家的使者进城。

这一次,天闲在广场上大摆宴席,准备了足够的桌椅酒菜招待各国使者。

只是,在这广场周围,遍布狮人和精灵战士,狮人战士们都披着为他们量身定做的战甲,精灵们清一色全是射手,大多数为女性,身着软甲,腰上悬着满壶的箭矢,背上则背着精灵们特制的黑色铁木箭。

各国使者陆续落座,却不由心惊胆战。

自从狮人和精灵们公开在人类***定居下来后,精灵的神射技艺已经广为流传,当初莱妮在龙渊帝国王宫的那一箭更被各国牢记心中,深深忌惮。

而狮人们很早之前就和***异族一起在***上散居,对于狮人的战斗能力人类了解的比精灵还要多一些。

所以评估两族战斗力的重要指标就落在了人口上。

异族的人口向来稀少,从出现在人类视线中的狮人和精灵来看,他们的数量也不可能很多,当初传闻迁徙到人类***的狮人其实只有一千左右,而精灵也只是过万。

换算一下人口比例,狮人的成年战士最多三百人左右,精灵们能上战场的充其量也就两千人。

但是今天出现在广场上的狮人战士足有五百多,精灵射手的数量更是达到了三千往上,数量大大超出了各国的预估。

要知道,这些迁徙来的狮人和精灵现在有不少分散在人类***各处,作为使者在各国之间走动,而那些狮人和精灵全是精锐力量,也就是说这两族的力量恐怕还远不止现在看到的……

不安的情绪在使者们心中滋生出来,没人知道天闲请了各国使者来,却为什么要在广场周围遍布狮人和精灵战士。

天闲就坐在中央高台的圆桌后,今天穿了王袍,但也不急着搭理各国使者,而是和龙四小声说着话。

“你说,他们会听我们的吗?”

龙四有些古怪,天闲把别人都支走了,就剩下自己一个陪着他面见各国使者,搞的现在自己浑身不自在。

“我怎么知道,注意是你想的。”龙四翻翻眼睛,“而且男人做事,女人可不该说三道四。”

天闲一乐,“我吼了四姑娘一句,她没记仇,你倒是记仇了。”

龙四也不否认,“男人驾驭女人,凭借的是力量和智慧,你这种脑子……谁不记仇你去问谁好了,我可是尖酸刻薄,很不善解人意的。”

“你看我像是会驾驭人的样子吗?”

“不像。”龙四也不客气。

“所以你就不能要求我有什么力量和智慧了啊1天闲理所当然的说。

龙四顿时一愣,“你……”

天闲摆摆手,“你说的那些是君王和臣子的道理,我可不懂,我走到今天也是***无奈,而且我也只把你们看作家人,没有什么驾驭不驾驭,所以……生气了我也是会咬人的,而且可能不认错。”

龙四又好气又好笑,狠狠瞪了天闲一眼,直接站起来就走:“那我走远点,免得被你咬。”

“哎呀你等等1天闲一把拉住她,“我还有话要问呢,你看那些使者眼巴巴看着我们,没时间了。”

龙四挣不脱,只好又坐下来,瞪着天闲,“你把大家都支走,留我一个做什么,要问什么四姑娘自然也会告诉你,她可比我心思深多了。”

天闲耸耸肩膀,“你也看到了,四姑娘总是想着我,凡事都从我这里为出发点,我很庆幸有这样的女孩追随,但她对我从来不说半个“不”字,有些事自然就问不出结果,问了也是白问。”

“既然都听你的,你强行要她说实话就好了。”

“嗯……我舍不得,你看她总是可怜兮兮的望着我。”

龙四一阵语塞,随后不由眉梢一动,恼火起来,“死小鬼!所以你就舍得让我来说了是不是?”

天闲眨眨眼,“你看!就是这样!四姑娘绝对不会瞪我的,你却张口就骂,所以有些事问你更好。”

龙四以手抚额,心中一片混乱,现在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揉了揉额头,龙四哼了声,耐着性子问:“好……什么事问吧,作为内政官,我这个臣子当然要问无不答。”

天闲陪笑,“干嘛说的那么夸张嘛……都是一家人。”

“呸,谁和你一家人,到底什么事1

天闲瞄了眼那些已经快全坐好的使者们,压低了声音,“你说,这些家伙,为什么刀架在脖子上还赖着不走?”

龙四目光微微一闪,不由露出了笑意,“原来你是这个意思……嗯,那我倒要好好和你说说。”

两人脑袋挨着脑袋,叽叽咕咕趴在桌子上说了半天的话,之后天闲再抬起头的时候,已经是满脸笑容。

使者们早就全到了,但天闲不开腔,也没人敢说话,特别是看着广场周围全副武装的狮人和精灵战士,更是大气都不敢喘。

终于,天闲咳嗽了两声,拍了拍手,侍从们立刻开始上菜。

火叶城最近两年虽然富的流油,物资也渐渐丰富,但沙漠边境毕竟比不了内陆沃土,这样的大型宴会其实没什么好吃的,特别是在天闲的特别强调下,摆上来的酒菜可以说是让各国使者欲哭无泪……

不过大家也并不是冲着酒菜来的,对于这种情况倒并不上心,都是眼巴巴的等着天闲说话。

终于,天闲端着一杯酒站了起来。

各国使者连忙举酒。

“各位1天闲默运逆心诀,中气十足的声音响彻整个广场,“昨天夜里神迹降临,结果天还没亮城外就尸横遍野,就第一杯酒,祭奠那些逝去的生灵1

说完,天闲将酒缓缓洒在地上。

使者们十分意外,没想到天闲会有这样的举动,连忙纷纷洒酒。

龙四这时倒是显得极为恭顺,又满了杯酒,递到天闲眼前。

天闲拿了这杯酒,对着使者们举起,“这第二杯,算是给各位压惊,一夜混乱,许多昨天站在这的人可能已经不在了,但各位不必担心,这样的情况不会再发生了。”

使者们惊疑不定,但不少松了口气,现在有些国家重要人物几乎死的精光,再出什么乱子就要面对崩溃的局面,能够稳住局势是现在最迫切的希望。

这杯酒一饮而尽,天闲露出了几分笑容,“我知道,你们是怕了!人类已经两千多年没有诸神的消息,那些早就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的诸神成为传说,成为传记典籍里的东西,包括我自己,很早就不再把他们当作存在的东西来对待了。”

使者们面色不自然起来,这种话可有些忤逆神灵,虽然大家基本上都这么想,但可没人敢说。

龙四再端了杯酒来,天闲拿在手中,再次高高举起,“各位,其实你们不必担心,神灵也曾为这片***的繁荣而努力过,现在这里天空澄明,土地肥沃,到处生机勃勃,这两千年是我们人类缔造了这个繁荣的***,这是我们自己的功绩,就算是神灵也无法抹去这份功绩。”

这句话立刻引来了赞同的声音。

“就算是神灵也乐于看到这个世界变成了这个样子,并不会去改变什么,就像这酒。”天闲晃了晃酒杯,“昨天是这个味道,今天还是,明天后天……今后也一样,和神灵有没有降下神迹毫无关系。”

把酒一饮而尽,天闲笑了笑,“各位,喝酒吧,不必担心。”

使者们紧张的面色终于缓和了下来,而这杯酒下肚后,话也多了起来,临近的不由小声议论。

气氛缓和了很多,天闲坐了下来,使者们的说话声渐渐占满广场,终于,有人站了起来。

是昨天的大骑士。

“尊敬的大公,感谢您宽恕我昨天的不敬,并再次让我进城,但身为侍奉神灵的战士,我还是不得不问,昨天的神迹,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句话就好像一滴油滴进了水里,油膜扩散开来,把那些毫无味道,白水似的议论声一下全部盖了下去。

龙四一看这个大骑士,立刻心头火起,正要说话却被天闲按住了。

“怎么回事?”天闲很奇怪的看看他,“请问,什么叫做……怎么回事?”

大骑士朗声说:“所谓神迹,以我们无法想象的力量创造出我们无法想象的景象,并且给予我们惊醒或启示,但昨天晚上那场所谓的神迹,却似乎毫无意义。”

天闲眉梢顿时抖了两下。

各国使者则是屏气凝气息,谁也不不敢插话,场面一下冷了下来。

见天闲没回答,大骑士毫不客气的冷笑了一声,“尊敬的大公,神灵不会无缘无故展现他们的力量,如果昨晚的神迹对我们有合理的启示那么我们圣灵殿必然上下一心为神的意志服务,但是这样毫无来由的神迹,却让我们深深的怀疑,是不是有些人在虚张声势,想要达成某种目的1

吸了口气,大骑士放声问:“大公!请问您从昨天的神迹中,得到了神灵什么样的启示呢?而且这种启示又有什么用处?”

天闲皱了皱眉,心想真不该又把这个家伙放进来,没想到他不仅没长记性安分一点,反而变本加利了。

“放肆1龙四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让你进城是看在圣灵殿千年的面子上,你居然还敢在这里强词夺理,来人1

四个狮人战士应声站了出来,腰上的战斧直接握在手中,双目凶光毕露的望着大骑士。

精灵们们动作整齐划一的举起了弓箭,直接瞄准大骑士和他身后的随从。

人群里顿时一片哗然。

“给我……”龙四怒火上涌,正要发令,手却被一下按祝

“不不不……等等等等1天闲笑着把龙四举起的手按了下来,顺势在她耳边低声说:“这样不行,会出乱子……”

“可哪有什么启示?那种东西解释不清可是瞒不过信徒的1龙四飞速回应,

“我有办法,不要担心。”

拉下龙四的手,把她按在旁边的位子上,天闲依旧笑容满面,对狮人战士们摆了摆手,他们收起战斧,退了回去,精灵们也解除了战斗状态。

“抱歉,让大家受惊了。”天闲在背后拍了拍龙四的双肩,“最近事情太多,变化的太快,我们的和平公主已经三天三夜没合眼了,女人缺少睡眠是会长皱纹的,所以她心情不好……”

龙四不由大翻白眼,嘀咕起来:“你才会长皱纹,你才心情不好……”

大骑士高声笑了起来,“大公,没想到您对部下的管束不怎么样,却可以展示神迹,真是让我们刮目相看1

“不必,让你们高看一眼没什么值得高兴的。”

大骑士脸色变了变,“那么,还是请大公解释一下神迹带来的启示吧!我们圣灵殿数十万将士都在等着呢!如果合情合理,圣灵殿愿意追随大公!如果不合理,那么……”

天闲上下打量一下大骑士,“你……也不过是个大骑士,在一国之内就是个小将军而已,已经可以统御数十万圣灵殿的将士了?”

大骑士气息一窒,哼了一声,“大公不要狡辩了!关于神迹,到底怎么解释?”

“昨天的神迹,并没什么意义。”天闲很干脆的说。

这个回答顿时引来一片惊呼声,而大骑士则是一脸“本该如此”的神色。

“不过……”

天闲话锋一转,停下来端起一杯酒,目光扫向使者们却笑了,“昨天的神迹是我提前告诉你们的,非要说意义就是要说,那是一次神迹!是神灵的意志降临了1

“胡说八道1大骑士气焰嚣张无比,“你假借神迹想要笼络人心,还私藏了事关人类命运的古迹生物,今天你不交代清楚!我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1

使者们交头接耳,一瞬间议论声嘈杂不堪。

就在几乎所有人都被昨天的神迹震惊的时候,忽然杀出的大骑士却让所有人迟疑了,就如他所说的,这神迹似乎有些问题啊!

天闲皱眉,望着大骑士,“你怀疑我说的是假话?”

“不是怀疑!是确定1大骑士放声大吼。

“你要我给你一个神迹的启示?”

“大公,恐怕你是给不了的吧?现在还是赶紧交出古迹中的生物,将好处交还给我们所有国家才是你唯一的出路。”

天闲点点头,心中完全懂了。

看来圣灵殿是绝对不会允许神迹出现在别人头上的,诸神后裔一直是圣灵殿的金字招牌,从古至今一直以侍奉诸神为名号令整个***,如今现在神灵的意志落到了别人手里,他们怕是有些吃不消……

“诸位,神……确实给了我启示。”

轻轻一句话换来了一片惊呼声。

大骑士却哈哈大笑,“大公,你还是不要再编下去了,真的有什么启示你刚才为什么不说,现在***无奈才编造一个出来未免太难看了!而且你真以为胡乱编造的理由能骗过我们这些神灵的虔诚仆人吗?”

你们算个狗屁的虔诚!天闲心中忍不住骂了一句。

天闲端着酒来到大骑士面前,对他点点头,“你说的很好,让我了解了圣灵殿的态度,也明白了为什么神灵的意志没有降临到你们头上,而降临到我这个圣灵殿的敌人头上。”

大骑士面露怒色,“那你倒是说说看!神的启示!是什么?”

天闲呼了口气,朗声对所有人说:“各位,神灵的意志忽然回归并不是没有原因的,昨晚的神迹是我预先告诉各位,只是展示力量的一面而已,为的是让大家相信神迹的存在,但真正的神迹其实只展现在我的面前,神的启示自然也只有我才知道,这个其实关系重大,我一直没有说,是一直在思考怎样说出来比较好。”

“只怕你是在想到底怎么唬弄过去1大骑士大笑不止,“大公,不要再拖延时间了!神的启示到底是什么?”

天闲把手里的酒慢慢喝掉,吐了口气,“在黑色大海中,有一件我们人类急需的宝物1

广场上顿时一片抽冷气的声音。

“黑……黑色大海?”

“他说黑色大海?”

“诸神在上,怎……怎么会……”

所有的使者脸色全变了。

大骑士也是面色发白,“你……你说什么?”

天闲缓缓的,字字清晰的说:“神灵的意志降临,赐予我祝福,也赐予我启示!在南方的黑色大海中,有一件我们人类必须得到的宝物1

一片静寂!

使者们惊愕的说不出话,大骑士也是愣在那,嘴巴动了几下,但似乎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黑色大海,那可是诸神遗留血染黑的无尽死亡之地!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