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d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d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寒古塔内,天闲在桌上画了个圈,这很有些卖弄的讲解着这次行动成功的原因。

作为一个小学都没有真正念过的童工,天闲现在很有成就感。

四姑娘和龙四可能是听的最认真的两个人,***人倒是大多凑热闹,四姑娘很是惊讶天闲到底是怎么做到那种惊人的事情的,至于龙四,倒现在还不大相信那是天闲做的……

“水汽忽然遇冷,就会凝结成水滴,这是天空中云的主要来源。”天闲在一个杯子里注了杯水,用银水精魄的寒气演示着。

“行动之前香已经带着精灵们秘密的对城内的母王藤进行了布置,那半天多的时间母王藤都在向外大量蒸腾水汽,寒古塔的防御阵也是一样的改动,并且将这股水汽***在城市上空,使水汽聚而不散。”

“夜晚的时候温度降下来,加上邪眼和银水精魄的冷热变动,天空的水汽就会急速凝结成水滴,也就是一层薄薄的云,其实这层云很薄,白天的话阳光很可能会透射下来,但夜晚光线暗淡,看起来就好像乌云压天一样。”

动动手指,天闲把杯子上方的一层热气凝成了寒气,肉眼可见的寒冷水汽缓缓飘动,荡漾了几秒钟后才消散掉。

“就是这样1天闲摸摸眉毛,很有些自得的解释了解释。

大家都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虽然根本没大听懂,或者没大听明白。

总之这次天闲完成了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对于这个喜欢吹牛皮还喜欢让人夸赞一下的少年人,大家还是不吝赞美的“哦”上一下,同时露出钦佩的表情。

天闲咧嘴而笑。

四姑娘眼神闪亮,看起来喜不自胜,“天小哥真是睿智过人,这样天空之上的谋划,妾身真是自愧不如。”

天闲嘿嘿而笑,“这个好听,我喜欢,还有没有别的说法,再说说看。”

四姑娘不由掩口而笑,“天小哥虽然睿智过人,但谦逊却似乎少了几分。”

“夸我几句好了……这次差点累的昏过去了。”天闲蹭蹭四姑娘给自己揉肩的小手儿,一脸苦命的模样,逗的四姑娘又是一阵咯咯娇笑。

龙四却是大皱眉头,“就……就这样,没有了?”

天闲眨眨眼,“没了,你还想怎么样?”

“我……”龙四也眨眨眼,有点说不出话。

“哦1天闲想起什么似的说,“精灵城市的出现时机也很关键,必须要控制的相当完美,借着夜色忽然降低和升高,还要控制好城里的灯火,还要借助防御阵的防御能力尽可能隐藏行迹,当然那是露娜姐姐的事情了。”

龙四用力抓了抓头,“不对!我说的不是这些!我是说……你,就算这些都是对的,都完美无缺的做到了,可是你……你怎么可能有那种力量,可以……照亮整个天空,甚至……”

“嗯……”天闲一副大有隐秘的模样,缓缓伸出手来。

龙四不由凑近,目光盯住天闲的握着的手。

“天真的孩子……”天闲忽然松手,在龙四额头上轻轻戳了下,“看来你和我厮混的久了,也变得纯良敦厚了。”

“呸!你还纯良敦厚?”龙四被弹了脑门,顿时有些恼羞成怒。

天闲也不怕龙四扑上来咬自己,满不在乎的说:“哪有什么神迹,一切都是人在做,一切都有迹可循,其实这次的景象只有在火叶城附近能看的清清楚楚,太远的人是看不清的,甚至于远处的人会发现头顶依旧一片星光,根本没有云1

大家顿时愕然。

古丽正喂天闲东西吃,听了不由吓了一跳,“你是说这次的景象其实只维持在火叶城上空?城外可有千百万人看着呢1

“没关系,只要一部分人看到就可以了,而且谁也没说神迹非要所有人都看的清楚,历史上所谓的神迹不也都是在某些不起眼的地方发生的吗?”

大家不由心想这话似乎也挺有道理的。

天闲继续说:“只要有部分人言之凿凿看到了神迹就可以了,特别是各国的使者,我们不求各国都把我们当作神灵供奉,只求能消除这次古神骸骨出现的影响,能撑过这次,我们就该高兴了。”

大家心中这才一片了然。

“好啦,各回各处吧,现在城里肯定又乱成一锅粥,虽然应该不会出什么乱子,但还是小心看管的好,巴巴洛特的眼线肯定已经进城了,我……想睡一会儿。”

大家各自点点头,这次古神骸骨现世,真的让所有人都捏了一把冷汗,现在虽然已经度过难关,但还不到完全松懈的时候,而且天闲似乎的确需要睡一会儿。

尽管说的眉飞色舞,但天闲还是眼皮打架,疲倦无比。

大家各自散去,担起自己的任务。

天闲哪也没去,索性就地一趟,现在真懒得去别的地方了。

“一国大公,竟然睡的这么没有体面。”望着四仰八叉躺在那,连条毯子都来不及拿就想睡过去的天闲,龙四坐到了天闲的近处。

天闲索性翻身,把***对着龙四,“姑奶奶,我真的很累了,有什么事等我睡醒再说好不好……”

“我没什么事……”龙四叹了一声,“只是想说,你当时站在天上,金芒裹身,真的有些像一位神灵。”

天闲立刻转过身来,嘿嘿笑着:“那你嫁了神灵好喽,反正也没男人要你。”

龙四居然没生气,也是嘿嘿笑笑:“可惜,你不是。”

“姐姐……”凌走了过来,手里拿着毛毯,试探的望着龙四。

龙四也不多呆,直接站起来抖了抖衣袖,“让这个***睡吧,只是不要睡死了。”

凌一笑,“姐姐放心,我会在这看着他的,一旦睡死了我就打醒他。”

龙四点头,转身离去。

走到门口,龙四回头看了一眼,凌正将毛毯给天闲盖上,天闲拉着凌的小手,色迷迷的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这样的男人……龙四叹了口气,终于头也不回的走了。

火叶城中暗流涌动。

正是深夜,却无人入睡,人们大多***在城市中心的大广场上,仰望着天空,似乎之前的震慑还没有消散,甚至相信随时都可能再出现一场神迹。

大街小巷中,人们三五成群的小声议论着,都是窃窃私语,没人敢大声说话。

一夜之间,仿佛有什么威严无比的东西压在了火叶城上,让每个人都小心翼翼。

寒古塔周围也来了很多人,大多带来了食物果品,甚至还有沙漠边境珍贵的酒水,他们朝拜一样整齐的跪拜在寒古塔四周,将带来的东西整齐罗列,犹如供奉神灵。

相比城内的暗流涌动,城外已经刮起了混乱不堪的风暴。

因为之前的预言和在预言时间内精准的神迹呈现,各**队的士兵受到了极大的动摇,军队里谣言四起,说天闲是神灵降世的有,说天闲是神灵使者将统御***的也有,说神将赐福的、将降罪的都有,无数种说法好像雨后的蚊子般一窝蜂的飞起,从这片军营传到那片军营,从这个国家传到那个国家。

***诸国分属不同区域,民俗语言大有不同,但这次在信仰的力量下却第一次达成了除了刀兵之外,奇迹般的沟通,士兵们当中不乏三五成群逃离军营去投奔火叶城的。

甚至有不同国家军官互相通气,带着整支队伍过来投奔的。

一时间沙漠外的荒野上嘈杂一片,兵甲喧哗,马匹嘶鸣,这边不小心失火烧了半片营地,那边为了追回逃兵却踩坏了别国营寨,无数军马在黑暗里互相冲突,好多国家从步卒到统帅完全不知道自己人在哪,和自己冲突的又是哪国的人……

火叶城早已经关闭了城门,重启了寒古塔的防御阵,那些前来投奔的士兵进不去城,被来追拿的部队逼迫逃窜,互相混杂在一起,这个国家抓了那个国家的逃兵,那个国家又抓了这个国家的逃兵,互相指责要人,谩骂冲杀……

少数还能稳住阵脚的国家也趁机出兵袭击他国,抢夺兵器粮食,甚至直奔主帅大帐斩尽杀绝。

到处都是火光,到处都是鲜血……

这种混乱的情况一直持续到天亮。

光亮总算让各国士兵找回了些理智,也终于看得清对面的衣甲旗号,各自寻找士兵和主帅,重新抱成一团。

沙漠的日头毒辣无比,早晨刚过地上的热气就被蒸了起来,带着一股血腥气,千百万军队之间一片血气弥漫。

天闲一直睡到中午才被屠戈从地上拎了起来。

屠戈用了晃了几下,最后不得不抡了几圈,这才把天闲从美梦中拉了回来。

“各位……我怎么是倒着的?”天闲醒过来,吧嗒吧嗒嘴儿似乎在回味刚才的美梦,还有点弄不明白眼前的情况。

露娜已经被古丽接到了城中,她对屠戈使了个眼色,屠戈立刻不客气的把天闲丢了下来。

天闲皮糙肉厚,摔一下倒是清醒了不少,做起来打了个哈****嘛……我还没睡醒,你们就都跑来打扰我的美梦,刚才差一点就可以亲到……”

露娜不客气的拍了拍天闲的脸颊,“小鬼,现在不是睡觉的时候,快看看城外吧。”

“城外……”天闲挠挠鼻子,“城外怎么了……”

滚着,天闲懒洋洋滚到硕大的落地窗前,向外那么一望。

“怎么回事!!?”

天闲好像被泼了一盆冷水,猛的从地上跳了起来。

昨天还只是黑压压的一片的军队,现在已经四处狼烟飘飘,雾蒙蒙的血色气息笼罩着沙漠外的土地,从寒古塔上可以清晰的看到无数尸体横卧荒野,好多都被收集起来,堆成了山。

屠戈面无表情的把昨天晚上发生的混乱对天闲说了一遍。

“怎么不早叫醒我!?”天闲大声怒吼。

“叫醒你又能怎么样?”露娜微微皱起眉,“你难道可以让他们免于一死?”

“我能1天闲转过身来,双目圆睁望着露娜,“我能!1

露娜叹了口气。

四姑娘上前轻轻扶住天闲的手臂,“天小哥,不要着急,这件事……你该明白我们无能为力。”

天闲猛的盯住四姑娘,一双眼中光芒闪烁,“那可是人命!无数条人命!!什么叫做无能为力!?”

四姑娘微微一惊,连忙退了一步,跪下来低下头说:“天小哥不要动怒,妾身知错。”

“碍…”龙四直接翻起了白眼,“对女人逞威风的男人,最是***!能和不能,你难道真的不清楚?”

天闲眼角不由抖了两下,回头望望城外那片修罗场,良久,终于闭上了眼睛。

“是我害死他们碍…”

转回身,天闲扶起四姑娘,“好啦好啦,你不要总是这样规规矩矩,还跪来跪去的,家里吵架还难免吼几下,你总这样别人还以为我***你。”

“妾身不敢……”四姑娘眼角隐有泪光,“妾身并不是觉得委屈,只是……明知天小哥不想看到这些,可妾身……却无能为力。”

“别哭别哭……”天闲直接搂了四姑娘到怀里,擦了她的眼泪,“我明白……明白的埃”

拉着四姑娘坐下,天闲让大家都坐过来,又问了一遍昨天的情况,之后不由神色凄然。

“我……从未想过一个念头会引起这样的连锁反应,害死这么多人……”天闲苦笑,“曾经……虽然我算不上正人君子,但也是治病救人,有几分善心,没想到……”

看看窗外,天闲一叹:“老天爷已经不满我一次了,这一下,还不到怎么报应我……”

大家满面奇怪,对于天闲这番话都是听不懂。

不过,天闲这懊悔的心思却是都听明白了,城外的景象每个人都觉得有些不忍去看就连屠戈这种惯看生死的狮人战士都不愿去看。

气氛顿时有些低沉。

“算了……”龙四打破了沉默,“这种事不怪我们,只怪人心已经不像两千多年前那样淳朴,信仰沦为支配的工具,**膨胀在信念之上,混乱早晚会来,我们……不过是正巧成了推动的最后一丝助力。”

四姑娘想说话,但瞄着天闲的脸色,又不敢说。

天闲自然察觉的到,轻轻捏了捏她的小手,“说吧,我听着呢。”

轻咬樱唇,四姑娘思量再三,斟酌的说:“天小哥,妾身以为这种事在各国大军汇集的时候就已经是注定,这种混乱的情况必然不会太平,昨天的乱战其实大多由于有些国家想浑水摸鱼,趁乱攻击了***国家,天小哥是聪明人,在神迹出现之后还发生这种事,根本无人能阻止这种混乱……”

天闲何尝不知……

只是一夜之间无数生命居然就这么在眼前消失了,而且究其根源,和自己总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天闲忽然觉得,一种命运似的东西似乎也笼罩着自己,越来越多不在计划内,不按预计的事在发生,在强行改变自己的生存轨迹。

这可不是自己当初离开火雾山的初衷。

站起身来,天闲望着窗外,轻轻的说:“我记得我离开火雾山时,只想找一枚圣痕,然后回去,娶瑶瑶,和伙伴们开开心心生活,偶尔还可以出来探望姐姐……”

“可惜,世界并不像我想的那么太平……”天闲回头,看着大家笑了笑,“又遇到了你们这些不安分的家伙,就再也没有真的有机会回过家。”

大家苦笑。

“看起来我在人类***成了风云人物,其实我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物,没什么远大的志向,也没什么睿智的头脑,我对事情的看法很简单,对错善恶也没那么多纠结,特别是在开始为对抗诸神做准备之后,我觉得我这种想法没错,因为……这就是***上的人们会想的,他们期望的世界,很抱歉,一直以来很多次我让你们十分为难,还让你们跟着我冒险……”

四姑娘不由抬头说:“天小哥不必这样说,如果天小哥像妾身这样心肠狠毒,工于算计,妾身也不会舍了一切,追随天小哥到这里。”

天闲笑笑,回来捏捏四姑娘娇嫩的脸颊,“就你会说话……”

四姑娘垂下目光,面颊微微发红。

天闲继续说:“就像四姑娘说的,我不是什么聪明人,也没有大志在心,但……总有些想做的事,这些事现在看起来比想的要危险、艰难的多,不仅会让自己承受生命危险,还会危及身边的人,以及他们身边更多的人。”

“各位,请你们……比我更坚强!比我更执着!并在我不够坚强的时候……把我拎起来抡上两圈。”

屠戈顿时咧咧嘴,“原来刚才是醒着的……人类到底是狡猾。”

天闲拍拍自己的脸颊,“好了!已经睡到了中午,休息的够了!我们走!现在好多人一定急着见我们急的死去活来,这次……我要好好的替那些神灵布道,讲一讲,什么才是和平1

屠戈抓抓脖子上的绒毛,“要准备狮人和精灵战士吗?”

天闲眼神闪了闪,“要,而且是全部1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