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八百六十三章 退敌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百六十三章 退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闲惊讶的望着那个怪物慢慢的游到自己面前,粗壮的身体在光芒闪动的水中停下来,原地回旋着。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

天闲清晰的听到了这个怪物的鸣叫声。

和之前所有的鸣叫声都不同,这一次无比清晰,甚至于感觉就在耳边响起,那是一种迫切而且急促的呼唤。

充满了恐惧和不安。

这个怪物,这个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的东西似乎非常害怕。

天闲降低了保护自己的邪眼火力,让外面的鸣叫声更加清晰,仔细聆听,发现这些鸣叫声已经变得有一种情绪最为突出。

是希望的喜悦。

天闲不由环顾四周,这些怪物围在四周,将外面挤的密不透风,虽然看起来十足的恐怖,但是它们传递过来的情绪却是一种解脱般的欣喜。

那个游到天闲眼前的长筒怪物忽然探出一条触手,小心的向天闲伸过来。

天闲警惕的看着这只细细的触手。

触手光滑圆润,好像一根面条,呈半透明状,闪动着水光。

触手来到天闲面前不到一米处停下,前段散发出淡淡的光芒。

“主人小心1

天闲刚想探出手去,三角的声音忽然传来,“这些都是古代留下的造物生命,如今没了主人,不知道会出现什么状况。”

天闲迟疑了一下,还是伸出手,靠近了触手前段。

并不需要触碰那根触手,天闲的手指在距离触手还有十几厘米的时候,就感到一股电流顺着手指流进了身体,电流急速转过全身,在心海里激起层层浪花。

恐惧着、渴望着、喜悦着……

这个怪物传递过来清晰的情绪,让天闲身体微微颤抖了几下。

天闲很惊讶,这个东西……这个东西似乎在求救!

它感到非常害怕,渴望着有人来保护,或者说拯救它,而它正渴望着来自于眼前这个人类的庇护,并且为此展现着自己虔诚的态度。

天闲正想进一步探查这个怪物的情绪时,忽然间水流急速涌动起来,那个怪物的身体被水流冲击,瞬间飘向了远处。

一股猩红的光芒穿透怪物们围成的巨大壁垒,从天闲头顶的方向倾斜而下。

天闲抬头看时,一道粗大的血色光柱正穿透怪物们的壁垒,缓慢却坚定的沉下来,所过之处,那些怪物们纷纷化为灰烬,消失在水中。

困龙大阵?

天闲瞪大了双眼,这时才想起血宗刚刚正在布置困龙大阵开启遗迹,看来现在已经成功发动了,可是……

眼见那道血光向自己砸来,天闲心中火气乱冒,血宗显然是没想过要来救自己了,甚至还期待着自己能在这里和那些怪物们同归于荆

急速扭身,凭借银水精魄的力量迅速向一旁冲去,天闲好似一条游鱼,飞一般脱离了那道诡异的血色光柱范围。

黑色的怪物们本来全部凝聚在天闲周围,这一下完全炸开了锅,猛的分散之后,迅速向上方的困龙大阵冲去。

天闲见到这种情况不由大为焦急,这些怪物们冲上去,就算是血宗恐怕也要尸骨无存。strong.la/strong

但这铺天盖地的怪物不计其数,天闲觉得就算自己在这里将邪眼的火焰全部放出去也阻止不了它们的进攻。

正焦急之中,天闲心中猛然一动。

刚才那个怪物传导进身体的那种特殊的,好像电流流动的感觉还记忆犹新。

或许这就是它们具体的沟通方式。

逆心诀瞬间运转,天闲回忆着刚才的感觉,气血奔涌,精准的开始模拟那种能量的流动。

望着上方无穷无尽的怪物们,天闲举起荒尘大剑,逆心诀巧妙的能量流动汇入了剑锋。

荒尘大剑沉重的剑身在水中轻轻颤动,散发出一种犹如鸣叫声的嗡响,天闲甚至看到了大剑周围的水被震的扭曲变形。

这声音一瞬间传播出很远很远。

天闲不知道能不能成功,甚至不确定这样会不会有效。

但天闲在下一刻自己也惊愕的瞪大了眼睛,刚才那反复时间静止的一幕再一次出现,犹如一只深渊巨口冲向上方困龙大阵的怪物们忽然间停了下来。

虽然天闲认为那可能是自己的错觉。

但是就在这一刻,天闲感到那无穷无尽的怪物们似乎一下将注意力全部都投向了自己这一边,如果它们每一个都有一双眼睛的话,天闲觉得自己或许被那些视线瞪的喘不过气来。

在这短短的一个停顿之后,天闲再次震动了荒尘大剑。

怪物们急速退去!

那景象真是蔚为壮观,好似一场黑雪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中无声的飘落,本来凝聚在一起冲击困龙大阵的怪物们纷纷散开,各自向海底游去,再也不管上面的困龙大阵。

有许多怪物游到天闲身边的时候都会围绕天闲旋转,转上几圈之后才会离去。

天闲感觉,就好像被地狱万般恶鬼缠身……

不过在这些数不清的怪物身上,天闲感到了一种退避的兴奋和喜悦,仿佛它们再说:谢谢!

其实天闲也不大清楚自己刚才所发出的震动到底代表了什么意思,更不清楚这些怪物的语言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天闲只是希望它们后退,然后一厢情愿的把这个意思可能的附加到了那种奇怪的能量震动中。

但不管怎么说,这些怪物退下去算是好事,起码不用看到那些血徒和血宗死无全尸的景象,这遗迹的探索总算是可以继续下去了。

怪物们纷纷潜回海底,而困龙大阵散发的血光也已经压到了海底的那座古城上方不足数十米的地方。

只见一道耀目的光华闪过,在古城上方出现了一道巨大无比,横跨整个古城的圆弧形光罩。

天闲大为惊讶,这古城泡在海底也不知道多少年了,现在居然还有防御机制,看来这就是血宗所说的那个随时间变化的防御阵了。

血光碰撞防御阵,并且开始一点一点侵蚀那闪耀的光芒。

天闲并不懂得困龙大阵,不过对于现在这个古城的防御阵倒是看懂了一二,这可让天闲心中一阵阵暗自惊讶。

那防御阵上不时的浮现出古老的符文和铭刻痕迹,显然是古神以古神文留下的东西。

这个可和当初支配者的那个防御阵完全是两码事,经过支配者的***后,天闲对于古神文和诸神时代的一切情况也算有了粗略的了解,这是纯粹的古神文字,是古神亲自布下的防御阵,并不是支配者或者***什么附属族群留下的赝品。

古神所防守的城市吗?这里面的东西恐怕不得了,怪不得血宗拼死也要得到,恐怕他是已经看出了其中的一些门道。

天闲的脑子飞速转动,很快明白了其中的一些道理。

恐怕血宗是清楚这个遗迹的分量的,而且对于古神文也有一些了解,所以在见到这个防御阵后,认定里面有着惊天的秘密,否则也不会就那么巧的使用困龙大阵来***防御。

困龙大阵威力极其强悍,但毕竟只是古代的残章,经过多次改进依旧有许多不稳定的地方,不是必要一般不会使用,而且它也不是专门用来***防御阵的。

血宗一定是看出这防御阵凭借现在人类的阵法根本无能为力,只能寄望于同样凝聚着古代神力的困龙大阵打开局面。

想到这些,天闲不由对遗迹里的东西也开始期待起来。

思索之间,天闲发现困龙大阵的血光已经渐渐侵染了防御阵,防御阵呈现出的符文和铭刻的光痕渐渐呈现出血红色,而困龙大阵散发血光也正进一步侵入防御阵。

猛的,天闲听到上方传来一阵大笑声,声音震的水波一阵颤抖。

“真是没想到你能这样过轻松的驱散这些怪物,早知道就该早些叫你来帮忙1血宗犹如一团乌云从上方水域沉下来,声音中透着无限的兴奋。

“我们走!今天就去看看那些古神还有什么好东西留给我们1血宗根本没有停,掠过天闲身边直接向下方沉去。

这时,困龙大阵的血光终于穿透了防御阵,势不可挡的压进了古城,一瞬间将一片可能已经存在了几千上万年的建筑压的粉碎。

天闲立刻跟上,就在血宗身后。

对于这古城里的东西,天闲的确开始感兴趣了,但是对于这里存在的危险,天闲却比血宗要更见谨慎应对。

人类,毕竟是目光短浅的。

百年的生命,无止境的战乱,注定了人类的辉煌总是起起落落,历史成为了胜利者炫耀的丰碑,而真正的黑暗从未被后来人所知晓。

关于诸神时代的记录,现存的典籍几乎都是人类自己编著的,人类视角的伟大注视,注定欺骗了所有人,甚至是编著者的子孙们。

人类连自身千年之前的历史都无法精准的考证,对于那个存在着诸神的伟大时代,更是早已经淡忘殆尽,有的只有自大的揣测和无端的妄想。

天闲不知道血宗对于诸神时代到底了解多少,但天闲可以好不自夸的说,自己是这个人类***上少有的几个了解诸神时代情况的人类。

那的确是一个伟大的时代,一个造物主横行,每一刻都翻天覆地的时代,一个让卑微的人类绝望,连反抗为何物都不知晓的时代。

支配者的灵魂残影折磨着天闲,也带来了海量的知识和记忆,天闲越是窥视诸神时代,越是感到自己的渺小,很多时候感到抱紧荒尘大剑才会有安稳感,才敢继续窥视那个时代,虽然天闲知道自己抱着的只是赝品而已。

如果要一个对诸神时代清晰的描述,那么邪眼是一个很好的参照物。

人类历史中,将邪眼描述成一个曾经烧毁过整个世界,从上上个世界的灰烬中诞生的邪灵,是天地间最为恐怖的火焰恶魔。

这一点其实并没有太多的错误,只不过在邪眼自由生存的那个时代中,能够摧毁一个世界的存在实在多如牛毛,而能够创造一个世界的存在一样多如牛毛。

如果以武力衡量的话,邪眼的力量相当于现存的人类***中的一头野***。

或许会是稍微厉害一点的那头。

而诸神,就像体长五十米,行动狂风随身,好似能呼风唤雨的小灰。

另外,普通的野***,小灰一顿可以吃几十头。

天闲望着那慢慢在眼前放大的古城,开始全神戒备,在这种真正的古神也要建立防御的地方,出现任何人类无法接受的事都是可能的。

这可是比雷霆古城恐怖一百倍的地方。

穿过被破坏的防御阵,天闲和血宗双双落进了古城。

这座城市也不知道存在了多久的历史,更不知道在水下沉睡了多少年,整个城市覆盖着厚厚的泥沙,根本看不出本来的面目,只能从那些风格迥异于现在人类的建筑上看出一些古代的痕迹。

天闲和血宗都飘在离地面泥沙几米高的地方,小心的不去触碰任何东西。

望着这座古城,血宗明显是兴奋的,周身的黑色气息涌动的都快了几分。

“我们有大概一天的时间搜索这里的一切,在防御阵产生变化之前必须回去,同时要小心那些怪物的再一次袭击,你有什么问题吗?”

天闲摇摇头,心想计算有什么问题你恐怕也解答不了。

血宗点点头,大方的左右挥了挥手,“这座城市很大,我们一天的时间恐怕只能探索很小的一部分,左右两边,你自己选择一面吧,***另外一面。”

天闲有点惊讶,血宗倒是大方。

不过自己对这里完全不熟悉,根本不知道该去哪。

索性,天闲选了右边。

本来天闲从前习惯选择左边的,但是上辈子给那个黑老大出诊被雷劈的时候,在岔路口就是选左边的那条路……

“一天的时间,一定要记住1血宗再一次提醒,“水下光线混乱,时间不容易计算,这就要靠自己了,太贪心的话绝对会送命的。”

“放心,我一向不怎么贪心的。”天闲面不改色的扯了句谎,立刻转身向右方游去。

血宗也不多说,身形一转,向左方而去。

一分钟后,天闲幽灵般从沙尘覆盖的建筑间探出头来,看了看血宗消失的方向,无声的跟了上去。

血宗要死要活***这个遗迹,毫无目的的探索,甚至把选择权交给别人,这种事天闲打死也不会相信的。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