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八百六十二章 呼唤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百六十二章 呼唤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血宗在请天闲来之前就已经订好了计划,而现在也没有时间再更改这个计划,并且……天闲当初在地下水脉中引起了滔天大祸,险些把血盟总部冻成地下冰坨,现在让天闲处理水脉中的怪物,天闲也说不出什么不对来。

当然,天闲是完全不忌惮这些怪物的,虽然对它们没多少了解,但是经过金纹兽的事件后,天闲已经知道怎么和它们打交道了。

血宗只是简单的讲解了一下行动的流程,天闲留意到这个行动流程无比简略,自己除了知道自己做什么,并不知道***人会做什么。

而且血宗也没提及自己挡住这些怪物后,怎么跟随大部队进入遗迹。

这家伙或许恨不得我抵挡敌人的时候顺便***掉。

毕竟是曾经“祸害”过血盟的危险分子,天闲对于血宗这样的计划倒也完全没有反对,反正现在也没有反对的时间了。

天闲在这个营地中只休息了两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吃了东西稍微睡了一觉,之后就被叫醒。

血宗打算行动了。

“时间还有一天,我们可以多尝试几次,但无论能不能突破遗迹,都要在一天之内返回这里,过了这个月后,防御阵会变成什么样子没人知道,要是被困在里面,那就只有等死了。”

血宗训诫所有参与行动的血徒,天闲自然也是记下这句话。

上方“海面”距离地面大概有四五十米的距离,这点高度对于探索小队小说倒不是什么难事,血宗当先飞了起来,浑身黑气蒸腾,好似一股黑云托着他飞行。

天闲脚下火光闪动,火箭般跃起,紧随血宗身后。

海面越来越近,那沉在海底的城市也越来越清晰,天闲惊讶的发现这半空的距离虽然只有四五十米的样子,但是随着临近“海面”,海中的景物在急速放大。

“噗通”

天闲一头扎进海水中,瞬间感觉天地倒悬,一种力量的交错感撕扯过全身,眼前的景物也随之旋转起来。

这个过程只持续了一秒钟多有,当一切平静下来,天闲惊讶的发现那座沉在头顶海洋里的古城已经安静的躺在自己的脚下。

抬头望去,海平面就在自己头顶,而原本正立的营地现在却变成了倒悬在天空的一块小地面。

完全感觉不到重力的错乱,进入海面后,上下似乎一下子就反转了过来,虽然开始晃动了一下,但现在已经没有不适感。

这还真是个有些奇怪的地方。

天闲的心热了起来,这地方和目前所知道的所有遗迹都不大相同,有一种十足的神秘感,或许真的能在这找到些有用的东西。

银水精魄护身,天闲正迫不及待的想要潜下去探索一番,萦绕血宗的黑色气息一面墙壁般挡在了天闲眼前。

“前面就是防御阵了,不小心触碰的话……”血宗指了指海底。

天闲仔细望去,顿时心中一寒,在海底的古城建筑商,散落着一些人体的残害,大多残缺不全,但从还存在的衣衫来看,应该是才死掉不久的。

“是那些仆役?”天闲感到一股怒火在胸中燃烧,血宗为了试探这个防御阵,不知道白白害死了多少无辜的人。

“哦……”血宗意味深长的看了天闲一眼,“没想到你对于我们血盟的仆役如此了解,这么远的距离上,只凭借骸骨就能辨识出是那些仆役。”

天闲顿时暗叫不妙,自己一时口快,却不小心泄露了秘密。

血宗使用仆役们探索遗迹可是机密,是四姑娘在大量的信息中整理出来的猜测,这件事自己可原本不该知道的。

“上次总是有穿着这种衣服的仆役跟着我,自然认识。”天闲面不改色。

“真是好记性。”血宗的声音低沉而冰冷,“但现在不必去在意那些已经没用的东西,我们开始***防御阵的时候就会有那些东西来阻挠,到时候……”

血宗忽然停了下来,疑惑的问:“你没什么问题吧?”

天闲的身体表面闪过一层火光,在银水精魄淡淡的白色痕迹外镀上一层明亮的金纹后消失不见。

天闲的脸色显得略有苍白,“没事……只是我不大喜欢水,赶快完成搜索吧。”

血宗很怀疑天闲这句话的真实性,但现在也顾不得其它,挥手命令***人散开布阵,自己也向阵法中央飘去。

“我们的人会帮助你驱赶那些怪物,无论如何短时间内不要让他们攻击困龙大阵,否则前功尽弃。”

天闲只是点头。

此时,天闲的目光并没有观察,这一层明亮的海水还想透明的多彩玻璃,色彩斑斓而又不炫目,一眼可以看到老远的距离。

天闲的目光在更深,更幽宰搜索着,在那里,正有什么东西汇集过来。

就在刚刚,那种刺耳的鸣叫声再次袭来,震的天闲在短时间内有些耳鸣,邪眼的力量隔绝了大部分声音后,现在依旧能感受到这鸣叫声中的刺耳和尖锐。

不过,这一次天闲莫名的又感觉到一些东西,就好像之前在这些声音中察觉到了愤怒和恐慌一样。

那种急迫,甚至有些兴奋的情绪透过鸣叫声冲进耳膜,冲进心海,让人心神动遥

我,是这些鸣叫声的偏向者……想到三角的话,天闲心里抖了抖。

在幽深的海底,莫名的东西正大规模的涌来,或许是血宗说的那些怪物,或许不是,但天闲能保证的是,这就是那些发出鸣叫声的东西。

因为随着能量触手从海底感觉到的能量波动增强,那鸣叫声也已经越来越刺耳,越来越真实,也充斥着越来越强烈的情绪。

“出现了!1

忽然一个血徒大喊,声音在水中显得无比奇怪。

怒潮自深海中狂涌而出!!

那景象,真的让人有些绝望!

除了脚下这片浅海之外,四周黑漆漆的海底如同被迅速倒满的酒杯,涌出根本无法计数的莫名怪物!

那根本不是血宗之前所描绘的什么长筒状还带着触须,也就是天闲先前见过的那种东西。

这无数的怪物千奇百怪,就好像造物主在工作时打了盹,随手不负责任的捏出了成千上万,或者说成万上亿的残次品,他将这些不负责任的东西全部埋在不为人知的角落。

而今天,血宗却并不幸运的发现了造物主的阴暗面。

天闲简直看傻了,当初在火叶城外见到人类的百万大军黑压压的铺满大地,夜间灯火连绵千里,那壮丽的景象真让人难以相信。

而和现在的景象相比,那简直就是一窝蚂蚁组团斗殴而已,这蜂涌上来的怪物,何止百万千万,恐怕以亿万来计算都完全不可能!

这些怪物的速度非常快,就好像黑色的鱼雷飞出海底,向血宗正布置的困龙打阵涌起,海底那座看起来古来而辉煌的城市,眨眼间被淹没在无尽的怪物之海中。

“我们撤退1

眼见情况不对,天闲大吼一声。

“不能退!1天闲话音未落血宗已经大声吼了回来,声音真的水波涟涟闪动,“退后者!死1

早被眼前景象吓傻的血徒们听到天闲的吼声本已经想要后撤,但血宗这一声吼又生生的将他们全部拉了回来。

留在这或许会死无全尸,但如果落到血宗的手里,简直是生不如死。

数十人在水中站好方位,血宗飘在正中,面对着海潮般扑来的无数怪物一声大吼,“开阵1

每一个血徒都是脸色苍白,满面视死如归,数十人一起念起了相同的古老音节,全身绽放出血红的光芒。

光芒在水中交织,几乎一瞬间就形成了一面广阔的圆形大阵,如同在海水中睁开了一只血红的巨眼,凝视着涌来的怪物。

天闲心想血宗真是疯了,这种情况下居然还要强行开始遗迹,难道这遗迹里真的就有什么势在必得,甚至不惜冒生命危险去搏一次的东西?

血宗不退,天闲自然不能一走了之,虽然完全没有必要在这里陪着血宗送死,但这样丢人的逃跑可不是男儿所为。

抽出荒尘大剑,天闲吐了口气,望着那海底淤泥般翻涌起来的怪物们,心中满是无奈:这次可真是接了一个赔本的差事了,回去一定要好好的责罚四姑娘,要不是她非要来的话……

这起码要烧上一百笼屉的点心才行!

虽然对于这无尽的怪物感到无力,但值得庆幸的是这次任务并不是将这些怪物赶尽杀绝,而只是保护困龙大阵不被攻击。

这样的话起码能抵挡上一阵!

心中打定主意,天闲游鱼一样飘到了阵前,面对无穷无尽的海底怪物,笔直的竖起了荒尘大剑。

血徒们看着天闲,简直都要哭出来了,这次能不能活着回去,就全靠这个怎么看也无法抵挡这么多怪物的少年了……

邪眼的火焰在荒尘大剑上燃烧起来,周围的水温一瞬间开始高涨。

为了保证背后的困龙大阵不被破坏,天闲向更深处沉去,只要吸引了这些怪物的注意,短时间内应该可以保证困龙大阵的安全。

很快,天闲和那些怪物近到能看清它们身体的一些细节,这让天闲倍感恶心,这或许完全是造物主的恶趣味。

举起荒尘大剑,天闲正准备大开杀戒,忽然间那些涌来的怪物们停顿了一下。

这是极为诡异的一幕,那些涌起的怪物就好像水底被搅动起来的污泥,但这一刻水底似乎被一下冻结,视线之内的怪物们完全的僵硬了一下。

要不是自己感觉正常,天闲甚至以为时间在这一刻静止了。

而下一刻,怪物们一瞬间分了开来,本来冲向天闲的怪物完全散开,好像炸开的礼花,完全绕开天闲,向困龙大阵冲去。

天闲大吃一惊。

这数以亿万计的怪物们如果不管自己,非要去冲击困龙大阵的话,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挡不祝

但是,诡异的一幕再次出现了。

那些散开的怪物们并没有直接冲击困龙大阵,而是在绕开天闲一段距离之后快速的回游,并且在天闲背后很远的地方重新汇集。

只是眨眼的功夫,这些成山城海的怪物们以天闲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球体,就好似无数飞鱼环绕着天闲飞速涌动。

“血宗大人,您看……”

困龙大阵中的血徒们都已经惊呆了,想象过这个少年要怎么样才能保护住困龙大阵安然无恙,可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会发生现在这样的景象,那些怪物看起来要将这个少年完全包围住了。

血宗的面孔隐藏在漆黑的气息中,完全看不出任何表情波动,“不要惊慌,只要这些东西不来妨碍我们就好,专心布阵!等待时机1

“是1

在血宗看来,天闲已经凶多吉少。

显然怪物们注意到了天闲,而且这些前所未见的怪物比之前见到的那些蠢笨的东西更加具有智慧,他们发现了威胁者的存在,并且采取了优先攻击的策略,先将对手彻底包围,然后在发动致命的攻击。

但,这个小子可不是那么容易就死的人,整个***在几年的时间里被他搅的天翻地覆,怎么可能会轻易死在这种地方。

当然,如果这就死了的话也没什么不好,只要拖延足够的时间打开遗迹,那么……还免得分配宝物时的心机算计。

血宗是这样想的。

但天闲面临的确完全是另外一种景象。

黑漆漆的怪物们已经将天闲完全包围,密不透风到好像一面面金属墙壁,而且还有更多的怪物涌进这个巨大的球体中,完全将天闲死死围在中间。

但这个几乎密闭的球体中,却闪烁着光亮。

天闲开始也是不知所措,完全没见过这种架势,但是很快,包围圈最里面的一层怪物,身体开始散发出光芒,照亮了整个水域。

天闲十分惊讶。

因为这些外各异的怪物们散发的光芒天闲是认识的,当初那些水下的怪物们所散发出的光,和这时的光是一样的。

而且……

天闲惊讶的发现了一个长筒状,长着许多触须的怪物脱离了包围圈,闪烁着光彩向自己游了过来。未完待续。《道友,看门事件,看******,看***巨.***,看***校花真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家搜索meinvjia123按住3秒即可复制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