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八百三十九章 狂躁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百三十九章 狂躁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尽管支配者的残余意志在脑海里回响让天闲总是有些抓狂,但不得不承认她带来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

人类***一切关于古代事物的记录都无法和支配者相比,成千上万年的岁月沧海桑田,连大地都化为海洋,江湖填成平地,何况那些脆弱的记录,各种历史文献,秘典宝籍还有上古器具都只能窥视诸神时代繁盛的一角,而且各种文字、符号直到今天都无法破译,绝大多数记录都被尘封在永远不会打开的仓库里。

支配者,却是活生生的古人。

天闲学会了古神语,不是像之前那样一知半解,而是在支配者狂轰滥炸下精通纯熟,可以自己理解支配者的生命能量中记载的古代记录,甚至还能翻译成现在的人类通用语。

不过这也是天闲最大的成就了,在支配者庞大的生命能量中,存在着许多零星或者系统的记录和记忆,也有人类无法理解的伟大力量,除了古神语之外,天闲只学会了使用一些简单的古神铭文。

不是天闲不想多学习一些东西,实在是那些东西对于人类来说太过艰涩难懂。

就好像一只蜜蜂就算再勤劳也不会理解人类的***,只会辛勤的采蜜,全然不知自己只是人类喂养的财源而已。

对于天闲能学会使用简单的铭文,支配者表示很意外,原本支配者并没有在这一方面抱任何的希望。

天闲这个只在小学挂名,根本没上过几天学的文盲被支配者夸藏勤学好问,聪明绝顶。

荒尘大剑,就是由此重新铸造而来!

但现在天闲也明白了一件事,自己先前使用的并非真正的洪荒之尘大剑,作为开天辟地的至宝,那把拥有伟大之力的剑曾是第一古神的武器,天闲不知道那种古神强悍到什么程度,但只要想想支配者随便就毁了自己的荒尘大剑,就知道那把剑并非真品,甚至那可能只是带有一丝丝荒尘大剑气息的宝物而已。

现在的这把剑,和当初的那把差不多,天闲发现沙漠中很多地方的地下都有极其强大的大地精气,这或许就是当初为什么可以从地下挖出上一把荒尘大剑的原因。

不过,虽然重铸荒尘大剑让天闲很兴奋,但也立刻遭到了凌“穷凶极恶”的追问,天闲简单的编造个理由,最后难免又被修理了一顿……

不过,天闲觉得这次凌下手似乎轻了一些……

好像,不知不觉,连露娜也会对自己手下留情了,看看天上灿烂的阳光,天闲忽然感觉这世界真是美妙。

当然,只有抬头的时候才很美妙,低下头来,乌压压一片不美妙的东西都在眼前……

支配者依旧每天对天闲狂轰滥炸,而随着时间进入狂龙之月,龙渊帝国和圣灵殿的对峙也开始变得紧张起来,双方的小规模摩擦明显频繁了很多,甚至还出现了龙渊帝国一位将领率自己的部队直接进攻火叶城要夺走龙九的事情。

当天嘉米娜正在城楼上睡午觉,险些就要发动之前设置的陷阱,好在圣灵殿及时发觉出兵迎战,双方就在火叶城下混战了半天,最后丢下上千尸首各自回营。mianhuatang.la

这件事让天闲警觉了起来。

晚饭的时候,天闲把饭厅直接挪到了城楼上,大家隔着城垛可以清晰的看到距离火叶城不远的两边各有一片火光相连,直达夜幕尽头,那是圣灵殿和龙渊帝国的军营。

今天吃饺子。

这份包饺子的手艺是天闲以极其拙劣的教学手段传授给了四姑娘,然后四姑娘将其发扬光大,教会了城里所有的厨子,现在饺子已经成了火叶城的特产。

在夜晚寒冷的时候吃上热汤热水的饺子,已经是好多来往旅人的享受。

“你们说……他们为什么非要舔着脸赖在这不走呢?”天闲望着城外一脸无奈,“他们不走,我们就要被栓在这,根本无法外出活动。”

龙四一面吃着饺子一面吐着舌头,她喜欢吃热的,却怕烫,“支配者……烫,烫……支配者的事……没人解释,他们……嗯……还想从我们这……捞好处。”

“可我们没什么可以给他们碍…”天闲无奈。

古丽把三鲜馅的饺子拉到自己面前,很认真的说:“圣灵殿暗中搜寻古神遗迹很多年了,但最近几十年已经没什么发现,除了东部王国和雷霆古城,***上的遗迹几乎都让他们挖遍了,当初那些骑兵诡异的消失,显然是某种强大的力量导致的,而这种力量……并不属于现在***上任何一个人或者任何一方势力,他们不把这件事搞清楚,别说一年,恐怕一百年都不会走。”

露娜把天闲眼前还剩下的唯一一盘三鲜馅饺子拉到了自己这边,顺手把空盘子塞回去,开心的说:“现在人类***两方豪强对峙,其实也没什么不好,我们就处在战争漩涡中心,消息来源最可靠也最快速,而且现在已经没人再去关心狮人和精灵这两个异族对人类***的威胁了,我们在沙漠深处休养生息,***上的异族们也沾了不少光。”

屠戈在一旁闷不吭声的把半盘饺子倒进嘴里,“的确,这一年来有上千狮人投奔到火叶城来,我不得不将他们安排到别的地方去,从前的话狮人不可能这样自己随便在人类***上走动。”

天闲小小的叹气,“精灵和狮人们的确不再像之前那样处处被关注了,我们在各个国家负责种植果实树的精灵们似乎已经被大家习以为常了,但我们被困在这,终究不是办法,虽然现在有半数国家站在我们这边,但……方式却不是我们想要的,他们是觉得有利可图,并不是团结一心,更不可能依照我们的意思去做些什么?”

瞧瞧天上的月亮,那月光扭曲成狰狞的龙型,张牙舞爪好像要吞噬天空一般。

“狂龙之月又到了,圣灵殿和龙渊帝国都焦躁起来,他们越是冲突,我们也就越无法离开,被双方大军夹在中间,无法动弹碍…”

“你想去哪?”龙四终于倒出嘴巴来。

“去可能的地方寻找线索,这大路上总还会有诸神回归的线索的,但肯定不在我们这。”

“那去好喽!你有小灰,谁能拦的住你!用得着在这里长吁短叹的。”

四姑娘身边,光光正津津有味的吃着饺子,一年时间过去,她的身体已经修养好了,现在容貌恢复了从前的样子,依旧跟着四姑娘,几乎寸步不离。

“多嘴。”四姑娘立刻瞪了她一眼。

光光贴近四姑娘,“小姐啊,你看他那个长吁短叹的样子,而且一脸没精打采,明明就是懒惰成性、不思进取,而且看来酒色过度,你也不说说他。”

饭桌上顿时传出一片笑声来。

天闲最近面容憔悴大家都看得出来,但也没人多说,光光这张嘴巴大家都是服气的,什么都敢说……

“死丫头,什么酒色过度……”四姑娘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再胡说,叫你明天饿肚子1

光光一下闭上嘴巴,低头专心的吃东西。

众人低声发笑,四姑娘也是没办法,之前还只是自己听习惯了光光那张“永不停歇”的嘴巴,到了现在,大家都已经习惯了。

“天小哥,妾身有件事,其实一直想问。”四姑娘小声的说。

“什么事啊?”

放下手里的东西,四姑娘犹豫了下,“之前,血盟明确表示愿意与我们联盟,妾身也亲自去见过血宗,而且血宗还开出了一个条件……”

停顿了下,四姑娘继续说:“先前圣灵殿和龙渊帝国在城外交锋,支配者降临,一切弄得我们焦头烂额,但现在圣灵殿与龙渊帝国的对峙已经稳定,支配者也已经消失,天小哥为什么……”

“为什么到了现在还没回应血盟,对不对?”天闲微微一笑。

“是。”四姑娘点点头,“现在小灰已经长大,速度惊人,如果能在血盟那里得到些什么线索的话,这***上没有天小哥一天一夜赶不到的地方,所以……”

大家都不由停了下来,望向天闲。

每个人都清楚,瑶瑶是天闲的心病,血宗曾说愿意以瑶瑶的消息作为交换与天闲正是结盟,但这件事随着战争的爆发和支配者的降临没了后文。

现在,似乎的确是该再次考虑的时候了。

天闲这次真的叹气了,眼神中流露出淡淡的哀伤。

瑶瑶碍…这个名字刺痛着天闲的心。

“这件事,我始终记着。”天闲摸了摸额头,“最初确实是被***的事延误了,但到了今天,我觉得……或许已经没有必要了。”

所有人都吃惊的望着天闲,万没想到天闲会这样说。

“你傻了?”古丽一下抓住天闲的手臂,“那是***妹啊!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

天闲面沉似水,摇摇头,“我是说……我大概猜到了一些事,在没有确定这些想法之前,不能轻举妄动。”

古丽一怔,“你猜到……什么事?”

天闲慢慢站了起来,走到城墙边,望着外面无尽的夜色,语气沉重:“我感觉的到,这是一场阴谋,针对我,针对我们的阴谋,你们想,血盟为什么会知道瑶瑶的消息?”

“血盟的消息一向很灵通1古丽飞快的说,“不管他们是怎么知道的,我们现在得到了**的机会,都应该立刻去确定这些消息。”

“可那已经是一年前了。”天闲转过身来,目光闪闪发亮,“这一年中***局势风云变幻,圣灵殿与龙渊帝国对峙,不仅没有实力受损,反而受到同阵营国家的拥戴,实力大涨!但是……”

深深的皱起眉,天闲满面沉思,“血盟在承受了更大压力的情况下,却一次也没有联系我们,关于结盟的事,他们似乎根本不着急。”

“这……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古丽不解。

天闲摇着头,“这很奇怪……非常的奇怪!血盟得到了瑶瑶的消息,应该立刻依次为条件与我们联合,要知道消息的价值转瞬即逝,可一年过去,血盟毫无音信,为什么?”

古丽凝眉思索一阵,面上忽然微微变色,“难道……”

“不错……”天闲咬了咬牙,“可能这个消息很快就不再有价值了……也就是说瑶瑶她,她已经……当然,还有一个可能,就是血盟始终掌握着瑶瑶有价值的消息!这样的话,她就还好好的活着。”

四姑娘听了天闲的话面色微微一变,“如果血盟始终有瑶瑶的消息,那岂不是……”

天闲眼中闪过两道寒光,“如果是这样,瑶瑶被掳走和血盟绝对脱不了关系1

龙四听到这点点头,“有道理,我看瑶瑶还活着的可能性更大,血盟一次也没有催促我们,最大的可能就是有恃无恐,手里握着瑶瑶的可靠消息,不过……既然这样,我们似乎更应该早些接触血盟,在这里空耗毫无意义。”

“我知道……我知道……”天闲转过身去,双手扶着城墙,“我知道的……知道……”

大家互相看了看,每个人都感到天闲心中那股狂躁而冲动的气息,但天闲努力克制着保持平静,尽管城墙的砖角已经被手指捏碎了。

“那……为什么不去瞧瞧?”露娜打破了沉寂。

“因为要谨慎1天闲转过身来,呼吸有些纷乱,“我必须要救回瑶瑶!必须要!可现在太多事都无法预料,一步走错,瑶瑶她……”

平复一下呼吸,天闲吐了口气,“我知道我可能会做一些出人意料的事,在那之前……我必须准备足够的条件,机会不会有第二次,我要一次就救回她1

“也就是说……害怕了。”露娜毫不客气。

天闲眼神动了两下,“不1

“就是这样1露娜把王冠在手上转着,“瑶瑶的事,已经让你心烦意乱,没办法思考了,与其说准备充分,还不如说你害怕一旦犯错就会害死瑶瑶,但这样……永远救不回她。”

天闲的脸顿时抽搐了几下。

把王冠丢到头上,露娜微微一笑,“不过你的事姐姐自然是关心的,这一年的时间里,在外面活动的精灵们可是打探到了许多消息。”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