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八百三十五章 复仇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百三十五章 复仇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星光开始变得耀眼,整个火叶城在眼前都变得清晰起来,天闲感到空气在急速变冷,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体温在急速下降。

无法调动哪怕一丝一毫的力量,唯一能做的就是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发生。

整个城市披着一层黑色的面纱,大多数人已经进入了***后的沉睡,而***人则在为这场***善后。

没有什么人意识到城镇大厅房顶正在发生着什么决定了某个人命运的事。

白发现了,但显然无济于事……

在白的剑光消失后,天闲陷入了彻底的绝望,如果白都无法阻止支配者的话,那么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对支配者产生哪怕一丁点的影响。

“你……”

艰难的吐出最后一个字,天闲感到冰冷的身体一下炽热起来,一个力量从身体深处翻涌而出,冲断了自己的话。

和支配者一样,天闲的身体上浮现出金红色的铭文,清晰而耀眼。

两个被古神诅咒的人飘在半空,身上的铭文放射着血腥的色彩,火叶城黎明前的夜空开始被慢慢染红。

天闲感到自己身体深处涌起的那股力量与支配者冲入自己体内的五道力量接触并融合到了一起,居然完全没有阻碍,仿佛天生就属于一种力量一样。

一瞬间,洪堤决口,身体内的所有力量顺着与支配者融合的五股力量狂奔而去。

天闲身体轻轻颤抖着,瞪大了满是血丝的双眼望着毫无表情的支配者。

力量在流逝,生命的气息在慢慢减弱,天闲清晰的感觉到了自己的生命力量在被吸走,在被一点一滴的榨干。

支配者身上的金色铭文越来越亮,而天闲身上的铭文则渐渐暗淡了下去,同时还有天闲的眼神,那已经不再明亮的目光显得更加灰暗,仿佛要失去所有的生气。

每一缕气息,没一寸血肉,所有的一切都在被吸走,天闲从未这样真切的感觉到生命的逝去。就好像……

那些无法挽回的求医者,瞪大了双眼,徒劳的张大嘴巴想要呼吸却发不出声音,在骇人的表情***会着生命流逝的恐惧,慢慢的被死神拖入黑暗的深渊……

这……就是死亡!

猛的,五道热流倒卷而回,支配者先前疯狂吮吸的五股力量忽然间开始逆流,并且以超越刚才几倍的速度涌向天闲的身体。

已经干瘪的气球一下又膨胀起来,这是天闲的全部感受。

能量开始急速倒流,天闲莫名错愕。

难道……出现了什么意外?

然而,支配者的脸上依旧毫无表情,根本看不出她在想些什么。

已经开始衰竭的身体急速的饱满了起来,好似干裂的土地受到了雨露的滋润,天闲感觉自己一碰就会碎掉的身体在疯狂的生命力量灌注下一下变得活力充盈起来。

但依然无法动弹哪怕一下。

在短短的几秒钟内天闲真的以为出现了什么偏差,并且还心中狂喜——这或许是活下去的机会!

但接下来天闲陷入了莫名的错愕。

生命能量的倒流没有停止,而是以更快的速度灌注进自己的身体,在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内,生命能量倒涌的速度已经达到了刚才吮吸自己身体时的百倍以上。

天闲感觉自己要被撑的炸开了!

这难道……才是真正的死法?

但每当天闲觉得自己要被这股狂涌而来的生命能量撑死的时候,身体总能奇迹般的拓开更多的空间容纳并消化更多的生命能量。

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

每一次身体的开拓都是摧枯拉朽式的,好像是把原来贴合的身体撕裂,生生挖出一部分空间容纳新的力量,每一次……都好像经历一场死亡般痛苦无比。

但天闲不能说话,更不能喊叫,连动也不能动,只能圆睁着双眼,无助的瞪着支配者……

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身体的开拓,天闲忽然间发现……支配者的身体出现了变化。

虽然她依旧面无表情,但她的身体在缩小,脸庞更加稚嫩,而最明显的是她的手变短了。

这是?

支配者依旧面无表情。

但天闲的眼中已经只有惊愕。

能量的狂涌还在持续,速度还在提升,天闲不知道这倒卷而回的生命能量到底是开始吮吸自己时的多少倍,百倍甚至千倍,但现在这些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支配者的模样。

她的身体和容貌正在以惊人的速度衰退……

很快,她的手从天闲的胸口脱离,因为那小小手臂的长度已经不足以穿透天闲的身体……

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庞变得渐渐变得圆嘟嘟的,失去了冷峻的色彩……

她的帽子已经滑落,宽大的衣衫也开始从身上脱开……

慢慢的……慢慢的蜷缩起身体,小小的四肢抱在一起……

天闲看到金色的铭文在她细小的身体上急速闪动,而五道金芒连接着她和自己,疯狂的向自己灌输生命的能量……

很快,金色铭文的光辉覆盖了她全部的身体,她婴儿的模样已经无法看清,半空中只剩下一团强烈的光芒。

一瞬间,天闲忽然感到心头疼痛,无法眨眼的眼中涌起了泪水……

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悲伤,从心底发起,莫名却又无以伦比的强烈……

生命能量的灌输开始减弱了,支配者的光芒也开始暗淡,但即使如此,暗淡下来的光芒之中依旧无法看清她的身影。

光芒不断的减弱,不断的缩小,好像一朵正在熄灭的火焰。

夜色达到了黎明前最黑暗的一刻,漫天星光中,那一朵火焰显得如此脆弱。

“等一等!1

天闲拼尽全力吼出了声音,石头一样的身体强行动了起来,伸手去捧那如余烬般的光辉……

手还没有触碰到那缕光,它已经悄然消散……

天闲双目瞪圆,愣愣的站在那,甚至没有发现自己已经慢慢回落到城镇大厅的房顶。

泪水无法抑制的从眼中涌出,点点碎散的光辉在天闲身体周围漂浮,好似有些留恋。

很快,就连最后的碎光也消失在黑暗中。

天闲的脸颊抽动一下,满眼茫然,徒劳的在空气里抓了几下,但支配者已经不在那里。

支配者死了。

这个意识强烈无比的冲击着天闲的脑子。

悲伤好像洪水一样淹没了天闲,紧咬牙关不让自己大哭,天闲泪流满面,痛苦的无法呼吸。

一道剑光在这时落到了城镇大厅的房顶。

白的白衣染着血,看来是他自己的,他的剑不知道去了哪里,人也有些狼狈,目光警惕的扫了扫屋顶,顿时面露疑惑。

“她在哪?”

天闲慢慢转身,望着白,脸上全是无法抑制的悲痛,“她……死了。”

“死了?”白大为不解。

天闲摇着头,“我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但她死了,她已经死了。”

白皱眉上下打量天闲几下,“你没什么问题吧?”

天闲用力擦着眼泪,“没有……我很好,真的……很好。”

抬手擦拭眼泪的时候天闲才发现,自己被贯穿的胸口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痊愈了,连一丝伤痕都没有,如果不是衣服上的破洞和还没干涸的鲜血证明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天闲简直以为刚才全部都是幻觉。

白很不解,但现在的确已经找不到敌人,而眼前的少年安然无恙,一切……似乎都很不错。

又一次搜索了一次周围的情况,没有任何收获的白只得放弃,“小子,之后我需要一个解释。”

留下这句话,白纵身隐没在黑暗之中。

屋顶只剩下一人,狂涌的悲伤侵袭了天闲的整个心海,躺下来,天闲任凭眼泪狂涌。

“人类,我没有时间给你流眼泪。”

天闲猛的跳了起来,骇然扫视周围,“你在哪?”

居然是支配者的声音。

“在你身体中。”

天闲大惊失色,立刻看了看自己的胸口,“我……我的身体?”

“我已经彻底说明过了,难道你根本没有明白吗?”支配者的声音明显十分不满。

天闲这才意识到支配者的声音从自己的心中传来,就好像……好像是邪眼一样。

但是,说明过……又是什么意思?难道……

“之前你说……说的那个融合,难道就是说明?”

“当然1支配者明显有些发怒。

天闲心中苦笑,那种话也能算是说明吗?简直……就好像是杀人前痛快的大笑三声然后说“你死定了”。

“那现在……我们这就是,融合的情况?”天闲小心的问。

“虽然我没做过,但显然我们成功了。”天闲终于意识到了些重要的东西,支配者的口气和缓了许多。

天闲顿时哭笑不得,这种事简直……简直就是乌龙嘛!

“原来是这样。”天闲擦擦自己眼角的泪水,顿时感觉这眼泪太不值钱,“你早说嘛,弄的我这样担惊受怕。”

“什么意思?”

“没……没什么意思?”天闲笑笑,“总之……就是我们融合在一起,然后那个什么见鬼的神灵的死亡诅咒不攻自破,我们可以逍遥的活下去了,是吗?”

“诅咒已经随着我消失的身体消失了,你可以活下去。”

天闲轻松的吐了口气,“果然是这样,那么……”

猛的,天闲一愣,“你刚才说……我可以活下去,难道不是……我们?”

“你根本……没有明白我的意思1支配者顿时恼怒。

天闲赶紧叫停,“等等!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是在说……只有我能活下去?”

“当然!否则为什么消失的是我的身体?”支配者第一次怒吼起来。

天闲再一次陷入呆滞状态。

“早知道你是这样的***,或许我该选择自己,虽然那根本毫无意义。”支配者显得有些沮丧。

天闲努力消化了一下支配者的话,小声问道:“那么……无法活下去的你,会怎么样?”

“我的身体已经不存在了,我的精神与意识化为生命的能量灌注在你的身体中,现在的我只是还未转化的一部分自我意识而已,很快就会消失,你的眼泪来自于我对生命逝去的无奈,很快你就不会再感到这样痛苦了。”

天闲着实震惊了。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选择让我活下去?”天闲完全无法理解,支配者降临之后做的唯一的一件事就是设法让她自己活下去,但是到了最后关头。

“因为我已经没有选择了。”

支配者的声音透着无奈,“融合可以逃避死亡的诅咒,代价是一方的生命,如果你能让我活下去,在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会那样做,可惜的是……你无法挽救我。”

“为什么?”

“因为你是个弱小的人类。”支配者轻笑,“如果同样是一个支配者,那么我想我会得到活下去的机会,但你只是一个弱小的人类,你短短百年的生命就算全部献给我,也无法补充我作为半神的生命空白,充其量可以让我多活半天而已。”

“我……还是人类吗?”天闲不由喃喃自语。

这个问题其实也一直困扰着天闲,经历几次古怪的能量灌注和身体变化,天闲觉得自己或许已经像巴巴洛特那样失去了作为一个人类最基本的东西,但现在支配者却是这样说。

“人类,只是人类自己的模糊称谓,在我看来,和人类类似的生命统一可以称为弱小的生灵。”

天闲苦笑,这种说法可真是让人饱受打击。

“所以你无法挽救我,吞噬你对于我来说毫无意义,那么我只能选择让你活下去,我重新回到这片土地上,是受到诅咒的你召唤了我,或许这就是命运。”

天闲心中一片感慨。

“人类,你要明白,你的生命无法挽救我,但我作为半神的生命救回你却绰绰有余,很快你就会感到我的力量,我希望……你能好好使用这份我留下的东西,然后……”

“杀了巴巴洛特1

天闲一怔,“这……是复仇吗?”

“如果人类一定将这称为复仇的话,是的1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