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八百三十四章 融合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百三十四章 融合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闲越来越觉得渡婆在暗中计算,或者干脆点说是在算计着什么了,当然这种算计未必是针对自己的,但这样总是把话说到一半确实让人十分不爽。MianHuaTang.la网

天色未明,距离破晓还有好一阵的时间,天闲索性信步而行,慢慢呼吸一下这黑夜里的凉爽空气。

身体的伤痛,精神上的焦虑,在这黑暗的冰冷中都稍有缓解。

时间,不多了碍…

城镇大厅中燃着灯火,雪和凌在伊芙的陪伴下安静的坐在一旁小声的说着话,现在大多数人还在城里处理善后事宜,但雪和凌也不想睡,拉着伊芙说话。

天闲进门来,见雪和凌还在,不由大是心暖,上前来每人抱了抱,又在她们脸上亲了一下。

雪和凌消耗了很多力量,也懒得去敲打天闲,只好无奈的笑了。

“伊芙姐姐,天这么晚了,我们去休息了。”天闲嘿嘿的笑着,现在天闲并不想去理会城里的混乱,更多的想陪雪和凌一会儿。

伊芙见天闲一手一个搂着自己的两个女儿要走,不由好气的摇头,这个臭小子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支配者在等你。”伊芙轻轻的说。

天闲一愣,“等我?”

眨巴眨巴眼睛,天闲记得支配者说天亮之前不要打搅她,她需要休息。

“在房顶,刚才来告诉我们的。”

天闲看看雪和凌,两人也是点点头。

这个多事的女人,就不能让人好好睡一觉。

天闲心里嘟囔着,只好放开两位小美人,“***一下就回来,很快的。”

走出两步,天闲忽然回过身来,“伊芙姐姐,嗯……他今天杀了人,喝了酒,或许……希望有人陪着她聊聊。”

伊芙一怔,会意后眼神不由躲闪起来,“我……不,现在一定已经睡了。”

“无人问津,只能睡了。”天闲耸耸肩膀。

话音未落,天闲就感到四道不满的目光打在了自己脸上,雪和凌刚才还一副懒洋洋,很是顺从的模样,现在眼中却一片冷意。

天闲瞧瞧她们,“今天要不是他,这火叶城可能要毁掉大半,或许我们当中已经有谁永远离开,你们难道没有想过这个吗?”

雪和凌的眼神顿时微微一暗,同时皱起眉来。

“他在这里一年多,从未出现,从未来打搅,只在你们有危险的时候出手,这起码值得尊敬。”

雪和凌的目光不由垂落下来,一时不知该如何与天闲对视。

“伊芙姐姐1天闲口气轻快了起来,“现在我以大公的名义任命你为****先锋,去犒赏这次战斗中的有功之臣,允许你调用城内所有的事物和酒水,嗯……这是命令1

伊芙心中满是感激之意,对天闲微微施礼,“是,伊芙明白了。”

看了两个女儿一眼,伊芙迅速转身,离开了城镇大厅。

伊芙一走,雪倒是还没什么反应,凌却一下抬起头怒瞪天闲,“好碍…现在就想当着母亲的面教训我们姐妹俩了1

天闲也不辩驳,向着楼梯走去,口中说道:“将来,你们也会是妻子,也会是母亲,也会有自己的儿女,也会站在她的位置上,想想你们未来不能和丈夫见面的凄楚吧……”

凌不由一呆。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

“至于你们。”天闲停下脚步回过头来,嘿嘿一笑,“我等你们教训我还来不及呢,怎么敢教训你们。”

凌蹙着眉,想了想后还是瞪了天闲一眼,拉着雪就走,“今天我们两个睡,要是那个下流的***想趁虚而入,就要虚灵吞了他。”

天闲举手投降,“好好好,你们先睡,先睡……我保证不会让你们察觉,啊我是说我一定不会去打搅的。”

瞧着凌拉着还有点没反应过来的雪离开,天闲心里盘算:说起来还是雪安静的多,凌这一年多性子平滑了许多,但还是那么暴躁。

真想一直陪着她们碍…

凝望凌和雪消失的门口,天闲发了会呆,随后才想起支配者还在等自己,拍拍脸颊恢复一下精神,赶紧向房顶赶去。

城镇的大厅的屋顶或许真的该修建一个小小的露台或者花园之类的地方,天闲发现现在似乎总是往这里跑,而这里只有一片光秃秃的屋顶。

支配者站在屋脊上,无声的望着整座城市,她的身体缩小了很多,那身打扮挂在她的身上已经十分不合适,看起来好像一个稻草人套着奇怪的衣服站在那里。

看着她缩小了许多的身体,天闲也是一叹,她的生命在倒流,现在这个模样,看起来也坚持不了多久了,一旦生命倒流到婴儿时期,行动和思考说不定都会受到极大的***。

而从身体的成长过程来看,支配者的智慧也在随着时光而流逝,很快她就会变得幼稚而无法理喻,甚至变得没有什么思考能力……

天闲来到支配者身边站定,忽然间有种莫名的悲哀,如今站在这座城市最高处的两个人,两个实力最强大的人,其实都是马上就要去死的人。

“怎么了,睡不着吗?”天闲留恋的望着眼前的城市,那是一片努力奋斗过的痕迹。

“我已经睡的太久了。”支配者冷漠的回答,她的声音稚嫩了很多,显得十分尖细。

果然身体退化了很多碍…

天闲呼了口气,不经意望了她一眼,顿时愣祝

“你?”

支配者的衣衫已经松垮,覆盖在她身上几乎将她整个压住,转到正面来天闲才发现,她那藏在已经显得很大的高帽下的面孔上,依旧闪动着金红色的铭文。

“不错,已经来不及了。”支配者抬起手,摘下了她高高的帽子,直溜溜的长发瀑布似洒了下来,长发掩映的面上,脖颈上,铭文清晰可见。

抬起手,支配者望着自己手上的金色铭文,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悔意,“铭文不再消失,是我太大意了。”

望向天闲,支配者的眸子中闪动着铭文的金红色,“没想到那个巴巴洛特会改变我的神域,一切做的十分隐蔽,我并没有察觉的到。”

天闲略感悲哀。

支配者想要巴巴洛特为她续命,甚至渐渐开始只让巴巴洛特接触神域,结果反而遭到了算计,如果她能更相信别人,或者说不那么自信的话,一切或许不会发生。

“你……这样子没关系吗?”天闲扫了两眼支配者脸上的铭文。

支配者略显疑惑,“你是在担心我吗?”

天闲翻翻白眼,“我们都是一样的,我很担心你这个样子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如果是的话就告诉我,我到了这个地步的时候也好知道如何应对。”

支配者了然的点了点头,“那样的话,你不用在意,你和我的情况不同,不会到这一步的。”

天闲皱了下眉,“总之,这不是什么好事,对吧?”

“是的。”

支配者沉默了一阵,忽然叹了口气,“我还有些时间,但也等于没有时间了,很快我的生命就会流逝到无知的状态,那个时候……其实就等于我已经死去。”

天闲明白,支配者快要进入婴儿的阶段了。

望着自己的手,支配者的声音中多了一分恨意,“神域被破坏了,但影响还在,时间在飞速流逝,所以……铭文不再消失。”

天闲听了这话微微一惊,“你这是什么意思?”

“如果能暂时缓解的话,或许还有一些希望,但已经无法阻止生命的流逝了。”支配者望向远处,“我大概,还有几天的时间吧。”

天闲张大了嘴巴,“你说……几天是什么意思?”

“我这个状态就算在神域中也无法休息,而我的生命也在飞快的流逝,一切……都来不及了。”

天闲目瞪口呆,一时说不出话来。

难道支配者的意思是,是她要死了?

“你……你,你是说……”

“我要离开了。”支配者说完了天闲的话。

天闲彻底呆祝

“人类,即使过了几千年,还是这样狡猾……”支配者忽然笑了起来,“我居然被一个非人之物的人类劣性所陷害,绝对的力量……有时也未必是万能的。”

“你要死了!?”天闲这时候才猛的大叫出来。

支配者不由皱眉的看了看天闲,“我难道说的不够清楚吗?”

天闲嘴角抖了抖,“不……我只是,真的……很遗憾。”

这句话是真的,天闲觉得生命中最大的遗憾,就是面临将要逝去的生命,上辈子看到了很多次这样的场景,没想到这一生居然会眼看着一位半神渐渐离去……

支配者凝望天闲的眼神,良久忽然的说:“当然,并不是没有办法维持生命。”

天闲正沉浸在无奈的伤感中,毕竟这是一条生命,而且说起来她也不是敌人,只是很单纯的想要活下去而已。

但这句话让天闲的伤感一下消失的干干净净,一种莫名的恐惧侵袭全身。

“有一种办法,可以违逆死亡的诅咒。”支配者的目光在天闲身上缓缓一动,“自古以来,就有着这样一种办法,而且实际上,最初这种铭文并非被称为死相。”

天闲心生警惕,不由后退了两步,“什么意思?”

“被选中的两个生命,可以选择融合,合二为一,不再是彼此任何一个,死亡的诅咒将不解自破,而又是彼此的任何一个,生命可以延续。”

天闲浑身一阵发冷,“融……融合?”

支配者目光锁定着天闲,仿佛黑夜里发现了猎物的猛兽,“生命融合在一起,这是唯一的办法。”

不动声色,支配者向前逼近了一步。

天闲整张脸都要变形了,急速后退两步大喊:“等一等1

“我已经没有时间再等了。”说着,支配者缓缓抬起了手,五指张开对准天闲。

天闲亡魂大冒!

什么见鬼的融合?那根本不可能是什么想象中什么“嘿嘿嘿”的场景,而是单方面的吞噬才对吧!

一方吞掉另一方,让彼此的死亡诅咒抵消,这******才是***!!

这家伙要吃了我!

怒吼一声,天闲不顾一切向后飞退,逆心诀疯狂运转,邪眼的火焰迸射出体外,连银水精魄的寒气都一同涌了出来。

天闲脑子一团浆糊,但还知道现在远远离开支配者身边才是唯一的保命手段。

“嘭1

天闲身体猛的顿住,巨大的力量冲击贯穿了身体,简直把五脏六腑都撞的移了位。

“噗”的吐出一口血,天闲双眼大睁,惊怒交加的望着眼前的支配者。

刚才明明竭尽全力飞退,可不知为何一眨眼就回到了原地,还撞在了支配者手掌上。

“不要徒劳的挣扎,就算我虚弱成这样,你在我手中也只是一只不会飞的小虫子而已。”

五指猛的一扣,支配者纤纤嫩葱似的手指***天闲的胸口,直没掌心,血迸射而出,溅了支配者满头满脸。

天闲感到五道灼热的气息冲进体内,一瞬间封锁了自己所有的力量。

死神的羽翼落到了天闲的肩上。

天闲甚至感觉到了死神冰冷的呼吸,无数次陷阱困苦走过来,第一次如此清晰的感觉到死亡降临到自己的头上。

“你……你……”天闲说不了话,血从口中渗出,双目圆睁,满是血丝。

“这就是命运,人类。”支配者轻轻一点双脚,拖着天闲慢慢浮上了半空。

天闲拼尽全力挣扎着,好像被穿在铁钎上等死的蚂蚱。

不能死!不能死!!!无论如何也不能死!!

天闲双目要滴出血来,心中只有这样一个念头在疯狂的鼓荡。

我的朋友,我的亲人……无论如何……

“噗1

天闲整个人一颤,眼中的神光慢慢黯淡了下来,支配者的手已经完全穿进天闲的胸口,在背后穿出。

望着抽搐颤抖的天闲,支配者的声音毫无感情,“惊人的求生意志,这对融合的生命很有好处。”

一道白芒,自还未破晓的天空急坠而下!

在已经稀薄的意识中,天闲枯竭的希望再次燃起,半闭的双眼随之睁大。

那是白的剑光!

“呜——————”

天闲感到世界摇晃了下,耳中也不知到底听到了什么声音,风声、雨声……或者是什么***的声音。

但,白的剑光消失了,城镇大厅附近的一座建筑似乎被什么坠落物撞塌……

脸上,有从半空滴落的热血……

支配者依旧漫无表情,“人类,再见了。”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