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八百二十四章 狂流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百二十四章 狂流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才壹秒缀→.』,您提供精彩小。

天闲并不懂渡婆的意思,很想渡婆能把话说的更清楚一些,但显然渡婆没有这个意思。

作战计划从保护支配者的安全变为静观其变,在巴巴洛特或者支配者有了某种行动之后在临机应变。

天闲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万一巴巴洛特一直没有动静,难道自己真的要教他如何维护神域?

他在沙漠里呆上两年,岂不是要把自己耗死?

从迷雾小镇回来,天已经黑了,天闲走在沙漠中时忍不住默运逆心诀,细细打量自己的手臂。

金红色的铭文更加清晰了,而且也更加明亮,逆心诀催动到一定程度,铭文甚至会完全变为金色。

望着这些代表死相的铭文,天闲甚至想着如果把身上的肉削掉会不会逃脱这种厄运。

当然这只是想一想,这不可能,而且真的那么做了,恐怕也就要直接把小命儿报销了。

倒霉的事情一下子都挤到一起了碍…天闲心中无奈的叹息。

两年时间一转眼就会过去,巴巴洛特又在这个时候出现搅局,以龙元帝国和圣灵殿为首的两大势力还在互相角力,而火叶城就是这场角力的中心漩涡。

不,支配者才是这场角力的中心。

天闲回到城内,直接叫上小灰向沙漠深处飞去。

小灰懒洋洋的,但速度快若惊雷,天闲没怎么感觉时间流逝,神域已经出现在眼前。

夜色降临的沙漠开始变得寒冷,空荡荡的金色沙地一片肃杀。

除了神域突兀的存在于这里,在边上还多了个粗陋到一阵风就能吹飞的帐篷。

这是巴巴洛特的新家。

显然支配者真的将巴巴洛特当成了新的奴仆,而且待遇上看来比天闲要差上很多,起码支配者没有让天闲在沙漠里搭一个窝棚都算不上的住处陪着他。

支配者不在,天闲知道她现在应该就在火叶城吃东西,巴巴洛特是不允许进入火叶城的,那么很有可能就留在这。

从高空跳下,天闲落在了那个简陋帐篷前面的沙地上。

巴巴洛特就在帐篷中。

他坐在里面,一双眼睛瞪的老大,直直的盯着几十米外的神域,双眼射出的光犹如实质。

每一次见到巴巴洛特的目光,天闲都很不舒服,那目光中折射出他心中无尽的狂躁和脱缰野马般疯狂想法。

天闲走到帐篷前站定,凝视着巴巴洛特,而巴巴洛特依旧瞪着神域,好像没有发现天闲一样。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天闲直接问道。

风似乎更冷了几分。

巴巴洛特终于抬起头望着天闲,目光接触到天闲的一刹那爆发出了更加耀眼的光彩,“那个……那个东西是你弄出来的?”

天闲没回答,但知道巴巴洛特指的是神域。

虽然天闲没回答,但巴巴洛特似乎已经得到了答复一样眼神再次有了变化,“你居然,居然……”

他仅存的一只手比划着,似乎极力想要表达什么,“你居然……居然能做到这种事,简直……简直1

忽然,巴巴洛特嘴角咧出一个笑容,“简直太美妙了!不愧是我的对手1

天闲默默的凝视巴巴洛特,现在这里只有自己和他两个人,他只有一只手,自己距离他只有五六步远。

如果动手的话……

“但你最好别想着现在能杀掉我这种事。”

天闲眸子微微动了下。

巴巴洛特嘿嘿的笑了起来,“我不必动手,就能看到你被击败,因为现在我有神灵庇护,哈哈……要不要试一试?”

天闲真想将眼前那张脸彻底打烂,但不得不警醒自己,现在不能冲动。

巴巴洛特敢一只手前来,这样有恃无恐的出现在自己眼前,应该有什么绝对能够自保的手段才对。

“你到底……想怎么样?”天闲再问。

巴巴洛特怔怔望着天闲,似乎对这个问题有些错愕,好一会儿忽然说道:“来我这边1

“来你那一边?”

巴巴洛特整张脸的表情都活络了起来,“是的!来我这边!我们一起努力!这个世界没什么比我们更强大有力的人了,我们能联手的话……”

“不可能。”天闲深深皱眉,“我不会和一个疯子为伍。”

巴巴洛特脸上几近狂热的笑容依旧,定格了几秒钟后才渐渐转为一种似乎是嘲弄又似乎是自嘲的表情,“疯子……我在你眼里只是疯子吗?”

“那你还是什么?恶魔吗?”

巴巴洛特低低的笑着,“以人类的角度来看,我现在或许的确就是恶魔了,嘿嘿嘿……其实做一个恶魔是一件很愉悦的事,没有任何不安,没有胆怯和畏惧,只要按照自己的喜好去做就好了,这个让人感到烦闷委屈的世界,一下就变成了美味的点心,你可以一点一点的,把他吃掉1

“我没有那样的胃口,也不想看到别人做这样的事,我希望你能十分清楚这一点。”

巴巴洛特歪了歪头,“哦……是啊,我很清楚这一点,你对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多的渴望,因为你现在什么都有了。”

“声誉、财富、地位、女人,作为一个还不满二十岁,哦你应该只有十六岁左右吧,作为一个少年人,你真的是什么都有了,你不会再渴望任何东西……”

“简直……就是愚蠢1巴巴洛特最后轻飘飘的抖出一句,“那些东西,简直好像木屑一样难以下咽,你居然还能沉迷其中,这让我十分伤心的,你知道吗?”

站起身走出帐篷,巴巴洛特距离天闲仅有三四步的距离,这对仇敌从未这样接近而且谁也没有动手。

“你看,日头已经落下去,这个世界陷入黑暗,而明天太阳依旧升起,周而复始,永远不会改变,就好像我们活着的每一天,乏味而令人厌烦。”

“没有什么比把这个世界像积木一样摆弄更愉快的事了,如果能做到的话,我一定……让太阳永远消失!哈哈哈1

“而你1巴巴洛特忽然转向天闲,“让我感到畏惧,也让我感到愤怒,明明和我一样,甚至要超越我,你得到了力量,还有机遇,得到了我想得到的一切,拥有改变这个可憎世界的钥匙,但是你却沉迷在那些满是尘土呛人气味的东西里不能自拔,太令我失望了1

“太令我失望了1巴巴洛特忽然放声咆哮,“而就是这样的人,一直在阻碍我的计划!阻碍我唯一的乐趣!简直让我无法接受!一个这样粗俗而卑鄙的人居然可以阻碍我的计划!这简直……”

“你真的疯了。”天闲轻轻打断了巴巴洛特,凝视着他的双眼,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凝视他,“你的心中,作为人的那一部分,或许已经不存在了。”

“是的1巴巴洛特瞪圆双眼,“如果真的不存在了,那将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人没有任何可以留恋的地方,在那些世界,在那些神灵存在的世界中,根本不存在人!人不过是这个可怜世界中的可怜生灵拿来安慰自己的笑话而已!真正的世界并没有人1

长长吐了口气,好像说了太多的话耗费了太多力气,巴巴洛特垮下肩膀开始仰望天空,“这个全是人类的世界简直臭不可闻,我其实一点也不喜欢这里,但是没有办法最后我不得不回到这里,因为我出生在这,我的一切开始在这里,我必须在这个目前最适合我生存的地方一点点的变强,然后……离开1

巴巴洛特最后这句话让天闲大吃一惊,“你说什么?”

巴巴洛特露出癫狂的笑容,“很吃惊吧?是不是很吃惊?不错!其实我对这个世界并不怎么在意,随便它是什么样子都好,它好好的存在和彻底毁灭于我没有任何关系,我要的只是让我变得强大,让我变得能离开这里的一些东西而已,你是其中之一,而现在庇护我的神灵,也是其中之一。”

“你……要去哪里?”

巴巴洛特狂声大笑,张开独臂,大声说道:“哪里都行!只要我得到了足够强大的力量,想去哪里都不是问题!我要去每一个能去的地方,看所有的世界1

天闲忽然间发现自己原来并不了解这个疯子一样的巴巴洛特,他或许……

然而这个念头在天闲的脑子里只是闪了一下,然后迅速被更加厌恶和愤怒的念头取代。

巴巴洛特继续的说:“然后……一个一个,全部推倒,捏碎,踩扁……就好像,一下推倒积木的城堡,碍…多么令人愉悦。”

天闲不由握紧了双拳,这个***!纯粹是喜欢破坏和杀戮而已!他想要的仅仅是肆意破坏的疯狂。

“呼……”巴巴洛特呼着气,“你为什么不能理解我呢?我们明明都是超越这个世界的存在,只要稍微努力一切,一切就会攥在手心中。”

靠近天闲,巴巴洛特蛊惑般的说:“你有很多苦恼和无奈对吗?你的城市,你的国家,你的朋友和女人们,而我没有,每个人都会服从你,每一件事都会按照你的意愿发生,你想要的,就是这个世界会出现的,这才是我们应该活着的方式。”

天闲和巴巴洛特的目光对视着,眼眸静的好像一口古井,没有丝毫波动。

“你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感受过生命的可贵,也没有理解过一个世界诞生是怎样的奇迹,你……”

天闲小声说着,忽然间,觉得巴巴洛特或许有些可怜。

“我不需要那些东西,你也一样。”巴巴洛特打断天闲,“费心劳力只为一点点收获简直是愚蠢,这世界的一切都可以自己去得到,何苦要为难自己呢?”

进一步靠近天闲,巴巴洛特双目放出惊人的光,“或许你该去看看别的世界!绚丽多彩,比这个世界宽广的多,哦对了!女人!也有更多的女人,各种各样的女人1

天闲叹了口气,自己年纪轻轻就左拥右抱,外界传言自己独好美色,看来巴巴洛特对这件事也是深信不疑。

“泱泱长河,取一瓢而饮,足矣。”天闲微微摇头,“星空之下,有着无数个世界,在你急匆匆每一个都去看的时候,也就等于什么都没看到,而你只是为了去挨个破坏而已,不必编造这些理由,而我,只要静静在这个世界,和我希望的人一起生活,就足够了。”

巴巴洛特惊恐的望着天闲,慢慢后退,“无可救药,无可救药1

忽然,笑容再一次出现在巴巴洛特脸上,“既然如此,看来……我必须使用那个,你才会真正的体会到我良苦的心意。”

那个?

天闲沉下面孔,“你在说什么?”

巴巴洛特嘿嘿怪笑,“我一个人的力量在这个世界上活动会受到很大***,我需要你的帮助,我最最需要的就是你,你以为我来到这里是为什么,那个虚弱的神灵根本不值一提,我要的依旧是你,但你似乎已经被腐烂的时光深深的感染,我有必要……帮助你一下1

“你到底……在说什么?”

“你很快就会知道的。”巴巴洛特的眼中流露出疯狂,“我会让你看到……我是多么的渴望你,而且为此做了多么精心的准备,到时候你就会理解我的心意,然后……和我联手1

天闲双眉一阵乱跳,巴巴洛特的每一个字都好像不详的征兆。

“这件事……难道和支配者有关?”

巴巴洛特笑着,“她真是个漂亮的小姑娘呢……我很喜欢,当然,我只喜欢她的头,将来我会把她的头给你作为礼物的,希望你会喜欢。”

“出言不敬1

沙漠中忽然传来一个哼声,巴巴洛特整个人好似被某种巨大的力量砸中,一下栽倒,半个身体都砸进了沙地。

“嘿……嘿嘿嘿1巴巴洛特慢慢爬起来,头上已经全是鲜血,他仰起头看了看天空,再低头行礼,“我的主人,请您期待那一刻吧!我一定会把你装扮的很漂亮1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