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八百一十八章 不死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百一十八章 不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闲很希望支配者能找到瑶瑶,用她那深不可测的强大力量,但很快天闲就失望了。

支配者不仅不擅长阵法,对于找人这种事更是一窍不通。

“如果是被我刻上印记的人,计算她在世界尽头,我也能够找到她,但如果不是,我无能为力。”支配者淡淡说道,“而且如果我能找到只听到一个描述的人,那么自然也能找到见过面的巴巴洛特,那就不再需要那个女孩。”

天闲不得不承认支配者说的完全正确,要找到瑶瑶,看来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去尝试很多***的办法。

瑶瑶消失已经快一年了,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

“你很悲伤?”支配者清晰的看到了天闲眼底的悲伤。

“是,那是我妹妹,现在生死不明。”

“我的存在可以让整个***所有人都像你的妹妹那样生死不明,包括现在你身边的人们,那些美丽的女孩子,那些热血的男孩子,你却从来没有显得悲伤过。”

“瑶瑶只是个普通的女孩而已,弱孝任性、不通世事,和我们这些已经做好面对死亡准备的人是不同的,如果我的同伴有人死去,我会悲伤,但瑶瑶……更多的是令我愤怒,到底是谁对一个幼小的女孩子动手!如果我找到他,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1

支配者细细打量着天闲脸上的表情,“对不同的人,不同的感情吗?我已经感受不到这些了。”

“你现在只想活下去。”

支配者点点头,“我只想活下去,无数岁月在我身上只有一种色彩,数千年如一日,岁月就好像可以永远流逝下去,在那样无数的岁月中,我从未想过终结,更没想过要消失在虚无中,忽然这种终结即将降临,遮蔽了一切……”

“你害怕了。”

这一次,支配者沉吟了好一阵,“是的,这就是恐惧吧?已经忘记的一种感情。”

天闲偷偷打量她几下,从最初就开始存在的疑惑在心中越来越清晰起来,这个支配者比起从前可是话多了不少。

她既然已经脱离了主神的控制,那么现在应该算是一个人类吧?如果她头脑清醒的话……

“有没有***的办法可以让你不必消失,如果有,我愿意帮你。”

“帮我?为什么?”

“你帮我阻止那些神灵的回归。”

支配者愣了一下,随后毫无先兆的哈哈大笑。

“阻止神灵的回归?哈哈……真是没有尝试的胆魄!到了现在还敢说这样的话,你现在应该庆幸第一个降临的是我,如果真的是某位神灵,你已经不存在了。”

“可降临的是你,这或许就是命运1

支配者哼了一声,“命运就是你还有两年好活,而我只比你强一点而已。”

不再理会天闲,支配者转身向回走去,“你还有两年时光,抓紧留下自己的孩子吧。”

天闲默默望着支配者走向火叶城,眉头微皱。

半神的支配者降临,这绝对是意外情况,本来以为一切都要化为灰烬,但半年后的今天来看,或许这同样是一个希望。

她是人类,已经脱离诸神束缚的人类,如果能让她免于消失在虚无的命运,那么……她或许会成为最强大的助力。

虽然,这听起来完全不符合实际情况。

将支配者送回沙漠深处的神域,早就等待那那里的小灰带着天闲返回了火叶城。

半年时光过去,***上风云变幻,天闲更是忧心忡忡,但小灰却是实实在在的胡吃海喝了半年时光,现在它已经长到四十几米长,作为可以驾驭风暴的龙兽,在地上行动时也迅捷无比,一座全长四十几米,几百吨的巨兽跑起来却不比屠戈慢多少,当真是摇头摆尾间地动山遥

现在天闲已经严禁小灰在城里跑动,半年来被它踩坏的石板已经多大数顿。

不过,虽然食量惊人而且依旧好奇的到处捣乱,小灰的飞行速度可是又有了惊人的提升。

从沙漠中心区域顺风而行,不到半个小时,小灰一片乌云般的巨大身躯已经降落到了城内的为它专门建造的降落点中。

“别去商业街捣乱……”天闲拍拍小灰的脑袋,自行返回城镇大厅,小灰低沉的叫了声,迅速溜回它的巢穴呼呼大睡去了,最近一段时间它喜欢睡觉多过飞行。

城镇大厅中,古丽正强打精神摆弄一副骨牌打发时间,这半年天闲几乎没有多少自由时间,但却是最清闲的一个,战争让火叶城变成了整个***的聚焦点,大兵压境加上人口暴增引发了很多问题,每个人都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应对。

古丽如今真的成了火叶城的管家,每天有无数大大小小的意外发生,龙四掌控着大局,让这个亦国亦城的家园得以正常运转,而古丽每天则要解决无数意料之外的事故。

间谍的刺探、朝拜者的非法***、阴险商客的暴利吸取,佣兵们日常的***……现在,古丽已经成了这座城市曝光率最高的管理者,每天被她丢进大牢和赶出城市的人不计其数。

现在,本该是大家都睡着的时候了,紧张的生活让大家没有太多时间相聚,虽然每天晚上都会在这里***,吃东西聊天,但都会早早睡去,明天还有数不清的麻烦等着自己。

天闲有时候回来的太晚,就直接睡在这里,大多时候第二天醒来会发现雪睡在自己怀里。

“你怎么还没睡?”天闲见到古丽,很有些意外。

“给你留了些点心,等你回来吃。”古丽把骨牌拨到一边,拉过了旁边的小碟子,里面是还温热的点心。

“每样都有?”天闲兴趣盎然的坐下来,发现今天的点心很齐全,“没有被沙王发现吧?”

古丽抿嘴一笑,“被她发现就留不到给你了。”

拿起一块吃掉,天闲连连点头,“好久没吃到这个馅的了,每次回来都被吃光,四姑娘就算藏起来都没用。”

天闲说着,一下意识到了什么,抬头问道:“这是你的那份吧?”

古丽笑笑。

天闲张开双手,“来。”

“呃……做什么?”

“抱抱1

“又不是小孩子,赶紧吃你的东西,然后我也要去睡了。”古丽打了个哈欠,一脸兴趣缺缺。

天闲嘿嘿一笑,双手对着古丽虚张,十指轻轻一抓,一股吸力顿时凭空而生。

古丽正打哈欠,一愣之下已经被吸到天闲怀中。

“嘿嘿……抱一下嘛1天闲搂住那柔软纤细的腰肢,软玉温香贴满胸怀。

“你……”古丽又好笑又好气,“什么时候学会这样的手段?”

“一点点小技俩。”天闲摇头晃脑,随后望望古丽,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这么晚还等着我?”

古丽也望望天闲,疲惫而温柔,索性也搂紧天闲,把自己丰满紧致的身子往天闲怀里钻了钻,忽然鼻子里“哼哼哼”的笑了起来。

“怎么了,笑什么?”天闲奇怪。

舒服的呼了口气,古丽懒懒说道:“其实,就是想你抱抱我……嘿嘿嘿。”

天闲不由失笑。

“你好久没抱我了……”

天闲的笑容一下定住了。

轻轻抚摸古丽的长发,天闲轻轻一叹,“对不起,自从半年前开始,一切都乱了套,是我不好……”

“嗯……”古丽轻轻哼着,“继续说,我喜欢听你说……”

搂紧对方,天闲垫着古丽的头轻轻的说:“一切都会好的,虽然现在有点疲于奔命,但一切都会好的,等我们处理好现在的问题,一定有一个新的安定局面,到了那个时候……”

天闲停下来,意外的看了看怀里的古丽。

她依偎在自己怀里,已经睡着了。

半年时光,无法在时间被禁锢的古丽身上留下丝毫痕迹,她还是那么***妩媚,锻炼不辍的身体****修长,腰肢纤细柔软,靠在自己身上的****饱满柔软,除了火红的长发已经过肩外,她似乎没有丝毫变化。

只是脸上写满了疲惫。

天闲深情的拥着这个深夜等待自己,只想得到一个温暖拥抱的女孩,心中忽然升起一股酸楚。

这并不是自己想要的日子。

如今,每个人都和古丽一样忙碌和疲惫,龙四甚至已经很多天没来斗嘴了,凌说她最近会失眠,需要在三角布置的阵法中才能安睡。

还有两年,自己就会死去……

一股怒火忽然取代了心中酸涩,烧遍了天闲全身。

难道这就是自己的结局?让所有人疲于奔命之后,自己忽然死去,让他们陷入更大的悲伤和不幸!

“嗯……”古丽动了动,沉睡中轻轻呓语,“对不起……我,我不能生孩子……”

望着古丽的睡脸,天闲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这个曾经的问刑使,如今的铁面管家,年纪轻轻亦然经历生死蜕变的女孩,想要的其实只是一个女人的归宿,自己妄想为这个世界做点什么,可是……

却连自己身边爱着自己的女孩都没能为她们做些什么……

看看这空空荡荡的城镇大厅,天闲感觉自己心里也是空荡荡的。

挽救不了这个世界,也无法带来幸福的归宿。

甚至,连自己的生命都挽救不了。

脚步声忽然从大厅外传来。

天闲转头望去,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大门口,身影在门口站住,望向这边。

是龙九。

与半年前相比,龙九沉寂了很多,他的面容,他的眼神,他的动作,当初飞扬的少年心绪似乎被殷红的血淹没,剩下的只有死一样的沉寂,并反射着凝固鲜血的寒光。

龙九现在和龙四走的很近,帮助她处理一切能处理的事物,学习如果管理这座城市,同时每天疯狂的***,现在他脸上还带着汗水,这是刚从演武场回来。

天闲知道,他在等待机会,等待一个能把复仇之矛刺入龙渊帝国庞大躯体中的机会。

“这是她这几天第一次等到你。”龙九看了看熟睡在天闲怀里的古丽,眼神没有丝毫波动。

“最近所有的事都不怎么好,你该想办法扭转这种情况了。”龙九凝视了天闲一阵,转消失在楼梯口。

天闲心中微微一痛,龙九都知道古丽好几天都在等自己,但自己却不知道。

每次回来时这里已经没人,古丽不会睡在这等待,她一定不想让自己知道她刻意的在等待,不想让每天紧锁眉头的自己更有压力。

这个看起来不怎么细腻的女孩,内心其实很柔软……

“抱歉,真的……很抱歉。”天闲眼角微微湿润,忍不住喃喃自语。

将古丽抱回房间,给她盖了被子好好安睡,天闲回到自己的房间看到雪和凌依偎在一起正在熟睡,但雪的表情时而会显得僵硬。

天闲记起似乎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开心的拥着雪入睡了。

关好房门,天闲离开了城镇大厅。

在距离火叶城北方大概十公里处,天闲掏出了挂在自己脖子上的小小玉牌,上面有自己的名字……

迷雾小镇就好像处在永恒的时光缝隙中,永远不会有任何改变。

浓稠的雾气和昏黄的灯光,以及萧条的街道和总是显得鬼鬼祟祟的人们,还有城镇中心那个歪歪斜斜木房子和周围的小花圃。

当然,还有那个似乎永远在小花圃前浇花的老太婆。

“你又来了。”

渡婆拎着她那不知道几百年的喷壶浇着花,似乎对天闲的到来并不怎么欢迎,“这里是食灵者的周转地,走在世界边缘的人们聊以慰藉自己的地方,不是那些在人类***混的风生水起的人消遣的地方。”

天闲苦笑,“渡婆婆,我已经很久没来了,而且您看我像是风生水起的样子吗?”

渡婆放下喷壶,瞧了瞧天闲,“哦……一脸将死的模样,真是凄惨啊小鬼,你也会这个样子。”

“将死?”

渡婆嘿嘿而笑,并不接话。

“渡婆婆,我来找您有一件重要的事想问,希望您能如实的告诉我***。”

“解答后辈的困惑,也算是老太婆该做的事,问吧。”

“人,可以不死吗?”未完待续。

,无弹窗阅读请。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