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八百一十五章 死之预言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百一十五章 死之预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龙渊帝国与火叶国的第二次战争结果,风暴一样向全世界扩散。

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数万铁骑在火叶城下好像被异世界的魔鬼吞噬,躯体、铠甲、武器、一切附属装备以及进攻器械消失的干干净净。

只有在火叶城前小山坡后,还没来及冲上来的士兵们幸免于难,当他们看到眼前空荡荡的场景时,犹如见到了地狱的入口,再不敢踏前一步。

龙渊帝**团的指挥官立刻撤军,带领数十万大军仓皇奔逃,一路撤退到国境线五十里外才开始扎营,并火速向帝都报告。

在龙渊帝国与火叶国的边境夹缝中,除了留下上万匹战马外,还留下了数不尽的军需物资,溃退的龙渊大军根本无暇顾及这些东西。

最终这些物资全被火叶国收入囊中,几乎堆满了城里的每一个仓库。

震惊的风暴在***上冲击着每一个国家,而作为始作俑者的“火叶国”现在也陷入到一种极度震惊和恐惧之中。

天闲和准备战斗的所有人都亲眼目睹了那诡异无比的一幕,没有一滴血,没有一个喊声,数万士兵就那样凭空被不知名的某种东西吞没,谁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去了哪里,是不是还活着,甚至是不是还完整。

每个人都感到不寒而栗,寒气驱散了沙漠的炎热,深入骨髓。

夜晚,商业街十字大道上再次摆开巨大的餐桌,支配者是唯一的食客,坐在那将轮番端上的食物一一吃掉,优雅而迅速。

商人们没敢再靠近,只有附近几个饭馆的老板在招呼伙计们迅速制作食物,他们都是脸色凝重,掩饰着自己的惊恐。

因为今天没有酒精***,他们清楚明白正常人绝对吃不下这么多东西,而白天的战果更是诡异,再加上现在大公与国家所有的要员全部在场,他们没有吃东西,而是站在桌边,无声的看着那个女孩,这原本热闹的十字大道上如鬼蜮一样飘荡着一股不详的气息。

想起昨天自己还和这个女孩胡吃海喝,所有商人都是心有余悸,恨不得把脑子里那段回忆赶出去,生怕沾染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经过白天那次毁灭,天闲已经十分清楚回避支配者完全没有意义,或许这个世界在她手中只是一件可以随意搓捏的玩具,所以这次天闲叫来了所有人,准备进行谈判。

露娜等人围绕圆桌站在那,目光凝重的望着支配者无声的吃着东西,每个人心中都无比沉重,每一次那个小小女孩张口,仿佛都吞噬掉这个世界的一部分,好像一只来自黑暗中的魔兽。

今天的食物制作的额外精心,她吃的很香,虽然似乎看不到咀嚼,但那双眼中似乎隐隐透出满意的神色。

整整吃掉了六间饭馆绝大部分食材,外加额外两匹烤全战马,支配者终于停了下来,轻轻吐了口气。

“明天,要更多。”她站起身,望着天闲。

天闲点头,“会的。”

但女孩依旧望着天闲,身高的关系她需要昂着头,似乎在等待什么。

天闲发现了这个状况,对方似乎在示意自己,可是……示意什么?

“擦掉。”侧过脸颊,女孩的声音中似乎流露出不满。

天闲完全不明所以。

“***,嘴角1露娜虽然听不懂古神语,但狠狠踩了天闲一脚。

天闲这才留意到小小女孩的脸上留下了明显吃东西的痕迹,油渍、残渣沾在嘴角。

拿起桌布,天闲赶紧给她擦了擦嘴角,还好心的擦了擦脸庞,结果油渍反而扩大了……

女孩对这种服侍水准显然并不满意,目光在众人之中慢慢扫过,最后定格在香的脸上,“你来。”

“她不懂得古神语1天闲飞速说道。

“她最忠诚。”女孩对香勾了勾手。

香仿佛被某种力量挤进了空气中,又猛的被吐了出来,瞬间出现在女孩身边。

微微昂起头,女孩一如刚才的口气,“擦掉。”

虽然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但和刚才的口音一样,香清楚的知道对方要自己做什么,这让香身体微微颤栗。

高地子民信仰正义与忠诚,同样崇尚伟大的力量。

闪波刀代表高地一族最崇尚的力量,然而现在这种力量已经被眼前的女孩碾的粉碎。

蹲下身来,香让自己和女孩保持一样的高度,用颤抖的手从自己怀里找出一块柔软的手帕,好像擦拭什么一触即碎的艺术品一样,小心的擦干净了女孩的脸。

支配者似乎很满意。

“献上供奉,即为奴仆,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

香还处在触摸“神灵”的不安之中,女孩的话让她更添惶恐,她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

“香,她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天闲轻轻说。

众人闻言不由都是吃了一惊。

香茫然。

天闲有些气闷,深呼吸一下,“说吧,简单一点,这是她的规矩。”

香惊诧的望了望眼前的女孩,目光和对方相触,连忙低下了头,“不……小生不敢。”

天闲不知道没有愿望是不是可以,正想翻译出来,支配者已经抬起手来。

这个动作让所有人浑身一紧,正午时的城外,似乎是相同的一幕。

然而稚嫩的小手只是轻轻落在香的肩膀上,女孩第一次露出了笑容,“清晰、明亮,纯洁的灵魂。”

这一次大家又是吃了一惊,她居然使用的是人类通用语。

抬起手,手掌虚托在半空,一点微光在女孩的手心中亮起,光芒缓缓增强,闪耀出淡蓝的色彩,一股所有人都熟悉的气息出现在十字大道上。

所有人都万分吃惊,香更是错愕无比,忍不住抬起头望向女孩的手掌。

那一片淡蓝的色彩正在慢慢涌动,好像一段水流,被这光芒照耀的街道霎时间变得森寒无比,噼啪作响的白霜急速覆盖一切。

女孩手上的淡蓝色波光推着寒气急速涌动,当整个街道都被盖上厚厚的白霜时,那片蓝芒也停止闪烁,凝聚成一把弧形优美的长刀。

波光涟涟,如水涌动。

闪波刀!

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

“献上供奉,即为奴仆。”女孩将闪波刀缓缓放入香的手中,“你很好,侍奉我吧。”

香做梦也想不到,已经被毁的闪波刀居然会这样回到手中,而且新的闪波刀上寒气翻涌,简直让自己有些不能驾驭,显然比之前的那一把强大了许多。

“回去。”女孩转身就走,这句话是对天闲说的。

“等等1天闲连忙说道。

女孩站住,回过头来,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回去。”

那毫无表情的脸让天闲一阵颤栗,一瞬间天闲明白了一件事。

一切都毫无意义。

本打算与她进行谈判,但显然对方连多说话的兴趣都没有,谁又会喜欢与蚂蚁谈判呢?

想起白天那生死不明的数万士兵,天闲喉咙被什么堵祝

生命在支配者面前,不及一粒尘埃。

女孩没有说第三遍,转身离去。

天闲也不敢于第二次尝试,或许那将是毁灭性的结果。

如之前的日子一样,陪着她以那种挤压世界般的方式回到沙漠深处,看着她进入神域完全安静下来,第二天早上和她在沙漠里漫无目的的游荡,傍晚回到城内开启一顿惊人的饕餮盛宴。

时间进入了无限的循环,支配者话很少,开始还会有“擦掉”“回去”之类指示性的话语,后来干脆都省略掉,甚至几天都不会说话。

她就好像上了精工细作的发条娃娃,每天准时准点的往返沙漠深处与火叶城中,天闲看不出她有任何目的。

一晃半年过去,支配者始终如一,完全成了事态动荡的沙漠边境里固定的背景。

半年,她居然什么都没做!

火叶国不得不按照正常的轨迹迅速运转,露娜现在留在沙漠深处几乎足不出户,对精灵一族的大力改造已经开始,龙四也紧张的处理政务,屠戈带着精灵和狮人部队把火叶城的防御圈扩大了一倍多,加米娜按照天闲原来的计划,也将活动范围扩大了一倍有余。

城市依旧繁忙而热闹,呈现出***上所有城市都不可能出现的奇异景象,这座处在战争前沿的城市,不仅没有因为战争而萧索,原住民系数返回不说,人口额外的暴增了三倍。

淘金者、富商、朝拜者、佣兵、难民,无数人一股脑的涌进这座城市,只因为半年前曾出现过的神迹。

当初那数万士兵现在依旧不知所踪,没有尸体也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们在哪里,就那么凭空的消失了,这在整个***引起了剧烈的震动。

如果只是几万士兵死于非命,这种事在战争频发的人类***上连一个最基本的小水花都翻不起来就会被人们转眼遗忘。

但当时那朗朗白日下的恐怖景象深深的印在了每一个在不远处等待结果的观察者眼中,消息迅速席卷***,不断的扩散发酵。

这是神迹!

经过无数种争吵讨论之后,所有人只能如此解释。

因为那没有任何人为干扰的痕迹,没有任何奇怪的力量出现,没有任何阵法留下的残痕,只是生生将数万生灵剥离了这个世界。

圣灵殿第一个响应了这件事,向全***发表公告,认为那是诸神的力量对火叶国的庇护,圣灵殿必将遵循诸神的意志,守护神迹的发生地,也就是火叶城本身,并立刻派出精锐骑士团驻扎在火叶城外,誓死捍卫此地。

这个重磅***随后激起了滔天巨浪,无数大大小小的国家纷纷现身支援圣灵殿的公告,并且纷纷派遣自己的部队朝圣般涌向沙漠,一时间沙漠边境被挤得水泄不通。

在这些国家中,不乏丹特帝国这样***强国,一个庞大的势力集团以近乎无法理解的方式急速凝聚起来。

而在这个集团的对立面,龙渊帝国也反应神速,发表公告称火叶国使用卑鄙的邪术杀死了数万士兵,这不是神迹,而是对神灵的亵渎!倾尽全国之力也要将火叶国从人类版图上抹去,捍卫人类对神灵最后的敬意。

公告一出,庞大的龙渊帝国迅速凝聚起所属的力量,无数国家纷纷应援,同对方一样陈列重兵在沙漠边境,一时间龙渊帝国与沙利特帝国这段并不长的接壤边境上驻扎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海量军队。

凌通过寒古塔告诉天闲,两方在这里***的兵力,恐怕要超过八百万!

这让天闲咋舌不已,在这个人口稀少的世界上,居然能够在这个弹丸之地铺开八百万的兵力,简直无法想象。

但虽然双方都发表了公告,誓死捍卫对神灵的信仰,可军队越聚越多,正面战争却迟迟没有打响。

原因只有一个。

神迹!

数万士兵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的干干净净,只在一个呼吸之间,谁愿意带头去试验一下这种情况还会不会发生?

龙渊帝国自己是不愿的,***国家自然也不愿,双方气势汹汹,但大规模战争从来没有发生,倒是单打独斗这种撑场面的复古景象再现出来,每天双方都有大将轮番单挑,无论输赢,之后就是一场唾沫横飞的口水叫骂。

而天闲这一边,***而来的援军们的心思显然不在战争上,以圣灵殿为首,大大小小国家的使者们对天闲轮番轰炸,旁敲侧击或者直接明了的询问神迹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时所有在场的人都可以作证,是天闲忽然出现,然后龙渊帝国的军队离奇的被吞噬了。

这让天闲感到了无形的恐惧。

没有人记得支配者。

她那一身古代的盛装,特别是头上高高的帽子无比扎眼,但所有的消息中从未提到有这样一个小女孩出现在战场上。

“神迹”发生后,没人记得她曾经站在那里。

仔细询问后,天闲发现少数人记得这件事,仅有露娜他们在商业街参与了那场没能实现的谈判的人记得是她抹除了那些士兵,甚至当时城外的狮人和精灵们都不记得这件事。

因为她城外八百万大军虎视眈眈,结果却几乎没人意识到她的存在,这简直可笑。

而这种八百万大军互相对峙的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

八百万军队一天的消耗惊人无比,沙漠的酷热也开始让疫病流行,很快不仅各国的补给开始跟不上,死于疫病的士兵数量也开始急剧攀升。

于是开始出现了抢劫粮食,争夺水源,甚至将死去的士兵扔到看不顺眼的国家军营里的情况。

八百万人让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混乱开始上演。

随着焦躁情绪和死亡人数不断上升,直接冲突开始出现,小队士兵互相搏杀的事件屡见不鲜,经常沙地被鲜血染红,从早到晚。甚至出现大队人马直接拉到沙场上火拼的景象。

对峙双方并没有发生战争,倒是各自自己这边矛盾日渐尖锐。

第三个月,开始开个别国家撤军回国,已经临近收获季节,田地无人收割,士兵们却在这里饿死渴死被杀死,这让很多统帅选择了撤退。

铺天盖地的军队好像一下打开了洪水闸门,撤退的国家越来越多,八百万军队的数量又好像当初***的那样减少了下去。

到了半年后的今天,边境上依旧镇守的部队只剩下一百万不到,主要是龙渊帝国与圣灵殿及附属国。

双方遥遥相对,连大将单挑这种事也停止了,双方似乎有了默契,谁也不动,“守护”这片发生过神迹的土地。

圣灵殿依旧每天派人来向天闲问安,毫不掩饰的打探神迹的消息。

天闲对此很无奈,因为许多时候支配者就站在圣灵殿的那些人眼前,但他们毫不自知这就是引发神迹的罪魁祸首,而这半年因为大军压境,每日应付这些人几乎消耗了全部精力和时间。

对于这半年发生的一切,支配者不理不睬,日复一日过着相同的生活。

甚至于所有人都开始习惯她的存在,并且开始有一种这样的日子可以永远持续下去的错觉。

但很快,天闲发现了这样的日子似乎不会再持续太久了。

如今,大多时候只有天闲和香两人陪着支配者吃东西了,有时候还会一起吃一些,支配者对于香的胃口似乎很有些兴趣,因为那显然大大的超出常人的分量,和她有几分相似。

今天的食物和往常没有太多区别,但天闲忽然间发现,支配者今天反握着叉子……

那种姿态有些幼稚,配上她小小的身子,看起来有点像婴儿。

觉得有几分可笑后,天闲继续吃东西,但很快天闲不由又看了看飞快吃东西的支配者。

好像有什么地方和往常不大相同。

依旧是那身华贵厚实的打扮,高高的帽子,圆圆的脸蛋大大的眼睛,细嫩的小手飞快将食物填进永远都填不满的嘴巴。

一切如旧。

忽然,天闲愣住了,目光停留在支配者握叉子的手上。

白皙细腻,支配者的小手看起来很可爱,但……不知是不是一种错觉,这手……似乎变小了。

天闲的眼神抖了一下,终于发现了一直以来从未察觉到的微妙变化。

支配者今天倒握叉子,是因为正握不方便吃东西,因为,因为她的身高决定了这种姿势……

但一直以来,她都是正手用叉子的。

为了伺候这位“神灵”,天闲每次都把餐具备齐,所有已知的餐具,并且只给她用自己的一套,她的座位、她的桌子从未变化过……

她变矮了……

天闲这才惊诧的发现,她那身华贵厚实的服饰似乎比以前宽松了很多,最初见面时她的长裙下摆在脚面以上,现在似乎已经拖到了地面……

那顶帽子……也变大了。

支配者停止了进食,望向天闲。

天闲迅速避开了目光。

短暂的时间凝固后,支配者放下了食物,慢慢站起,“出去,走走。”

天闲和香惊讶的看着她,半年来,她第一次打破了太阳轨迹般永恒不变的行动规律。

天闲让香留下,独自陪着支配者踏出了城门,而这次她没有再进入沙漠,而是沿着两军对峙的中心地带,慢慢向远处走去。

这一次她走的很慢,似乎不打算远行。

两面的军队都发现了天闲的动向,圣灵殿立刻派出一个护卫队过来,但天闲立刻让他们走开了,而且天闲发现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身边还有一个人的存在。

看了看支配者,她在仰望星空,而在刚才圣灵殿的护卫队眼中,她完全是透明的。

“这个世界,只有星空未曾改变。”小小的女孩说出了这个月最长的一句话。

天闲也看看头,那璀璨的光芒闪耀在宇宙深处,令人着迷。

“不,我们也是星空的一部分。”天闲轻轻的说。

支配者目光落到天闲脸上,似有玩味,“你知道……那是无数个世界?”

“我知道。”天闲笑笑,心想我还知道宇宙大爆炸的猜想,这个恐怕你就不知道了。

“知道你就要死了吗!?”

天闲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

“什么?”

支配者抬起手,勾了勾手指,天闲感到身体一热,皮肤上出现***辣烫伤的感觉,衣服随之在火焰中化为灰烬,金色的铭文已经从身体中浮现而出。

“死之预言。”支配者挥挥手,铭文迅速暗淡下去,天闲的身体恢复了原状。

这种体验简直好像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天闲感到刚才自己的灵魂似乎被揪出了体外,身体恢复后大口喘息起来。

“你……你也……知道这个?”天闲心中一片绝望,原本邪眼说明这件事时,起码还存在一个他在胡说八道的侥幸,现在连支配者都这样说……

“当然……”支配者撩起衣袖,一层红光从***的手臂上爆发出来,刺的天闲感到一阵目眩。

然而当天闲看清光芒之中支配者的手臂时,不由呆住了。

虽然纹理不同,但那绝对是同一类型的赤金色铭文正在支配者的手臂上闪烁着光芒。

“你……你……”天闲张大嘴巴,却说不出***的话。

“我回来……是为了寻找死亡1支配者放下衣袖,那耀目的红光转瞬消散。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