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八百一十四章 供奉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百一十四章 供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商业区中心大街上一片喧嚣!

人们不由自主的向天闲,这个城市这个国家的主人***过来,并且搬着各式各样的食物和美酒。壹

今天,所有人就要在这大街上欢庆一番!

没有***理由,仅仅是天闲带人过来而已。

说起来天闲在这里备受爱戴,尤其是这些视财如命的商人和不得不来到这个地方赚取薪水的穷苦人们。

因为天闲几乎不收税。

火叶城外不到五里就是龙渊帝国境内,那里的税金是这里的十倍有余!

天闲不需要钱,整个沙漠都是黄金的宝库,钱毫无意义,天闲需要的是人,是无尽的信息。

无数商人慕名来到这个自由开往的交易都市,把无数的消息带到这里,这是天闲最想要的。

但现在,天闲开始为自己的决定担心。

商人和脚夫们一起用木头拼凑成一个巨大的圆桌,上面摆满了食物,一桶桶的美酒正在搬上来,战争期间这里的竞争者锐减,让所有留下来的商人们赚的盆满钵满,他们现在需要发泄和欢庆!

天闲默不作声,保持着外人看起来的威严,其实是在留意支配者的动向。

她坐在圆桌前,望着食物,眼中露出了喜欢的光芒。

她想吃这些东西?

天闲无法肯定这个想法,直到她用小小的手抓起一大截羊腿。

大公带来的女孩子开始吃东西了,粗犷的商人们高声欢呼着天闲的名字,狂欢立刻开始了。

前来向天闲敬酒的人络绎不绝,甚至几个人搭伴抱着酒桶过来,天闲都一一应对,这些酒是醉不倒天闲的。

天闲不想说话,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留意支配者的动向。

而她在吃东西,只是吃东西。

吃的飞快!!!

除了那些高声笑骂,掰手腕,砸酒杯的人之外,大多数人也都是把注意力集中在天闲身上,支配者并没有吸引太多的注意力。

否则一定会有人惊愕的发现这个小小的女孩吃东西的效率高的惊人。

天闲看着她身边的盘子飞快罗起,肉骨头越积越多,周围的食物几乎都已经被她一个人吃光了。

挥手叫人送上额外的食物,这免费的大餐让半醉的人们再一次高呼天闲的名字表达感谢。

天闲的想法很简单:这家伙不***就谢天谢地了!

支配者身着盛装,吃起东西来也很斯文,只是不经意的才会发现她吃东西的速度和数量简直匪夷所思。

天闲不断让人送上食物,周围店铺的老板们笑的合不拢嘴,火叶城的执政部门一向超额结账,这份大公留下的签单肯定是赚的流油。壹

但就算这样,支配者吃掉的食物还是比送上的食物要多的多。

在她一手抓空的时候,天闲的心“咯噔”了一下。

但她没有特别的反应,而是把目光落到了稍远的位置上——那有一大瓶酒。

天闲忽然意识到,她已经吃下了一座山,可是还没喝过一滴酒。

她可能从来没喝过酒,那么酒对于她来说,可能很危险。

“啵1

木塞自动跳了出来,酒瓶也飞到支配者的手中,她看了看这瓶酒,又看了看周围已经喝的醉倒一般的商人们。

随手招来一只酒杯,支配者倒了一整杯,咕噜噜的喝了起来。

酒鬼总会留意到喝酒的人,刚才没有注意到支配者的商人们就好像嗅到了香味般***了过来。

“啊哈!这个小姑娘会喝酒!1

“大公带来的客人果然……嗝,果然不同寻常,来……干一杯1

天闲简直想立刻将那个商人扔出城去,他居然直接在支配者的酒杯上撞了一下,哈哈大笑的自己喝了起来。

这个时候,天闲只能祈祷。

而之后,直接演变成了一对无数的斗酒大会。

支配者端坐在那里,一杯接一杯的喝着,前来挑战的粗壮汉子们全部被撂倒,横七八竖的躺在地上,早爬不起来了。

天闲看了看依旧端坐在那里的小小女孩,她好像只吹了阵风一样,除了胸前滴了几滴酒,神色依旧毫无变化。

很快,最后一个商人也倒下了……

天闲看了看身后的空桶,这些家伙大概喝了十大桶酒,在沙漠这简直是犯罪!

不过其中大部分好像都进了依旧端坐在那的小女孩的肚子。

“这是什么?”那小小的手举起了酒杯。

天闲想要回答,但发现自己所了解的古神语中,似乎没有“酒”这个字眼儿。

而她居然也不知道,古代没有酒吗?

天闲用人类通用语回答了她的问题。

“酒。”支配者似乎思考了一会,有些疑惑,然后望着天闲,“你们的奉献,很好。”

站起身,支配者向回走去,“够了,回去。”

天闲望见不远处露娜他们正在探头探脑,飞快挥了挥手要他们离开,自己立刻跟上了已经离去的小女孩。

返回时,方式再不是恍惚间跨越了半个沙漠的那种方式,支配者走在前面,一步一步向前走着,似乎要这么走回去。

“这么走回去,恐怕要走一个月。”

支配者继续走着,好像根本没有留意到天闲的存在,月光洒在浩瀚的沙漠上,惊心动魄的壮美,但她也不会转头,天闲甚至猜到她连眼神都不会移动,只是默默的走。

她到底想要什么?

天闲的心中充满了疑问。

忽然,支配者站住了脚步,回过身来,注视天闲。

天闲全身紧绷起来,同样凝视她的双眼。

“愿望,依旧不说吗?”

天闲微微一怔,什么愿望?

“供奉我索取之物,达成汝等祈求的愿望。”

虽然她的古神语让天闲听起来十分吃力,但她的意思天闲还是听懂了,这让天闲极度惊讶。

“你……会实现我的愿望?”天闲十分小心的问。

“你是头领,实现你的愿望,就是实现供奉之人的愿望。”

天闲反复的揣摩着对方的意思,这个“实现愿望”是不是还有更深层次的意义在里面,如果自己不小心进入了禁区,很可能立刻遭到击杀。

“我……可以提出请求?”

“说吧。”

天闲深深吸了口气,“你回去之前的地方,离开这个世界吧1

这句话差一点就冲口而出,好在天闲的理智最后将它拉了回来。

“我想……要一杯酒。”

“咚1

一大杯酒落到天闲手中,酒杯上还刻着火叶国的徽记。

“满足你的愿望了。”支配者轻轻的说。

天闲发现她居然没有继续先前走,而是依旧看着这边,比夜空深邃的眸子中藏着某种不确定的东西。

喝了一口酒镇定心神,天闲鼓起勇气,“你……想要什么?”

支配者的目光移开,似乎第一次注视这个世界的景象,浩瀚的沙漠中她小小的身躯显得那么渺小,好似一颗星,被漆黑的寰宇包围。

“死亡。”

这个回答让天闲遍体生寒。

“你……是人类的头领?”

“我是刚才那座城市的主人。”

支配者似乎有些意外,“那里有很多人类,难道还有***的?”

“当然。”

“有多少?”

天闲感觉对方就像在问有多少***需要屠宰。

“很多!非常多。”天闲回答的有些吃力。

“非常多……”支配者似乎又在思考,漂亮的眼中似乎掩藏着天幕。

天闲不知道这个思考意味着什么,但直到自己必须打开局面,现在对于这个支配者的一切,知道的实在太少太少了。

“你……你……”话到嘴边,天闲发现自己不知该如何问。

“你回来想要做什么?”这句话忽然冲口而出。

支配者脸上没有任何波动,“做什么……我从这里离开,回到这里,不需要做什么。”

“可……可总要,我是说……不能总是吃东西,然后休息,再吃东西,总要……”

“不同了。”支配者打断了天闲的话,“一切都不同了,两千年逝去,大地、天空、奴仆,一切都改变了,在你攻击我时,我知道了这一点。”

“诸神创造了这个世界,如今……已经完全不同了。”支配者仰望星空,“没有诸神的世界……”

“你……不就是诸神的一份子?”天闲很大胆的问了一句。

支配者收回目光,“不,我不属于任何一方,当然……我曾经属于人类。”

“现在……现在也可以1天闲呼吸微微急促。

这个支配者开始展露出一点点微妙的人性,她没有大开杀戒,没有月神那样纯粹居于生灵顶端的藐视众生,或许……可以谈判!

“不。”支配者直接回绝天闲,“不可能,我不再属于人类,你不必妄想。”

“我只是说……”

“我在你的身上,感到了恐惧和不安。”支配者轻轻的,声音仿佛细沙流动的说。

天闲动了动嘴唇,那种一直忍耐的恐惧被这句话一点一滴从身体中引导而出,渗透皮肤,冷的如坠冰窖。

坐下来,天闲长长的吐了口气,想要把心中所有的恐惧全部吐掉……

“是的,恐惧……”天闲再次注视支配者,“我本想要阻止诸神回归,想要禁锢一个弱小的神灵,并从中找到阻止回归的办法,结果……”

“我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你会怎样对待我们,也不知道你是否要立刻让你的主人降临到这个世界,我无法预料任何事……”

“是这样……是这样……原来是这样……”支配者再次仰望星空。

“我不想把这个世界怎么样。”

天闲猛的一愣。

“也不想把人类怎么样,那么多的人类……我只是追寻死亡。”

说完,她再次转身向沙漠深处走去,“回去。”

一连许多天,情况丝毫不变的重复。

支配者白天在沙漠中毫无目的的游荡,夜晚用无法言喻的力量来到火叶城饱餐一顿,然后回到沙漠深处之前满足天闲一个愿望,再仿佛需要休息般在那个神域中安静的等待天亮。

虽然如此,天闲不敢祈求什么愿望,仅仅是一杯酒、一个果子之类的愿望应付过去,而且已经重新***了城市,再不让任何人与她接触,每时每刻,自己都跟在她身后。

天闲再没听她说过话,她也好像天闲不存在一样,漫无目的,好像这沙漠中迷途的旅行者一样游荡。

但今天,天闲不能再像之前那样跟着她,因为龙渊帝国的大军已经来到了城下。

这一次,龙渊帝国的军队如一道看不到尽头的洪流,没有扎营,先锋队伍来到沙漠边境的第一件事就是送上战书,清晨到达,午时就要开战。

完全是一副要立刻攻破城池的气势。

天闲跟在支配者身后,心神不宁,因为她的出现打乱了所有的计划,现在要想抵抗龙渊帝国的大军成了几乎不可能的任务,现在自己应该回去才对!

“我看到……好多人。”忽然支配者停下脚步,望向火叶城的方向。

“一场战斗?”她询问似的说。

天闲脑子里一团乱麻,这家伙居然能横跨半个沙漠看到边境发生的事!

“人类……这样的数量1支配者眼中第一次流露出惊讶,“全部是人类,全部……人类已经繁衍到这个数量了吗?”

思索了片刻,支配者说出了让天闲头上冷汗直冒的话,“去走走。”

不等开口劝阻,天闲感到眼前一阵天旋地转,世界再一次疯狂的挤进视野,天边的地平线好像被上帝之手一下拉到了自己眼前。

火叶城瞬间进入视野,龙渊帝国杀气腾腾的士兵就在不远处,一切清晰无比。

精灵和狮人们已经准备迎战,小沙王带着她的侍卫和五万沙利特战士在沙漠中虎视眈眈。

即将成为沙场的沙地上,忽然出现了一个少年和小小的女孩,这让双方都是一怔。

依旧在远处观察龙渊帝国与火叶国第二次战争的***国家势力也不由立刻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天闲和支配者身上。

没人知道天闲身边的小女孩到底是谁。

这一次,龙渊帝国根本不打算交涉,这先锋部队的领军大将是谁无人知晓,双方唯一沟通的方式就是战斗。

天闲猛的出现,只听对面一个队伍前的骑士发出了怒吼声,随之战争号角连续吹响。

“杀!!1

毫无先兆的怒吼声冲天而起,钢铁洪流般的重骑兵凶猛冲了出来。

天闲的心沉了下来。

因为支配者忽然抬起了手,

她那细细的,明明稚嫩却又似乎苍老渺远的声音寒风般吹响:“供奉我者,即为奴仆,汝等不得进犯此地,退去吧1

好像一把刷子,狠狠的在龙渊帝国大军中刷过,将黑铁的颜色抹的干干净净!

喧嚣声、怒吼声、马蹄声、铠甲兵刃的碰撞声……统统被刷掉。

从前向后,肉眼可见的痕迹在冲锋的军队中扫过,所过之处的骑兵们直接消失在战马之上,连带他们的铠甲、武器、马鞍、缰绳……

甚至连后方的攻城器械都被抹的干干净净。

只是一个呼吸之间,漫山遍野,只剩下一群彷徨的战马。

人,沙尘般被吹散……

“这些,全部……晚上都要。”支配者那只手才刚刚抬起,指着无数的战马。

天闲猛的想起,她之前……吃过马肉!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