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八百零九章 画像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百零九章 画像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闲将召唤地点选在了沙漠深处,最荒凉,最罕有人迹,就连沙利特战士的巡逻队只是远远望上一眼就离去的广阔荒漠之中。△,

如果有什么意外,在这里或许还能进行补救。

小沙王将沙奴调给天闲使用,这条巨型虫兽在沙漠里几乎无坚不摧,无论是搬运沙丘还是开辟通道都有着天闲都为之汗颜的效率。

在沙丘起伏的大荒漠上,远远望去这里有一片方圆数百米的平整地面,和周围层峦的巨大沙丘地形截然不同。

风沙吹在这块地面的边界好像吹在无形墙壁上,强行被分向两边,边界上很快积累了厚厚的沙子,使这块地面好像用巨大透明砖块压在那里形成的一样。

天闲动用了现在自己所拥有的全部圣痕,品级从低到高一个不留,全部摆放在这片地面周围充当能量晶石。

三角已经按照天闲的要求布置了最坚固的防御阵法,天闲将之再次加固,目前这个场地中如果发生能摧毁小型城市的爆炸,阵法外甚至不会激起一片尘埃。

天闲准备召唤使用那个奉台的神灵。

准确的说是帮助他降临到这个世界上。

这无疑危险无比,失败或许还是好的结果,一旦成功,转瞬间这片沙漠灰飞烟灭一点都不出人意料。

不能再等了,天闲无数次的告诉自己。

对抗诸神的许多行动都进展的太缓慢了,人类国家各怀野心,向龙渊帝国这种宁可自残子嗣也要保持旺盛活力的国家怎么可能接受神灵就要降临,人类必须团结,他必须泯灭野心一同抗敌这种情况?

一个神灵,是解决现在所有问题的钥匙。

他们到底要如何降临,条件是什么,是否有特殊的***,其余的神灵都在哪,甚至是到底他们会不会全部回归。

无数问题的***都必须亲自面对真正的神灵去探索,否则无论如何努力也不过是盲人摸象。

在这个巨大的场地上刻画那个奉台中发现的守护阵,足足花了天闲三天三夜的时间,守护阵过于巨大不说,天闲必须反复检查,这件事必须杜绝任何失败的可能。

将那只剩下双脚的石像安放在守护阵中时,天闲终于松了口气。

最初的准备终于完成了。

已经三天三夜没睡的天闲躺在浩瀚的沙漠上,虽然感觉疲惫不已,但身下冰冷的沙子却让脑子无比清醒。

夜空一望无垠,洁净的沙漠大气上空呈现出无以伦比清晰的星空,星光闪耀的每一个细节似乎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清楚的好像星星触手可及。

天闲忍不住伸出手,星空豁然间升上无边的天际,远到无法想象。

璀璨的星光凝成两条巨大的光带横贯天空,将世界一分为三,无尽的星辰以奇特的姿态呈现在遥远陆地上这荒凉沙漠中的少年眼中。

无尽的星辰,无尽的星空……

星辰在这天空中,仿佛沙漠中的一颗沙粒,而在这无尽的星辰之中,不知道那一颗,或者哪一些的周围,生活着那些曾经统治这个世界的诸神。

星空下,这个世界如此渺小,他们为什么还是对这里念念不忘……

恍惚中,天闲觉得这漫天星辰犹如漫天的神灵,闪烁的星光也变得可恶起来,似乎全是敌意的目光。

“如果可以,我真想向天祈祷,希望你们放过这里,这世界何其之大,你们找一个更好的地方生活岂不是更好……”

“天小哥这般善心,怕是诸神聆听不到了。”

天闲翻身而且,见四姑娘正徒步而行,已经靠近了自己。

沙漠寂静无风,晶莹的沙砾水晶似的反射着熠熠星光,在这一片星海之中有一串暗淡的痕迹一直延伸到沙漠深处,那是四姑娘的脚樱

四姑娘手中提着一个食蓝,显然是来送食物的。

“你怎么在这?”天闲大为吃惊,连忙冲了上去。

四姑娘停下脚步,笑道:“天小哥吩咐不许人靠近,但已经几天没有吃过东西,妾身等天小哥吃过了,就带着食篮回去。”

天闲哪是这个意思,上前一下将四姑娘横抱起来,就地坐在沙漠上,飞快脱下了她的鞋子。

那双纤纤玉足,已经冻的僵硬,红肿起来。

夜晚的大沙漠冰冷无比,白天炽热的砂子在夜晚犹如冰碴,踩着沙地行走就好像淌过一条冰河。

四姑娘继承的并不是战斗类型的圣痕,在防御上更差了许多,这一路走来,双脚已经冻伤了。

“你怎么走那么远的路?”天闲飞快搓揉她双脚的穴位,语气中已经多有懊恼。

四姑娘不由微微紧了下身子,低头回答:“天小哥亲口说不要人打搅,自然是关系重大,小灰飞来飞去响动惊人,妾身……”

“那你也不能就这么走过来1天闲喝断四姑娘的话。

“是,妾身知错了……请天小哥不要怪罪……”四姑娘小心说着,声如蚊讷。

天闲确实有些恼怒,人的手脚尤为精巧脆弱,双脚的经脉四通八达,汇集了许多穴位,着双脚再走两个小时,恐怕就要受到永久的伤害了。

为的,居然只是来送一些食物!

简直……

天闲差点想骂出来,四姑娘向来聪慧理智,这次却如此愚蠢!

但一回头,却见一颗晶莹泪珠从四姑娘的睫毛上低落,她垂着头,不敢大声呼吸,像受了惊吓缩紧身体的猫儿。

天闲无声一叹息,继续为她活络双足筋络,逆心诀的劲气逼近双足,这双纤纤玉足看起来又恢复了几分生气。

“什么时候回来的?”天闲问。

四姑娘赶紧飞快擦了擦眼角,“黄昏时分。”

“什么时候出发到我这来的?”

“入夜……”四姑娘的声音轻了许多。

天闲看了一眼那食篮,“准备食物就过来了?”

“嗯……”

“晚饭吃了吗?”

四姑娘咬了咬嘴唇,“没有……”

“该打1天闲忽然大声喊道。

四姑娘一惊,侧脸飞快闭上了双眼。

温暖的手抚到四姑娘脸上,擦了擦她眼角的泪珠,悄然消失。

四姑娘睁开眼,发现天闲也没有打过来,还在为自己揉脚。

很认真,动作也很轻柔,双脚在那双手中热了起来,一路走来的寒意正在被快速驱散。

“下次不许这样了。”天闲轻轻说。

“是……”四姑娘赶快回答。

天闲看了眼四姑娘,她连忙低下头去,似乎有点害怕。

这个动作让天闲有些心中微微一痛。

和***人相比,四姑娘是很特别的。

她是一个孤儿,从小被血盟训练成长,小小年纪的生活中只有冷酷无情和阴险毒辣,而那些几乎就是她的全部。

当她抛弃血盟,也就失去了一切。

向往的美好生活总是梦幻般的存在,然后在梦幻的虚影下呈现出严酷的现实。

她虽然总是笑着,但其实很辛苦,很艰难的在适应着新的生活。

小心翼翼,是她最真实的写照。

她迷恋着那个带她走出黑暗的少年,倾其所有,同时,又惧怕着这个少年,哪怕他皱一皱眉都会心惊胆战。

天闲知道四姑娘的性子的坚毅常人远不能比,她总是带着真诚的笑容面对大家,但其实心中存在着一种惶恐和不安,艰难的适应着新的生活,从没有放弃。

不过,她的身上有着一种命运般的柔弱,她太害怕失去得来的一切,太害怕眼前这个少年的一嗔一怒,她很想再和那个少年接近些,但又恐惧自己会犯错。

这个少年已经是她的一切。

她没有坚持,没有向往,没有支撑她走向更远方的意志,有的,只有蔓藤一样的依赖。

坚强而过软弱,这两种相反的极致杂糅在她身上,呈现一种病态的和谐。

“疼吗?”天闲轻轻问。

四姑娘轻咬嘴唇,没说话,但摇了摇头。

“说谎要挨罚的。”

“疼1四姑娘赶紧回答。

其实真的很疼,冻伤的脚自然缓解都是胀痛无比,何况是天闲这种直通气血的迅速疗法。

“所以下次不许这样了,我会……很心疼的。”

四姑娘愣了下,忙低下头,不想天闲看到她眼中涌出的泪花。

“哭吧……哭吧,委屈就哭出来……”天闲轻轻的说,好像沙漠里停息的微风……

四姑娘无声的流泪,却已经不感到委屈,眼前这个少年已经完全懂的自己的心意了。

“妾身知错了……”流着泪,四姑娘小声的说,“下一次,妾身一定沐浴***,吃过东西,容光焕发的再来见天小哥,这种模样真是羞于见人……”

天闲点点头。

四姑娘迫不及待来到这里,为的只是想早哪怕一刻见到自己,甚至她离家多日,已经开始有见不到自己的恐惧了。

天闲明白这一点,但也不必再说,四姑娘一定也是明白的。

“只有你一个人来,那些狠心的婆娘就这么放心的把我丢在大沙漠上三天三夜,居然也不来看我,最后叫你这个远途劳顿,还没休息的人过来。”

同样不满的口气,这次却没让四姑娘显得不安,反而是满脸笑意,“妾身使了好些手段,才把姐姐们都拦下,独自前来的。”

天闲一乐,“你这么狡诈1

四姑娘眼中满是迷恋,“妾身自知身份,但能让天小哥眼中只有妾身一人,这种机会却也不会放过。”

天闲忍不住又是笑了起来,刚才仰望星空那种烦闷感一扫而光。

“好了,要放一会再揉。”天闲放开四姑娘的双脚。

四姑娘的鞋子早已经冰凉,天闲索性将这一双玉足放入怀中暖着,回手揽过腿弯和腰肢,将她完全抱在了怀里,“抱抱。”

足通百骸,四姑娘双脚冻伤,其实身子早就凉透了,她身子娇小,被天闲完全抱在怀里,顿时暖和了起来。

不过这个姿势让四姑娘害羞不已,不觉脸上发烫,但这温暖的气息又让她无法抗拒。

千里迢迢日夜兼程赶回来,饭都来不及吃一口,带了食物小心翼翼穿过沙漠,哪怕冻伤了双脚也在所不惜,为的……不就是希望这个少年能对自己笑一下,把自己揽入怀中吗……

靠在天闲怀里,四姑娘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温暖起来……

“吃晚饭了。”四姑娘正有些沉迷于天闲身上的沙尘和汗水混合的味道,忽然一股肉香飘进了鼻孔。

定睛一瞧,天闲已经打开了食盒,取出食物递到眼前。

“这是给天小哥……”

“不吃我又要心痛了……”天闲夸张的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四姑娘顿感哭笑不得,这少年一会老成可靠,可一会又让人无奈的像个小孩子。

“那……妾身只吃一点。”

“好。”天闲飞快把食物取出来,“呀!新烤的点心1

四姑娘躲在天闲怀里,吃了一顿最温暖的晚餐,不过有些撑——被天闲强行喂了不少。

无垠星空之下,仿佛只有一片沙漠,两个人。

“天小哥,可是都准备好了?”四姑娘吃着餐后的甜点,小声的问。

“完成一半了。”天闲吮吮手指,“你觉得这个计划怎么样?”

“妾身听天小哥做主。”

天闲晃了晃有些迷糊的四姑娘,“我是说你觉得有什么可以改进的地方。”

四姑娘回了回神,脸颊又是一阵发烫,轻轻的说:“成败功过,但求无愧于心,天小哥不必顾念***,必然成功。”

天闲心中不由微微一震。

做这个决定,下了很大的决心,而所有的决心加在一起,还不起四姑娘这句话来的有用。

是成,是败,是一场浩劫还是一个奇迹,有多少人会陷入苦难,有多少人会因此迎来光明,这些都可以忽略……

只要明悟己身,无愧于心!

这广阔的世界,无数的生灵,那院突持械呐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