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七百七十四章 空蚀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七百七十四章 空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c_t 阳光竟然可以如此灿烂,不似沙漠那样耀眼,却更见温润,给人以希望。 。更多最新章节访问:ww. 。

古丽第一次相信阳光是光明的象征。

再见到教皇时,他的态度和善了许多,对于古丽受到圣灵殿通缉的事更是只字不提,俨然古丽已经成为了贵客。

聊些风土人情、历史典故等等无关痛痒的事,期间古丽还应教皇的请求,让莱妮秀了一次箭术,自然是技惊四座,而很快,今天的会面结束了。

虽然没有谈及核心问题,但古丽已经很满足了,教皇态度的转变意味着一切都会成为可能。

回到住所,古丽正想向天闲说起刚才的事,却发现天闲留下一张字条,已经离去。

“万事小心,保持联系。”

看着简单的字条,古丽哼了声,“小气鬼……这么早就跑掉了。”

独自吃了晚饭,望望天‘色’算了下时间,古丽叫来莱妮,“今天晚上的守卫要格外严格,不过要是发现单独的人潜入,放他进来,不要发出任何声响。”

莱妮很奇怪,“‘女’主人,这……会很危险。”

“没关系,我不会睡的。”

当晚,古丽把剑放在‘床’头,安静的等待。

入夜后,古丽不由回想起自从寂静森林结识天闲后的日子,一路走来,居然发生了那么多的事,在十字镇、雷霆古城、龙渊帝国,在那么多的地方居然已经一起经历了那么多难忘的事。

就好像,命运忽然安排了一个少年闯进自己的生活,那么突兀,那么让自己没有准备……

一切,犹如一场梦。

“‘女’主人,有人来了。”莱妮的声音轻轻从窗外传来。

古丽一下坐起,握紧了剑。

来人脚步很轻,显然实力不俗,他绕过了狮人岗哨,也躲过了‘精’灵暗哨,潜入了古丽房间所在的二楼。

这人一身黑衣,在古丽的房‘门’外犹豫了一下,因为一切似乎太顺利了。

观察了一阵后,这人轻轻推‘门’,房‘门’无声的开了……

‘门’开的一瞬间,这人身体僵了下,因为房中古丽全副武装,已经按剑坐在了桌前。

“我在等你。”古丽凝视着不请自来的客人。

这人‘蒙’着脸,‘露’在外面的一双眼闪闪发光,打量了古丽两眼:“我要见的,不是你。”

古丽冷声道:“他已经走了,把所有的事‘交’给我处理,你如果不愿,可以离开。”

这人思考了不到三秒钟,跨进房间,反手将房‘门’关好。

房间里一片漆黑,这人身上涂了层月光,显得体格高大,他来到桌前,缓缓摘下面巾,‘露’出一副饱经风霜的苍老面孔。

“尤金,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古丽借着暗淡月光打量着这个高大的老人。

来人正是先前在血盟总部的动‘乱’中趁势逃走的血盟元老,尤金。

“我倒是见过好多次你的图像。”尤金大马金刀的坐下来,“小丫头,你一个原本圣灵殿的人,真的有资格在这里与我说话吗?”

“如果真的怀疑,你刚才已经走了。”古丽轻笑,“如果你想把时间‘浪’费在这些无聊的话上,我倒是也不介意,毕竟我不会被人发现偷偷溜出来与敌对势力的人见面。”

尤金重新打量古丽两下,“好吧,我可以信任你。”

“那么,接下来该轮到你赢得我的信任了。”古丽凝视着他,“你现在,是什么身份?”

“没有任何身份。”尤金凶悍的面孔扭曲了两下,“就像客人一样住在这里,当然是被软禁着的,我提供了一些情报给他们,当然那都是真的,目前我还没有被怀疑。”

“被软禁,如何来这里?”

尤金一把咧开上衣,‘露’出了从右肩到左肋骇人的伤痕,这伤痕直凹下去,深深的刻在他身上,古丽注意到,他的肩膀和手臂上都有贯穿伤的痕迹,似乎是被巨大的铁链捆锁过。

“我的伤,让他们确定我已经没有逃走的能力。”尤金把上衣掩好,嘲‘弄’道,“他们当然不知道,这只是***而已。”

“那我要怎么知道,现在你不是在骗我呢?或墟正的投靠了圣灵殿,只是来送假情报而已。”

尤金冷笑,“如果是那个小鬼,就不会问这样的问题,而你也不该问,你应该最清楚圣灵殿不会相信我,我也不可能真的投靠圣灵殿。”

“说来,我已经领教过现任问刑使的手段了……很平常。”

古丽心中很清楚,尤金投靠圣灵殿,无论是他们当中的哪一方都不可能相信对方,现在维系双方微妙平衡的,是尤金的重伤还有他脑子里关于血盟的情报。

“好吧,看来我们都说了太多的废话,现在……进入正题1

尤金哼了一声,“早该如此1

在古丽与尤金秘密夜谈的时候,天闲已经深入了寂静森林。

没有去看望四姑娘,因为对于四姑娘天闲还是比较放心的,而且血盟总部那种地方,并不像圣灵殿这样摆在明面上可以潜入进去,现在的血盟总部想要潜入进去真可谓难比登天。

之所以这么急着来到寂静森林,天闲是想确定一件事。

虽然与古斯塔斯的‘交’易还没有完成,第一批黄金也没有运到,但天闲已经得到了湖水的消息。

当然按照协议流程,天闲现在还不该得到这个,但卢克给了天闲一个额外的消息。

这湖水在夜晚会发出微弱的荧光。

这个看似没什么用的消息对天闲却是有意义的。

一片湖,自然会滋润附近的植物,植物向外繁衍,自然会形成一个植物带。

寂静森林的许多之物都会发光,但是光芒却不尽相同。

当初给天闲做湖水实验的那个小瓶子里还残留着两滴湖水,在夜晚的月光下,正释放出奇异的微弱荧光。

高空之上,天闲放眼望去,整个寂静森林除了外层,内层整体放出一层雾‘蒙’‘蒙’的光晕,那是发光植物的光芒汇集在一起的光晕。

细细辨别,天闲很快找到了和瓶子里湖水相同的光芒。

又转了变天,天闲总算找到了散发这种光芒的大批植物***地,测了个风向,天闲轻拍小灰的脑袋,小灰低吼一声,逆风而上。

寂静森林十分茂密,在天空只能看到茂密的森林,需要仔细辨别才能看清那些朦胧的光晕。

还在天闲无感敏锐,在天空急速掠过,也把森林中的情况看的清清楚楚。

转了好久,天闲就要放弃的时候,忽然间眼神一亮,“在那!1

茂密的森林中,在朦胧光辉的掩映下,一块不起眼的光斑出现在那里。

小灰怒吼一声,双翼收拢笔直的冲了下去,周身的风暴钻头一样贯穿了厚厚的森林,几个呼吸之间,沉重的身躯已经“轰”的一声砸在了地面上。

“我说小灰,咱们下次……能不能温柔点着陆?”天闲直起身体,扭了扭被震歪的脖子。

小灰吼了两声,看来不打算理会天闲这个建议。

“怎么了?”天闲发现小灰似乎有点不开心,“不喜欢这里?”

小灰确实不喜欢森林,因为森林里很难飞行,而且特别不喜欢没有猎物的森林。

天闲四下打量,周围安静一片,丁点声音都没有……

这里已经是寂静森林深处,危险的魔兽横行,黑暗里隐藏着无数的危险。

不过,天闲觉得最危险的魔兽应该是小灰吧,这种长达三十几米的龙型巨兽,估计没什么魔兽会不开眼的过来找麻烦。

森林遮掩中,天闲见前面有明显的光亮,“我们过去看看1

小灰有点烦躁,收紧双翼,向前爬去。

森林里的光渐渐变强,甚至到了把周围找的犹如白昼的程度,当小灰踩平一片浓密的树丛后,出现在天闲眼前的,是一片如水晶般绽放光芒的湖泊。

“哦……找到了1天闲大为欣喜,跳下小灰来到湖岸边抓了把湖水在手,湖水宛如一片晶莹的碎光,闪闪发亮。

“就是这个1天闲仔细辨别,这湖水呈淡绿‘色’,和之前从古斯塔斯得到的湖水一模一样。

抬眼打量一下,天闲发现这湖不大,甚至可以说很小,说是湖不如说是一个水池,看起来大概只有三四十米直径,呈椭圆形。

湖水闪闪发亮,看不清湖到底有多深,不过天闲确定湖里没什么奇怪的东西,能量触角早就四处探查,确定周围并没有什么生命。

虽然已经与古斯塔斯达成协议,这湖早是囊中之物,不过天闲很奇怪,为什么涂抹湖水就能在寂静森林中随意出入?

这其中是不是有古斯塔斯自己人为的因素?

之前没有足够的湖水实验,现在湖都找到了,天闲再没这个担心,就地画了个炼化阵,打算先看看这湖水到底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不过才画到一半,天闲停了下来。

抬起头看看四周,天闲忽然感觉到了一种不和谐。

这湖,好像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

黑暗中闪闪发光的东西,显然会吸引许多东西,而且森林中的湖水自然更是如此,无数生物会***在此才对。

周围静悄悄的,平静的仿佛空气都已经死去。

没有任何动物存在,连虫子都没有,天闲忽然发现周围的动物是零,在寂静森林这种生灵茂密的地方,居然会有一处连虫子都没有的地方,还是一处水源。

更加奇异的是,这湖水明明没有什么能量‘波’动,现在却让天闲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仿佛在什么时候接触过类似的东西……

“小鬼,你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地方。”邪眼的火焰在天闲发梢跳了起来。

“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是的,完全不对。”邪眼嘿嘿笑了起来,“所有的地方都不对,周围的活物都跑掉了。”

“这说明什么?”

“嗯……我不能确定,气息太微弱了,这种气息……看来是从其它地方渗透过来的,这个湖只是一个表象。”

“表象?”天闲看了眼这个只能算是大水池的湖,皱眉想了几秒钟,忽然反身跳上小灰的背,“我们走1

小灰似乎并不想多呆上哪怕一秒钟,双翼一展冲天而起,眨眼已经飞上高空。

天闲举目四望,在寂静森林朦胧的光晕中再一次搜索。

很快,天闲有了目标。

重复了之前的步骤,天闲‘花’了几乎半个晚上的时候,在天边已经泛白的时候,再一次落下了森林。

阳光无法渗透进茂密的寂静森林,即使到了清晨,森林下依旧漆黑一片,而这里却光明如昼。

天闲表情凝重,因为他又找到了一片湖水。

和上一个湖一样,湖水晶莹发亮,而且周围一片死寂,半个动物都没有,连植物也不茂盛,甚至还有很多已经枯萎。

湖水不只是一片而已,古斯塔斯找到的似乎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这是怎么回事?”天闲向邪眼问道。

“我不知道。”邪眼轻飘飘的回答,“总感觉有种熟悉的味道,可是太薄弱了,我什么也猜不出。”

这种感觉同样存在于天闲心中,绕着湖走了两圈,天闲愈发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在什么地方接触过这种湖水,而且……是在某个极为重要的时刻。

但毫无疑问,今天才第一次找到湖水的位置,之前除了实验时涂过一点点,绝对没有接触过。

这种死寂、连虫子都无法生存的环境……

“看来还有***的地方和这里一样。”

“有可能1邪眼似乎已经兴趣不大,“但即使找到也无济于事,线索太少了,哈哈,或许这根本是无关痛痒的事。”

“不。”天闲表情很凝重,“我觉得……并不是无关痛痒,而且既然可能有许多湖水,那么向这些湖水散播气息的源头,又在哪里?”

“这我就完全不清楚了,关于水的事情,不要来问我。”邪眼的火焰一跳,消失了。

“我的主人,您在忧虑吗?”三角从天闲袖子里飘了出来。

“不只是……”天闲咬了咬牙,“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