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七百七十二章 双生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七百七十二章 双生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圣灵殿的伙食还真不错……”

豪华大客房内,天闲坐在桌前不客气的大嚼特嚼,桌上是丰盛无比的午餐。

扭头看看古丽,天闲不得不停下来,“你真的没事吧?怎么不吃?”

桌子很大,足够十几人坐下,但古丽坐在天闲身边,身子靠着天闲,神游天外的傻笑。

天闲不问还好,这一问,古丽忽然把头埋到天闲肩上,“呼呼”的笑出声音来。

放下食物,天闲扶起古丽,左右看了看,然后摸摸她的额头,“你是不是……真的病了?喂喂不许打人啊!我是说真的1

古丽这次也没再一次,只是“呼呼”的笑,那开心的心情已经从心中满溢出来。

光影一闪,古丽站到了一旁,原地转了圈,伸开双臂呼扇两下,好像一只小鸟,“我美吗?”

阳光在她身上流淌,每一个轮廓都在熠熠生辉,绽放着无以伦比的兴奋心意。

天闲拖着腮帮,叹气道:“美……不过你先过来让我检查下。”

古丽又笑了两声,身影一闪消失,下一刻已经落到了天闲怀里。

坐在天闲怀中,亲昵的勾住脖颈,古丽轻轻咬着樱唇,“好碍…怎么检查都可以。”

望着脸颊红扑扑的古丽,天闲不由苦笑,“发生什么好事了?这么开心?”

“嗯……你现在告诉我,你怎么在这里?”古丽反问。

“我的事办的比较顺利,自然就顺道来看你喽。”

“担心我?”古丽的声音甜甜的,面孔又凑近天闲一些。

天闲不客气的在凑来的红唇上咬了一口,“当然担心了,刚才我还听到大殿那边传来打斗的声音,正犹豫要不要去帮忙。”

古丽的心忽然麻酥酥的,搂紧天闲,脖颈轻轻磨蹭了两下,“谢谢……我能走到今天,都是你们一直在呵护我,我真傻……现在才明白。”

天闲一头雾水,不过……古丽的身体好软,好香碍…

“怎么忽然想起说这些。”天闲嗅着热香,嘴上倒是一本正经。

“我见到卓雅了。”

天闲猛的怔祝

轻轻扶起古丽,天闲惊愕的望着那双满是激动的双眼,“你说什么?”

“我见到她了,她从来没有离开,一直和我在一起,一直都在。”

天闲急速分析眼前的状况,见古丽似乎不是在胡说,谨慎的说道:“可……可她已经死了,你我亲眼看到的……”

“嗯……是我亲手杀死了她。”古丽的眼中光芒更亮,“可是她没有离开,从没有……”

抓起天闲的手按在自己柔软的胸脯上,古丽闭上双目:“听,她就在这,一直都在这,只是我没有意识到而已。”

天闲只能感觉到古丽的心跳,但天闲现在明白了,古丽终于自己明确的知晓了卓雅的存在。

没有当初预料到负罪感,没有强烈的悲伤,在这个眼带泪痕微笑着的女孩身上,有些伤感,更多的……是强烈的喜悦和感动。

“她说了什么?”天闲轻轻抚摸古丽的脸庞,忽然发觉她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格外坚强。

“她说,一生都会守护我。”古丽睁开眼,已经满眼泪水。

“那我要谢谢她才行,我不在的时候,也可以放心一些了。”

古丽拥紧天闲,无声的落泪。

一直以来,卓雅的存在一直是天闲担心的一件事,这似乎并不是一件坏事,可这也是一件无法解释,有些超越现实的情况,天闲不确定这对古丽到底会有什么影响。

不知觉中,这件事似乎无声消逝了……

总归,是好事吧……

天闲感叹着,心情飞快的喜悦起来,但是眼神忽然跳了下——古丽那火红的发丝,沾染了墨汁般在急速变黑,变得直顺。

一股寒气渗透了全身。

天闲身子瞬间僵硬,并感到脖颈上的柔软手臂忽的冰凉起来。

那双手臂缓缓放开天闲,古丽身子仰起,一张清冷的面孔出现在天闲眼前。

或许是当初被追杀的后遗症,天闲见到这张面孔顿时抖了两下。

卓雅的面孔永远没有表情,而这其实就是一种很可怕的表情……

“还没抱够吗?”卓雅眼中流动的杀气似乎跳动了两下。

天闲连忙放开手,“这……这是误会1

“哼……还是这样,亏得我将姐姐托付给你,不过已经没关系了,我从为被男人抱过,偶尔一次,也不错……”

天闲惊愕的望着卓雅,她刚才,似乎笑了一下!

“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吗?”

天闲也在想这个问题,卓雅已经很久都没有出现了,而且之前每一次都是在古丽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她才会忽然出现。

“是来告别的。”

“告别?”天闲大为惊讶,“什么告别?”

卓雅凝视天闲,这一次真的笑了,虽然只是浅浅的一下,“我不会再出现了,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最后一次……为什么?古丽说你要一生都和她在一起1

“不错,但那不一样。”卓雅微微摇头,目光望向远方,“我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永远……也不会再回来。”

天闲下意识的抱住了卓雅,“这是什么意思?”

卓雅笑了笑,真的笑了一下,“我应该感谢你,你做到了我做不到的事,姐姐有你陪伴,我不会再担心了。”

天闲嘴巴动了两下,艰涩问道:“你……要消失了吗?”

卓雅凝视天闲一阵,“你难道舍不得?”

天闲索性搂紧她,无奈道:“说起来,我可是唯一一个确切知道你存在的人,现在……有一种老朋友就要远走的感觉。”

“她已经不需要这样的我了……”卓雅的口气似乎略带伤感,“但临走之前,还有人送行,对我来说已经十分奢侈了。”

“不会再见面了吗?”

“不会。”

天闲心中真的有些难过,“那……你放心好了,我会好好照顾古丽的,不会再让她遇到这样那样的危险,我以我的灵魂发誓。”

“嗯……这一次,我就相信你吧。”

卓雅身体忽然抖了两下,眼神变得迷茫了起来,“时间到了……我该走了。”

天闲抿抿嘴唇,用力将她抱进怀里,“放心吧,我会保护古丽的1

“嗯……之后,全拜托你了……”

一种不知如何形容的悲伤在天闲心中流动,在东部王国,亲眼目睹无数生命在眼前飞逝,天闲暗暗发誓一定要保护身边的每一个人,现在……老朋友在怀中远去,却依旧什么也做不到。

卓雅为什么会在古丽身上出现,现在为什么又会消失,一切都不知道,天闲只知道她要走了,再也不会回来……

卓雅黑色的长发慢慢褪色,重新染上火红,身体也变得温热。

“呃……怎么,怎么回事?”回过神的古丽愣住,抬起头,发现天闲眼圈红红的,“你哭了?”

“没有1天闲用力抹几下眼睛,“你是不是擦了什么香料,好刺眼睛1

“我从不用那些东西,你知道的。”古丽嗅嗅自己,“哪有什么味道?”

“那就是你自己的香味1天闲贼兮兮的凑到古丽脖颈嗅了两下,“好香1

推开天闲的脑袋,古丽无奈的摇摇头,“我的话还没说完呢!嗯……我有个惊喜给你1

“惊喜?”天闲大为意外。

古丽的神色变得古怪起来,“你可不要太惊讶,说起来……我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不过就在刚刚,一下子所有的事就都明白了。”

天闲满头问号,“连诸神降临都亲眼见过了,似乎也没什么能让我惊讶了。”

“那……你可别眨眼睛1

古丽深吸一口气,双臂交握,缓缓闭上了双眸。

天闲奇怪的看着她,等了一会,“我说……你不会是睡着了吧?”

正想捏一下古丽的鼻子,天闲的手猛的顿在空中。

古丽的长发变色了……

天闲不由瞪圆了眼睛,火红的微卷长发正被黑夜侵染般化为漆黑,并且变得直顺,古丽的脸庞微不可见的出现了变化,就躺在怀里的身躯触觉也微有变动……

嘴角一阵乱抖,天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双眼缓缓睁开,凝视天闲。

“哦……你怎么还抱着我?”

天闲吓的差点把怀里的女人丢出去。

“卓雅?你……你……”

“怎么……见到我就那么惊讶?”卓雅捋了捋发丝,露出一个笑容。

“你不是说……说你再也不会出现了?”天闲忍不住大叫,“还说……说什么要去很远的地方,再也不会回来之类的1

“哦……是吗?”卓雅面露疑惑。

“就是刚才,你亲口说的1天闲声调拔高八度。

卓雅眨了眨眼睛,“骗你的。”

“你这个***女人1天闲怒扔卓雅。

卓雅笑着,凌空转身,轻巧落地。

“算你运气好,如果不是和古丽一副身体,我……”天闲开始把怒火撒到午餐上。

“你刚才似乎为我落泪了?”卓雅做到了桌对面。

“没有!你这个臭女人1天闲用鸡腿指着卓雅,“你这种***就算死一百次我也不会有半分怜悯的1

卓雅掩口笑了笑,眼神略有奇怪,“有一个男人的眼泪和誓言祭奠,她一定会安息的。”

“什么……你说什么?”天闲吃了一惊。

卓雅淡淡而笑,“严格来说,我已经不是刚才的卓雅了,那个女人……已经永浴!?p> 天闲一脸错愕。

轻轻按住心口,卓雅说道:“古丽的进步,比我想象中要快的多,我已经无法再像从前那样自由的出现,因为她的力量已经完全超越了我,那个完全独立在她之外的我已经无法存在,现在的我,是她的一部分……”

“简单的说,我从一个守护者,变成了一个辅助者……”卓雅的笑容中有一种如释重负,“她已经不需要我的保护,反而是我……因为她的力量而强大了很多,而且……终于能传达我的心意给她。”

天闲呆呆的听着,脑子里一团乱麻。

“那个……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现在……你们可以随意切换了?”天闲小声问。

“可以……不过准确的说,我成为了她的第二个人格,虽然我也就算是独立的。”

由全然不知情,变成可以自由切换人格了吗?天闲心中有数,却也暗暗吃惊,古丽这个家伙什么时候居然可以做到这种事情了?

不过说起来,她一直是***最刻苦的一个,每天按时起床练习剑术,每天雷打不动***圣痕。

前一段时间屠戈曾经说过,已经完全不是古丽的对手了。

这或许是她应得的吧……

卓雅慢慢拔出细剑,望着那圆润的剑锋说道:“真是一把好剑,是用我们的断剑重铸的吗……真该谢谢你,阳光下,古丽可以把它的威力发挥到最大,而在黑暗中……”

还剑入鞘,卓雅微笑说道:“好了,初次见面,今后我们好好相处吧,日子还有很长。”

“好的……好的。”天闲现在也不知道该说点啥。

“有一件事,我很在意,必须事先说明1

“好的你说1天闲立刻竖起耳朵。

卓雅沉吟一阵,“如果我发现,你对我的身体做什么奇怪的事,杀了你1

天闲不由叫起来,“等等!你……你和古丽其实,我是说……古丽是我的未婚妻啊1

“可我不是1

“可是……”

“没有可是1

天闲气急,“你这个女人怎么不讲道理!?”

卓雅不屑,“女人,为什么要讲道理?”

天闲哑然。

卓雅的头发开始变色了,黑发烧起火焰般开始变红。

“记住我的话。”最后一缕发丝变红前,卓雅闭上了眼睛。

不到三秒钟,古丽睁开了眼。

兴奋无比的,古丽扑到了天闲怀里,“怎么样?看到了吗?看到了吗?”

天闲哭丧脸,“看到什么……你还记的刚才的事吗?”

古丽怔了下,“不记得……现在好像还不行,不过能感觉到一些,刚才是卓雅对不对?对不对?”

“对……太对了……”天闲***。

“你……怎么好像很累?”

“心累……”未完待续。

,无弹窗阅读请。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