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七百六十五章 调戏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七百六十五章 调戏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闲把早饭吃完,虽然是有些饿,不过四人份的饭菜还是有点撑。

人说三个女人一台戏,现在屋子里坐着四个女人,这对天闲有点头疼,显然雪和凌对于白都极为不信任。

其中,凌的态度是最为坚决的一个,她对于自己这位父亲的感情,似乎只有怨恨。

雪看起来似乎倒没有凌那种恨意,而是……什么都没有。

雪对于白似乎根本没有任何感情,得他的出现是一个很大的麻烦。

而关于天闲所推断的,白曾经在暗中保护雪这件事,雪自己不置可否,凌则是一口否决,绝对不相信曾经有过这种事情。

四姑娘和古丽自然是站在雪和凌这边的,天闲享用了四份早餐,但说到这个话题上,四个女孩子还是组成坚不可破的女子联盟,和天闲对峙。

甚至于天闲提出的证明白可能的清白这件事都被凌一口否决掉了。

因为天闲的办法很简单,但凌却不想这么做。

去问一下伊芙,一切应该会有***。

天闲从前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是这次见到白,又在白的居所外见到伊芙,一瞬间的福至心灵好像领悟到了什么。

当年,白为什么会无缘无故跑到极北之地那样别说鸟不拉屎,那完全就是连鸟都没有的鬼地方去呢?

为什么会选择和一个异族女子相恋,并且还留下了一对双生女儿。

以短暂接触中了解到的白的性格,他那种桀骜不驯的人,怎么可能会短短时间喜欢上一个外族女人,而且还生儿育女。

如果说仅仅是露水情缘,那么又说不通,因为在雪和凌降生之后,已经离开的白再一次返回极北之地,还带走了雪。

没人会为了***缘的女子做这种事。

除此之外,伊芙身上本来也有不少谜团,空奶奶亲口说过她是一个强大的食灵者,但是从未见过她施展这份力量,当初她曾经引领北部高地的雪魈***,那又是一种什么样的神秘力量?

天闲总觉得,这一切似乎有什么联系在一起的蛛丝马迹,只是还抓不到其中的关键。

从前问起白的事,伊芙总是巧妙的避过。

但现在白已经出现了,或许伊芙会愿意透露些什么。

可凌丝毫不愿意为了那个无情无义的父亲而去打扰母亲。

“我可不想她再和那个男人有任何联系,这也是我要立刻将他赶出去的原因之一!我们母女已经为了她受够了折磨,好不容易才安定下来,现在他居然跑出来搅局!简直不知羞耻1

凌的态度无比坚决,雪则是凌说一句就点点头,再说一句又点点头,完全是一副助攻凌的模样。

这就让天闲有些没有办法了。

瞧瞧四姑娘和古丽,两人和天闲对望两眼,各自摇头,看来也是支持雪和凌。

天闲忽然间发现了一个问题。

在这个房间里的五个人当中,没人拥有一个温暖的童年,有一个完整的家。

每个人几乎都是孤独的度过童年,很小就变得自立自强,同时也对“家”这个字眼充满了负面的情绪。

不懂得珍惜亲人碍…

天闲暗自感叹,但也不得不自嘲一下,说起来自己才是那个情况最糟糕的一个,连父母姓甚名谁,家在何方都不知道,一个弃婴被一个老骗子收养,就那样度过了十四年稀奇古怪的童年。

而这一生,更多却是精神上的折磨……

可自己真的想有一个像别人那样的家,有可以依赖的亲人,推开家门时面对的永远不是冰冷的空气。

没有奇怪的眼神,没有冷漠的言语……

亲人,实际上是多么奢侈的一种存在……

想着,天闲忽然怔住了。

望着眼前的四个女孩,瞬间明悟了一切。

是的,她们也是这样的一种想法,一样渴望着那样的家和亲人……

所以才倍加珍惜现在的一切,无论如何不肯接受白,是不愿再回到从前那种日子。

一时间,天闲发现自己有点无话可说。

“哑巴啦?还是说终于放弃了?”凌抱着肩膀,一脸寸步不让的样子,俨然已经是四人联盟的头号悍将。

“这件事……暂时放一放吧,反正他就算不住在这里,也是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监视着我们,结果还是一样,我要他不要出现,这样可以了吧?”

天闲让步了。

四个女孩脑袋凑在一起嘀咕了几句,凌说道:“这样的话,勉强也可以接受,但是他不许来见母亲!我不想他和我们有任何瓜葛1

“好的。”天闲点头答应。

白的事总算是告一段落,他可以清闲的住在城内,而且他似乎也是无所事事,并且根本不打算来见雪和凌,甚至也不想见伊芙。

天闲每天派人送去好饭好酒,他也只是吃了睡,睡了吃,偶尔出去逛逛,黄昏时分在院子里耍一通剑,日子过的好像来这里做疗养一般。

转眼四五天过去,一切平静下来,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

不过天闲留意到,伊芙再也没有去见白,明明阔别多年的丈夫就在城内居住,而且她也知道在哪里,却再也没有去见他。

“伊芙姐姐,我想……问两个问题。”

正午时分,天空的太阳毒辣无比,母王藤的丝蔓下,伊芙正在调制凉茶,天闲趁着左右没人凑了过来。

“这个给你,下不为例1伊芙笑着把调好的凉茶推到天闲面前。

天闲把凉茶握在手里,“我不是为了凉茶来的。”

伊芙不由笑着瞪眼道:“小鬼头,那还不快给姐姐放下,大家还等着喝呢。”

先把茶喝掉,天闲放下杯子,不动声色问道:“这几天姐姐你似乎很少走动了,去街上的时候都少了。”

伊芙神色如常,“天气比之前还热了,大家都不喜欢走动,怎么……你想把姐姐热死?”

“姐姐为什么不去再见见他呢?”天闲直接问道。

出乎天闲意料的,伊芙对这个问题既没有表现出惊讶,也没有显得表情不自然,依旧还是如常的神色,抿嘴笑道:“就知道你鬼鬼祟祟跑来是要问这件事,怎么……是雪还是凌?她们两个要你来问的?”

“不……是我自己来问的?”

伊芙有点奇怪,“你自己要问?你又不是女孩子,这么喜欢打听别人的事情?”

一句话说的天闲好生尴尬。

看着天闲窘在那,伊芙不由咯咯笑了起来,伸手就捏住天闲的脸颊,“小鬼,你这个模样最讨人喜欢了。”

天闲更是尴尬,连忙脱开伊芙的揉捏,“我是想……只是单纯的想问问。”

伊芙笑着,还哼着不知名的调子,继续调制她自己独创的秘制凉茶,看起来居然很开心的样子,“单纯的想问一下,嗯……真是个不错的理由,但是……其实,就是怕我这个已经很久没见过丈夫的孤苦女人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心里想不开或者已经生出了奇怪的危险念头,再或者是不是表面上没做什么,其实暗中正在进行着某种计划?”

一连串假设让天闲微微有些冒汗,“不……我不是这个意思1

伊芙转手一戳,正中天闲鼻尖,“呵呵,小鬼头,你是担心姐姐了,是不是?”

天闲摸摸鼻子,“算……算是吧,毕竟你是我的岳……”

“嗯?”伊芙眼角跳出危险的火星。

“我的姐姐1天闲飞速的改口。

“嗯……”满意的哼了哼,伊芙哼着小调,继续调制凉茶。

天闲在一旁,忽然感觉很无奈,自己费了半天口舌,不仅什么都没问出来,还被伊芙调戏了一阵。

“那……那我先走了。”顺手又拿了杯凉茶,天闲正打算败退,伊芙却忽然又笑了起来,“好啦好啦~~瞧你愁眉苦脸的样子,好像姐姐欺负了你一样,啊~~~女儿们一定觉得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好母亲吧。”

天闲忍不住暗想:就某些方面来说,似乎还的确是这样的。

擦擦额头细细的汗珠,伊芙自己端起一杯茶来喝了一口,品品滋味满意的点点头,这才说道:“我和白之间,和你们想象的是不同的。”

天闲一下竖起耳朵,已经挪出去的脚步立刻缩回,“不同的?”

伊芙笑着,目色柔和,连脸庞的轮廓似乎都笑的圆润了很多,那真是一种满满幸福的笑容。

“我知道你们有许多猜测,也对他也许多不满,不过所谓的无情无义、始乱终弃,还有残忍冷血什么的事,其实和我们,和雪与凌都没有什么关系,那些世人愿意去相信,愿意去编制出来的故事,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伊芙小小叹气,无奈似的摇摇头,“并没有那么多复杂的事,也没有那么多爱恨情仇,这又不是故事书,对不对?”

天闲认真的听,不住的点头,不过听了这话又立刻摇摇头,“不过……好像还是有点复杂。”

“复杂吗?”伊芙掩口笑笑,“你告诉我,你喜欢雪吗?”

“嗯1天闲点头。

“喜欢她什么?”

“呃……”天闲一愣,一时竟然有些答不出。

雪很美,那种令人窒息的冰冷美丽让人一见就再也不忍挪开视线,她还曾经数次救过自己的命,还……

天闲把这些思考打住,似乎……这些都不是理由。

“你喜欢凌吗?”伊芙笑着又问。

天闲挠挠头,只好又点点头。

“喜欢她什么?”

“这……”天闲答不出。

伊芙哼了声,“要我两个女儿都嫁给你,结果你却不知道喜欢她们什么,看来我真是看错你了。”

“碍…不是!我想到了!雪和凌,她们……呃,她们长的很像,而且……嗯,都,都……”天闲真的冒汗了,可是依旧说不出具体的什么。

“哈……哈哈……”伊芙再也憋不住,终于笑了出来,这一下差点没笑岔气。

天闲不由傻在那。

伊芙开心的笑了够,这才对天闲眨眨眼,“小家伙,这就是不知所谓的感情,很多时候我们无法说出什么具体的东西,也不知道对方到底好在哪里,但是我们就是去喜欢了,就是去做了,而且永远都不会后悔1

“这无关乎相处的时间长短,也无关乎双方的身份地位,而是某种无法言喻的东西,默默的在眼神中流露,在心间传达的东西,最简单……却也最为真实。”

轻轻拍拍天闲的脸蛋儿,伊芙笑眯眯的,老气横秋的说道:“告诉你一个小秘密,我们天眼一族的女人,总是能一眼就看出到底哪一个才是自己可以追随一生的男人,知道了吗?”

这么神奇?天闲大为惊讶!

不对!

天闲赶紧摇摇头,哪会有这么事情,完全是被伊芙的话给绕进去了。

伊芙继续说道,这次眼中已经全是笑意了,“然后姐姐再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哦,可千万不要告诉别人。”

天闲无奈,伊芙的秘密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个。

“天眼族的女人另外一个厉害的地方,就是能一眼看出哪个男人会是自己将来最好的女婿,怎么样!厉害吧?”

天闲暗中大大的叹气,说了半天,果然还是被伊芙调戏着……

喝着凉茶,伊芙笑的无比开心,“白的事情,你就不必再去操心了,专心去做你的事情就可以了,他的事就让他自己去做好了,反正他也很闲的,我听说他每天只是吃了睡,睡了吃,碍…长胖了话,我可不想再认他了。”

天闲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办法继续呆下去了,每多呆一秒,就有一种被伊芙调戏一百遍的感觉。

从伊芙那里离开,虽然心里有点小郁闷,不过天闲倒是也肯定了一件事,那就是当年极北之地那些被传的很有些凄惨的传闻,到底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或许还不大好说。

最起码,从伊芙那温润的眼神可镇定的口气来判断,她的确没有觉得受到任何委屈,反而觉得十分幸福。

也就是说,这其中,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