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七百六十四章 早饭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七百六十四章 早饭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闲的确是十分机灵的,为白在城中的一个僻静处安置了一个舒适的住房,并派人每天送饭送茶。

这个决定遭到了凌和雪极其强烈的反对,其余也是站在这对姐妹这边,一直反对让白进城,不过这次天闲异常坚持,力排众议,最后还是促成了这件事。

“你来找我,有事?”

僻静的居所内,白的剑倚在墙边,他盘坐矮桌前,自得的喝着酒,一脸惬意之色。

天闲坐在他对面,眼前连个酒杯都没有,眼巴巴的看着白自饮自酌。

“如果没事,就回去吧,喝了酒……”白不怀好意的看了一眼天闲,“我不喜欢有人在身边。”

这家伙难道会耍酒疯?

天闲暗暗戒备,看看白的样子似乎还没有喝醉的意思,这才放下心来说道:“我……的确没什么重要的事,不过作为晚辈,我……总要来问候一下。”

说着天闲给对方斟上一杯酒,神色恭敬。

“嗯——”白笑了两下,尽显风流潇洒,“你还真是个机灵的小鬼,之前倒是没有发现,你来……是想学我的剑术吧?”

“不,您误会了,如果您能慷慨传授的话,天闲自然感激不尽,不过这次来的确只是单纯的问候,毕竟……”天闲停下来酝酿了一下,“毕竟现在雪和凌,已经和我……”

观察着白的脸色,天闲犹豫是不是要继续说下去,白这样的人物,恃强傲世,绝对不会喜欢自己的两个女儿都被一个少年人收走吧。

“女大当嫁,随她们去了。”白端起那杯酒一饮而荆笑道,“没想到这沙漠边境也有如此好久,早知道这样,我也不必辛苦风餐露宿。”

天闲放下心来,刚刚和这位岳丈大人的第一次见面就刀兵相见,要是对方打死也不喜欢自己。说不得今后还是个麻烦。

血缘这种东西,真不是三两句话就可以恩断义绝的。

“前辈好酒量。”天闲赶紧拍马屁,再满上一杯。

见天闲如此殷勤,白也不客气,又是一口气干了这杯酒,之后连饮三杯,终于现出几分醉态来。

天闲再来斟酒时,却被白拦住,“小子。你不是打算把我灌醉,然后问我当初为什么把雪丢在寂静森林吧?”

“前辈既然说过那是我们无法理解的理由,那么自然也不需要多做解释,我想前辈也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

天闲凝视白的双眼,“将亲生骨肉留在那样危险的地方,想必一定很痛苦吧。·”

白很有些意外,放开天闲的手,呵呵笑道:“你居然和那两个丫头的想法不一样。”

天闲斟满了酒。苦笑道:“是啊,现在她们正在联合起来对抗我。所有人都站在她们那边,我已经彻底变成孤家寡人了。”

白哈哈大笑,将酒一饮而尽,长吐一口酒气,悠然道:“孑然**,英雄在世而已。小子,记住这一点。”

“天闲受教。”

白看起来兴致很高,又喝了酒杯,长身而起说道:“倒是很久没喝过这么好的酒了,小子!我们到院子里去!今天我教你一招1

这家伙还真是想到什么就要做什么!天闲暗暗无奈。

“前辈的好意。天闲心领了,不过天闲这次来并非为了向前排学剑,而且……”天闲为难的挠挠头,“雪和凌已经对我很不满了,要是知道我在这里学剑,恐怕要吃了我……”

“她们敢!?”白微微一瞪眼,但随后愣住,语气低落下来,“是碍…她们不会善罢甘休的。”

白打量天闲一下,忽的又笑道:“你年龄不大,倒是很会讨女子喜欢。”

“只是想多为身边的人考虑而已,前辈不也是如此吗?”天闲望着白,微微而笑,“前辈一直以来,恐怕不是跟着我,而是跟着雪吧,后来发现我可能具有某种价值,于是在雪安全的时候就会跟着我。”

“而这次雪出走沙漠,失陷在流沙中,您已经感觉到事情不大对劲儿,但还是现身了,我是一个医者,陷入流沙中一小段时间是不会致命的,以您而实力可以轻松将雪救起,当初在寂静森林,您也是在暗中保护着雪吧?”

“嗯?”白皱眉,再一次仔仔细细的打量天闲,就好像第一次认识这个少年一样,看着看着,忽然露出了笑容。

“哈哈哈……啊哈哈哈哈……”白忽然大笑起来,笑的畅快无比。

天闲低下头,“这些是天闲的揣测,还请前辈不要怪罪。”

白笑了够,这才摆了摆白色长衫,“嗯……今天已经喝的够了,所以……”

天闲忽然有种不大美妙的感觉。

“小子!你可以给我滚了1

白猛一扬手,那白衫的袖子忽然好似奇异的放大了数倍,卷起一股劲气抽在天闲身上,天闲猝不及防,顺着窗子倒仰的翻出了房子,一头摔在地上。nshu·cc

天闲摔的眼冒金星,从地上爬起来,心中一阵激气,却听见白的声音从房子传出来,“我喝醉了,不想有外人在场,哈哈哈哈……”

这家伙是在耍酒疯吧……

虽然被赶了出来,但今天只是来问候一下,也算是完美的完成了任务,拍拍身上的尘土,天闲正打算回去,却一下看到眼前站着个人。

“伊芙姐姐……”

伊芙立在房子数十米外的一棵母王藤主干下,看起来激动而又犹豫。

见天闲一下飞出来,她想避开,但被天闲先一步看到,只好讷讷的挪回了脚步。

“他……他喝醉了?”伊芙小声问。

天闲从未见过伊芙如此小心翼翼,向来她都是两句话拆成三句话,三句话可以说个没完的那种活泼的女人。

“可能吧,不过大概只是爱面子。”天闲揉揉***,摔的还挺疼的。

“那……我先回去了。”

天闲不由一下拉住伊芙,“等等。都到了这里,怎么还要回去?”

伊芙低下头,显得有点柔弱,“他向来都不喜欢喝醉的时候有人打搅的,我们已经很久没见了,我不想……”

顿了顿。伊芙抬起头笑了笑,“和你说这些,或许你也不会理解,但我们……就是这样的,我改天再来吧。”

伊芙也不逗留,说完这些话,干脆的转身离去。

天闲望着她的背影,心中又是感慨又是纳闷。

伊芙无论从哪方面看都是个不折不扣的好女人,美丽开朗。人缘极佳,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苦守极北之地十几年忠贞不二,至今,依旧铭记着与丈夫的情意。

这就是忠贞不渝的爱情吧……

回头看看白的房子,天闲忍不住的想,但愿这种爱情是双方面的。

返回城镇大厅。天闲发现大家都把眼睛长在头顶上,谁也不看自己。就连每次自己路过都会丢一大堆公文给自己处理的龙四也是头不抬眼不睁的忙着自己的事物。

昨天晚上熬了一夜,今天早上就去问候岳丈大人,到现在还没吃早饭,但看样子大家好像也没有留自己的那一份儿……

真是惹了众怒碍…

天闲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只好自己默默返回房间。

一下倒在床上,天闲感觉自己总算松懈下来。不由开始回响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心中盘算着下一步该怎么做。

黑袍人是白,这件事虽然有所预料,但也确实有点让人意外,不过好消息是这样一来对方就已经不再是敌人了。这样少了一个威胁,多了一个助力。

接下来,就是收集各方面的情报了。

天闲心中忍不住跳出一个名字。

瑶瑶。

一定要找到瑶瑶,一定要!

“咚咚。”

忽然传来了敲门声。

天闲一下坐起,敲门声很轻,似乎不想被人发现,“是谁?”天闲警惕的问。

“天小哥,是我。”门外四姑娘轻轻回答。

门轻轻推开,四姑娘蹑手蹑脚走了进来,手里还提着个食盒。

把门关好,四姑娘笑着来到桌前打开了食盒,里面三菜一汤,还有两碗米饭,“妾身给天小哥留了早饭。”

天闲顿时感动的稀里哗啦,上前抱住四姑娘狠狠亲了两口,“果然就你最关心我,那些狠心的女人要饿死我。”

四姑娘掩口而笑,“还不是天小哥这次太过专横,不过……妾身倒也不想天小哥被饿死呢,呵呵……快趁热吃。”

天闲正饿,端起饭还没吃,门外又传来了敲门声,这次也很轻。

“谁?”天闲一怔。

“是我……”古丽闷闷的声音传来。

四姑娘吓了一跳,立刻收拾食盒,躲到了窗帘后边。

古丽进来,一脸鬼祟,手里提着个食篮。

“喏,给你的。”把食篮放在桌上,古丽一脸不情愿,“免得你被雪和凌打死的时候变成饿死鬼。”

天闲再次被感动了,可是这次没说什么“她们几个想要把我饿死的话。”

但拿起东西没等吃,敲门声又一次传来,而且更轻了……

“喂……开门啊1凌的声音有点急切。

古丽一听,脸色顿时白了白,把天闲手里的食物抢下来,迅速收拾食篮躲到了窗帘背后。

“喂,别去那里……”

窗帘背后传来两声轻呼,天闲无奈的挠挠头,把门打开。

凌闪身进来,飞快把门关好,这才拍拍胸脯,看起来俨然有些惊魂未定的样子。

“你这是怎么了?”天闲有点惊讶的看着凌,好在她没有提食盒,这让天闲放心了不少。

一转身,凌不知道从哪摸出了两颗精灵的果实来。

“吃吧。”把果实放在桌子上,凌一脸不高兴的坐在了一边。

天闲赶紧又一次感动,“你居然还记得我没吃东西……”

“姐姐说饿死你好了……”凌脸色微红,“不过我想了一下,要是你饿死了……我岂不是就要守寡了,所以……你看着我做什么,还不快吃1

天闲拿起果子,心想:“可不要再来了。”

“咚咚……”敲门声传来,“黑……我拿东西来给你吃了。”

凌好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下跳的老高,飞一样卷起果子钻进了窗帘后边。

于是又是几声惊呼……

天闲苦笑,你们真是够了碍…

门开,雪手中提着一个小篮子走了进来,里面飘着饭香。

难得的,雪小心翼翼把门关上后才来到桌前。

“还没吃东西吧。”把饭菜端出来,雪有点无奈的坐在一边,“不管怎么说,先吃早饭,虽然凌说饿死了算了,但是……如果你饿死了的话……我就要变成寡妇了……”

真不愧是双胞胎,找理由的话都一模一样。

天闲还没等说话,一个人影已经从窗帘背后跳了出来,“我才没有说过那样的话1

雪大吃一惊,“凌你怎么在这?”

“我才要问你!你怎么在这?我们不是说好了今天不给他饭吃的1

雪脸颊微红,“你……那就是说过刚才的话了1

“那不是我们一起说的1凌大为恼火的指着桌上的食篮子,“可你……”

“咚咚……”凌怀里的两个精灵果实掉在了地上。

顿时,凌理直气壮的质问一下哑了火。

雪本来一脸怯怯,但目光在地上的果实上扫了两眼,再传上来望着凌的时候,已经和双胞胎妹妹一样的理直气壮,“原来你也是来给她送东西吃的!还说什么我们已经说好了!明明是你先不信守约定的!我们不是说好了要饿他三天的1

“我……我,我只是路过。”

“这种话谁能相信1

凌目光游离一阵,索性后退几步,一下扯下了窗帘,“快出来吧!别藏了1

顿时,满屋子的尴尬。

最后,天闲一个人吃着四人份的饭菜,不时笑出声来的吃起了早餐。

四个女孩围坐在桌前,都是一脸无奈和挫败。

“你们碍…都是口不对心。”天闲模糊的嘟囔着,“其实……白的事,没什么难以解决的,我已经看出他的心思了,你们要是不相信的话,我可以证明给你们看,之后你们就不用这样来给我送吃的了。”

“怎么证明?”

天闲嘿嘿笑了起来。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