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七百六十三章 授意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七百六十三章 授意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雪一动不动,任凭流沙慢慢吞噬自己,一点一点,雪的身体埋没在沙子中,好似雪花急速在消融。

没有任何异常响动,没有任何突发事件,雪安静的被流沙吞没,沙子迅速恢复原样,一切好似根本没有发生过。

寒风卷着冰冷的沙子来回飞舞,这种异样的安静持续了足足十分钟后,一个人影出现在了雪消失的地方。

高大的身材,通体的黑袍,兜帽将他的面孔罩的严严实实,就算是手掌都缩在黑色的袖子里,看起来好像沙漠中一个纯粹的黑色影子。

“终于肯现身了……让我们等的好苦。”这人似乎要做什么的时候,一个声音从天而降。

天闲驾着小灰,还有凌和古丽等人流星般落了下来。

黑袍人似乎一愣,转过身来,“你……猜到我会在这出现?”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你总是跟在我们身后,就该想过有被揪出来的那一天。”

“这么说这是一个陷阱,那么雪在哪?”黑袍人轻轻问道。

凌皱眉说道:“要是在从前,我一定认为这又是你的偏袒,但是现在,我终于明白你到底是怎么样的无情1

凌有些激动,“我说的没错吧……父亲1

黑袍人没有否认,也没有确认,只是轻轻问道:“雪在哪?”

天闲神色复杂的望着这个黑袍人,淡定答道:“雪自然是安全的……”

不远处的沙漠忽然间出现了一个漩涡,并且急速扩大,眨眼已经有近百米大校

“嘭1

漩涡里的沙子炸上半空,身型百多米的沙奴从沙子下钻了出来,巨大的身躯直立起来,随后狠狠砸在沙地上。

沙奴之上,小沙王穿着沙王黄金战铠,威风凛凛的站在那里,旁边,是正因为沙土而咳嗽的雪。

见到沙王,黑袍人彻底明白了过来。

“真没想到连沙王都出动了,为了引我出来,你们还真是花了不少心思。”

目光落到雪的身上,黑袍人凝声说道:“雪,你也学会欺骗别人了。”

雪的眼中没有任何感情波动,拍打着尘土说道:“对你……总是不同的,而且我根本没想欺骗谁,黑说有这样一个计划,我只是照做而已。”

顿了下,雪继续说道:“而且如果不是必要的话,我也不想再见到你。”

黑袍人闻言轻轻一叹,“枉费我一番心意,还想来救你。”

凌听到这句话不由怒声喝道:“你眼睁睁的看着女儿被吞没,这就是你的心意?还有当初……你到底有多狠心,才会把雪一个人丢在寂静森林中1

黑袍人无奈的摇头,“这些事,你们是不会懂得的,或许将来会懂,当然也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懂。”

“我……并不想懂。”雪用冷若冰霜的目光望着黑袍人,“你是我的父亲,但……仅此而已,我已经找到我想要的生活,再也不想回到以前的日子,你的那些谜题,我并不想知道,只希望……你能安静的离开,不要再来打搅我们。”

黑袍人似乎很意外,意外与雪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当初那个木偶似的小姑娘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成长了。

“是怎么发现是我的?”黑袍人问道。

“从你几次出现的蛛丝马迹里可以推断。”天闲跳下小灰,站在了黑袍人的面前,“尤其是第一次,你没有理由跟着我,仔细想想那么时候身边的人,只有雪是最可能的目标,那么……你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

“当然,也有赌运气的成分在里面,不过结果还是一样。”

黑袍人哈哈大笑,一把扯去黑袍,“看来已经不再需要这个了。”

黑袍脱去,一个身材高大,一身白衣的男子出现在那,腰际悬着一把造型古怪的长剑。

这人立在沙漠之中,白衣上片尘不染,晚风袭来衣袂飘飘,说不出的飘逸出尘。

天闲一瞧这人,顿时明白伊芙为什么对这个家伙死心塌地了,这家伙简直就好像是从神话中抠出来的人物,简直是帅到极点,俩字:完美。

天闲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英姿不凡的男子。

这就是雪的父亲……

仔细上下打量,天闲发现这家伙很难界定年龄,明明看起来二十几岁,但那双星辰似遥远深邃的眸子又似乎在昭示着他已经经历过很多岁月。

“你们可以叫我白。”白目光在所有人脸上一一扫过,“她就是这么叫我的。”

天闲一怔,他说的难道是伊芙?

“我们没兴趣知道你到底该怎么称呼。”凌冷声说道:“现在老实交代你为什么要跟着我们,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你们……是不会懂得的。”白微微摇头,“你们自以为抓住了世界的***,其实远不是那样。”

“不打算说吗?”凌眼中露出恨意,“就像当初一样,没有任何解释的离开极北之地,然后又没有任何解释的带走了雪,从头到尾,你都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去做,而***人……都不在你的考虑之内。”

“你这样说,我真的感到很遗憾,毕竟你们是我唯一的女儿,我……”

“闭嘴1

凌怒喝着打断,“我可从来没有想要认你这个父亲,你除了为别人带来痛苦,还做过什么?从前是,现在也是!你这个疯子!你之前差点杀了他1

白看了看天闲,“那是我对他充满了希望,如果不是看他还可以,早就杀了他。”

“可以……什么可以?”天闲敏锐的抓到了白话里的一点点端倪,“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所追求的……并不是你们能看到的东西,在未来,如果你足够走运,或许能站在我的告诉,观看这个世界。”

天闲心中一阵气闷,这个家伙看起来是打死也不会说的,而且还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我本想在暗中观察,被介入你们的任何事情中,但现在既然已经被识破了身份,也就再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白看起来有些无奈,“那么接下来,我就住进城中好了。”

“不行1

“不行1

雪和凌异口同声的反对。

白淡淡一笑,对天闲说道:“你不是正在网罗***上的强大人物,这似乎对你并没有什么坏处。”

天闲当然知道这个家伙厉害的***,能一剑斩杀血女的人物,这个***上恐怕还找不出几个。

但是,这个家伙就算身份特殊而且实力强大,可是他身上的谜团实在是太多了,一直以来这个家伙在暗中监视着自己,似乎根本没有任何理由会让他这样做。

让他留下来,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情,单单就是雪和凌对待他的态度就是一个巨大的难题。

“为什么要留下来?”

“我说过了,你们不会懂得。”白很执着的摇摇头。

天闲也不由火了,“也就是说,你平白无故的就想插到我们中间来,而且之前你还几次差点杀了我?”

“如果你不该死,那么就算是我也无法杀死你。”

天闲大皱眉头,“在感情上,天闲还是希望这个家伙能光明正大留下来的,毕竟他是雪和凌的父亲,虽然不知道曾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一切总还会有回旋的余地,毕竟血浓于水。

而伊芙虽然平时并不显露这份感情,但是她对丈夫的望眼欲穿每个人都懂得,离开了极北之地,来到这个方便行动的人类***,可是丈夫却将妻子女儿丢在一边迟迟不肯出现,这一定让她黯然神伤。

可是,还是那句话,这个家伙实在太麻烦了,或许还会引发一连串意想不到的麻烦。

“抱歉,就算你是雪和凌的父亲,但是如果你没有正当的理由,我们不会让你留下,对于我们来说,你实在太过危险了。

白沉吟一阵,“好吧,既然如此,那么就让一切恢复到之前那样,我如果想要在这里的话,你们没有人能阻止我。”

天闲上前一步,“我们不希望有一个危险的不确定因素在我们身边徘徊,从前我们抓不到你的形迹,但是这既然是第一次,自然就会有第二次,我不想刀兵相见。”

“狂妄的小子,你难道是在向我***吗?”白轻轻按住剑柄,“你似乎忘记了,在我的手上,你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一死而已1天闲分毫不让,“既然你会对我们拔剑,那么我们更不能让你留下,如果无论如何都不能达成共识的话……”

天闲抽出了背后的荒尘大剑,“虽然我们可能实力不济,但……总要试一试才知道结果。

“看来,不使用些手段,是没办法了解这件事了。”

白按住剑锋,沉声说道:“一旦我拔剑的话,后果或许不是你们能够承受,小鬼,你真的打算和我作对吗?”

说实话天闲正在暗暗冒汗,白的强大天闲是亲身体验过的,那是一种绝对碾压的力量,完全没有还手的机会。

不过天闲也是在赌,现在这种情况,唯有赌上一把!

天闲这边所以有人都抽出了武器,寒冷的沙漠中,气氛顿时变的紧张起来。

“我不想与你作对,但是你这样未免逼人太甚,连你的女儿都反庖丫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