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七百零九章 水道逃生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七百零九章 水道逃生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闪光的夜莺发出尖锐的叫声,千万只夜莺组成的发光长龙怒声咆哮,整个精灵王成都被惊动了,所有的守卫全部冲了出来。

泰纱紧张的站在窗前,望着窗外奔走呼喊的守卫,急切说道:“城门一定封闭了!我们只能走水道,你们快走!我现在必须出现在外面1

天闲一把抓住要出门的泰纱,沉声说道:“你现在出去,只能送死。”

“我是守卫官!现在还不出现才会真的被怀疑1

天闲犹豫了一下,放开手说道:“这样也好,不过水道在哪里?”

“莱妮知道,那是只有我们才知道的地方,没有人防守,但这个时候水道中很危险,你们……”泰纱望着莱妮,复杂的目光显露出心中的极度不安,“你们要小心1

“姐姐1莱妮拉住泰纱,“你和我们一起走吧!大祭司现在需要有精灵在她身边帮忙,精灵王迟早会害死你的!就像今天对议会长那样1

泰纱看了眼窗外紧张的局面,飞速说道:“好妹妹,听我说!大祭司是精灵一族的智慧所在,你要好好保护她!你和莱娜要用生命保护她的安全,姐姐没用,姐姐没有那样的智慧,也无法帮你出城,但姐姐可以留在这,这样才能为精灵族做些事!你懂吗?”

“姐姐……”

“莱妮1泰纱面露严厉,“我从小教你要为了精灵一族献出灵魂,你却这样在意个人的得失!真是让我失望1

莱妮咬着嘴唇,美眸中泪光点点,“姐姐……精灵一族中,我就只有莱娜,你和大祭司,你们就是我要献出灵魂人啊,今天分别,我们姐妹真的还能再见吗?”

这番真切无比的话说的泰纱不由动容,差点她就想答应下来。但是外面的呼喊声唤回了她的理智。

“快走!不要废话1猛的推开莱妮,泰纱目色凝重的望着天闲,“带她走!快1

天闲一把抓住还要扑上去的莱妮,沉声说道:“好。我们立刻走,不过现在外面混乱,我们两个又是目标,你能掩护我们到水道入口吗?”

“好1泰纱一口答应,然后飞速打量天闲。“但你要格外小心,人类在这里太显眼了。”

“没问题,能给我找一身守卫的衣服吗?”天闲把剑放在一边,“这把破剑我不要也罢,丢在这吧。”

“什么!臭小子!你敢把我丢在这1邪眼的声音顿时在天闲心中叫嚣起来。

天闲直接掐断和邪眼的联系,望着面露难色的泰纱,“怎么,不行吗?”

“我……我并没有伴侣,所以……所以这里没有男性的衣服。”

天闲大皱眉头,“那女性的也可以……你们看我做什么。快去找衣服1

泰纱飞快的找来了一身女性精灵的纱衣,目光不由得有点古怪。

“没有……女性守卫的衣甲吗?”天闲看着这套***丝薄的纱衣,心中发苦。

泰纱果断摇头。

天闲用力抓抓头,“好吧!给我一分钟,你们两个转过头去1

五分钟后……

借着城中短暂的混乱,泰纱带着天闲和莱妮向城中一条不起眼的街道快速行去。

整座城都已经动了起来,白天并没有什么行人的街道,现在每隔不到一分钟就有一队精灵守卫飞速跑过去,半空夜莺尖叫着,它们身上发出的翡翠色光辉把城中每一个阴暗的角落都照的通亮。

就是一只老鼠。现在都别想从这里逃出去。

泰纱一面走着,一面不断对遇到的守卫发布命令,那些守卫们很紧张,飞快的按照命令奔赴泰纱安排的地点。谁也没有怀疑跟在泰纱身后的两个“女性”精灵。

毕竟,精灵王的命令是活捉一个人类的男性!

虽然情势危急,但莱妮还是忍不住一个劲儿的用眼角余光去瞄身边的“女伴”。

“她”身形修长,体态端正,掩在湖绿长发下的面孔线条有些硬,显得异常俊美。最令人无法相信的是那副如削的双肩,完美的衬起了精灵纱衣凸显女性美感的特点,“她”跟在泰纱身后,款款而行,每一步都风姿飘飘,竟然让自己有点妒忌。

虽然,“她”的肤色明显没有女性精灵白皙,手指也不像女性精灵那样纤细,而且……脚大的出奇。

但这些细节在夜晚倒是也不容易被发现……

“不要看我,会暴露的。”那“女性”精灵瞪了莱妮一眼,用的却是天闲的声音。

“你是怎么做到的?”莱妮知道这时候该闭嘴,但这种事她做梦都没想到,还是忍不住问,“你……”

“出城就告诉你。”天闲飞快回答。

缩骨并不舒服,骨头错位可以改变体型,但对桑也很重,这个时候四处活动的话,负担会成倍增长,天闲现在只希望那个水道的入口不会距离太远。

穿过一队队的卫兵,天闲发现街上的卫兵越来越多,而且开始出现一些明显头目打扮,带着长剑或者长矛的精灵,甚至天闲在街角看到了一个元老会议员带着一批精灵匆匆走过。

看来精灵王已经在动用全城的力量来进行搜捕了!

“就是那口井,快去1转过街角,泰纱望着不远处街边一口造型优美,如果不是她说天闲还以为是一件艺术水井说道。

“姐姐……”莱妮还想劝泰纱一起走,却被泰纱直接推开,“走1

“帮我们把风。”天闲只说了一句,直接伸手夹起莱妮,大步向那水井而去。

但是天闲才迈出第一步,一个声音就从旁边的小巷里传来出来,“泰纱守卫官!你在这里做什么?难道你看不到王城的情况吗?”

天闲三人都是一惊,小巷中随之传来一片杂乱的脚步声,一个身披华贵纱衣,蒙着面纱的女性精灵带着一队士兵快步走了出来。

元老会的议员!

天闲一眼认出这个女性精灵也是白天精灵大殿中的议员之一,所有议员中只有她带着薄薄的面纱。

“整个王城都已经在行动,我这个议员都不得不临时抄近路去守大门,你一个小小的守卫官竟然敢在这里闲逛1

这议员有些气急败坏。她走出来劈头盖脸责骂泰纱,猛见到泰纱神色异常,瞬间把目光转向天闲,然后是被带着的莱妮。

“莱妮1

一下认出莱妮。那议员面纱上的双眼顿时迸发出火热的光芒,“抓住他们1

说话间,这议员抬手一挥,一道翠绿的光芒射向半空,顿时天空上四处游荡的夜莺全部向这边***过来。犹如一个迎面压来的绿色太阳!

泰纱拔出了短刃,大声道:“你们快走!我挡住他们1

“姐姐1莱妮尖叫的挣扎起来。

天闲死死夹住她,低声对泰纱说道:“掩护我们到那边!我会记住你的1

“保护好莱妮!保护好她们姐妹和大祭司,但我不需要一个人类记住我的名字1

泰纱喊出了最后一句话,挺身挡在了卫兵们之前,迅速和一群卫兵战在一处,且战切退的掩护天闲和莱妮迅速奔向水井。

“姐姐!姐姐!!你放开我!1莱妮看着泰纱被卫兵包围,发疯般挣扎,又抓又咬,但天闲的手臂坚如磐石。哪里是她一个柔弱精灵能挣开的,被天闲夹住飞速逃离。

那议员见天闲带着莱妮飞快后退,目标是一口水井,顿时明白了什么,立刻推开身边的士兵冲了上来,“一群***!给我闪开1

这议员口中飞速念动起什么,好像某种祈祷,同时她的双臂急速绽放出湛蓝色的光芒。

泰纱拼死抵挡住所有的士兵,猛见到议员冲了过来,顿知不妙。元老会的议员可不仅仅只会争吵而已,每一个都是精灵族引以为傲的强大战士。

但泰纱意识到对方攻击自己的时候已经晚了。

一道光芒凭空涌现而出,光芒中浮现出一只不知名巨鸟的影子,巨鸟引颈嘶鸣足以覆盖整条街道那样宽大的翅膀排山倒海般拍了过来。

泰纱只来得及双臂护住身体。立刻被这沉重的一击打飞了起来,口喷鲜血。

这一击将***泰纱的护卫也冲的东倒西歪,那议员笔直冲来,眼看天闲带着莱妮已经跳进水井,不由心头大怒,那片光芒中的巨鸟双翅爆展。桌面大小的利爪狠狠抓向倒在地上的泰纱。

泰纱望着那片涌动的光芒,心中忽然一片安宁。

她的一生并没有为精灵族做出太多的贡献,虽然满心热忱,但却屡屡碰壁,最终只是一个小小的守卫官,而且是最末尾的那个。

但今天,如果能帮助精灵一族保留一丝火种,那么,愿自己的灵魂能在月神的怀抱中安息。

泰纱闭上了眼睛。

然后,感觉浑身一痛,人飞了起来……

泰纱一下睁开眼,她发现自己没死,那巨鸟击中了地面,***泥土正在半空翻飞,混乱的光芒中,能清晰看到议员薄薄面纱下气急败坏的面孔。

愕然回头,泰纱终于发现,一条亮晶晶的银色丝线在半空越聚越多的夜莺光芒下闪闪发亮,如一道神奇的轨迹……

一端捆在自己身上,另一端连着水井。

这个……***人类!

“噗通1泰纱一头栽进了深井的水中。

天闲哪能让泰纱送死?

但强拉她一定不肯,只会浪费宝贵的时间,这种情况自己一人或许可以硬打出去,可带两个精灵就必须精确计算,争分夺秒!

一手夹着莱妮,一手收回银晶丝拉住泰纱,银水精魄的力量随之而动,一层银蓝的光晕覆盖了天闲的身体。

这层光晕迅速汲取水中的空气,在天闲三人身体表面形成一层互相连接的空气薄膜。

莱妮在这层光晕中不仅发现自己可以呼吸,而且看到泰纱也在身边,简直惊喜的要叫起来,天闲不得不瞪她一眼,“少说话,快带路!后边还有追兵1

莱妮兴奋的答应一声,立刻一马当先的向下潜去。

天闲知道自己的水性还不错,之前跟着那个老骗子在深山采药的时候。摔下过瀑布,卷进过暗河,但自己都有惊无险的活下来了,同时也知道精灵的水性很不怎么样。所以现在天闲已经做好了在水道中游很长世间的打算。

不过……

“人类都是这么笨重的吗?”五分钟后,泰纱第三次停下来等待身后的天闲,好笑的问。

死里逃生,泰纱对天闲的态度有了很大的改观,虽然是抢白。但笑意满脸。

天闲看了看在前面游的更快的莱妮,心中忿忿不平,怎么会有这么会游水的精灵?露娜明明说过,精灵使百分百的陆地生物!

莱妮在前面听了这话咯咯娇笑,“这条水道是莱娜小时候淘气掉进来才发现的,直通城外的湖泊,除了我们姐妹外,没人知道,后来我和莱娜就经常利用这个跑出去玩,还被泰纱姐姐骂。哈……”

暂时脱险,泰纱也安全无事,莱妮心情大好,说话都透着喜悦的气息。

天闲不由瞅瞅泰纱,恐怕她这个守卫官之所以水性这么好,也是经常利用这条水道偷偷出城的结果……

似乎读懂了天闲的眼神,泰纱耸耸肩,“我可只是为了追回莱妮和莱娜才使用这条水道的。”

天闲把“我才不信”的神色无比凸显的挂在脸上,奋力向前游去,惹得莱妮和泰纱咯咯笑个不停。

“不过这条水道开始不是这样的。”莱妮速度最快。在前面走走停停,从容自若的和努力奋斗的天闲说话,“那时这条水道大部分地方涨满的时候才有一大半水,莱娜小时候能活下来多亏了里面的空气。我们熟悉这条水道后,发现它后来会涨满,没有一点空隙,那个时候这里就很危险了。”

“所以我说这里已经不适合出入,你这个胆大包天的小丫头居然还敢利用这个潜入进来1

“人家知道什么时候水位上涨的。”莱妮俏皮的笑着。

泰纱灵巧的在水中转了个圈,停在原地等待天闲。银蓝光辉下,四散的小气泡好像闪闪发亮的宝石在她身边飘舞,“不过早知道可以这样穿过水道,我们本可以安全无事的离开。”

莱妮掩口一笑,游过来一下抱住泰纱,“那样姐姐就不会来了!要是留在王城里,那个可恶的精灵王一定会害死姐姐的1

虽然有薄薄的空气膜在身上,但在水流中,两人还是纱衣飘飞,露出***雪白的肌肤,好像两条美人鱼缠在一起咯咯娇笑。

天闲没时间欣赏这粉臂玉肌的美景,现在只能努力游……努力游……

天闲发誓再也不相信露娜说的任何话了。

在天闲三人在水道中一面聊天一面远离危险的时候,精灵王正双眼发红的站在水井前。

一看到议员发出的信号,精灵王就立刻带着所有人火速赶到了现场,但他看到的只有毁坏的地面和一口不起眼的水井。

每一个精灵都能感觉到精灵王那无以伦比的愤怒,不自觉的尽量远离他。

高大魁梧的精灵王趴在井上,双手抓的井沿嘎嘎作响,就好像一头想要吃笼子里小白兔的狮子,想要把天闲三人从水井里挖出来。

“水路……又是水路1精灵王牙齿错动,发出骇人的咯咯响声,“他们一个个,都在嘲弄我们精灵一族不能下水!在嘲弄我们的无能!1

猛的直起身,精灵王杀气森森的望着周围的议员和***高等精灵,“有谁去追他们了?”

没有回答。

因为没有人去追,看到天闲三人是从水井逃走时,所有精灵第一个反应就是追不上了,因为精灵不能游水,这是每个精灵自古以来的认识。

“尊敬的精灵王1刚才那个带着面纱的议员说话了,“我们精灵一族水性不佳,这水井狭小,只能容纳一人通过,所以……”

“所以你们就都站在这里,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逃走了1暴怒的精灵王一声怒吼,声浪扫的那个议员面纱一阵摇晃。

那议员惊恐万分,低头说道:“我是说,是说他们跳下去……肯定活不了的。”

“轰1

精灵王一拳在井沿上砸了一个缺口。怒喝道:“那他们难道是来这里送死的吗?你这个愚蠢的下等***!1

所有精灵都震惊的望着精灵王,精灵王有权对犯罪的精灵处以极刑,但却无权剥夺对方的尊严和荣誉,对于一个精灵来说。这样的辱骂比杀了她还要严重。

那议员脸色铁青,“精灵王阁下!请您注意您的言辞!在月神的光辉下,您无权侮辱我1

“侮辱你?”精灵王发红的双眼死死盯着她,“你第一个发现他们,又眼睁睁看着他们逃走!你放走了我们清剿叛徒的机会!是你……在侮辱整个精灵族1

议员胸口剧烈起伏。大声急速说道:“我已经做了一切我能做的!我现在以最高元老议会议员的身份提醒您,您已经逾越了精灵王的身份和权利!如果您不想被元老议会***的话,最好收敛一下你那出格的行为1

精灵王双目缩了缩,“唔……元老议会,是的……元老议会!你不说我差点忘记了。”

猛的一把抓住那议员,身型巨大的精灵王如抓小鸡般将她从地上提了起来,放声咆哮:“就在今天!在所有族人的见证下,因为你们元老议会托罗议长肮脏的灵魂,月神没有再眷顾我们!我很怀疑元老议会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1

众精灵大吃一惊,那议员被卡住脖子。痛苦不堪,而且她惊恐的发现有一股惊人的巨大力量束缚着她,让她无法使用自己的唤灵术。

精灵王双目闪过嗜血之色,寒声说道:“元老议会议员都是具有高尚纯洁灵魂的精灵战士,但作为议长的托罗却告诉我们,一切并不是这样!我在此宣布!元老议会不再享有高等精灵的最高特权1

震惊犹如***在人群中一个接一个的炸开,上到议员,下到卫兵,所有精灵都没有想到精灵王会又做出这样的决定,元老议会的议员自古就是超然的存在。从未有谁能制裁他们。

精灵王继续说道:“然后,我在此对你进行宣判1

“你……无权……审判我……”那议员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精灵王露出残忍的笑容,“精灵王的确没有这个权利,但你威胁到了整个精灵一族!我现在是代表所有的族人审判你!我有权利审判任何人1

“你……”

“你任凭重犯逃走。与逃犯同罪!藐视精灵王的权威!并让元老会的声誉进一步受损!我在此代表所有的族人宣判你,死刑1

人群瞬间炸开了锅,精灵族有史以来,还从未有过审判元老元老议员为死刑的事情发生过!

“精灵王阁下!这……这绝对不可以1

“精灵王额下,请您三思!现在还是先抓捕逃犯重要1

“元老会议员这样死去,会引起恐慌的1

“精灵王阁下……”

所有的议员和高等精灵几乎全都焦急的开口求情。其余说不上话的精灵们也是议论纷纷。

“好吧,她毕竟是元老会议员,是我们精灵一族值得尊敬的战士,所以……”

精灵王笑了,但脸上只有冷酷,“只要她能抓回那几个逃犯,我代表所有的族人,赦免她无罪。”

所有的精灵闻言不由松一口气,议员发动自己的能量去抓几个孤零零的逃犯还是不怎么困难的,看来精灵王是想要向元老会施压,迅速解决这次大祭司出逃的问题。

精灵王转身,将那议员举到井口上,松手。

所有精灵的心好像被重重锤了一下,目瞪口呆

“噗通1

直到深井之中传来一声闷闷的水花声,精灵们才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个议员发疯般冲了上来,大叫着跟着跳入了井中,刚才被精灵王丢下井的,正是他的妻子……

而其余的精灵们呆呆的看着这一切,不知所措……

“真是耻辱1

精灵王冷冷的注视着井口,“在威胁整个精灵一族的逃犯逃走时,你们无动于衷,而现在为了自己的妻子却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难怪月神会不再眷顾我们!元老议会已经不再纯洁而无私。你们现在剩下的只有自私和无礼1

精灵们惊恐畏惧的望着高大魁梧的精灵王,精灵虽然具有强大的力量,但确实不擅水性,这么狭窄的井摔下去两个人。不赶快救起来的话,恐怕会出事。

但是,短短一天不到的时间内,包括议长在内的三位元老会议员相续出了事故,现在一时也无人敢说话。

精灵王继续说道:“尽管你们丑陋的一面让我不齿。但我的判决依旧有效,只要能抓回那几个逃犯,一切既往不咎!而为了让这一切尽早实现,我可以给予他们一些帮助……”

抬手在半空虚画了一个圈,精灵王的指尖在空气里留下了闪亮的痕迹,随后他开始大声吟唱起某种古老而神秘的音节,那个闪亮的圈中顿时开始浮现出古老的精灵文字和符文。

而同时,一股异常强大的力量从这个阵法中渗透而出,一众精灵被这力量的强大压力逼的一步步后退,就连那些实力强大的议员也不例外。这让他们分外震惊,精灵王的力量什么时候强大到了这个地步?

随着精灵王的吟唱,那阵法迅速完成,绽放出绚丽的光彩。

就在这时,水井中传来了呼喊和拍打水花的声音,精灵们隐隐听到,不由惊呼起来,似乎是最后那个议员救起了妻子,正在呼喊。

而精灵王的阵法也已经全部完成,只见那阵法猛的放出强光。如火焰般强烈的跳动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同时一道光华从天而降,直轰进了水井中。

“月神祝福你们1精灵王高呼!

当光芒消散,一切归于平静。水井中也已经再没有半点动静。

空气里只剩下精灵们隐隐急促的呼声,恐惧感如白天在圣殿中一样,无声的蔓延……

“精灵王阁下……”

一个议员脸色苍白的走了出来,“他们……他们难道?”

精灵王打断他,“他们已经去追逃犯了,我给予了他们月神的祝福。难道你不认识这祝福吗?”

这个议员无法回答,因为从刚才那个祝福阵法上看,无论是文字还是符文,甚至是细致的纹路,那毫无疑问是精灵族故老相传的月神祝福,但就像现在每一个精灵心中都有的疑问那样……

那真的是月神祝福吗?

精灵王玩味的望着这个议员,“你也对我有所怀疑?”

这句话让这个议员头上顿时冒出了冷汗,“我……不敢。”

“可你的眼神在告诉你,你在说谎1精灵王逼视着他,“如果你不相信,大可以自己跳下去验证,我来给你祝福!怎么样?”

这个议员的脸色顿时更难看了。

“精灵王阁下1

又一个议员走了出来,不过他不是一人,身后还拉着一个精灵,这个精灵看起来衣着普通,并不是高等精灵。

精灵王皱起眉,“怎么,你们元老会打算在这里***我吗?一个又一个的站出来反对我?”

“不1那个议员指着身后的精灵飞快说道,“这是当初建设王城的工匠!他说这个水井或许是直通城外的湖泊1

精灵王的眸子瞬间爆发出一层光芒,“城外的湖!?”

在精灵王带人急速出城追捕天闲三人的时候,天闲还在水道中辛苦的游着……

其实利用银水精魄,卷起一道水流迅速离开是很简单的,不过这深深的地下水道情况不明,还有两个精灵同伴,天闲不敢冒险。

而且既然精灵不通水性,那么现在已经是安全的,城外的湖那么大的面积,精灵王就算提前得到消息去堵截,想要堵住三人也是极为困难。

可以说,现在几乎已经脱困了。

泰纱和莱妮自然也清楚这一点,两人说说笑笑很是开心,还可以不时取笑一下做狗刨状的天闲,悠闲自得。

“对了,你的剑丢在城里是不是太可惜了?”说笑了好久,泰纱终于想起了天闲的武器,“那把剑似乎很特别。”

天闲无所谓的说道:“一块破石头而已,没什么值得可惜的,到时候随便挖一块石头就能打造一把。”

莱妮听了天闲的话笑的在水中直转圈。拉住泰纱小声说道:“姐姐别担心,大祭司说那把剑是宝物,他才不会轻易丢下呢,一定有拿回来的办法。”

泰纱摇摇头。“人类太狡猾,总是不说实话。”

天闲翻个白眼,“这叫幽默感。”

“那你白天的时候肚子痛也是幽默感吗?”

天闲眨巴下眼睛,然后继续努力游……飞快的游……

“姐姐,什么肚子痛?”莱妮好奇的问。

“没什么……”泰纱可不想让别人知道天闲在自己家蹲过大号。

见泰纱神色不对。莱妮正想追问,天闲却忽然间出声说道:“等等!有声音1

泰纱和莱妮一愣,仔细听了听,除了水流的声音什么都没有,“哪有声音?”

“轰————”

话音未落,一个沉重的撞击声后面的水道穿了过来,整个水道都被震的上下颤动。

泰纱和莱妮大惊失色。

天闲皱起眉,“是追兵。”

“追兵……怎么可能?这是地下水道,精灵们绝对不会追来的。”莱妮不敢相信的说道。

天闲急速思索,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目色凝重的沉声说道:“真是疏忽,我居然忘记了,就算是水路也不一定就是安全的……

“你知道是谁追来了?”泰纱满脸惊讶。

天闲嘴角露出古怪的笑容,“我大概猜得到,但你们或许不想知道那是谁,现在立刻离开,我来断后,收拾了这里的情况我立刻去追你们。”

“不行1

泰纱和莱妮异口同声,“我们必须一起走1

天闲逼视泰纱,但泰纱寸步不让的与天闲对视。

无奈。天闲放弃似的说道:“好吧,现在拿好这些火木,一会看准机会使用。”

泰纱面露喜色,伸手去接。却发现天闲的手上根本什么都没有,“你……”

“嘭1

一声闷响,天闲的拳头砸在了泰纱的腹部,泰纱圆睁双眼,惊愕又不甘的瞪着天闲,“你……”

“人类都是狡猾的。从不说实话。”天闲笑着,看着泰纱无力的晕了过去。

“带她走!水道施展不开!在这里战斗会伤到你们。”把泰纱丢给莱妮,天闲口气隐隐有些严厉。

莱妮看着晕过去泰纱,胸口剧烈起伏了几下,“我……我也不走1

“***!我说的很明白了!给我走1天闲怒吼。

莱妮大声说道:“没人比我更了解这条水道,前面还有很远才到湖中,在这里打斗万一震塌了水道……谁也无法逃脱1

天闲气的鼻子都歪了,而不远处沉重的撞击声已经越来越近,追兵就在眼前。

“莱妮,听我说1天闲靠近莱妮。

莱妮“唰”的拔出短刃,“不要再耍弄你的幽默感了,我不会被你骗到,也不会走1

“好的好的1天闲立刻停止靠近,并举起双手示意自己不会动,“那我现在教你一件事……”

“什么?”

“那就是,只不被人类骗到是不够的,还要多加防备其它的地方。”

莱妮一愣,猛感到浑身一紧,被什么东西牢牢捆住,仔细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身边的水中飘着那细细的丝线,而丝线另一端,就在天闲举起的手上。

不知不觉又中了天闲的诡计,莱妮不由大怒,“你这个骗子!你这个***之徒!!你这个……”

怒极攻心的莱妮一瞬间歇斯底里,但作为从小被大祭司教育长大的精灵,她不知道如何骂人,翻来覆去只能说出这么两个字眼儿。

天闲不管她怎么骂,把银晶丝调整到合适的程度,把泰纱和她绑在一起,拍拍她的脸蛋儿说道:“银晶丝一会儿就会自己松开,带着泰纱安全的离开,听清楚了吗?”

莱妮呼呼喘着粗气,愤怒无比的瞪着天闲,“你……你……”

“去吧。”天闲轻轻推开她,银水精魄的寒气瞬间外放,整个水道内的水流开始急速不规律的流动起来。

莱妮见无可挽回。不由焦急万分,用尽力气大声喊道:“求你了!住手!以月神的名义!求你让我留下1

“人类没有信仰!更不会买月神的帐。”天闲对莱妮莞尔一笑,“但人类重承诺,我一定会找到你们的。相信我。”

银水精魄的寒气凶猛的爆发开来。

“骗子——————”

莱妮的尖叫声瞬间被淹没在旋转的水流之中,她和晕过去的泰纱一起被激流急速送向了水道深处。

目送莱妮和泰纱离去,天闲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回身看向水道的另一面,面色凝重。“好了……现在让我来看看,到底会是谁会到这个鱼都不拉屎的来。”

“轰1

像是在回应天闲,又一个强烈的撞击声传来,借着银水精魄的寒光,天闲看到水道前方浮起了水尘。

随后一个娇小的身影急速冲了出来,一头撞在水道墙壁上,又发出一个沉重的声响。

天闲不由愣住了。

翻滚的沙尘中,一张面孔显露出来。

这正是刚才那个带着面纱的议员,只不过现在她的面纱已经不知所踪,身上的纱衣更是残破如缕。形同半裸。

她没有银水精魄的空气膜保护,却也行动自如,而且速度很快,只是她的脸上满是痛苦之色,不时用头撞击水道墙壁,发出一声声闷响。

她似乎想把头上的黑角撞碎……

在她闪着淡淡银色光泽,犹如月光般美丽的长发下一对黑色的弯曲长角看起来诡异无比,黑色长角撞击在水道墙壁上,切豆腐似的将墙壁撞出一个个窟窿和豁口,本身却完好无损。

“我的乖乖……精灵王真是疯了。”

天闲刚才回忆起渔人王曾经说过的话。就知道恐怕自己要面对的是这样的结果,但却没想到来的会是精灵议员,这可是精灵族的核心人物,精灵王如此凶残不由让天闲心中也是有点发寒。

“轰!1

又是一声猛烈的撞击。又一个人影从水道转弯处撞了出来。

天闲不由嘴角不受控制的抖动了几下,那居然又是一个议员,天闲记得白天在精灵大殿上的时候,他的平台就挨着前面那个带着面纱的女性议员。

“看来……精灵王不仅仅是疯了1

摸摸身上,荒尘大剑不在,银晶丝也已经用来捆泰纱和莱妮了。天闲吞吞口水,“好吧……今天让你们来领教一下我家乡的小伙伴儿们教会我的拳法1

…………

莱妮放声痛哭着,泪水沾满了水道的每一寸地方……

她恨!

恨可恶***欺骗自己的人类!恨弱小无能的自己!恨自己必须要活下去!

当银晶丝开始松开,莱妮不顾一切的想要冲回去,可凶猛无比的水流比她的力量强大的多,银水精魄的寒气没有丝毫减弱,卷着她不断向前。

银水精魄凛冽的寒气让莱妮感到温暖,而又残忍。

当莱妮和泰纱被冲出水道,进入了精灵王城外的湖中时,银水精魄的力量才仿佛知道完成了使命,化作最后一道光芒绕着莱妮和泰纱转了几圈,消散了……

只留下莱妮和泰纱身上薄薄的空气膜,并掩去了光芒,在黑沉沉的湖底,谁也无法发现两个人悬浮在那里。

莱妮呆呆的望着漆黑的湖水,心和湖水一样冰冷。

虽然湖里很暗,但精灵的目力可以清楚的看清湖水中的情况,那个水道的出口已经被银水精魄卷起的水流冲垮了,不知道多少泥土岩石堵在那。

而银水精魄的力量一路冲出水道,弄塌了多少地方可想而知……

她知道一切都来不及了。

莱妮抬起头,湖的上方飞旋着光芒,那是夜莺在巡视,显然,精灵王正在湖岸边搜索。

感受着还在昏迷中泰纱的重量,莱妮心痛无比,她知道现在她必须带着泰纱离开,湖岸线很长,精灵们很难封锁所有地方,逃走的机会非常大,自己不能现在剥夺泰纱活下去的机会。

抹了抹眼睛,莱妮抱紧泰纱扭身离去。

“等我安顿好泰纱姐姐,立刻回来救你1

黑暗的湖水中,莱妮的声音细小又清晰……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