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七百零七章 花招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七百零七章 花招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泰纱,我很想知道,为什么这笔迹如此丑陋1精灵王审视着泰纱,好像她做了什么错事。

“这并不是我的笔迹,而是这个人类的。”

精灵大殿中响起一片惊讶之声,刚才那个激动的喝骂泰纱的年老精灵在平台上大声问道:“泰纱!难道你是在一个人类的帮助下,才完成了你的计划?”

泰纱本来兴奋的脸庞微微发红,但是听到了这句话,顿时脸色渐渐苍白起来,“是,是的……”

那年老的精灵气的好像青蛙般鼓了起来,“这真是耻辱!你身位王宫守卫官,居然将守卫王城的责任交给一个人类!泰纱!看来你的确只能守城门而已!王宫的守卫工作对你来说……似乎过于沉重了1

泰纱低着头,并没有***。

但天闲听得到她的呼吸急促起来,双肩微微起伏,显然是因为愤怒而激动。

刚才那些还吵的不可开交的精灵们立刻异口同声又开始讨伐泰纱,他们文辞优雅,却又字字恶毒,把泰纱贬低的一无是处。

“好了……”精灵王向后挥了挥手,“不要吵了。”

大殿上立刻再次鸦雀无声。

“泰纱,你为什么会让一个人类知道你在做什么?你知道你应该对你的责任保守秘密吗?你身位王宫守卫官,这是严重的失职。”

泰纱的头更低了,“是的,我明白我的失职,可是尊敬的精灵王,这也是无奈之举。”

“无奈?”精灵王对这个解释非常不满意。

泰纱慢慢的抬起头来,目光扫过大殿墙壁上那些平台中的精灵们。咬牙说道:“因为这个计划在元老会中讨论了半年而没有结果,我深知自己无法独自解决。”

这句话好像捅了马蜂窝,那些平台上的精灵们犹如被戳到了痛处般面孔扭曲了起来。

“泰纱!你说什么?”

“小小的守卫官!居然敢如此放肆1

“我立刻就让你去守城门!1

“你和大祭司出逃的事还没有定论。现在又勾结人类,你真是不可救药1

激烈的吼声响彻了整个大殿。这十几个精灵爆发出来的嗓音比刚才争吵时不知道高了多少倍,这些吼声洪水一样淹没了泰纱纤细的身体。

泰纱握紧双拳,但是,不得不又低下了头,面对元老会,她这个连高等精灵也才勉强达标的守卫官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抱歉!打扰一下!1天闲发动逆心诀,喝出了洪钟般的声音,这喝声音量不高。却浑厚有力,那些元老会的精灵们顿时感到有些头晕眼花,他们的喝骂声一下顿时被掐死。

精灵们微微惊讶,他清楚的感觉到这个人类少年的喝声中蕴含奇异的能量,然后攻击目标却巧妙的绕过了自己,只震到了上方那些元老会的精灵。

大殿上瞬间安静下来,精灵王随之大笑,“千年过去!人类果然又有了让我们精灵惊讶的改变,刚才那是怎么回事?说话声可以杀人吗?”

或许精灵王不说还好,他的话瞬间点燃了那些元老会精灵们的怒火。

“卑鄙的人类!你居然敢在这里撒野1

“来人!给我把这个不知死活的人类抓起来1

“人类……蛮族1

“还愣着干什么。快给我把他抓起来!1

这一次,精灵元老们的怒吼声比刚才更是高了一浪,简直要把天闲生吞活剥一般红着眼睛叫嚷。

泰纱面对这种情况顿时紧张起来。她低头跪在那,不动声色的用脚尖碰了碰天闲的脚,微不可见的迅速摇了摇头,示意天闲立刻道歉并请求宽耍

天闲自然是察觉到了泰纱的小动作,但是天闲另有打算。

张大嘴巴,天闲猛吸了一口气。

精灵王一见天闲这个动作,心中顿时有所明悟,立刻挪了一步让开了天闲的正面。

一口气酝酿在胸膛之中,逆心诀疾走血脉。天闲身体绽放淡淡微芒,猛瞠目张口。一声狂吼在精灵大殿中炸开。

“给!我!闭!嘴——”

洪流也似的巨大声浪撞击大殿的墙壁,反复回弹。互相交叠威力倍增,大殿中仿佛有一百头狮子放声怒吼,只听穹顶被震的哗哗作响,整个大殿似乎都在摇晃。

那些个精灵元老们,有一个算一个,镰刀割麦子似的倒了下去。

等天闲的吼声平息,大殿上也彻底的安静了下来,这声吼好像把声音这个东西完全从大殿中完全碾碎了。

而这一声吼可是把跪在地上的泰纱的魂儿都吼飞了,她这辈子都没听过这么恐怖的吼声,这怎么可能是一个人类的叫声,根本就是某种不知名的巨大魔兽。

而更令泰纱心中发凉的是,她知道这次谁也救不了自己了,而这个人类也彻底的死路一条了。

“咯……”天闲打了个嗝,用歉意的目光看向精灵王,“我是很随和的人,很少这么大声说话,真是抱歉。”

精灵士兵们飞速的冲了过来!

刚才一声吼扫到了所有的精灵元老,站在大殿周围的士兵也没能幸免,他们中的很多都被震趴下了,剩余的士兵想也不想的就冲了过来。

精灵王是唯一一个没有被天闲吼声影响的人,他不怒反笑的抬起一只手轻轻挥了下,“没你们的事,都回去。”

那些士兵退下时,歪倒的精灵元老们也头昏眼花的站了起来,他们已经怒火烧穿了脑壳,可是头痛让他们一时无法说话。

天闲借这个机会挪挪脚步——又距离莱妮近了一些,然后舒展身体优雅的以精灵的礼节对精灵王行了一礼。

精灵王十分新奇的望着天闲,“你懂精灵的礼仪?”

“是泰纱教我的,叫我不要在您的面前失礼。”

“嗯,泰纱,你做的很好。”精灵明显的高兴了起来。

泰纱口中发苦。心想我的确是这样想的,可是还没来记得教他,没想到这个***小子本来就懂得精灵的礼仪!

天闲当然是懂得的。毕竟露娜高兴的时候还是会在亲近的人面前卖弄一下自己精灵的身份的,而且关于精灵的文化习俗。在一些古籍点卷中,天闲可也是看过不少。

“尊敬的精灵王阁下,我可以对上面的精灵们说几句话吗?”

精灵王不由哈哈而笑,“当然,你已经说过两句了。”

歉意的对精灵王笑笑,天闲仰起头看着那个刚刚爬起来的年老精灵——他似乎是最年长的,应该身份也比较尊崇。

“各位,我十分向往精灵的世界。所以才会不远万里,冒着生命危险来到东部王国,因为我听说精灵国度是礼仪之邦,在这里只有诚实、谦虚,只有信仰和美德,这里没有欺骗和妒忌,更没有憎恨和虚伪,这里是人类世界完全无法比拟的完美国度。”

泰纱原本心中已经冰冷,现在又听了这话,简直已经绝望了。她忍不住回头瞪大眼睛看着天闲:这个人类怎么能***到这个地步!你分明是为了精灵王的宝藏才来的。

天闲自然更清楚这一点,也清楚这些精灵不会相信这种话,但露娜说的好。只要你吹捧精灵,他们绝对不会反对的,特别是在吹捧他们的美德和信仰的时候。

虚荣,或许是精灵扎根在灵魂深处的弱点……

果然,包括那个年长精灵的元老会精灵都绷着脸,但眼中已经露出了对这话十分受用的神色。

“但是!我刚刚看到的一切,却并不是那样的1

在那些元老会精灵们出声之前,天闲大声说道:“我之所以能站在这,不是因为我的卑鄙***。也不是因为你们所谓泰纱勾结人类,而是因为站在这里的。我们的尊敬的精灵王阁下希望见我。”

刚想要说话的元老会精灵们一听到精灵王的名头,顿时又顿住了。

“我们人类是野蛮的。但我们也懂得礼分轻重,位分尊卑,我们人类的臣子在君主说话的时候,是绝对不敢去打断,更别提在君主面前大声呼喝了。”

“你……”那位年老的元老会精灵顿时气的额头青筋暴跳。

“而且1天闲截断他的话,“在有人向君主陈述什么的时候,更没人敢对这些话横加指责!妄自评论!更不可能调动士兵使用武力,因为在君主面前,他没这个资格1

元老会的精灵们脸色都开始显得有些不自然起来,那个年老的精灵也是满脸青白,他怒火攻心,但天闲这么说,他在精灵王面前已经不能再说话。

见元老会的精灵们没了声音,天闲这才对精灵王歉然笑道:“我必须再一次表达我的歉意,希望您能原谅我的冒昧,但是我不远万里来到这里,必须要先弄清楚,我到底需要和谁对话,是您,还是……***的什么人。”

“呵呵,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精灵忽然间放声大笑,笑的槽牙尽露……

“有趣!有趣!人类真是有趣1精灵王高大的身躯笑的一抖一抖,仿佛刚才听到世界上最好笑的事情。

反身走回圆阶上的王座,精灵望着手里的地图和算式,用无比愉悦的口气说道:“当初,我还怀疑自己的决定是否会带来恶果,但第一个出现在精灵国度的精灵却让我感到很有意思,这很好,东部王国已经很长世间没有新奇的事情发生了,这块腐朽的大地是时候迎接一次改变了。”

精灵王抬起目光,点了点地图,“这是你的杰作?”

“是的,泰纱守卫官已经完成了大半,但您派人去催促,为了能尽快来见您,她允许了我的参与。”

“嗯……很好。”精灵点着头,目光又在那算式上来回移动,天闲知道他想弄懂那到底是什么,也知道他不可能弄懂,更不可能问,因为他是精灵王,不会在这么多人面前表露出自己的无知。

“泰纱,这次你做的不错。”终于,精灵王把目光从算式移到了泰纱身上,“起来吧。”

泰纱简直觉得自己在做梦,身边这个人类居然还好端端的站在那,自己还被精灵王夸奖?

“尽快完成这个计划,最近森林中危险增多了,我们需要尽快保护好我们的族人。”将地图和算式交给一个士兵拿下圆阶,精灵显得十分满意。

泰纱双手接过地图与算式,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是,我一定会尽快办妥这件事1

“那么……现在应该处理关于外人的事了。”精灵王看向天闲,露出了笑容。

天闲在这个瞬间感到浑身微微一凉,坐在王座上那个魁梧高大的精灵,好像一个盯住了自己的猛兽,那双眼寒意森森。

“首先,我必须要说明一下。”精灵王抬手在半空画了个圈,“这位受到整个精灵族敬仰的精灵们是精灵族最高权威精灵元老会的成员,他们都极具威望,我也同样尊敬他们,偶尔的争吵……不是什么问题。”

平台上十几个元老会精灵都是面露尴尬,默默对精灵王行礼。

天闲笑笑,“是我刚才的话严重了,还请各位原谅我这个粗鄙的人类。”

精灵王哈哈而笑,“我倒是觉得你是个十分聪明的人类,正好!我们这里有一件事正犹豫不决,你也已经听到刚才的争吵了,我现在很想知道,以人类的智慧应该怎么处理这件事。”

天闲眸子微微缩了两下,心想:终于奔正题了。

指着跪在圆阶下的莱妮,精灵王很苦恼似的说道:“她是个叛徒,背叛了我们整个精灵一族,现在又不肯悔改,我不知道是应该继续给她机会,还是应该……永除后患1

天闲看了看跪在那垂着头的莱妮,她始终一声不吭,全神散了架似的,长发披散,显得狼狈不堪。

“背叛者吗,那当然是……”天闲抬手,在脖子前一抹。

泰纱万分惊愕,元老会的精灵们也发出了一阵嗡嗡的议论声,但不敢在大声说话。

“杀掉?”精灵王有点疑惑的问。

天闲随手握住大剑,“如果这种事对精灵来说很困难,我这个人类愿意代劳。”

精灵王似乎愣了那么一下,没想到天闲说的如此果决。

而就在这时,一个爆炸声隐隐从远处传来。

精灵王眉头一皱,大殿门口的士兵立刻跑了出去,很快这个士兵回到大殿:“牢房被破坏,那个犯人……跑了。”

大殿上一片哗然。

天闲面不露色的微微一笑,目光扫过地上的莱妮,再不看她。

莱妮这个小妞儿,还真是机灵!逃跑的时机拿捏的恰到好处。

精灵王听了这话脸色微微转黑,挥手让人带走了圆阶下跪着的莱妮,沉思起来。

天闲看都不看那个莱妮一眼,因为……那完全是个冒牌货!

用疑惑的眼神看了看精灵王,天闲心里却在想:居然敢和小爷我装傻充愣!还想用假人质来试探,这种花招我十岁就不玩了。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