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六百九十二章 调解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百九十二章 调解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四姑娘凝视大祭司留下的那张地图,面露沉思之色,她平时并不怎么说话,生怕过于妖媚的面容和体态会惹大家反感,也只有在与天闲息息相关的问题,比如现在的决策方向,才会主动说话,并且显露出冷静而强势的一面。

其实,大家很喜欢这个总是小心翼翼的女孩,只是她太过小心,让大家不好接近。

“精灵族内部已经***,有三个证据1四姑娘不经意的抚弄胸前的丝,这是她凝神思考才会有的动作。

“第一个,也是最基本的证据,就是老渔人王的话,虽然现在无法完全证明他说的是事实,但他并没有理由说谎,而且……我的判断中,他以将死,而且要委托天小哥庇护渔人族,他的话九成九是真的,也就是说,精灵王已经不是通常意义上的精灵王,而是一个类似魔鬼的东西。”

大家没说话,但都点了点头,四姑娘只有在聚精会神做出判断的时候,才会不自觉的自称“我”。

“第二个,是这张地图,仔细想来,大祭司既然给我们地图,自然知道这里生的事,甚至直到渔人王狂的原因,她指引我们到这里来,或许就是为了让我们自己现精灵族内正在生的事。否则,她没理由在这个时候要我们来到渔人的领地寻找一个老渔人王。”

大家又是纷纷点头。

四姑娘正想说第三点理由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什么,恍然大悟般说道:“不错!就应该是这样!大祭司是知道一切的,她指引我们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让我们知道精灵族内正在生的事!那个阵法!那个阵法图!精灵王在老渔人王身上使用了古代的某种诅咒,而凭借老渔人王自己的能力,应该是绝对无法抗衡的,但他却活了下来,所以并不是他使用什么渔人的秘法封闭了脑子,而是有人帮助了他1

露娜一直认真听着。特别是关于大祭司的一切,这时忍不住说道:“你是说,大祭司帮助了老渔人王,这才避免了他狂而死的命运1

“这是唯一的解释!否则。就连锻造铁块都那么粗劣的渔人族,怎么可能有对抗精灵王诅咒的秘法?而大祭司又是怎么知道老渔人王的情况的呢?”

露娜也只得点头,“渔人族……的确从未听说有什么传承的秘法。”

“第三个,也是自明显的证据,老渔人王临死前说。要我们记住是大祭司指引我们而来的,他在临死前强调这一点。”

天闲这次重重的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但我不明白1露娜沉声问道,“四丫头,你的意思难道是在告诉我们!精灵大祭司正在暗中和精灵王作对吗?”

四姑娘抬起目光,眼神清澈而坚强,“露娜姐姐,恐怕至少是这样的,精灵族内部至少分为大祭司派系和精灵王派系,或者这种派系还表现的不明显。?一 但***已经是必然的,大祭司和精灵王的矛盾也是一定存在的。”

露娜的神色有些难看,作为一个精灵——虽然是被除名的,她并不愿意听到精灵族内部的这些丑陋的消息,什么精灵王是一个恶魔,什么大祭司处心积虑与精灵王作对,统统不想听。

不过四姑娘说的有理有据,不容辩驳。

“那……难道我们现在要相信那个女人?或许这一切都是她在暗中捣鬼1

“的确有这个可能。”四姑娘的目光中流露出谨慎之色,同时也诚恳的望着露娜,“既然精灵族内部出现矛盾。很可能会拉扯外部力量来排挤敌人,所以现在的一切有可能是大祭司耍弄的手段,包括这张地图,老渔人王的狂和他的遗言。这或许干脆就是个圈套。”

“但,我们现在与精灵王一丝联系都没有,能够判断的,只有大祭司,无论她是善意还是恶意,我们都要去尝试接触。”

露娜敏锐的嗅到了不安的文姑娘诚恳的眼神仿佛带着尖刺,让她十分不舒服。

果然,四姑娘又轻轻说道:“露娜姐姐,你是大祭司的女儿……”

“够了1露娜大声喝道,“我不是她的女儿!你给我记住这一点!还有你们1

露娜目露寒意,以手指着所有人,“你们最好也记住!我和那个女人早就没有任何关系,甚至我现在连精灵的身份都没有!我不想再听到类似的话!否则……”

“好了好了,我们知道了,姐姐你不要生气好不好……”天闲笑着站起来,双手一夹,夹住露娜的那只手把她拉着坐了下来。

露娜余怒未消,瞪着天闲说道:“死小鬼!你要是敢在这件事上算计老娘我,我……”

“知道了知道了……”天闲打断她的话,“我家露娜姐姐不喜欢的东西,我第一个站出来把它拆了稀烂,这样好了吧?”

露娜还气着,但瞧着天闲这一脸讨好的笑容,忍不装噗嗤”的笑了出来,手指一戳天闲的脑门,“油嘴滑舌,早晚要好好收拾你。”

天闲嘿嘿而笑。

旁边,方良轻轻撞了撞汉克的肩膀,小声道:“你认识露娜的时间最长,握过她的手吗?”

汉克抓抓胡子,一脸回忆,“我小时候尝试过,她说等我长大了才可以,然后……我就这把年纪了。一?? W?W?W要·1要K?A?N?S?H?U?·CC”

墨桑还在细心的护理他的冲天辫,听了两人的话说道:“露娜她,真是改变了不少,当初第一眼见到她,差点没被她那身杀气逼的把出刀来,现在……”

看了一眼正笑呵呵戳着天闲脑门儿的露娜,墨桑一笑,“总算像个女人了。”

“这小鬼很有女人缘……”艾伯抱着双臂,一脸无奈,“老的少的中的,一律通吃,和他一起,一辈子也不会找到女人的。”

露娜正在那边咯咯笑着,忽然眉梢微挑,扫了艾伯一眼:“谁……是那个老的?”

艾伯顿时满头冷汗。“我……我,哎……啊!!我忽然肚子痛!1说着转身就跑。

“哼1露娜可没空理会艾伯,而是开心的开始揉天闲的脸,“天闲埃你可记住姐姐的话,以后千万不能成为那样在背后说女人坏话的男人,记住了没有。”

天闲忙点头,“我家露娜姐姐就算再过一千年,也还是青春貌美呢。”

露娜那脸上。瞬间把心花怒放表现的淋漓尽致,“啊哈哈哈……你这个甜嘴巴的小鬼,哦呵呵呵呵……”

“不过,我们还是要去联系大祭司。”天闲忽然说。

“什么!?”露娜顿时露出凶像,左右拽住天闲的脸。

“但不必露娜姐姐出面。”天闲疼的眼泪汪汪的说道。

露娜一脸的怀疑,“真的?”

“当然……”

“那个女人可是非常冷血,非常势利的小人,和她打交道或许不如直接去找精灵王。”

天闲无奈,“可我们没办法直接见到精灵王。”

“我们现在一样见不到那个女人1露娜竭尽所能的反对。

“会有提示的。”

“提示?”

“不错1天闲嘿嘿笑笑,小心的拿开露娜的手。“大祭司既然给了我们地图这第一个信息,那么第二个一定会紧随其后而来的,只要露娜姐姐答应,我们很快就能再次见到大祭司。”

露娜不想答应,她一辈子也不想再见到那个女人,但她不能以自己的任性而不顾全大局,而且……

露娜其实心中很明白,天闲是在耐心的哄自己,她甚至明知道自己会答应的,但她就是想天闲嘿嘿笑着来哄哄自己……

有人在乎着自己的感受。有人愿意用笑脸来安慰自己,让她想起从前自己生气时,弟弟妹妹们想办法逗自己开心的日子……

这个人类的少年,会和自己这样亲近也是奇怪……

“到时候。可别指望我会为你说话。”露娜依旧臭着脸,用力捏了捏天闲的鼻尖。

“嘿嘿嘿……”

方良在一旁忍不住又小声说道:“完全被这个小子哄住了啊,当初我百般央求,希望她能教我辨识寂静森林的药草,却一直都没结果,你看这个小子三言两语就把更困难的事情搞定了。”

汉克瞧瞧他。“你长的丑,嘴巴又不甜,而且又脏又懒没人爱,露娜当然不会理你。”

方良:“…………”

露娜开心了,天闲正想和大家讨论下接下来到底应该往哪边走,渔人王风风火火的又赶了回来。

“使者大人,有您的信。”渔人王把一个不大的小纸包亲手送到天闲面前。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这个小包所有人都认得了,之前大祭司留下的地图就是这种东西,这是精灵特质的信纸材料,不是纸也不是步,更不是皮革,而是用特别的植物脉络编制而成的。

“还真是阴魂不散。”露娜直接把这个小包拿过来,打开,露出了里面的一颗种子。

手指在种子上轻轻一点,露娜同时口中念出了古老的音节,那种子顿时放出绿色的微光,细细的嫩芽开始飞快生长。

很快,露娜手里出现了一张信纸,上面已经长出了一纤细柔美的字迹。

露娜瞧了一眼,抬头问道:“这信是哪来的?”

虽然知道露娜是被除名的精灵,但天闲的确是大祭司派来的,渔人王不敢怠慢,迅答道:“是一个精灵信使,她已经走了。”

“原来一直在监视我们。”露娜不满的哼了声,把信交给天闲。

信上没几个字,而且是用精灵的文字写成的,好在天闲在研究古籍的时候对精灵文字有些涉猎,勉强看得懂。

“处理好渔人和汐鳄的事,在东方会面。”天闲小声读了一遍,然后看看露娜,见露娜没什么反应,顿时明白自己的确没看错信上的意思。

“东方?”天闲忍不住向东望去,“这个方向也太模糊了……”

露娜学着天闲的口气:“既然有了第二个信息,那么第三个一定也会紧随而至。”

天闲一愣,立刻笑出声来,所有人都笑了。

“天小哥,但……但是还要先解决这里的问题。”四姑娘也是抿嘴而笑。

天闲看看那封信,“我明白1

站起身来,天闲对渔人王笑了笑,“现在,去汐鳄族的迁居第吧1

渔人王早有这个意思,汐鳄族的到来在渔人族内引了很大的矛盾,但现在又无法将黑角怪物的事完全解释给所有渔人听,因为那关系到老渔人王的声誉和威望,甚至于关系到他自己的声誉和威望。

试问一个怪物的儿子怎么能做渔人王,谁能保证他不会什么时候也变成怪物?

老渔人王狂的消息,被严格的封锁着,只有少数渔人王的心腹知道这件事。

天闲来到汐鳄族的迁居地时,这里才生过冲突,渔人们***在一起冲了过来,扬言要为死去的同胞报仇,汐鳄族对此保持了沉默,但并没有束手就擒,而是进行了自卫,双方都有些伤员,但并没有爆大***。

但显而易见,汐鳄族在这里是呆不长的。

渔人们依旧在不远处***,而且数量越来越多,很有要大干一场的架势。

汐鳄们的情况不容乐观,他们其实已经流离失所有一段时间了,战士们大多带伤,普通的族人们也都显得虚弱无力,而渔人们的怒火更让他们紧张无比。

大祭司的信上说的清楚明白:处理好渔人和汐鳄族的事,在东方会面。

那么如果没处理的话,是不是就没有东方的那次会面了?

这或许只是一个恳求,但也可能是一个考验。

现在渔人王不能对族人们讲出***,而深具权威的老渔人王也已经死去,想要迅安抚渔人们,并化解渔人和汐鳄之间的矛盾变得无比困难。

但天闲觉得这件事其实没什么困难的……

因为现成的资源就在眼前,稍加利用一下就好了。

“露娜姐姐,这次全看你了1天闲满脸期待的望着露娜,那神色要多恳切有多恳切。

露娜满脸黑云,“你这个死小鬼!下次我绝对不会再信你的鬼话了1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