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六百八十二章 战场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百八十二章 战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嗯,有香味。`”香把那个小布包拖在手里,轻轻嗅了嗅,“是食物。”然后补充一句。

“那也不能吃。”天闲把布包从香的手中挽救回来,垫了两下,很轻。

将布包放在桌上,慢慢平铺打开,待最后一角也完全铺开后,大家都露出了疑惑之色。

布包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枚果核。

“还真是吃的。”天闲拿起果核仔细瞧了瞧,却瞧不出什么门道,刚想舔舔尝尝味道的时候,一只手从旁边伸来飞快抢走了果核。

“这东西可是不能沾水的,口水也不行。”露娜把那果核在手里抛了两下,神色有点不悦。

“露娜姐姐你知道这是什么?”

露娜哼了一声,“那个女人留下这个东西,就是因为有我在,这是精灵才懂得的消息。”

说着,露娜在地上抓了一把泥土,慢慢均匀的洒在了摊开的包裹果核的布片上,然后把果核放在中央,顺手取了片树叶在手里。

在所有人充满了惊讶的目光中,露娜口中唱出了没人听得懂的音节,那片树叶上的水滴流到她的手指上,渐渐滑落,每滑落一分,水滴中就散出更加强烈的翠绿色光辉。

最终水滴在露娜指间脱落时,已经仿佛一团光芒,光芒瞬间隐没在果核中。

众人微微一愣,因为光芒消失后什么也没生,而就在这时,那果核“啪”的一声裂了开来。

闪动翠绿光辉的细小嫩芽在果核中生长出来,并且迅向四周扩张。

只是三两分钟的功夫,这些嫩芽已经长成了细细的,只有手指高的某种植物,并且占据了整个布片的面积。

这些植物的生长开始的迅,停止的也突兀,当最后一根植物在布片边缘长成,所有的植物停止生长。翠绿的光辉也随之迅消退。

伴随噼噼啪啪的响声,这些植物迅固化,变成了绿色翡翠般的东西。

“这是地图。”露娜说道。

“地图1天闲简直把脸都贴到那些固化的植物上去了,诺玛遗留下来的知识浩如烟海。可也没有哪种向精灵的手段这样神奇。

“什么地图?”天闲轻轻摸摸那些植物,它们已经坚硬如石。

“那要……打开看一下才知道1露娜捏着布片边缘一抖,把上面的泥土全部抖落,而当这张布片再次铺在桌上时,大家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那枚果核里生长出的植物已经在布片上编织出了一张完美的地图。就好像以细密的彩线绘制的地图一样,布片上清晰的分布着各种颜色与纹路,可以看到河流、山坡、云木和浓林,一切的一切都清晰可见,而且还是立体的,就好像一个精细入微的沙盘。`

“目的地在这里。”露娜指了指地图上的一个地方。

大家正惊讶着,听到这个目光迅移动向露娜指着的地方,那是一个河流的源头瀑布,旁边是一座高山,在瀑布旁边以红色的植物脉络画了一个叉。

“这是哪?”天闲兴致勃勃的问。

“在我们南部的一个地方。”

“南部?那不是偏离了我们去精灵领地的方向?”

露娜点着头。深皱眉头,“的确,我也不知道那个女人为什么把这张地图留给我们。”

屠戈反复打量这张地图,低声说道:“大祭司临走时说,这是精灵王给我们的礼物。”

露娜一笑,“那个女人的话我们最好不要相信。”

“可她的目的是什么呢?”天闲问道。

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我想去看看1天闲提议。

“这和我们的行动路线偏差太大,会耽误太多的时间1露娜直接反对,并且把目光直接投向雪。

雪轻轻说道:“黑去哪,我就去哪?”

露娜就知道雪会这么说,立刻把目光再投向四姑娘。

四姑娘面露歉意。“天小哥想去的话,自然有道理,而且,妾身也很想知道大祭司为什么留下这张地图。”

露娜眼角抖了一下。目色严厉的望向古丽。

古丽心虚的笑笑,“那个……要不我们去瞧瞧?”

露娜懊恼起来,大声说道:“你们难道只因为这张毫无解释的地图就想改变路线吗?我们现在已经快要深入到东部王国内地,每走一步都可能会遇到危险1

“露娜,你冷静一点。”汉克无奈的说道。

“我很冷静1露娜大声回答。

“那么你告诉我!精灵大祭司为什么留下这张地图?”

“我怎么知道!?”

“所以我们都想知道。”

“这或许是个陷阱1露娜目露怒色,“在这里我们不能相信外人!就算是精灵也不能相信!每一个精灵都憎恨人类!她没有理由给我们好的提示!这或许根本就不是精灵王的东西1

“露娜……”

“够了!你们为什么要盲目的相信她?她是一个素未谋面的精灵!是人类的敌人1露娜高声喝道。`“你们都被迷惑了吗!?”

面对露娜的怒火,大家都沉默下来。

“我觉得……她是个好人。”

露娜的目光瞬间钉死在天闲脸上,“你……说什么!?”

“我说我觉得她像个好人。”天闲细细打量着地图上那个画叉的地方,“因为我觉得她像个母亲。”

露娜眼角渗出了怒火,“小鬼!你懂的什么事母亲!?”

天闲抬起头,望着露娜,“我不懂……我说过的露娜姐姐,我出生的时候,我的母亲去世了。”

露娜眼神不由闪了闪,嘴唇抿着,没有说话。

天闲继续说道:“所以我说……我感觉,我虽然没有母亲,但我见过很多,我想她喜欢我,我向来是个讨人喜欢的孩子。”

笑着,天闲直起身来。“所以我想去那个地方看看,说不定有什么礼物在等着我们。”

露娜皱褶眉头说道:“你会后悔的,小鬼1

“那也是以后的事了1天闲咧嘴笑了笑,“所以还要劳烦露娜姐姐做向导了。那里应该不是穴居人的地盘了。”

“还想要我做向导!?”露娜一听就气不打一处来。

“当然啦!没了我们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正值青春貌美的露娜姐姐,我们在森林里简直是寸步难行,你就忍心看着我们这些迷路的小绵羊在森林里……”

露娜直接一脚把天闲踹飞。“收拾东西!我们上路1

显然,除了露娜极力反对之外,大家都想去南方看看大祭司在地图上标记的地方到底有什么,虽然只见过两面,也没和大多数人说过什么话,但大祭司却成功的给大家留下了十分良好的印象。

当然,她是露娜的母亲。

而作为女儿的露娜现在满脸不高兴的在前面带路,由始至终一言不。

很快露娜带领大家离开了穴居人的领地,穴居人“弱点”十分惋惜的与天闲道别,并未看不到天闲死去而表达了足够真切的遗憾。

“南方。是水族的领地。”

在森林里开始出现很多溪水,甚至有些地方大家不得不趟水走过时,露娜开始出声提醒,“精灵在这里也没有完全的统治权,很多时候这里的水族不愿意支持精灵的做法,我们要格外的小心,还有我没有确认安全的水,不要喝。”

说着露娜看了一眼正在灌水袋的墨桑,“你喝下那些水,我们就只好把你找一块干燥的地面埋了。”

墨桑吓的赶紧丢掉水袋。立刻去找艾伯烘烤他的手。

溪流越来越多,渐渐汇集河流,向南方走了四天的时间,众人几乎在齐腿弯的水中前进了。森林仿佛了一场洪水,到处一片汪洋。

空气也变得暖和了起来,并且开始下雨,天闲感觉自己似乎来到了热带雨林,天上的云飘过,顺带的就会洒下一场瓢泼大雨。并且在你还没跑到树下避雨的时候就飞走了。

“真是坏天气……”

极为难得的,雪开始叹气起来,她可一点都不喜欢这种天气。

天闲虽然也不喜欢,但却意识到一点,从穴居人的领地向南,这才走了三五天的路,又是在森林里,绝对走不太远,气候不可能有这样大的变化。

凑到露娜身边,天闲一脸讨好,“这里,以前就是这样的?”

露娜的表情很严肃,倒是少了几分怒意,“不,至少我从前来的时候,还不是这样的,那时没有这么多水,而且水也不像现在这样浑浊。”

露娜捞起一点水在手中,皱眉望着浑褐色的水,“这水满是腐臭的味道,充满了憎恨和诅咒,水族的领地上不知道生了什么事。”

“的确有腐臭的味道。”天闲点点头,“是尸体,而且……我们正在靠近源头。”

露娜略微惊讶,“你能判断出这些?”

“职业习惯。”天闲说了句让露娜莫名其妙的话,转头望向前方说道,“我想这可能和大祭司叫我们来的目的有关,已经不远了,就在前面。”

当大家又走了半天时间,走到黄昏时分时,所有人都清楚的嗅到了水中的腐臭和血腥的味道。脚下的水也转为腥红。

转过一个密林和山坡之间的河湾,一片修罗场展现在大家的面前。

这个河湾边的一个广阔河滩,尸体从河边一直铺到河滩对面的森林中,一直顺着河滩延伸,也不知道有多少,天闲目测来一下,起码有数千具。

天闲望了望雪,雪神色如常,“死亡,已经看到很多很多了。”

大家小心的走上了河滩。

这里显然是一个战场,两方势力生了激战。

尸体也有两种,一种和人类体型相似,但皮肤像蛙一样柔软滑腻,头部扁平,四肢也明显有鳍化的迹象,五指间有蹼,武器大多是一种锐利的长矛。

另一种体型很小,还不到成年人类腰际,这种尸体体型更像短小的鳄鱼,皮肤粗糙,长长的尾巴,但有着人类似的头颅和面孔,他们大多都背着吹箭,手里致死握着短刃。

“用长矛的是渔人,用短刀的是汐鳄。”露娜走在最前面,声音中透着疑惑,“两族的领地比较近,但他们关系一向交好,经常同行捕猎,怎么会在这里交战?”

看的出,战斗十分惨烈,并没有那一方后退过的痕迹,而是厮杀到一方全军覆没为止,许多尸体扭曲纠缠在一起,死后依旧瞠目张口,模样恐怖。

屠戈拎起一个汐鳄族的尸体,一股呛人的腥臭味顿时扑面而来,这让他立刻打了个喷嚏,“已经死了两天了。”

天闲看着战场惨烈的景象,心情很有些沉重,“露娜姐姐,我听你说过,东部王国很少生部族之间大规模的战斗,所有人的共同敌人都是森林,在这里与森林战斗并生存下去是最大重要的事,可他们为什么……”

“我不知道……”露娜摇摇头,神色无比困惑,“这里是渔人族的领地边界,看来是汐鳄族动了进攻。”

河滩是渔人的领地,天闲看了一眼眼前那条大河对面,那边并没有汐鳄族撤退的痕迹,也就是说汐鳄族要么已经打进渔人的领地了,要么就是全军覆没,而从汐鳄族的尸体大部分都分布在河边来看,他们是被渔人族全歼在这了。

“大家远离河流1天闲大声喊道。

所有人几乎都已经上岸了,听到天闲的喊声立刻加快了度。

“哗啦!1

就在这时,河流中炸开一片波浪响声,几条身影直窜出来。

“渔人1露娜惊叫一声。

天闲也是大吃一惊,才刚刚预警,却还是晚了!

不过天闲看清楚那几条身影扑向的人时,心中一块石头顿时落地。

或许是个头太大,也或许是在渔人眼中威胁最大,屠戈成了那几个渔人的要目标。

当第一支长矛刺到屠戈身上时,锐利的长矛却没能刺穿屠戈的白色毛,那个渔人一愣之际,屠戈的巨掌猛然袭来将他打飞。

狂吼一声,屠戈直扑半空落下来的几个渔人。

与此同时,香已经拔出了闪波刀。

闪耀的刀光如炸裂的银光一闪而敛,河水沸腾般波动,跳动着出噼噼啪啪的响声结成了冰块。

所有人迅退上河滩,香独自断后,把河滩边的河面冻了个结实。

半空中,屠戈好像冲进鸡群的猎鹰将五个渔人全部击落,还手提两个落回了地面。

哗啦啦一阵水响中,在河中巨大冰层的边缘,数十渔人从水中钻了出来,瞪着深绿色眸子,杀气腾腾的盯着天闲等人。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