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六百八十一章 夜谈(二)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百八十一章 夜谈(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等等!等等1天闲赶紧打断大祭司的话,“我的老师大人,我们……不是在说黑潮吗?黑潮1

大祭司转过身来,天闲正准备说话,却被大祭司的目光惊的怔住了。吧 ww`w.

这个柔美纤细的精灵,双目却射出一种决然的目光,竟然带着一种一去不返,舍死忘生的决然。

大祭司用这种决然的凌厉目光盯着天闲,缓慢但每个字都咬的清楚无比的说道:“森林在变化,黑潮,只是一部分而已。”

“这……我和森林真的没关系1天闲缩缩脖子,真的……”

“但你知道这种变化的源头在哪1

天闲奇怪了,“我怎么知道?”

“因为你使用了黑潮的核心!千年来东部王国的子民望而生畏的黑潮所具有的核心1大祭司的目光仿佛要把天闲穿透,“黑潮是东部王国最大的谜团,也是森林开始变的奇怪之后出现最明显变化的事物,你停止了黑潮,还利用过黑潮的核心,那么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不等天闲回答,大祭司继续追问道:“是你了解黑潮的***!还是了解整个东部王国变化的***!你到底都知道些什么!?”

“还有,你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在大祭司逼人的目光下,天闲摊开双手,“我是神使。”

眨巴眨巴眼睛,天闲笑了笑,“这个***足够了吧?”

那么一瞬间,天闲似乎在大祭司的眼中看到了一种想咬人的冲动。

很深很深的吸了口气,大祭司缓缓点头道:“好,好你是神使,很好!那么神使大人,你能够告诉我,是谁取走了另外一部分黑潮的核心?”

“抱歉,神使并不是万事通,这个问题我无能为力。”

“那么。穴居人又向谁效忠?”

天闲猛然一愣。

大祭司唇边露出一抹淡笑,“精灵可是很敏锐的。”

“你说……穴居人像谁效忠?”天闲试探的问。

“是的。”大祭司点点头,“穴居人会为人类引路,这是不可能的。而穴居人见到精灵居然不行礼,这是更不可能的,而他们眼中闪烁的凶光和鄙夷却依旧那么刺目,一切都说明他们有了新的主人。”

“凌驾于从前对精灵的信仰之上的主人。”

“我……不知道,那些穴居人。只是显得很好客,谁知道他们自家的事。”天闲一脸无辜。

大祭司叹着气,“在这边境安全之地,你有火云睛和寒古塔,还有狮人一族协助,你拥有这样强大的力量,那么迫不得已使用黑潮的核是为了对抗谁呢?”

天闲开始头痛了,显然这个大祭司不是能轻易忽悠过去的角色。_8 w=w`w-.`y`a=w-e`n8.=com

“穴居人显然有了新的主人,而且是在主人的命令下引导你们,同时他们又对你们充满了鄙夷和蔑视。那么……你和他们的新主人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你为什么可以停止黑潮,为什么可以使用黑潮的核心?穴居人的新主人是谁?拿走了另一部分黑潮核心的人又是谁!?”

大祭司微微眯起眼,“你们……到底对于东部王国知道些什么?”

天闲是绝对不想把巴巴洛特的事告诉大祭司的,她身为精灵族的重要人物,其中牵扯太多,到底会有什么后果谁也不知道。

但是……

天闲再回神的时候,大祭司的双眼已经逼到鼻子尖上了……

“少年!你在隐瞒些东西!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到了这些。”

天闲赶紧后退两步,心里毛的看着眼前的精灵,这个女人忽然间从一朵优雅淡然的莲花变成了一头凶气澎湃的猛虎。

“嗯嗯……咳咳1天闲哼哼了一下,“尊敬的大祭司。您看……我也不是没有权力隐瞒些什么,毕竟我不能万事都对您坦白对不对?如果您有疑问,完全可以去问穴居人,我是人类!奸诈狡猾的人类!你就算问我。我也不见得会回答对不对?就算回答,也可能说谎对不对?”

大祭司一下沉默了,似乎天闲的话点醒了她。

她开始围着天闲转圈,这个动向让天闲心里毛毛的,对于这位大祭司,天闲现在感觉有些不知道怎么对付才好。

“好吧1大祭司似乎做了决定。

天闲也松了口气。“那个穴居人也在这里,您可以……”

“我们来做一笔交易1

天闲的话立刻打住,“什……什么?交易?”

大祭司舒展开眉头,又恢复了从容优雅的模样,姿态轻盈的走出几步,点头说道:“少年,你要明白站在你眼前的是统御整个东部王国的精灵族中的大祭司,除了精灵王之外,我的话最具权威,如果你能讨得我的欢心,对于你们开启精灵王的秘宝有巨大的好处,而如果惹恼了我的话……”

天闲脸上立刻笑出一朵花来。

“老师大人,您这么说就见外了不是……我怎么会惹恼您呢?您说的事我当然是一百个不,啊不!是一百个情愿的1

大祭司又笑了,但这次她提前忍住了,她现这个少年说起话来特别有意思,就连虚伪,都虚伪的如此真诚……

“告诉我你能告诉我的,我会为你们在精灵王面前说好话。8 w`w`w=.`”大祭司简单明了的开出了条件。

天闲眨巴眨巴黑溜溜的眼睛,“那……您是相信我的话喽?”

大祭司抿嘴儿一笑,“我相信我女儿。”

嗯?天闲面露疑惑。

“她是我的女儿,不会与满口胡言的卑劣之徒为伍。”

天闲心里微微一亮,原来这位连看都不看一眼自己女儿的母亲,在心中,是如此为自己的女儿骄傲。

“露娜姐姐她……”天闲几乎脱口而出。

“我现在只想听我想听到的。”大祭司立刻打断天闲。

在大祭司丝毫不肯让步的眼神下,天闲只好闭嘴,无奈的晃晃脑袋说道:“我能说的事,可是十分有限的,说完了您可不要生气。”

“只要有价值,我还会十分细心的教你心灵呼唤1大祭司哄小孩子似的说道。

天闲走到窗前。酝酿了好一阵,缓缓说道:“其实,并不只是东部王国,人类世界也在变的奇怪。只是那些大帝国还没有察觉到而已。”

大祭司面露疑惑,但很快的神色剧变。

她隐隐的听懂了。

天闲继续说道:“而有一个坏人,在这种变化下趁火打劫,现在已经打劫到了东部王国,这个家伙十分强大。强大到离谱的地步,而这个家伙是我的敌人。”

顿了好一会儿,天闲转过身来,望着神色凝重的大祭司说道:“他是我们所有人的敌人。”

大祭司的眼角抖了两下。

“我说完了。”天闲吐了口气。

大祭司看起来有些不安,脸上的神色不断的变换着,但眼中却始终一片凝重。

“真的?”她抬起头问。

天闲不知道她听懂了多少,但只能点头,“真的。”

“他如今在哪?”

“不知道。”

大祭司抿了抿嘴唇,“好,谢谢你的***1

天闲点了点头。“那么……是不是可以开始教我心灵呼唤的方法了?”

大祭司一愣,这次,她有点哭笑不得。

被天闲缠着交出了心灵呼唤的技巧之后,大祭司这才得以脱身,而天闲则兴致勃勃的打算用这个先尝试一下和雪通话……

走下楼梯,来到旋转长廊之上,大祭司有点头晕,她没想到前一刻还严肃沉重的说着一件事的少年下一刻马上就开心了起来。

“真是个奇怪的孩子……”

“开始的时候我也是这么想的。”在大祭司揉着额头走过长廊的时候,一个声音忽然在她身后响起。

大祭司微微一惊,停住了脚步。

“看来不是我懈怠了。而是你的感觉迟钝了,母亲大人1

大祭司转回身,露娜正轻笑着站在她身后,无声无息而来。

扬起双眉。大祭司笑笑说道:“我的女儿,要知道我正处在精灵最巅峰的年龄,要衰老的话,还要等上好久好久呢。”

“正值青春貌美对吗?”

“你还记得这句话。”大祭司笑笑,“看来你还保留着很多精灵的回忆,而且并没有懈担你感觉到了我的呼唤对吗?”

露娜哼了哼,“那种呼唤简直吵的人类都睡不着,真是粗劣的手段啊,我的母亲大人1

大祭司微微仰头,和露娜的站立姿势一模一样,“你是来找我吵架的吗,我的女儿?”

“很抱歉,我没有那个闲工夫,我是来提醒你,不要在这里胡乱使用精灵的力量,特别是对那个小鬼1

大祭司像现了新大6似的看着露娜,“啊呀我的女儿,你居然护着他1

“那又怎么样?想打架吗?”

大祭司玩味的打量露娜,“那个少年真的有那么特别吗?在我们精灵看来,人类就好像露珠一样,转瞬即逝。”

“但却闪着光。”露娜目露凌厉之色,“不是你这种冷血的女人能理解的光芒1

大祭司的神色僵硬了一下。

“冷血……我,冷血吗?”

“你自己很清楚1露娜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去,“不要去碰他!你已经夺走过一次我的一切,如果这次再来抢我的东西,我绝对不会饶恕你1

望着露娜消失在走廊尽头,大祭司退到墙边,无力的靠在了上面,小声的喃喃,“我的女儿碍…你何尝,不是带走了我的一切……”

第二天一早,寒古塔前的空地上摆开了桌子,天闲还是喜欢在更加开阔些的地方吃东西。

“天小哥,你这是怎么了?”四姑娘又是心疼,又是疑惑的摸着天闲眼睛上的黑眼圈。

“没什么,不小心摔的。”

“摔出了黑眼圈?”古丽很不解的问。

“嗯1天闲非常肯定的点头。

旁边,凌把一枚在精灵据点摘到的果子丢进嘴里,狠狠瞪了天闲一眼,说道:“这个小***昨天整晚都缠着我,我当然……”

唰!

所有人的目光一下齐刷刷打到凌的脸上。

凌愣住,瞬间意识到自己的话有点不对,连忙改口,“不,我是说他整晚都缠着我不放,我的意思是,他总是给我看那种东西,你们……你们听我说1

并不善言辞的凌涨红了脸,一把抓过正准备吃东西天闲,“快给我解释1

天闲很无辜的用熊猫眼看着凌,然后对大家咧嘴笑了,“昨天虽然我整晚都缠着她,但其实我们之间没什么的。”

“哦~~~~”大家的眼神儿更暧昧了。

“臭小鬼!我要宰了你!!!!!1凌的尖叫声刺破了森林。

“年轻人真有活力。”望着凌围着寒古塔追杀天闲,大祭司咯咯的笑个不停。

说着,她看了看昏昏欲睡的雪,“想必这位小姑娘昨天也受了心灵呼唤的影响吧?”

雪被叫到名字,精神了那么一下,望了大祭司一眼,又依在伊芙身上睡着了,昨天晚上天闲的心灵呼唤雪和凌的意识里反复出现,让嗜睡的雪有些睡眠不足。

望着伊芙和雪,再看看追杀天闲的凌,大祭司暗暗叹,天眼一族,世代居住在寒冰原的天眼一族……

她们离开了世代的居住地,这也是人类大6的一个异常变化吗?

早饭快结束的时候,凌实在跑不动了……被天闲背了回来。

“你……我一定要宰了你。”凌以手作刀,坚持的锯着天闲的脖子,但这看起来更像是挠痒痒。

“好的好的,等你有力气了,我就让你把我宰了,乖,先吃东西。”把凌放在位子上,天闲一脸讨好的给她捏着肩膀,然后对大祭司说道:“老师大人您这是要走了吗?”

大祭司已经起身,并且叫过来了她的四个护卫。

“我不能耽误太多的时间,还有很多地方要去。”

犹豫了那么一下,大祭司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个拳头大小的布包,轻轻在木头桌上放下,说道:“这是精灵王带给你们的礼物。”

精灵王!

所有人一声惊呼。

“但愿你们喜欢,如果不喜欢的话……也没关系。”大祭司笑了笑,最后对大家点头示意,目光依旧没有在露娜身上停留,转身离去。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