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六百三十七章 涅磐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百三十七章 涅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黑暗的雨夜寒冷无比,前方闪波刀的刀光划出一道闪亮的痕迹,好像一片光翼在滑翔。

天闲也不知道香要去哪,但她明显是想去什么地方。

森林中某种未知的元素正在影响所有人,紧张、疲惫、恐惧……这些负面情绪正在悄然在众人心中滋生。

而看来,对于持有黑角的香影响是最大的,她居然直接陷入了暴走状态。

在香目前的移动速度上,天闲要追上去是很容易的,但天闲没有立刻去制止香的行动,因为天闲想知道香到底要传达什么样的信息。

香现在毫无疑问的陷入了暴走状态,但她并没有完全失去理智,如果被完全蒙蔽心智那么她早该拔刀杀人,而不是逼退露娜选择逃走。

那片光翼的速度渐渐加快了,似乎更加急迫的想要去某个地方。

天闲紧紧跟上,心中的疑惑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浓重起来,在黑朝中,香能去哪?

但是很快,那片光翼消失了,只剩下一把波光闪闪的刀锋握在浑身缭绕着深沉气息的香手中。

香停在了一棵平平无奇的巨木上,天闲紧跟着落到香所在的巨大树枝,四周只有一片冰冷的漆黑,森林在发出魔鬼般的嚎叫,雨声凄厉恐怖。

“香1天闲呼唤一声,一手握住荒尘大剑,缓缓向前走去。

香立刻举起了闪波刀,对准天闲。

“不……不要,过……过来……”

天闲停下脚步,双目凝视着香,借着闪波刀的光晕,现在可以看清香的模样。

她的身形似乎微微有些变化,变得更加修长了,面孔冷的好像一块寒冰,本来黑色的眸子散发着诡异的幽光,从她直顺束起的黑色长发间。那两枚黑水晶般的角在她白皙的面孔衬托下显得邪魅而狰狞。

“香,冷静……冷静下来1天闲见香是如此模样,心中沉了几分,香来到的地方平平无奇。而现在香的状态看起来极度不好,已经不能再等,否则香很可能会受到这种暴走永久性的伤害。

“不要过来1

香大声喝道,这句话清晰无比,但仿佛有两个声音从香的口中重叠而出。让人不寒而栗。

猛的,香颤抖了一下,身体如遭重击的软了下来,闪波刀撑在树干上才算站稳。

“香1天闲大吃一惊,立刻冲了上去。

寒光乍现!

闪波刀暴起,凌空瞬间劈出三刀,水波般的刀光狠狠劈在树干上,天闲惊的连退三步躲过这三道刀光,树干上早多了三道深深的刀痕。

“不要……过,来……”

奋力撑起身体。香平举闪波刀,刀锋甚至微微颤抖,但依旧直指天闲。

闪波刀是极为棘手的东西,天闲看着树上的三道痕迹不由暗暗焦急。

虽然闪波刀不是向荒尘大剑和邪眼这样古代流传下来的宝物,但也是世界本源的精华凝聚出来的强大武器,香是一个克己自律的武器***者,闪波刀在她的手中威力倍增。

强行击败香倒还好说,但要想打晕救走她,那可就难上加难了,天闲脑子飞速的旋转。可是一时也找不出能安全带走香的办法,要想制止她,只能现在武力威逼,但这样香一定会受伤的。

而暴走之后香会陷入极度的虚弱。这里是黑潮中,如果她再受伤的话……

这该死的森林!等安全离开后一定一把火烧个干净!

天闲咬着牙诅咒这片森林,并在此向前迈出脚步,“香!冷静!回想之前的日子……你的闪波刀,你的族人……你肩负的族人的使命!你为什么要离开高地,你为什么要来到东部王国!回想我们所有人。露娜姐姐,古丽,每一个人……还有我!你不会伤害大家的,你也不会伤害我……”

当天闲再次走到第一道刀痕的位置时,不得不再次停下了脚步,因为香的身上已经散发出了惊人的杀气,闪波刀的刀身上波光闪动,显然自己再靠近必然会受到攻击。

“香1天闲深吸一口气,大声喊道,“你不是这么容易就输的!给我好好想起来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这!看看你手中的那把闪波刀!那是你用来保护族人,保护我们大家的!而不是用来对准你的朋友的1

又一道刀光狠狠劈来,天闲急速后退,巨大的树枝发出巨响,险些被这一刀劈断。

香寒冰般的面孔上开始出现挣扎之色,“小生……没……没有,认输……”

天闲大喜过望,香的声音居然恢复了正常。

回转闪波刀,将刀锋搭在另一手的手腕上,香身体颤抖着艰难的坐了下来,“小生……没有忘记……也,从未……认输……”

香的牙齿在咯咯作响,面容因为痛苦而变得扭曲,“也……从未,放弃……小生,不会……死在……这,这……这里……是,是……小生,涅之地……”

天闲顿时一愣。

“但……不要,过……来……”香几乎用尽全力说完最后的话,闪波刀一动,隔开了自己的手腕。

见此情形天闲吃了一惊,正想上前却看到了更加惊人的景象。

香的血从手腕淌出,融入了水波般的闪波刀中,那刀锋顿时如融化了一般滑进了香的身体,就连刀尖的另一头刀柄也是如此,融进了香的手中,这把刀似乎一下成了香身体的一部分。

被染红的闪波刀很快亮起了清明的光芒,血色飞快消退,这股光芒反涌上香的身体,先是双手双臂,然后是身体双腿,最后是头。

当着流水似的光晕触碰到香头上黑水晶似的角时,顿时变得沸水般翻滚起来,并发出闪亮的光芒,而那黑角也散发出黑幽幽的光芒,开始噼啪作响。

天闲恍然大悟。

香正在利用闪波刀的力量与暴走的黑角力量抗衡!正试图靠自己的意志压倒黑角力量的控制。

加油加油!努力努力!天闲心中由不得大叫,但脚下却不敢靠近。

闪波刀现在怒涛般翻涌着,已经展现出了最具攻击性的一面与黑角抗衡,这个时候靠近几乎百分百会被攻击,而且是极为致命的攻击

两方力量在香的身上展开了激烈的争夺。闪波刀的光芒越来越盛,而那两枚黑角的光芒也丝毫不弱,双方互相倾轧,撞击在一起的光芒时退时进。显然实力不相上下。

天闲心中焦急万分,因为这种情况对于香是不利的。

闪波刀必须依靠香的意志才能发挥力量,但黑角的狂暴力量却是要削弱香的意志,两方争夺中香承受巨大的压力,她的身体会在这种巨压下渐渐垮掉。意志也被逐渐消磨,也就是说,时间拖的越久,香的状况就越不容乐观。

如果这一次香失败了,那么或许她永远也无法挣脱这个噩梦,她的意志将被削弱到谷底,就算取走她携带的黑角,但身为高地出生,生来就受到诸神力量影响的她随时可能陷入永远的狂暴……

“啪1

猛的一声爆响,香头上的两枚黑角中的一只居然爆裂了。水晶似的角炸成亮闪闪的碎片四散飞溅。

天闲大喜,但还没来及欢呼,心却瞬间沉入了谷底。

那炸裂的黑甲正在飞速重生,细小的黑色水晶从空气中浮现,飞速凝结成新的黑色长角,而且新的角明显和刚才不同,纹理更细密,更坚固更长……

“啪啪啪”

另一枚黑角的表面也开始爆裂,水晶般的碎片块块滑落,而新的角急速开始不断生长。

随着两只水晶角的破碎重生。闪波刀的光芒明显变得暗淡了,而且也开始渐渐***退,黑角的力量占据了上风。

天闲看的眼角直跳,这样下去香可能就一去不复返了。

但就在天闲以为香已经支撑不住的时候。闪波刀的光芒再次强盛起来,开始急速涌上香的身体进行***,一时间竟然逼的黑角的光芒节节败退。

但天闲却知道大势已去,闪波刀本体的光芒正急速暗淡下去,这已经是香最后的拼命一搏,但现在看来也只是势均力敌。想要取胜的话必须更强一分才行。

可是香已经再没有后力了……

见鬼见鬼见鬼见鬼!真是见鬼了!天闲脑子拼命的旋转,可是也想不出自己现在到底怎么可以帮到香!现在只要踏前一步就会受到闪波刀的致命攻击,不仅帮不了忙,反而会让香分心。

绞尽脑汁的时候,一个模糊的想法掠过天闲的脑海。

“香!是我1咬紧牙关,天闲毫不犹豫的冲了出去。

闪波刀几乎在天闲踏步的瞬间弹了起来,如一道流水凌空激荡,迸发出惊人的光芒向天闲喷吐而去。

只听一连串“咔嚓”的怪响,闪波刀强盛的光芒瞬间炸开,黑暗的森林一瞬间被照的雪亮,周围巨木发出诡异的悲鸣声,巨大的枝杈树干似乎都做出了回避的动作……

光芒一闪而逝!黑暗瞬间重新降临,寒冷和恐怖的异响再次充斥整个世界……

天闲深深的呼吸,深深的呼吸,冷汗在脸颊上直往下淌。

闪波刀回荡着林间小溪般欢快柔软的波光,刀尖就停在天闲心口前不到一个韭菜叶的距离上……

香站在天闲眼前,一手持刀,另一手被闪波刀贯穿,但已经紧紧抓着刀身,血染红了闪波刀,让这美丽的刀身显得略有凄美。

香头上黑水晶的长角已经化为了银白色。

天闲吞了吞口水,伸出手指轻轻,小心翼翼的拨开了闪波刀的刀锋,随后才如释重负的吐了口气。

“咔咔1香头上的角这个时候终于破裂,跌落……

颤抖着,香缓缓将手掌从刀锋上移开,那刀锋晃动几下,仿佛不存在一样任由香的手掌从中穿过,之后又恢复了原样。

几乎用了最后的力量把闪波刀归还入鞘,香直挺挺的倒了过来。

天闲吓的赶紧扶住她,“香!你没事吧?”

握住香的手腕,逆心诀立刻运转,能量触角也即刻探出,香的身体状况飞速在天闲脑海里浮现出来。

让天闲欣慰的是香没什么大碍,精神稳定,也没有受伤,只是极度的精神消耗,陷入了虚弱。

“抱歉……请,请让小生……稍微靠一下。”

天闲长长的吐气,现在真是恨不得长出三个肩膀来让香靠一下。

“为什么……要,要过来?”香已经很虚弱,但似乎非常执着的想知道这个问题,双眼直直的盯着天闲。

天闲咧嘴一笑,无比开心的答道:“这是因为我知道我们的香是出色的高地子民,她绝对不会伤害她的朋友,甚至于把朋友的生命看的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在朋友遭遇危险时,她必然能迸发出更惊人的力量,尤其是这个朋友要被她错杀的时候。”

香听了这个解释有点发呆,最后面露钦佩之色:“小生,受教了……”

“这个给你,可以恢复体力。”天闲把一块干粮送到香面前。

已经说话都没力气的香举起手,抓住干粮慢慢吃了起来……对待事物,香总是无比认真的。

天闲看到香还能吃东西,心中一块石头完全落地。

虽然刚才天闲自己说的理直气壮,其实心里早就要被吓死了,闪波刀这种东西可是相当恐怖的,天才知道是不是可能真的被一刀宰了,但那个时候真的已经没时间去自习考虑这些,天闲只知道绝对不能眼看着香万劫不复。

仔细回想刚才,天闲觉得脖子后边凉飕飕的……弄不好真的会丢了小命,不过现在皆大欢喜,这些也就不重要了。

“香,我们回去了1

把香拦腰抱起来,天闲正准备开开心心踏上归途,香却忽然着急起来,“嗯嗯……”

或许从没被这么抱过,香脸颊红的厉害,不过她目光望着身后,似乎想要表达别的意思。

天闲眨眨眼,“香,吞掉东西再说话。”

香咽下干粮,“那边……有东西。”

天闲很奇怪,香指的是现在所站的巨木的另一面。

涅之地?

天闲脑海里瞬间闪过香之前说过的话,在陷入暴走的时候香凭借自己的意志来到了这里,这里难道真的有什么不同?

“慢慢吃,我们过去看看。”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