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六百三十五章 第一天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百三十五章 第一天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鬼域的哭嚎声在森林间回荡,一直以来在夜晚犹如恶魔般发出嘶吼声的黑色森林现在发出的似乎只是悲鸣,并且瑟瑟发抖。【【,

露娜带领大家迅速回到营地,并且检点所有物品带在身上,面色凝重的等待着黑潮的降临。

“我们现在真的走不掉了吗?”天闲问道。

“没人能在被卷进黑潮后还逃脱的,而且我们刚才已经尝试过了。”露娜沉着脸,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那如果我们更靠近黑潮,岂不是永远都没有指望了?”天闲很费解。

“神使大人,是这样的……”老卡布走上来,他也是一脸沉重,“一旦被卷进黑潮绝对无法逃脱,这个信息是一些从黑潮中活下来的人的口中说出的。”

“有人在黑潮中活下来?”天闲顿时一愣,因为之前不管是露娜还是屠戈和老卡布都对黑潮十分畏惧的样子,仿佛一碰到就有死无生。

“是的,的确有人活了下来……但或许只是万分之一的机会,而且就算活下来……”

“不必再说了。”露娜打断他,面向大家肃声说道,“大家,真的很抱歉,我们将会有人在这里死去,或许根本没人能活下去,我现在为我的失职开脱已经毫无意义,我只能说,如果我们有了选择,有了活的机会,请你们抛下我,因为是我害了大家。”

露娜抢先打消了有说话意图的众人,继续说道:“而现在,我要告诉大家的是我们必须进入黑潮才有活下去的可能,这是那些从黑潮中活下来的人告诉我们的经验,请大家做好应对一切情况的心理准备,因为即使是那些在黑潮中活下来的人。也很难说清楚那里是什么样的状况。”

“我们走吧1说完,露娜直接转身第一个向黑潮发出的诡异巨响声的方向走去。

大家互相看了看,全部都感觉到了露娜话中的决然,感觉到了她的自责和愧疚,但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众人用眼神简单交流。迅速跟上了露娜。

当天闲见到黑潮的时候,打死也不敢相信,就在自己的老家另一侧,居然存在着这么一个诡异疯狂的世界。

巨木在移动。

由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巨木组成的黑色森林好像一片海潮般在平地上移动。

这些巨木的树根让人毛骨悚然的拔除地面,好像无数触手向前伸来,深深扎进地面后等高大几十米,上百米,甚至几百米的树干缓缓移动后再拔出,继续向前探出……

如果只有一棵树是如此。或许只是感觉十分新奇或者害怕,但面对潮水般用来的整个森林都是如此的时候,那种万木奔腾的疯狂让人感到头皮发炸。

这绝对不是树木,而是一群无法言喻的恐怖怪物,望着那些蠕动的树根和晃动的巨大躯干,望着这样情形组成的海潮,你根本无法现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它们不是树木,大家要明白这一点。至于它们是什么……没人知道。”露娜看似镇定,但她身边飘飞的光斑在不安的颤动。

“不要被树根缠祝否则会被勒紧***地下,这是大部分人的死法。先跳上树干,大家不要分散!如果有人摔倒,古丽负责救援,胖子!你要小心1

胖子是这里行动最受到阻碍的一个,不过他点点头。看起来颇有自信,“大姐请放心。”

露娜当先冲了上去,所有人紧随其后。

当所有人跳上一棵巨木硕大的树干后,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皱起眉头,甚至下意识的捂住了耳朵。

在黑潮还没靠近时就听到的恐怖怪响变得更加歇斯底里起来。这个黑色的恐怖海潮中似乎有无数魔鬼在发出锐利的尖叫。

“真见鬼,这难道是恶魔在唱歌吗?”汉克警惕的望着周围晃动的巨大树木,被这声音***的脑袋里嗡嗡作响。

墨桑更是咬牙切齿,他是纯粹的武者,对于这种非常规的侵袭比较没办法,“我倒是觉得这像是他们放屁的声音,现在我祈祷一会儿他们真的会唱歌。”

“那你怎么知道他们不是现在唱歌,一会儿放屁?”瘦子插言道。

“凡事……呃,凡事往好处想,我倒是觉得这可能是他们死了亲人在哭丧,或许一会儿就哭完了,然后会出来迎接我们,给我们食物和住处,再送我们离开这里。”胖子贴着树干站在那,很有见地似的说道。

大家不由看向胖子。

胖子愣了愣,“我……我只是猜一下。”

大家莞尔一笑,这个时候,轻松一点似乎也是很必要的。

“露娜姐姐,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天闲凑过来,“能不能快点离开,我们还得赶时间去见狮***族长。”

露娜看看天闲,看看所有人,淡淡的却真切的暖意在心中流动,她吸了口气说道:“我们接下来要找到黑潮的核,在那里我才有可能活下去。”

“核?”听到这个大家全是满脸的不解,森林怎么还有核?

露娜指着树下解释道:“看到那些树根了吗?黑潮借此移动,但是在黑潮的某一处,有一片由固定树根组成的地面,这个地面上有一个由密集树根盘成的核,那些活下来的人无一例外都是找到了这个核,并且在这个核的位置一直等待,当黑潮停下来的时候活着离开。”

众人点点头,顿时明白了。

天闲却还有点疑惑,问道:“这似乎并不难……但是如果我们没找到核的话,一直呆在树上会怎么样?”

这个问题问到了所有人心里。

因为现在看起来黑潮似乎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只是这里的声音太难听了一点,这些巨木也没有攻击性,躲开下方的树根对于一般的冒险者都不是什么难事,何况是现在这一大群精英中的精英。

“会死。”

露娜用认真的目光一一看过每一个人的面孔,“如果不找到核。我们每个人都会死,黑潮过后总会在路径上留下无数尸体,这些尸体绝大多数已经被树根缠绕撕碎,而且几乎都是干瘪的,就好像被吸光了血肉,只剩下皮骨。”

大家顿时感到一股寒气袭到了脖子上。

露娜微微摇头道:“现在谁也不知道那些死去的人是怎么变成干尸的。但毫无疑问是森林吃光了他们的血肉,我们现在唯一的指望就是找到黑潮的核心,因为那些活下来的人无一例外都是呆在那里的。”

墨桑摩挲着下巴,说道:“但也没办法保证只要找到了核就能活下去对吧?只能说找到了我们才有活下去的希望。”

“不错。”露娜表情凝重,“或许有更多的人找到了核心,但他们依旧死了,不过一直以来只有找到核心的人才有机会活下来。”

说完露娜看了老卡布一眼,“我离开东部王国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段时间里。黑潮在这方面有什么变化吗?”

听到露娜问自己,老卡布有点诚惶诚恐的答道:“没,在这一点上并没有什么变化,呃……事实上在黑潮里活下来的人实在太少了,所以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了变化。”

露娜点点头,“那就只能暂且相信是这样,这也是我们现在唯一有用的信息。”

“总之,一切先找到核之后再说。”汉克紧了紧身上的大剑。表情还是很轻松,“伙计们。不要太紧张,我们这些冒险者就是要面对这种情况,说到底最坏的情况就是死在这里,这在我们每一次出发前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所以说现在只不过是遇到了老虎狮子变成了这些烂木头外加一些会唱歌放屁的恶魔而已,我们立刻行动。早点找到那个核,然后休息1

众人轰然应诺。

所有人怀着颤栗而又微微有点兴奋的心情开始在黑潮中寻找露娜所说的那个核心。

这并不是一件容易事。

这些巨大的树木在移动,虽然速度相当的慢,但是对于上方树干来说摇摆的幅度相当大,而且这些树干上的枝杈并不多。有时候根本无法容纳所有人站上去,甚至于这些巨大的树杈有时候会异常脆弱的折断。

黑潮中诡异的声响也极大的影响了众人的判断力,墨桑有一次甚至脚滑没有踩到树干,还好汉克一把拽住了他,否则他可能就是地面上错综复杂蠕动树根的第一个牺牲品了。

而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黑潮的面积太大了,而且没人知道到底有多大。

同时这个最大的问题还衍生出来一个更大的问题,在这样大面积的黑潮中,树木在移动,那么难保那个核心是不移动的,众人或许花了很长的时间探索了完了一***区域,但是不久之后这个核心就移动到了这里,之前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这种情况下,完全就是碰运气,如果运气够好那么很快就能找到那个核心,但是如果运气不好的话,或许一生也无法找到。

天闲一行人在森林里搜索了整整半天的时间,所有人都开始感到疲倦,身体沉重,而且脑海里那种森林发出的怪响也更加让人心烦气躁。

天闲看了一眼天闲移动的太阳,忽然间愣住,大声问道:“我们从天空无法离开吗?”

就在天闲身边的露娜已经面露疲倦之色,摇头道:“如果从半空能逃走,那么这黑潮也就没什么好怕的了,那些活着回来的人无一不曾尝试,但从没有人成功。”

“为什么?”

“因为一旦脱离了森林范围,到了森林上方的话……”

正说着话,忽然间半空落下来一件东西,就在露娜和天闲身边掉向了地面,天闲手机眼怪一把抓住,这竟然是一只模样奇怪的鸟。

望着这只鸟,露娜笑的有点无奈,“看到了吗小鬼,这就是在黑潮上方的下场,这个见鬼的森林上方不知道有着什么东西,那些飞兽,包括人一旦到达上空就会昏迷,那些幸存的家伙掉下来的时候被树杈挡住了,而那些不那么幸运的,已经被树根撕碎了。”

天闲有点不寒而栗,但看着手中这只怪鸟,却是脸色有点古怪。

“我们还不能休息,天黑之后这里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况,在日落之前我们要尽可能的扩大搜索面积,起码要建立一个能安全过夜的地方,大家坚持住1

露娜说完,再次当先跳上了前面的一截树枝,“这里安全,大家跟上……”

“小子,你难道是想吃了它吗?”胖子气喘吁吁的出现在天闲身边,指着那只怪鸟说道,“大姐可说过了,最好不要胡乱吃这里的东西,中毒倒是小事,小心会发疯。”

“这么丑的东西,味道也不会好到哪去吧。”天闲晃了晃手里那只丑到不能再丑的鸟,“我只是……觉得有点奇怪。”

“那就等等再想奇怪的事吧,先跟上大姐再说。”说完,胖子晃着肥胖的身体,以和他身形不相称的敏捷向前跳去。

众人继续向前搜索,可是一直一无所获,别说黑潮的核心,就连一些固定的树根都没有发现。

很快,日头开始西沉,黑夜就要降临了。

整整一天都在树上进行跳跃搜索,还要忍受森林异响的折磨,所有人都已经疲惫不堪。

第一个夜晚是最危险的,众人不得不考虑先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过夜,明天再继续搜索。

“小子,你怎么带着这只鸟?”墨桑要开始在树干上开凿洞穴的时候,古怪的看着还提着鸟的天闲。

“被,这已经是第三只了。”天闲神色有点莫名其妙,“我觉得……似乎有点奇怪。”

“这鸟吗?”

“不,是这个森林。”

墨桑大叹:“小鬼!这个时候还是说点有建设性的话吧。”

天闲看了看大家疲惫的模样,摇头说道:“不,我是真的感到十分奇怪,我们……疲倦的太快了。”

墨桑擦了擦头上的汗,“哦,这样的事的确没经历过,今天的确太累了,明天会好些吧。”

“明天……”

天闲想了想,“今天我来值夜,你们安心睡吧,我还很精神。”

同时天闲抖了抖袖子,“三角,我有话要问你。”

“我的主人,随时听候您的吩咐。”三角轻飘飘的从天闲袖子里飞了出来。

--

似乎昨天没更新 - -

其实是今天没更新 昨天忘记发了 今天头痛的厉害

之后补上吧未完待续。u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