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六百一十六章 诡诈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百一十六章 诡诈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长街上人头攒动,嘈杂声不绝于耳,天闲却觉得很安静,因为古丽就走在身边,刚才的那一个瞬间,她将这街头所有人,甚至整个世界的光彩都遮蔽了,仿佛这世上只有她一个人存在,那样清晰而光彩夺目。

或许把这个女人据为己有才是顺从自己心底最真实的想法,天闲忍不住这样想。

“我们好像被人跟踪了。”天闲说出来的,已经是另外一个话题。

“一定会有人跟踪我们,说不定还是大帝派来的人呢,反正在这里不会出事,不用理他们,我倒是更担心你的身体……”

“还想再看吗?”

古丽的脸一下红透,“你……简直是流氓1

天闲现自己很喜欢看古丽脸红的样子,“我还没有耍过流氓好不好?你想看吗?”

古丽又羞有气,“你……你敢,我就宰了你1

天闲已经再大笑了,古丽红着脸,赌气的别过脸去,用力吃东西。

“好啦好啦……我没事的。”天闲嘿嘿笑道,“血盟这次是给我机会,我自然要把握,但我也没想到我会成为这个样子,因为自己也不确定会生什么,所以没有对大家说明。”

古丽回头横了天闲一眼,“说的再清楚一点1

“简单的说,大小姐所使用的食髓森林阵法对我产生了奇异的影响,我的身体似乎因为得到了好处,我感到要突破某种界限,可自己又说不清,所以要借这次机会重新在战斗中让这个界限变得清晰起来。”

古丽不由被天闲的话所吸引,也忘了生气,转过身好奇的问道:“是什么界限?”

“我现在也无法定义,但这是从东部王国流传过来的阵法中洗髓身体的方法,或许从前根本没有人用过,要不然我随便定义一下?”

古丽眨眨眼,“没人用过……或许这根本不是人用的吧?那阵法可是攻击阵。里面是有远古魔兽的。”

忽然的,古丽想到什么,噗嗤的笑道:“既然没人用过,也根本不像是人用的。那岂不就是非人的界限了。”

“非人的界限?”天闲愣了愣,一下明白过来,“臭女人,你拐着弯来骂我啊1

古丽抿嘴一笑,“或许……这就是事实。”

“你说什么?”

“不。没什么1古丽笑眯眯的望着天闲,“我们去前面看看吧,我记得前面有好吃的。”

“你什么时候变得就知道吃了!小心变成小灰1

“反正我又不会变胖。”

“就算时光禁锢身体,也一定会变胖的,你看你的腰都粗了。”

“啊!什么?我的腰粗了?真的……真的?真的粗了?”

“当然是真的1

“不……不会吧?我……我没有吃那么多的,啊见鬼!怎么可能,我只是……啊臭小鬼!你笑什么?你又在耍我1

“哈哈哈哈……”

整整一个白天,天闲都在集市上陪着三人愉快的乱转。

……

夜晚,天闲梳洗打扮一番,再经过雪、凌和古丽三人的打扮。变身成一个边幅整齐的俊朗少年,入宫觐见大帝。

得知大帝要在正宫大殿召见自己,天闲心中有点奇怪,正正宫大殿一般是用来议事或者举行活动的肃穆场合,单独召见自己不应该在这里,看来今天应该是召见了很多人的一次聚会。

但当领路的侍从让卫兵推开颇具气势的殿门时,天闲开始有点傻眼。

大殿上根本没有人,空荡荡的。

只有石柱上的灯火点燃了,照亮大殿中央那条巨大的金龙地毯,整个大殿里显得阴森可怖。周围全是漆黑一片。

“咣1

殿门在背后撞上,天闲这才现自己已经是孤身一身。

这是搞什么鬼?

看看四周,周围连个鬼影子都没有,前面十二级金阶上的王座也空着。大帝显然不在。天闲顺着金龙地毯独自走上前来,来到金阶下站住,皱眉轻轻喊了一声,“有人吗?”

大殿里回荡着天闲困惑的问话声……

情况有点反常,天闲不信有人敢在这龙渊帝国的正宫大殿里搞什么肮脏的事,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完全不像是大帝要召见自己的样子。

想了想,天闲直接对着金阶行了个礼,“没人的话,我走了。”

说完,天闲转身就走。

一直走到大殿门口,一个声音才从大殿深处传来,“好狂妄的小子。”

天闲立刻停下脚步,回过身来恭恭敬敬的行礼,“天闲参见大帝。”

在大殿的黑暗中,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缓步走了出来,这人一身华服,头戴金冠,正是当今龙渊帝国的统治者——龙渊大帝。

缓步走上金阶,坐上代表至高无上权利的王座,龙渊大帝对天闲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到近前来说话。”

天闲来到金阶下,再行了一礼,不由眼巴巴的瞅着龙渊大帝,心中全是疑问。

龙渊大帝神色如常,依旧是让人无法看透的高深莫测的表情,那双眸子如吸纳了整个宇宙,繁复而深邃。

但天闲觉得他的脸色有些阴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大殿里的光线有些暗淡的原因。

“知道我为什么召见你吗?”

“还请大帝告知。”

“知道为什么要在这里召见你吗?”

“也请大帝告知。”

龙渊大帝忽然呵呵笑了两声,“原本,应该秘密召见你,但想到先祖以过人气魄开创这帝国,并立下皇族的戒条,我还是改变了注意。”

“今天这次见面或许会影响帝国的历史,我希望它在若干年后可以载入史册,激励龙渊帝国的子孙奋勇向前,而不是只能从道听途说的野史中猜测这次会面的内容。”

天闲感觉到了空气中的沉重,这大殿中的并非光线不足,只是被更多更沉重的黑暗挤占了空间……

龙渊大帝静静的看了天闲一会儿,平静的说道:“我并没有想过你会影响到帝国这样深远,青年才俊我见过无数。你并不是其中最出色的那一类,但我没想到,你真的会让大6均衡的势力被打破,而且……严重的威胁到龙渊帝国。”

天闲听到这里猛然一惊。汗毛都不由竖了起来。

“大帝,您这话,让我有些承受不起?天闲虽然鲁莽,但也粗略通晓道理,帝国待我不保我怎么可能威胁帝国。”

龙渊大帝淡淡而笑,“龙四……在你那还好吧?”

这句话不只是让天闲汗毛直竖了,简直是一股凉意直接浸到了骨头里。

他居然知道龙四在沙漠边境!这件事绝对不可能有人知道才对!

这种状况实在太过突然,让天闲有点无言以对。

大帝继续说道:“你擅自拐走帝国公主,玷污公主清誉、叛国、对帝国大权图谋不轨,论罪当诛九族。”

天闲额头开始见汗了,不由自主的扫了一眼这大殿深处的黑暗,难道那里藏着***不成?今天这个架势,难道要把我诛杀在议政大殿上?

如果是这样的话……天闲实在没有把握自己能够全身而退,荒尘大剑不在。邪眼的火焰也无法挥全部威力,谁知道这偌大的帝国中隐藏着什么样的绝世怪物,那些传说中的人物或许立刻就会跳出一打来对自己痛下***!

见鬼!这算是什么情况?

只是一瞬间,天闲感到自己的脑子简直要炸开一样的膨胀起来,这绝对没有想到的状况简直如当头棒喝让天闲有些不知所措。

猛的,一股异样的清凉感觉自心中而生,飞快的流过全身,在脑子里转了两圈,让炽热如铁,几乎失去了思考能力的大脑冷静了稍许。

冥冥中。天闲似乎听到一个声音:“黑,早些回来……”

“呼————”长长吐了口气,天闲抬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这才现自己的后背都已经被汗湿透了。

对大帝再一次行礼。天闲如释重负的说道:“大帝您真是吓死天闲了……”

龙渊大帝浓密的眉毛不由微微挑了起来,望着天闲的目光露出几分赞许,“你以为我在吓你……”

天闲吞了吞口水,苦笑道:“大帝神机妙算,天闲自愧不如,但不知大帝今天召我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如果是有什么问题的话,天闲一定如实作答。”

大帝双目中露出几分饶有兴趣的表情来,“你以为我不会杀你?”

“是。”

“为什么?”

“如果要杀,我恐怕走不进这殿门吧……而且大帝先前其实已经说过了,今天要说的事无比重要,感念先祖气魄才选在这里召见我,怎么可能杀我,倒是我凡夫俗子经不起大帝神威,惭愧惭愧。”

龙渊大帝哈哈大笑,随着这笑声,大殿中的灯火亮了起来,正庄严肃穆的大殿重新回到了光明之下,那阴森之气一扫而光。

“嗯——”龙渊大帝笑着沉吟一阵,“小家伙儿,你已经很不错了,这帝国上下,特别是诸位皇子公主,在我的面前还能站到现在的,一个都没有!你今天走出大殿,就足够以此为傲了。”

这话说的天闲再次吃了一惊,什么叫做如果走出大殿可以以此为傲,难不成还有走不出这大殿的情况?

“不过。”话锋一转,龙渊大帝的眼中露出几丝冷意,“你藐视帝国皇族戒条,这可是脱不了的罪责,我没想到你真的敢拐走龙四,你知道这件事的后果吗?”

天闲当然知道这件事的后果,但就算事,只要不像现在这样身陷深宫,那么多大的罪名天闲都不在乎,何况这件事根本就不可能有人知道才对!龙四是秘密出城的,当时她所做的隐秘手段十分高明,而且之后她再也没回城,直接被送到了沙漠边境,她的替身现在依旧好好的扮演着她的角色,这件事一丝漏洞都没有。

想破头,天闲也想不出龙渊大帝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还请大帝赎罪。”天闲不得不服。

大帝思考了一会儿,“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一直以来你都表现的对权利兴趣缺缺,这不像是装装样子。”

到了这个时候,天闲也没必要隐瞒。直接说道:“还请大帝赎罪,天闲是觉得皇族争权过于残酷,龙四公主险死还生却无处躲藏,天闲不忍。这才将她带到了沙漠边境。”

“险死还生……”龙渊大帝似乎想要在这个字眼中咀嚼出特别的味道,良久之后才说道,“帝国子嗣,哪一个不是经历险死还生才能上位,这没有战争的时期。阴谋毒计更显得必要。”

“大帝如此说,天闲无可辩驳。”

大帝点点头,“那么,关于龙四受到威胁,你都知道些什么?”

天闲抬头看了看大帝,现他也在看着自己,双目中全是探索的凌厉之色。

垂下头,天闲答道:“大帝对皇嗣互相残杀放任为之,天闲说那些具体的事也无济于事。”

“那么,来福到底为谁办事?”

天闲依旧垂着头。眉梢却微微跳了下,看来龙渊大帝的确已经了解到有外部势力渗透进帝国的权利争夺了,而且精准的定位了目标。

“来福是龙四的护卫,我早就知道,但他不能暴露身份,不会跟随龙四离开,而他已经消失了,从龙四离开的时候开始,唯一的可能是……他死了,或许还是你杀死的他。”

大殿虽然已经灯火通明。但天闲依旧倍感压力,龙渊大帝的话并不繁琐,但却极具压迫力,每一句话都切中要害。

整理思绪。天闲答道:“来福背叛了四公主,四公主因此险些遇害,的确是我杀了来福,他的尸体就埋在城外的密林里。之后我将四公主带到了沙漠边境,至于他为谁服务,天闲不知。”

这一次。龙渊大帝沉吟了很长世间,似乎在辨别天闲这句话的真假,之后他才自语般说道:“来福,没有任何理由背叛,他是个死士,能让他背叛的理由……到底是什么?”

站起身,大帝来回踱了几步,又问道:“龙四的事,你还和谁提起过?”

“天闲只是不想四公主枉死,这件事没有人知道,沙漠边境的小城与龙渊帝国有乱街和边关哨卡相隔,也不会有帝国的人知道四公主到了那里,而且我已经妥善安排过了,没人知道四公主的身份。”

大帝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是她的耻辱,也是帝国的耻辱,就……让她先呆在那里吧。”

这就是说龙四自动出局了,天闲很明白这个意思,虽然这一切来的太过突然,但天闲现在也没有办法,“天闲明白了。”

大帝缓缓点头,“龙四的事就此不提,现在……我们来说正事。”

天闲一愣,才要说正事?

重新坐下,龙渊大帝又恢复了高深莫测的表情,“你应该庆幸,如果你刚才的回答又任何犹豫,你已经死了。”

天闲望了大帝一眼,垂下了目光,心中暗暗松了口气。

“我现在暂且相信你只是一时不忍救走了龙四,而关于来福的身份,我现在要你去调查清楚。”

“调查来福的身份?”天闲这下可意外了。

“不错,你的身份十分方便做这件事,也是最合适的人选,如果你能调查清楚,你救走龙四的事,我既往不咎。”

天闲的脑子开始飞的旋转。

显然,龙渊大帝想要彻查渗透入帝国的势力的真面目,但是他现在也只是意矢扇湃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