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六百一十五章 几条建议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百一十五章 几条建议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闲并不想招惹龙七,只说找龙九有事要谈,走向一旁等待,不过显然龙七并不想就这么放过天闲。

“小鬼!我们还没真正的打过一场,今天比试一下怎么样?”龙七直接拦住了天闲的去路。

如果是别人说“小鬼”就算了,龙七明显也没年长几岁,而且语气蛮横,天闲不由皱了皱眉。

“我来。”

这次和天闲一起来的古丽、雪、凌三人,只有凌没见过龙七,她早在后面看龙七不顺眼了,现在不管怎么说天闲也是她指定的丈夫,怎么能让人这么欺负!

“你?”龙七上下打量全神罩在袍子里的凌,“你是谁?”

天闲连忙拦下就要走出来的凌,龙七是绝对斗不过凌的,这简直是开玩笑,一个是在优越环境下成长的武者,另一个是严酷环境下求存的食灵者,现在还处于觉醒状态,天闲真怕凌这种性格一出手伤了龙七的性命。

“我来好了!咱们就来打一场1天闲把凌挡在身后,笑呵呵的对龙七说道,“不过咱们也不白打,如果我赢了的话……”

“如果你赢了,今后我龙七就服你!凡事退让三分1

天闲心想这位公主殿下火气好大,不过这样也不错,今后可以免去很多麻烦。

“好!一言为定1

古丽三人自然不会觉得天闲会输,尤其是古丽,她是唯一一个知道天闲的身体存在未知秘密的人,而在看到天闲***的把荒尘大剑都带上场的时候,三人只好暗暗为龙七哀叹。

天闲虽然不会剑术,但记忆力惊人,古丽教给他的剑术倒是记的十分清楚,今天正好拿来练练手。

龙七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就展开了进攻,她所使用的混龙***比龙九还要粗上三分,这一条展开,犹如一片墨龙狂舞扑向天闲。

天闲暗笑。

说实话。在天闲看来,无论是龙七还是龙九,这混龙***花架子更多余实战,或者更准确的说他们都是没有上过战场的。没在生死边缘厮杀过的战斗技巧是经不住推敲的,天闲自己虽然不会剑术,但生死对决却经历过很多次。

这混龙***一来,天闲有八百种办法一击打败龙七,但天闲还是很认真的使用起古丽教给自己的剑术。因为这是实战技巧,今后十分有用,而且难得有一个恨不得宰了自己的非敌人对手。

在场下,古丽一看天闲摆出的架势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由噗嗤笑了出来,“这个小***,就会作弄人。”

其余两人不解,但也没时间去问,场上龙七已经瞬间咬住天闲厮杀了。

公平来讲,龙七在武道一途上走的十分出色。混龙劲***有成,混龙***法也使用的有章有法,她和龙九唯一的欠缺就是战场的磨练,混龙劲和混龙***是龙渊帝国先祖专门为沙场所创的杀伐之术,没有真正的沙场磨练永远成不了气候,这也注定了龙七现在无论怎么样都奈何不了天闲。

天闲把荒尘大剑当作细剑来用,这也是古丽的套路,反正荒尘大剑拿在天闲手里和细剑没有任何区别,前刺、后斩,闪身、滑步。完全使用的是飘逸灵动的剑术路子。

这让龙七火冒三丈,混龙***法大开大合,注重以气逼迫对手,但她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压住天闲。对方总是轻易的就在***影空袭中溜掉,而且那把大剑轻飘飘的飞舞,和看起来厚重的感觉完全不同,这让人万分难受,最要命的是这把轻飘飘的大剑砍过来的力道还沉重无比,有时候居然可以逼退自己沉重的混龙***。

缠斗良久。龙七久攻不下不由心火高涨,长***一摆逼天闲,混龙劲气走全身,一层金芒透体而出。

猛喝一声,龙七跃上半空,混龙***随身体飞快旋转,一股奇异的气劲瞬间成型,并开始拉扯周围的空气。

长龙吸水!

龙七犹如一个漩涡中心从半空向天闲砸去。

天闲离她还有七八米距离,就已经感觉到半空的吸扯力把自己拽向龙七了。

这小妞动真格的了!

以龙七这种力道,如果被这招正面击中,普通人可不只是被打晕那么简单,哪怕只是被这旋转的混龙***扫到一点,恐怕就要被打碎身体。

对人可以有成见,但动了杀心……天闲就不高兴了。

“天闲兄弟小心1

见到龙七使出杀招,在一旁已经观战有一会儿的龙九也忍不住出声提醒。

天闲直接把荒尘大剑往身后一撤,双目泛着冷光,也不作任何反抗,身体自然而然的被龙七在半空卷出的漩涡拉了过去。

当天闲被扯过去时,混龙***卷成的漩涡毫不犹豫的凌空落下。

“轰!1

猛烈的气劲砸下,斗场地板爆裂纷飞,龙七的身体僵在半空,天闲依旧笔直立在地上,一只手直接抓住了混龙***的***头。

“怎……怎么可能?”打死龙七也没想到有人能用手抓住自己的武器。

天闲双目闪着冷光,“殿下,您真是好大的脾气。”

猛一甩手,天闲将混龙***和龙七一起甩飞了出去,只听“轰”的一声响,龙七撞穿斗场对面的墙壁,一头栽了进去。

“砰!1

没等众人去救起龙七,那面墙壁再次被打爆,龙七犹如一辆坦克般冲了出来,“臭小子!今天我要你的命1

一道人影闪身而至,两条混龙***撞在一处,出刺耳声响,龙七和来人各退了一步,都停住了脚步。

“皇姐!你冷静一下1来人正是龙九,他见势不好,赶紧上来阻止,刚才天闲显然已经留手了,如果龙七再不知好歹冲上去,恐怕是要受伤的。

龙七看起来好像一头闻到了血腥味的霸王龙,双目凶光闪闪,但她看了看龙九,又看了看天闲,最后把混龙***在地上一戳。哼声说道:“没劲!这些天都是这样没劲的事!算了,不打了1

说完,她也不管***人,转身大步离去。

龙九松了口气。赶紧回来对天闲歉然说道:“真是对不住,皇姐最近几天心情很差,刚才得罪了。”

平民哪有和皇族为难的道理,何况天闲也看出龙七的情绪不对了,挡下微微一礼。答道:“殿下严重了,七殿下心情不好,这件事算了。”

龙九高兴的笑了笑,“这就好,来吧!我们也好久没闲下来聊聊了,今天备好酒菜,我们一醉方休1

天闲也是笑笑,“今天是有正事要谈,一醉方休的还是等下次吧。”

“是这样……”龙九有点疑惑的看了看天闲的三位同伴,心想你谈正事还带着三个女孩子来。真是逍遥的很。

既然天闲不喝酒,龙九叫人备了差点,斗场旁边就是个供人休息的阁屋,几人分主次而坐,龙七这时候也从后堂走了出来,她回去换了刚才摔破的衣裳,穿了身锦袍出来,和没事人一样坐在了次位上,拿起点心就吃,全当别人是空气。

虽然和天闲是很熟了。但今天有额外的客人在场,龙九还是客气的敬了大家一杯茶,然后说道:“最近帝都形势复杂,不知道天闲兄弟这次来是为了什么事?但不论是什么事。在说之前是不是介绍一下你身边的几位?”

龙九用疑惑的目光看着雪和凌,雪他是认得的,虽然雪的色已经不同,而且神情也和从前有些不一样,但容貌未变,而凌的面孔都罩在袍子里看不清楚。龙九就十分不解了。

雪听了这话咯咯笑了起来,“黑,他好笨啊,居然不认识我了。”

这话说的龙九微微尴尬。

天闲笑着戳了戳雪的鼻尖,“你这个样子别人不敢随便认的。”

龙七毫不客气的咳嗽了一声,瞪眼说道:“当着我们的面打情骂俏,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吗?”

凌早就看龙七不顺眼了,直接哼道:“有些人才是不把人放在眼里,刚才说过的话一转眼就忘了,你如果输了该怎么样,还要我们重复吗?”

***味立刻浓了起来。

龙七把五根胡萝卜“啪”的一下拍在桌上,“藏头露尾!看我现在撕了你的袍子1说着就要起身。

“皇姐!你够了1龙九一把按住她,“给我冷静一点!这里还是应该听我的1

龙七瞪着牛眼,呼呼直喘粗气,但龙七开口了,她还是老实的坐在了原地,哼了一声继续吃东西。

龙九脸色略显僵硬,对天闲说道:“最近皇姐心情不好,大家还是不要招惹她了,我在这里给大家赔罪了。”

龙七听了这话心里一阵不舒服,索性把手里果壳一丢,坐直身体说道:“刚才是我输了,以后私人的事我让你三分就是了,没什么大不了1

天闲微微一笑,龙七这个样子丝毫也不奇怪,这皇城中,就连实力强大,谋虑周详的龙四都被百般算计,险些丢了性命,龙九的实力显然要逊色一筹,更不要提龙七,目前这姐弟俩定然是焦头烂额才对。

“比斗都是小事,大家顺顺心气就好,赌约什么说说就算了。”天闲并不想计较这个,“我来为两位殿下介绍,这位不是别人,而是雪的妹妹,凌1

龙九和龙七不由都“哦1了一声,面露惊讶之色。

龙九更是诧异的问道:“天闲兄弟,雪的妹妹,难道……难道说……”他有些不好再问。

“是的,想必雪是天眼族的事大家其实已经都知道了,凌也一样。”

这下龙九和龙七更惊讶了。

天眼族,那可是被人类绝对排斥的一族,现在居然又冒出一个来!

天闲看着两人的表情暗暗好笑,两人现在想什么天闲完全可以预料,心想你们要是知道凌现在的状态恐怕会惊的掉了下巴。

“由于特别的原因,凌她必须要披着斗篷才行,还请两位殿下见谅。”

龙九赶紧说道:“不妨,有天闲兄弟在,凌姑娘绝对不会受到怀疑。”

龙九就说说的天闲感觉很舒服,不说龙九和自己到底是什么关系,但起码这个家伙一直是很相信自己的,这一点毋庸置疑。这也是这次为什么要来一这里一趟的原因。

天闲觉得,如果龙九在这次龙渊帝国的皇权争夺中死掉的话,未免可惜,先他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皇子。而且他本性很好,是能造福民众的统治者。

当然这些不是天闲真正关心的,对于龙渊帝国皇权争夺的这趟浑水,天闲并不想参与。

天闲主要考虑的是,这个家伙是个不错的朋友。死了太可惜了。

“多谢殿下谅解。”天闲开心的笑了笑,然后拿起桌上的点心飞快分给古丽和凌,雪不吃这些,而再不动手的话,这些皇家美味就要被龙七一个人收进肚子了,“我这次来,其实是想给殿下一些建议。”

“建议?”

天闲品着点心,慢悠悠说道:“关于目前皇都的情况我并不完全了解,但就我知道的一些,我想给殿下一些建议。我觉得这是非常有用的。”

龙九目光微微亮了起来,他动了动身体,坐直了说道:“天闲兄弟,请讲1

“古丽已经对我说过之前在帝都所有经历过的事,我现在十分怀疑……有帝国外的势力渗透进来,趁乱搅局并且从中牟利。”

龙九和龙七对这样的话题无比敏感,两人都是神色凝重,龙七也放下了点心,“你怀疑的理由呢?”

理由,龙四目前就在沙漠边境。她险些丧命就是最好的理由,她的忠仆背叛了她,也给出了足够的信息,这次皇权争夺有外部势力渗透是肯定的。

当然。现在天闲不会透露这个秘密,而且也对龙四承诺过不会透露她离开帝都这个消息。

“我没有明确的证据,而且理由吗……”天闲把目光投向龙七,“百分百正确的理由在这种事情中是不存在的,只要有五成把握,就足够可以去怀疑了。对吧?”

龙七眉毛一扭,“这是四皇姐经常说的话,前段时间你似乎去过她那里,你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

天闲知道去拜访龙四的消息是不可能被隐瞒下来的,况且当时也闹出了很大的动静。

“我只是在调查外部势力这件事,之所以去拜访厮殿下,是因为她的身份稍微有些特殊。”

龙七看了看龙九,龙九点点头,说道:“四皇姐的事很少有人提及,但她的是古斯塔斯公主所生,有一半古斯塔斯血统,但她向来行为谨慎,颇受大帝赏识,不像是心怀不轨的人。”

“的确,我现在也没办法证实,但四殿下和外部势力无关,而且也是受害者,和你们一样,这一点你们可以放心了。”

龙七不由怀疑的打量天闲,“你似乎对我们皇族内部的事很了解,你怎么知道我们是受害者?”

天闲一笑,“七殿下莫怪,在这种事情,您长住在九殿下这里,就是不想也被莫名其妙毒死吧。”

龙七和龙九都是面色一变。

天闲继续说道:“四殿下那里也生了类似的事,好在四殿下最后化险为夷,她绝对不知道我会去调查,所以不可能预先安排一场戏给我看,她绝对是一个受害者,和你们一样,这一点我敢保证1

先把龙四和龙七还有龙九拉到一个阵营里,这是天闲的想法,虽然这不一定能帮他们什么,但起码不会让这几个看的顺眼的家伙那么容易死掉。

“你怎么知道我长住在这,我可没说过。”龙七明显不服,但显然也已经认可了天闲的话。

“殿下您要只是偶尔来拜访,怎么可能带着武器和随身仆人,而且还有这么多常服,就连头在刚才也仔细飞快大力好了,恐怕是把一应佣人都带过来了吧。”

龙七听了不由哑然。

龙九哈哈大笑,“皇姐,你就不要和天闲兄弟置气了,他可是为我们好才来的。”

龙七翻翻眼睛,“算你厉害,本宫就放过你一次,有什么建议,说吧。”

虽然态度不好,但在龙七的言语中,这绝对就是低头服输了。天闲不由呵呵而笑,有时候这条母霸王龙还是有点可爱的。

“关于建议,我的想法是这样的。”天闲的表情严肃起来,“现在外部势力的渗透是必然的。大帝可能也感觉到了这一点,但从他依旧对此不管不问,甚至有皇子被毒杀都去阻止皇子公主们互相争斗来看,他也是有意用这件事锤炼你们,所以现在去向大帝寻求保护的话……”

“那么就直接出局了。”龙九皱起眉。“我绝对不会这样做,我龙九既然生在帝王之家,天命我要为亿万苍生造福,如果我就此出局,然后被配边陲做一个领主镇守一生,我生不如死。”

龙七的话简单干脆:“我要护着九弟,不能出局。”

天闲知道龙九的回答,但对龙七的回答倒是微微有点意外,这条母霸王龙原来这么有人情味儿,还真是看走了眼。

“那么。既然你们不想出局,现在保命是第一要务!我不想过多参与这场权利争夺,但我不想我的朋友在这里倒下,所以我给你们几个建议,希望你们听好。”

吸了口气,天闲再次理了理自己的思绪,“先第一点,这一股外部势力,我肯定它是最近才渗透进来的,至于理由我还无法解释。但大几率是这样的1

龙七和龙九互相看了看对方,没有说话。

“第二,既然是渗透进皇权争夺中,那么不论是什么势力。最优的目标自然是扶持一方夺得皇位,然后从中取利,次要目标是直接***帝国皇族,削弱帝国力量,但这样也需要先要扶持一方才行,所以现在这股外部势力。一定是和皇族成员中的一方站在一边的。”

天闲的眸子闪了闪,“综合这两点,在近期有不正常实力增强举动的势力,是最可疑的,当然他们会小心隐藏,尽量不暴露出来,但在利用这股力量的时候必然会露出破绽,你们仔细观察的话一定能现端倪。”

龙七和龙九再次对视,这一次两人目光里似乎多了些什么。

“最后,我告诉你们如何保命1

天闲的口气认真了很多,“目前局势复杂,我谅解的情况有限,无法给你们更多的帮助,但如果你们感到生命受到威胁,已经无法抵抗的时候,就立刻悄悄离开帝都,是沙漠边境,去我的城市,我可以保证你们不死1

龙九顿时面露困惑,“天闲兄弟,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这样我们就出局了1

天闲淡淡一笑,“现在帝都就像一个怪圈,这怪圈就叫做权利,将你们所有人都牢牢的拴住,你们明知道有人从中捣鬼猎杀皇族,可都闷头不说,并且依旧互相攻心算计,明明每个人都知道帝都危险万分,却都不肯离开,好像……这圈中的迷途者。”

龙七默然。

龙九面色变了几次,叹道:“这也是皇族的无奈……”

天闲挠了挠脑门,“很抱歉刚才说了点题外话,不过这其实也是咋说,你们只要肯离开,并不会受到生命威胁,哪怕你们感到力所不及的时候,只要选择离开依旧是来得及的,而我可以保证你们即使离开也不会立刻出局。”

这一下可是让龙七和龙九惊愕了。

龙七瞪大双眼说道:“这整个帝都的人都在盯着我们这些皇子公主,我们离开屋子百步,这个消息就会出现在***人的桌上,我们离开帝都怎么可能别人会不知道?我们如果避难的话,那么自然是出局的1

龙九点点头,完全认同龙七的话。

天闲嘿嘿一笑,“这个现在不能说,但你们放心,我真的可以保证这一点,但这个办法不会一直有效,所以你们不能现在就走,只有在真正感到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再做出选择。”

龙九慎重的考虑一会儿,“天闲兄弟,这事关我们今后的命运,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们可没功夫来这里骗你们1凌早就不耐烦了,这种权利争夺的事在她看来简直让人头晕脑胀,本来白天行动就不那么太舒服,现在听着龙七和龙九总是质疑,心情顿时不好起来。

“妹妹……”雪轻轻推了推凌,笑着说道:“黑的话你们可以相信,当然也可以不信,你们不来的话。我们也省得麻烦。”

天闲苦笑,心想这姐妹俩还真是一条心。

“言尽于此吧。”天闲笑着摇摇头,“殿下如果信我,到时候不妨来拜访。接下来就由古丽来说了。”

龙九本想再问,但天闲不想再说,也只好作罢,目光移向古丽,不由心中又泛起几分酸意来。

讲道理的说。龙九是极度喜欢古丽的,没有男人不喜欢古丽这样的女人,特别是当她放下从前身份,愿意展露自己作为女人一面的时候,那仿佛会说话的身姿,仿佛能勾人魂魄的曲线无比激着男人的占有欲,作为生在帝王家的皇子,龙九的占有欲强烈的期望者古丽这样的女人。

而且古丽并非一个花瓶儿,出色的实战能力和侦察能力以及审讯手段正是龙九需要的人才,龙九一度认为古丽这个女人就是为自己而生的。

但是。现在龙九看到的却是坐在天闲身边,刻意将身体稍稍靠后,凸显天闲的身份,神色安静顺从的女人。

比起从前,她显然更加依赖天闲了,而且她的脸上在没有从前那种暴躁和不安,偶尔望向天闲的目光温柔和缓。

看来两人的关系有了实质性的进展,也就是说……自己再也没机会了。

懊恼的感觉充塞着龙九的脑子,虽然他明白自己从来都没有过任何将古丽拉到自己身边的机会,但现在意识到这个机会已经彻底的消失时。还是懊恼无比。

“你……有什么要说的吗?”龙九不自觉的叹气。

古丽微微点头,略有些感激的望着龙九说道:“前段时间,多谢殿下照顾了,要不是有在帝都这段经历。不可能有今天的我。”

“不必客气,说重点就好……”龙九心中更加懊恼了,想来是这段经历促成了古丽和天闲的关系,龙九可不想听这个。

“也好。”古丽虽然有时候是个粗线条,但身为女子,自然心细的察觉到了龙九的懊恼。当下掀过话题,说道:“在殿下这里做事的时候,多次接触过***皇子的人,追捕过***,也审问过密探,虽然没有太多收获,但对方的行动我是了如指掌的,在这里同样给殿下一个警告:我所追查过的势力中,应该没有外部势力渗透,因为他们的行事作风太过软弱了。”

龙九面色微微一变,“你敢肯定?”

“我无法完全肯定,但……应该不错。”古丽虽然话上说不肯定,但口气却十分强硬。

龙七和龙九很惊讶,天闲也很惊讶。

天闲不由看向古丽,她居然敢直接判断那些她接触过的势力没有外部势力渗透,那岂不就是说她对外部渗透的势力已经有了明确的认识,觉得那不可能是渗透进来的势力才说的?

可这关于外部势力的事,自己对任何人都没说过!

古丽妙目转动,正对上天闲的目光,不由微微一笑。

天闲这才忽然间察觉到:这个女人原来已经现了!

给龙七和龙九留下了几个让他们万般困惑的建议,天闲四人离开了龙九的府邸,才一回到居所,居然现大帝已经连下三道召书传召天闲晚上进宫。

这次是跑不掉了……

“这个皇帝老儿,找***嘛啊?”天闲忍不住抱怨,“我根本不想和这个国家有太多的关系,真是讨厌……”

古丽掩口而笑,“谁叫你老是多管闲事。”

凌不由在一旁帮腔,“说的没错,那个什么龙七和龙九,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势,死活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天闲倍感无辜,求助的看了看雪,雪过来一抱天闲的手臂,“黑说的一定没错。”

“哈!你们看你们看!雪才是最聪明的1天闲顿时眉开眼笑。

凌大为叹气,直接拽回雪来,“姐姐你是不是变***了?不要什么事都听这个小***的。”

“妹妹,不能这样欺负丈夫的。”雪立刻很认真的教育自己的妹妹,“母亲知道了一定会数落你的,我们天眼族的女子怎么能不相信丈夫呢?”

一句话说的凌半个字都辩不出来。

古丽在一旁不由一阵好笑,“算了算了,既然要留到晚上,那么现在时间还早,我们还是去做点正经事吧。”

“正经事?”

于是,四个人出去逛街了……

“这就是你说的正经事……”天闲身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物品,浑身无力的问走在身边的古丽,古丽正在对一串新买来的大肉串大快朵颐。

“匿……散咯女银,睁警示,当然……光洁……”古丽含糊的说着,还是以吃东西为第一要务。

凌从来没见到过这么多人,也从来没有到过集市上,在这人流熙熙攘攘,满眼全是人满眼全是货物,充耳都是叫卖和讨价还价以及车马声的集市上,她的脑子几乎处于宕机状态。

雪其实也没来过,因为雪不喜欢这样地方,但现在雪明显和以前有所不同,她拉着自己呆若木鸡的妹妹十分开心的围着天闲转来转去,到处搜刮可爱的小玩意儿然后挂在天闲或者凌的身上。

天闲负责拿东西,古丽负责吃东西,四个人的这个奇怪组合已经在帝都的集市街区走了好久……

“喂,你是不是知道我没说的那件事了?”天闲靠近古丽,轻轻碰了碰她。

古丽又拿出另一个肉串,“哪件事?”,然后继续吃。

“你都已经说过了,还要我来说?”天闲哼哼鼻子。

古丽笑笑,把肉串递到天闲嘴边,天闲不客气的一口撸掉了所有的肉片,取得了伟大胜利般露出笑容,开心的嚼了起来。

看着光溜溜木签,古丽哭笑不得,“你是说……巴巴洛特?”

“匿锅染汁倒。”天闲吃个不停。

古丽拿出了第三个肉串,“因为没有***的解释了,八哥留下的遗言是西方的狂龙之子,而龙四的仆人也告诉我们那个人是神灵般的存在,西方就是指西面的雷霆古城,当时进入神域的都是我们自己人,只有巴巴洛特单独离开,后来下落不明,他是狂龙之月降生的狂龙之子,我记的很清楚。”

“而最值得怀疑的是……有人在利用神灵的名义暗中活动,假冒神灵没有确切的东西是不行的,圣灵殿和血盟这么多年都没做过这样的事,我想……唯一的可能是一个真正得到了某些神灵启示的家伙,也就是和我们一样的人……”

“而且……”古丽看了看天闲,“而且你对这件事又似乎欲言又止,我自然就知道是他了。”

“那你为什么没问过我,也跟着我一样隐瞒这件事?”

古丽闷头吃东西,在天闲执着的看了她好一阵之后,才垂着目光说道:“既然你不说……那我也不说,我想……我想让你更喜欢我一点。”

这话一下说的天闲心都变轻了……

看着古丽,天闲忽然现这个女人越看越喜欢……

“你……你又看着***什么,我都已经说了……我,啊1古丽忽然大叫了一声,好在集市上人声喧闹,谁也没在意。

在古丽脸上亲了一口的天闲得意的哈哈大笑。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