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六百一十四章 铺垫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百一十四章 铺垫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小子,我感觉这个家伙十分古怪,你不要轻敌”

天闲丢掉荒尘大剑,邪眼立刻警告天闲,“目前我连他的身份都无法辨别,他不怕我的火焰,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也就是极小概率的事,只可能是有限的几种情况,这样你都无法辨别他的身份,你真是笨的可以。”天闲没有再拿起荒尘大剑的意思,“我并不会什么剑术,这把剑只能用本身的威力欺负一部分敌人,对付现在这个家伙,荒尘大剑对我来说没有什么用处。”

“你可以使用灰刀”

“你的火焰也没有用。”天闲嘿嘿一笑,“而且我今天本来也没打算使用你的火焰和这把剑,我要靠自己收拾这个家伙。”

“你会死的他和以往的敌人截然不同”邪眼几乎吼了起来。

天闲望着那个奇怪的男人,原地跳了几下,摆出一个随意的架势在火雾山和童虎他们打架时使用的。

“的确,他和***敌人截然不同,但是……我也不是从前的我了。”

对那人招招手,天闲轻蔑一笑,“来吧。”

那人几乎在天闲说出这句话的同时猛冲上来,人如潜入黑暗中模糊,只有一对寒光司仪的双眼亮的惊人。

“***小子你会死的”邪眼放声大吼。

“砰”

那人模糊的身影刹那出现在天闲身前,双拳齐出,犹如黑暗里撞出的巨石狠狠轰在天闲胸口,而在此时,天闲才刚刚移动手臂,似乎想要防守。

双拳结实砸在胸口,沉重的力量撞的身体发出闷声巨响,天闲整个人轻轻抖了一下,巨大的力量贯透身体,甚至在脚下炸开。扫的四周地面岩石崩碎。

但天闲也只是轻轻抖了一下,双脚动也没动。

那***吃一惊,没想到正面击中对方,对方居然还巍然不动。他想要再有动作时,依然晚了。

刚才动作迟缓的天闲就仿佛蓄满了力量的皮条,极静至极动只需要一刹那。

“砰”

一手推腕,一手握拳,天闲的拳头人肉锤头般狠狠砸在拿人脸上。

那人哼都没来得及哼出。人已经斜飞出去,一头撞在地上,骨头折断的“咔嚓”声清晰可闻,人如皮球飞快打滚摔出了老远。

“呼”

长长吐出一口气,这气息惊人灼热的蒸起一片水汽,一拳打出之后天闲似乎消耗了很多力气一样,神色微微有些疲惫。

逆心诀运转起来,飞快走了一周,天闲脸上的疲惫之色顿时消失,重新变得红润起来。

邪眼的火苗在荒尘大剑上燃烧。本来他极为担心天闲会吃大亏,但看到刚才的一幕,他的心中只有彻头彻尾的震惊。

一击打退对手,天闲回头对邪眼笑笑,“怎么样,我还算厉害吧?”

邪眼的火焰安静的燃烧,但火焰边缘却极不稳定的跳动着,暴露了他十二分不平静的心情。

天闲深呼吸着,“现在还不想对我说实话吗?那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这世界上不惧怕你的火焰的存在屈指可数吧。如果你不说的话,那我就要自己去问了。”

“小子,你挨了刚才的一下,怎么可能没事?”邪眼沉默了一阵。不答反问。

“你在偷偷解开自己的封印,我也在不断的成长,上一次大小姐使用食髓森林的时候你不在场,所以不知道我当时的情况,如果你在的话,或许就不会这么惊讶了。”

天闲重新在身上燃起火焰。但这次不是为了防御,而是直接把自己的衣服烧掉了,露出了伤痕累累的身体,和平时线条流畅,充满了力量和美感的身体不同,重伤未愈的身体显得肤色暗淡,而且凌当时造成的穿透伤在身体上还留着看起来恐怖的伤痕。

“我不得不说,这世界对于人类来说……真的太过深奥。”

天闲开始深深的呼吸,而随着呼吸,身体上一条条肌肉似乎也在跟着呼吸一样收缩和舒张,看起来天闲的身体随着呼吸而膨胀和收缩。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打死我也不相信这世界上会有这样多难以置信的事。”天闲说着话,呼吸渐渐加深,身体的膨胀收缩也渐渐开始剧烈。

“我在火雾山长大,从小只知道黑山苍云,只知道那一滩清水和地脉火河,一度以为这世界或许就是这个样子。”

随着天闲身体的膨胀收缩,一阵阵奇怪的响声开始从身体中传来,似乎筋骨在错动。

邪眼的火焰中张开了一只愕然无比的血目,就仿佛天闲说的那样,他也看到了让他这个上古邪灵难以置信的事。

天闲身体不只是在膨胀收缩而已,就仿佛是一种蜕变,随着身体的律动,表面那层颜色灰败,伤痕累累的皮肤正在飞快的老化,变硬变脆,并随着身体的律动而一块块剥落。

一片片粗糙的皮肤剥落下来,露出下面新生的光洁鲜嫩的皮肤,天闲深深的呼吸着,身体却在完成一次难以想象的蜕变。

只是几十秒钟的功夫,天闲整个身体的皮肤剥落了一层,露出了崭新的身体。

而让邪眼震惊的是,这新的身体上,那些旧伤已经所剩无几了。本来并不严重的伤痕直接消失了,只有那些凌造成的巨大贯穿伤还留下了痕迹,但也已经浅了很多,完全不像是贯穿伤留下的痕迹。

而且,一道道金色的奇怪纹路浮现在皮肤上,正在迅速消失……

**的再生,生命的重塑,这种事情作为一个上古邪灵,邪眼见得多了,这其实不足为奇,但是……

在人类身上,绝对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

“看来……还不是很熟练。”天闲看了看自己蜕变的身体,“伤势恢复的没有预想的那么好,不过……算了,已经很不错了。”

扭了扭脖子,天闲朝远处喊道:“喂你还打算在那里装死吗?就算你装死我也是不会露出破绽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远处,刚才那个被天闲打飞的家伙慢慢的站了起来,刚才看起来他已经受到重创,但从他站起的动作来看。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严重的伤害。

那人用奇怪的目光望着天闲,“你的伤为什么会自己恢复?”

天闲抱着双臂,饶有兴趣的望着那个家伙,“就算我告诉你,你也没有机会再回去告诉你的主子了。何况我自己也只是一知半解。”

“而现在让我感兴趣的是,你只是一个普通人,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天闲向那个家伙慢慢走了过去,“血宗想要我的命,这一次似乎不惜血本,不过看来这次他要血本无归了,对我来说……你可是一份大礼。”

张开双手,天闲朗声笑道:“来吧你还有一次机会下一次攻击,我会彻底击溃你”

那人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复杂,也说不上到底是吃惊还是愤怒。但他慢慢抬起双手,一层奇异的血光开始在他双掌上凝聚。

天闲没有停下脚步,依旧笔直的向那人走去,并且目光紧紧盯着他,“记住,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

那人双手的血光渐渐浓稠,仿佛凝聚了两个血球在手上,在天闲来到距离他不到十米距离时猛然前冲,同时双拳齐出。

在攻击的一瞬间,他消失在了原地。

天闲目光一凝。能量触角早探查到周围细微的能量波动,在那人消失的同时,猛然转身,一手五指岔开向后抓去。

双方在同时触到了对方的身体。

“砰”

“咔嚓”

沉闷的爆响和清晰的骨折声同时响起。两人再次相撞的力量卷起一阵旋风,将周围枯枝败叶吹散。

那人双拳打在天闲腰上,但从他双手弯曲的角度来看,却是自己的手骨已经碎裂了,而天闲则一把抓住了这人的脑袋,并已经凌空将他提了起来。

“这样强行移植的力量。到底比不上自身就具有的。”天闲缓缓用力,那人的头骨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响声,他整个人也顿时颤抖起来。

“我还有事要问你识趣的话就不要再抵抗,否则的话我会立刻杀了你。”天闲晃了晃那人的身体,随手将他丢在了地上。

这人跌落在地,他始终没有什么表情的模样好像一个壳被打破,脸上露出惊惧无比的神色,“你……你怎么会有这样的力量?”

他的目光在天闲的身体上来回的扫视,“你的身体……自我修复了自动的修复了伤口而且没有使用任何圣痕”

天闲嘴角露出一个意义不明的笑容,“这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但倒也不是很让我吃惊,不过这些事你不可能知道了,我之后会把你交给龙渊帝国,他们会好好的收拾你的,在那之前,你要回答我几个问题。”

对于现在的天闲,那人似乎十分忌惮,手脚并用的向后爬行了一段距离,才满头冷汗的停在了原地,“我什么都不知道,你问我也是白问。”

“你怎么可能什么都不知道。”天闲的笑容更明显了,“你只是一个普通人,忽然间变得这样强大,自然是有原因的,如果你不告诉我的话,那么我就只有自己动手寻找***,你应该明白现在不是我的对手。”

那人眼神开始游离不定起来,支吾道:“我……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有人***我,我就来这里杀人,只是这么一回事而已。”

“真的?”

天闲脸上的笑容让人捉摸不定,他慢慢向那人走去,“我先拆掉你全身的骨头,查看一下你的血液就知道是真是假了。”

那人听了这话,脸上神色剧变,瞬间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的冷漠神色,抓在地上的双手猛然一扬,两把沙土混杂着什么异物向天闲扔来,同时他身体倒着窜了出去,以一种完全不合理的动作飞快逃跑。

天闲没有理会那两把沙土,身体表面浮现出一层苍紫火焰,沙土和其中混杂的异物一触碰火焰立刻被烧成了白灰。

“果然选择了逃跑……”

天闲神色一凝,脸上的笑容全部消失,并指如剑对逃跑的那人一指。只听“嗡”的一声,荒尘大剑从地上跳了起来,笔直撞向那人逃跑的方向。

“轰”

荒尘大剑砸在他身体的前方,剧烈的撞击力道爆起冲击波。将那人直接撞飞。

“嘭”

这个人倒飞回来,和天闲预算的位置一样倒在了天闲眼前。

这一击天闲可没有留手,荒尘大剑沉重的气息爆发出来,绝非人类可以抵挡,这个人看起来骨头已经多处折断。显然是活不成了。

双目注视这个人,良久之后,天闲眼中多了几分无奈,“真抱歉弄坏了你的身体,但之后……我会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把你好好埋葬的。”

俯下身,天闲飞快点了这个人全身多处穴道,这才完全放下心来。

召回荒尘大剑,天闲举目四望,这里是林地中一个相对开阔的地面,树木稀疏。天空十分清楚。

而小灰就在半空,如果周围有什么情况,它自然是会发现的。

想了一会儿,天闲忽然明白了。

“原来是这样。”天闲摇着头笑了起来,用很大的声音说道:“四姑娘倒是没向我提及这件事,你们血盟的人都是女巫吗?上一次大小姐就是用一种奇怪的水晶球窥视我的动向,看来这一次依旧是这样,怪不得找不到操纵这个家伙的人在哪里。”

在距离天线所在位置数十里的一个小山坡上,一个红衣女孩坐在草地上,略有惊讶的望着水晶球里的天闲。神色凝重,“大小姐那个***尽是误事”

天闲神色轻松了起来,“也就是说,你距离我这很远。根本无法威胁我,那么我只能说你今天偷鸡不成蚀把米,这个家伙我先带回去了,谢谢你送给我的这份大礼。”

“砰”

山坡上的女孩猛的一掌打飞了水晶球,站起身咬牙切齿的看着天闲所在的方向,“臭小子咱们走着瞧我绝对会让你生不如死”

说完。这女孩飞速离开山坡,几个闪身消失在了背后的树林中。

天闲若有所感,低头一看那个倒在地上的人,他的身体完全软化了下来,但皮肉似乎被某种力量推动,如水流似的波动了起来。

情况诡异,但这人的身体也只是在原地颤动,并没什么***的状况出现。

天闲明白对方已经放弃了对这人的操控,很可能已经远遁离开了。

对着天空放出了一道火花这是和大家越好的平安解决问题的信号,很快空气里再次响起了风暴的肆虐声,小灰再次凌空降落。

“喂喂这个不是吃的,说了不是吃的吃了会坏肚子的”天闲想把那个人让小灰带回去,但不得不先解决小灰以为这是食物的问题……

“小鬼你没事吧”

光影一闪,古丽如从虚空中穿梭而来,第一个出现在天闲身边。

“我没事”天闲推开小灰的大脑袋,很高兴的转过身来,“看我抓到了一个有用的家伙。”

听到天闲没事,古丽一颗心总算是落回了肚子,但她刚想靠上去,猛的一下怔住,随即脸一下红透,赶紧转过身去。

“你……你这个***你怎么是光着身子?”

天闲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是光着***的,抓抓脑袋嘿嘿笑了笑,“这是意外,意外……不过,不过我现在也没有别的衣服穿了,要不……你把你的……”

“你手里不是有一个人的”古丽懊恼的提醒。

天闲看了看那个人,微微摇头,“他已经很可怜了,我不想连死人的衣服也要抢过来。”

“死人?”

古丽一惊,忍不住转过身来望向那个人,刚才她就看出那人身体弯曲的不正常,但她没想到这会是一个死人,原因很简单天闲绝少杀人的,就算是敌人,也绝少下***。

这人瘫软着被天闲提在手中,身体的皮肉诡异的不断起伏,仿佛身体中有某种水流在波动…………

自然而然的,古丽又瞄到了天闲光着的身体,顿时脸上再次开始发烧。不过很快,羞涩就被惊讶所取代。

在天闲被凌打伤后,古丽是包扎过天闲的伤的,她很清楚天闲的状况。但现在这身体绝非当初那伤痕累累的身体,绝对不是

“你……你的伤呢?”古丽讶然盯着天闲,目光在他身上来回移动。

反正也没衣服穿,而且也不是外人,脸皮厚的天闲索性挺挺胸。“怎么样,我恢复的还不错吧”

“的确……的确不错,可是……”古丽无比的困惑,目光在天闲身上游走,渐渐的却有点失去了方向,少年强健的体魄释放着惊人的吸引力,没有纠结的肌肉,也没有膨胀的青筋,有的是线条流畅的**,恰到好处比例。身躯上每一块肌肉的纹理都如此清晰,饱满的紧实,虽然人是笑嘻嘻的站在那,但动作不经意间流露出自然顺畅的感觉,身体动作中肌肉自然拉伸,显露出异常让人感到合理的线条……

这身躯,仿佛一件艺术品,而还未消退的伤痕平添了几分杀伐之气,更显得引人注目。

男人的身体,原来也可以这么好看古丽的脑子里忽然冒出这么一个念头。

“那个……看够了吧?”天闲见古丽惊讶的瞪着眼睛。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还是觉得有点尴尬。

古丽这才回过神儿,“氨的一声赶紧背过身去,“呸呸呸看了脏东西”

虽然是这么说。古丽感到自己脸红心跳,整个人似乎都有点不正常了,不由在心中暗骂:************真是丢死人了

天闲挠挠头,“看看也没什么,反正我看过你的,你看回来也就不亏了。所以……”

光影一闪,古丽瞬间出现在天闲眼前,那双羞怒交加的美目瞪到天闲眼前,“死小鬼你要是敢对别人说,我就……我就宰了你”

天闲眨眨眼,笑了。

古丽被笑的有点不知如何是好,“你……这有什么好笑的”

天闲指了指头上,“我记得小灰背上有我们的应急物资,里面有衣服,你要是不想看我光***的样子,去给我拿一件好不好?”

古丽怔了下,想起的确有这么一回事,立刻闪身到了小灰背上,找到了那个应急物资箱,从里面找出一件袍子丢了下来。

天闲把袍子套好:“好啦下边没有裸男了”

古丽被气的哭笑不得,闪身下来看了看天闲手里的那个人,转移话题道:“他是什么人?”

“一个可怜人。”天闲叹了口气,“看他的模样,应该是一个难民,可惜不幸被选中了,总之,我们回去再说这件事吧。”

很快所有人全部汇集到了这里,见到天闲安然无恙大家自然是皆大欢喜,不过自然也再没人发觉天闲的伤已经好了七七八八,最多只是觉得天闲气色好了很多。

众人返回边境小城,天闲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城外靠近沙漠的一面举行了一个小小的葬礼。

所有人都到齐了,大家都很奇怪天闲为什么一回来就跑到这里来,而且还把抓回来的那个家伙摆在了沙地上。

“烧掉这个家伙,你不会又意见吧?”天闲向小沙王问道。

大家听天闲这么问都是吃了一惊,这居然是要烧掉这个人?

小沙王满脸不解,但点了点头,“沙漠子民是必须长眠沙漠的,但如果是外人,没关系。”

天闲点点头,敲了敲荒尘大剑,“去吧,烧的干净一点,之后还要埋葬他。”

邪眼不情愿的跳了出来,“如果不是和古神的血有关,我可不会做这种脏活”

“知道知道了,快去快去……”天闲无奈的催促。

邪眼的火球上跳出一个火星落到了那个挺尸般的人身上,他的身体顿时剧烈燃烧起来。

没人四溢的高热,也没有浓烟,这个人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被烧毁,只是短短的呼吸之间,沙地上只剩下一个人形的白色灰烬痕迹。

大家都无比惊讶。

邪眼的火焰并没有熄灭,而是离开地面,在半空安静的燃烧,而这团苍紫色的火焰中,一点深红的液体被包裹其中。显得格外刺眼。

“黑,这是什么?”雪看起来格外的疑惑。

天闲伸手接过邪眼的火焰,让这被包裹的液体在掌上悬浮,盯着它说道:“十分可能……是诸神的血”

“神的血”

“小子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诸神怎么可能还在这个世界?”

“神的血怎么会在刚才那个人的身上。”

天闲想了想。“当然我现在只是怀疑,但的确十分有可能,就算这不是神的血液,也是血盟最隐秘的宝物腐血”

众人再一次惊讶。

“三角,把这东西好好存起来。将来一定有用处。”天闲把火焰包裹的血液交给了三角。

三角的三条光弧触手释放出一道道光纹,形成一个小小的光球把它裹在了其中,“我的主人请你放心,我会妥善保管这件东西的”

看的出三角十分兴奋,挥舞着光弧触手说道:“无论这是什么,一定是很宝贵的东西,邪眼的火焰都烧不到的东西绝对不会是普通的玩意儿,我会构建一个坚固的阵法保存它,同时好好研究它到底是什么,一旦有了结果立刻会向主人禀报”

天闲点点头。“好的,能有什么结果的最好,同时这座城市进入最高警戒状态,血盟已经开始对我使用***了,这个人就是一个中了腐血的普通人。”

说着,天闲拿出一个小口袋,默默的将那人的骨灰收了进去,“我不知道还会有多少无辜的牺牲者,但我想减少到最低限度,我希望沙王能加强这里的守卫力量。还有我们丹特到这里的隐秘商路,也要加强守备才行。”

小沙王思考了几秒钟,说道:“没问题,沙漠从不对外攻击。但没人能进犯这里,无论是这座城市还是隐秘的商路,我都会加派战士守卫,如果血盟敢攻击的话,那么沙漠就会对血盟宣战但凡靠近沙漠的血徒,杀无赦我想……他们没这个胆子。”

“好”

天闲站起身。回头看了看大家,有些凝重的说道:“时间紧迫,有些事我就先不说明了,我现在立刻就返回龙渊帝国做一些安排,你们谁愿意和***吗?”

所有人全部都想去。

“喂喂喂我们不是去游玩的”露娜不得不拿出大姐头的威慑力来,“都跑光了留下这里被敌人袭击吗?”

瞪着所有人,露娜强调道:“就让这个小鬼自己选好了,根据这次去的意图选人,剩下的老老实实在这里等待,我们很快会出发去东部王国,这个时候最好都好好准备,不要乱跑”

“我要去……”雪抱着天闲的手臂,一副你走我一定不留的架势。

天闲点了点她的小鼻子,“知道啦……”

“古丽,你和我走,那边的事你也要安排一下。”

“好”古丽毫不犹豫的回答。

“香……”

“小生明白”香立刻回答。

“呃……我是想说你好好休养,在沙漠里饿了这么久,你身体虚弱,我们去东部王国之前要注意休息。”

香脸色微红,“小生……小生惭愧。”

沉吟一番,天闲说道:“这次去龙渊帝国没有太多事,大家安心留在这里为去东部王国做准备吧,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等了结了东部王国的事,闲下来的时候再出去游玩吧。”

大家自然是没什么意见,虽然觉得有点无聊,毕竟老在沙漠边境带着没什么意思……

天闲带了雪和古丽,坐上小灰后没有立刻去往东部王国,而是到了不远的绿洲,将凌拉了出来。

直到小灰飞上天空,广袤的苍穹和环绕域内的云充塞在视线之内,凌还是有些晕乎乎的,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要把自己拉出来。

雪是最开心的,现在最高兴的事莫过于和天闲黏在一起,第二开心的,自然是和自己的妹妹黏在一起……

“为什么……要我出来?”

用长袍遮盖全身的凌第一次以这样的形式接触天空,虽然说着话,但显然心不在焉,已经开始醉心于大自然的雄奇景色。

“出来散散心也好,现在你可以在阳光下走动了,我也好看看你的状况,然后决定医治的办法。”天闲嘿嘿笑着,笑容里似乎有着什么东西。

“医治的办法……”凌望着远方层叠壮阔的云,“你说如果我完全觉醒,会不会就不再畏惧阳光了。”

天闲眼神微微一动,“完全觉醒……你已经是了。”

“是吗?”

凌望了望天闲,眼神中同样似乎有着什么东西。

“不要乱动,带着帽子梳头很难的。”雪的声音传来,凌把扭向天闲的头又扭了回来,同时笑了笑,“但愿已经是了……”

雪和凌两姐妹心情看起来都很好,一路上有说有笑。

天闲更多的是和古丽聊天,不过古丽明显有点结巴,眼睛不敢看天闲,这让天闲感到有点好笑。

顺利的来到龙渊帝国,天闲一行人理所应当的又得到了高规格的礼待,而这次天闲将小灰送到专门停靠飞行兽的兽栏,让它去白吃白喝后,第一时间拜访龙九。

天闲四人来到龙九的府邸时,龙九正在最外面的演武场上练武,手中一条混龙***展开了,一条墨龙般在场上左冲右突。

“你们有什么事吗?”

在场边,龙七一身劲装打扮,手中提着混龙***拦住了天闲几人。

天闲一看到龙七就感到头疼,这位母霸王龙绝对是一个天闲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才好的角色。

不过天闲也很奇怪,龙七这副打扮出现在这里,似乎有点不同寻常。

“殿下,别来无恙。”天闲赶紧先行个礼,免得一不小心就惹毛了对方。

“还没死,算是不错。”龙七生硬的回答。

似乎时间不对,应该昨天就开始更新的对吧……

那双更时间延长吧,具体时间看稿子数量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