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六百零九章 狠手段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百零九章 狠手段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c_t城镇大厅里挤满了人,大家都有点惊讶的望着简单梳洗过后,坐在桌前狼吞虎咽的香。。更多最新章节访问:ww 。

香看起来的确已经很久很久没吃过东西了,之间桌子上的食物飞快减少,天闲着急的让人添了两次食物,生怕香一着急把盘子都吃掉。

在将一碗豆子吃掉后,香抬起头,望了望大家奇怪的眼神,正襟坐好,“十分抱歉,小生……小生吃饱了。”

就好像是在回应香的话,她的肚子不整齐的又咕咕叫了起来。

天闲挥挥手,叫人继续端上食物,“好啦赶紧吃吧,这里没外人的。”

香面‘色’一红,低头说道:“小生真是丢脸,居然……居然饿晕在沙漠中。”

“说起来……你没渴死才真是奇迹。”天闲无奈的摇头,“快吃快吃,但别噎着。”

于是香向到家展示了到底什么才是大胃王的无上威力,吃了足足二十人份的午餐,香终于微微吐了口气,“小生……真的吃饱了。”

天闲看怪物似的看着香,心想你再说饿的话我也不敢再让你吃了,真的会撑死的……

木图一直在旁边看着香吃东西,显得十分‘激’动,在香离开的这段时间里,他几乎无法入睡,现在香忽然归来,最为惊喜的就是他了。

“香,你怎么会在沙漠里?”天闲奇怪的问。

香正‘色’道:“小生到达高地后,几乎立刻就返回这里了,因为想要快点回来,所以就直接进入了沙漠。”

众人顿时‘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

天闲也是哭笑不得,香的这种‘性’子,真不知道该说她直接还是该说她有些傻气,习惯酷寒环境的高地人在沙漠中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而且她显然方向‘性’本来就不好,能在沙漠中转了这么久还活着,并且还真的穿过沙漠找到了目的地。简直是奇迹。

“香,如果你到了高地后立刻就回来的话,那么你已经在沙漠里转了一个多月了,你一直都没吃没喝。怎么活下来的?”天闲无的问。

“的确没有食物。”香严肃的脸上‘露’出几分自豪之‘色’,“但有银水‘精’魄庇护,还不至于被渴死,只要挖足够的沙子,就能汲取水分。←→x网”

大家顿时“喔”了一声。对香多了几分钦佩,这个直‘性’子的姑娘到底还是不傻的,这种办法能被一个高地人想出来也是难能可贵。

“但的确没有食物。”香皱眉,看来这段挨饿的日子让香的印象尤为深刻,“本以为会很快回来的,但前方只有沙漠,又看不到人……”

顿了下,香似乎有些后怕,“我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甚至以为自己真的要死了。”

小沙王就坐在一边,听了香的话不由叹气。“就算是沙漠子民,也不会随意在沙漠中‘乱’走的,沙漠中除了一些固定的路线,其它地方很少有人走动,一旦‘迷’失在那里,根本没人可以找到你,你能活着回来,真是万幸。”

香的脸又红了,“还好……就在要坚持不住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个人。他带着食物,我才活了下来。”

说起这个人,天闲立刻对大厅外招招手,卫兵迅速将一个被绳子捆住的干瘪男人押了进来。

这个男人四十岁的模样。‘精’神萎靡的厉害,被沙漠夺走的体力显然还没有恢复。

“这个是谁?你为什么绑着他?”

香独自从沙漠里走回来就算了,可是还抓了一个人,这可让天闲大为奇怪。

望着这个男人,香的目光冷了许多,“我不知道他的身份。但遇到这个人的时候,他独自一人在沙漠里搭建帐篷躲避沙暴,而且鬼鬼祟祟,见到我立刻就跑,我就抓住了他,本想带回来再审问,但没想到在沙漠了走了这么多天。”

“你在沙暴里遇到了他……”天闲眼神古怪,心想这简直是小强一样的生命力,人家在沙暴里搭建帐篷躲避,你居然还在走……”

“你抓到他是什么时候?”

“大概半个月前。”

听香这么一说,大家都对那个干瘪的男人投去了同情的眼神,香的话意思就是:这个家伙被我抓到,然后陪着我在沙漠里流‘浪’了半个月。

天闲觉得这个家伙这半个月都没死简直是另外一个奇迹。

“你是什么人?”天闲来到了那个男人身前,神‘色’凝重。

天闲十分清楚这片沙漠是绝对不会有外人进入的,就算是龙渊帝国边境‘乱’街上的人都不敢靠近,沙利特人的弯刀可不只是说说而已,况且根本不会有逃难的人进入沙漠,哪个不长脑子的家伙会往沙漠里逃?那只会死的更快。

在沙漠里鬼鬼祟祟的非沙利特人,唯一的解释就是间谍!

不过敢进入沙漠的间谍可也是够胆的,要是被沙利特战士发现的话,绝对只有死无葬身之地一条路可以选择。

这个男人用虚弱无比的眼神看了看天闲,忽然间痛哭流涕,“求……求求你……给我点水,和吃的吧……”

天闲这才想起来香已经饱餐一顿了,可是这个和香一起忍饥挨饿的家伙还滴水未进。

赶紧叫人又拿来了食物,然后所有人终于发现了一个事实:香刚才的吃相是多么的矜持而优雅……

如果不是天闲飞快抢夺,这个家伙或许真的连盘子都吃掉了。

给了他足够的食物和水,天闲发现这个脸上立刻多了几分生气。

“现在回答我的问题,你是谁?为什么在沙漠里?”

这个男人看了看天闲,又看了看这个城镇大厅中的所有人,为难的笑了笑,“我……我只是一个旅行者,不小心‘迷’路在沙漠里,结果遇到了沙暴,正觉得很倒霉,结果更倒霉的是……”

“说谎1

小沙王用冰冷的声音打断了这个男人的话,“没人能轻易进入沙漠,我们的战士一定会发现的1

那男人被喝的一惊,但他回头发现说话的只是一个沙利特民族打扮的挟女’孩时。神‘色’顿时缓和下来,“我真的只是一个旅行者,我不知道什么战士之类的,我只是‘迷’路在了沙漠里。”

天闲制止了小沙王。因为她看起来已经快要发怒了。

现在外界都不知道原来的沙王早已经死去,现在的沙王是数年前消失的小公主,在这里可没必要暴‘露’这个秘密。

搓搓手,天闲笑眯眯的看着这个男人,问道:“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你是天闲!我知道。”这个男人眼中‘露’出几分畏惧之‘色’。“现在人类***上都在传说你的名字。”

“那太好了,这么说你一定知道古丽。”

听到这个名字,这男人的脸‘色’微微一白,“我……我当然也知道。”

天闲笑的更开心了,“我不想把你‘交’给她,因为她出身圣灵殿,对血徒的手段多少有些‘激’烈,万一杀掉了你,我就什么都得不到了。”

“我……我不是血徒1这个男人立刻叫了起来。

其余人也有点疑‘惑’,不明白天闲是怎么看出这个男人是血徒的。

“不是?”天闲双眉微微一挑。“知道我刚才给你吃的东西里掺了什么吗?”

这男人脸‘色’顿时一变,“什么……你给我吃了什么?你……你居然下毒1

“下毒这么龌龊的事,我怎么能干得出来。”天闲翻翻眼睛,“我那只是加了点料而已,你死不了的。”

说着天闲拍了拍手,“大家坐好,都坐好了,今天香回到这里,我们难得都在,我特意请了四姑娘来为我们奏上一曲。我们大家一起凑凑趣儿。”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都是一脸‘迷’‘惑’,这时候听什么曲子?可眼看着四姑娘推着一架箜篌琴从大厅后走了出来。似乎真的要弹上一曲。

四姑娘走上前来,对天闲盈盈一拜,略显生涩的对大家说道:“妾身以无立足之地,‘蒙’天小哥收留在此栖身,叨饶大家的地方,在此先行赔罪了。”

大家不由议论纷纷。

四姑娘的到来丝毫不意外。因为在很早之前光光就已经来到这里接受治疗,这个麻雀一样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小丫头让每个人都无比的印象深刻,而天闲专程前往血盟营救四姑娘,大家更是心知肚明,这位血盟第四血枝很快就要来到这座城市了。

但虽然四姑娘在这里住了些日子,大家互相之间还是有些陌生,毕竟四姑娘出身血盟,谁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搭话。

今天,这还是四姑娘第一次以很正式的方式出现在大家面前。

在大家的议论声中,四姑娘显得有些紧张,从小习惯了尔虞我诈的生活,来到这里之后她真的有些不适应,大家对自己的态度要么显得有些疑‘惑’,要么显得奇怪,或者保持着距离,又或者干脆把自己当空气,当然也有表现的十分热情的,可无论哪一种,都不加掩饰的表达着内心的感情和看法。

这在原来的生活中,是足以致命的。

当‘露’娜把早餐饼丢在她的窗前,当小沙王亦步亦趋跟着她奇怪的观察,当屠戈毫不掩饰的‘露’出敌意时,四姑娘觉得自己来到了一个让自己头晕脑胀的世界。

原来,这个世界上是可以这样肆无忌惮表达自己的情感的……

“妾身这一曲,希望大家……能喜欢。”四姑娘发现自己的声音竟然有点颤抖,自己居然会这么希望和这些人建立良好的关系。

“这个嘛……”阿里昂摩挲着下巴,眯起眼睛细细打量四姑娘,“像你这样‘迷’人的‘女’孩,到哪里都会备受欢迎的,咳咳……当然我们这里是不一样的,我们都是不仅仅看外表的正派人士,嗯……当然,正派人士也是欢迎‘迷’人的‘女’孩的。”

大家顿时一阵哄笑,讨伐声立刻倾向了阿里昂,阿里昂不由怪叫:“我说的没错啊!我一个男人,自然喜欢‘迷’人的‘女’孩啊!你们瞪我做什么……”

灵动的琴声在城镇大厅中响起。

时隔多日,四姑娘终于在一次弹起她心爱的箜篌琴,虽然不是她本来的那一把,但如此弹奏起来,心中却多了一份从来没有过的宁静和舒缓。

这琴声灵动如水,飘出城镇大厅,散播在街道上,城市中的人们已经很久没有听到乐器的声响,不由自主的向这里***,人越聚越多,很快就把城镇大厅围了个水泄不通。

四姑娘年少,却一生活在虚假的欺骗与‘阴’冷的鲜血中,脱离血盟二世为人,这一分心境超脱豁达了许多,琴声中传递出心意,灵动跳跃在每个人的心间,听着这琴声,所有人不由心驰神往,仿佛跟着一个浴火重生的灵魂在天空自由的飞翔。

而正当众人听的如痴如醉之时,忽然间一声惨叫响起。

众人一惊,发现那个干瘪男人已经倒在地上,痛苦的‘抽’搐起来,他浑身青筋凸起,面容也极度扭曲,看起来甚是可怕。

天闲不由叹了一声,“早知道这琴声如此美妙,就不该在这个时候来听。”说着天闲歉意的望了四姑娘一眼。

四姑娘按下琴弦,轻笑道:“来日方长,天小哥不必介意,大家如果喜欢,妾身……随时可以弹给大家听。”

作为一个对美好事物天生就无限狂热的‘精’灵,‘露’娜对于打断如此琴声的事简直无法容忍,她懊恼的动了动细长的耳朵,“小鬼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天闲走到那个男人身前,不客气的说道:“现在认你的身份了吗?刚才你的食物里是掺了通音砂的,这琴声会引起通音砂的回响,你体内的腐血……已经开始沸腾了吧?”

这个男人‘抽’搐着,怨毒的盯着天闲,“你……你,你好狠毒……”

“只是吃点苦头就说我狠毒了?”天闲扭头过去,“这家伙的身份确定了,你是不是要问点什么?”

“这个好说。”古丽立刻走了出来,“对付这些血徒我还是有些分寸的,不会那么容易死。”

这个男人一见到古丽就好像见了鬼一样全神哆嗦了起来,圣灵殿问刑使的名头对于血徒来说可是极为恐怖的。

“不过,我想大家是不是回避一下?”古丽看了看所有人,“你们可能不会喜欢那种场面。”

“哪用那么麻烦?”‘露’娜恼火的盯着那个男人,“丢到母王藤的‘花’中去,让他尝尝慢慢被腐蚀吸收的滋味。”

那个男人听了身体顿时筛糠般抖了起来。

“不必。”小沙王开口,“‘逼’供的话,沙漠里有一种金蚁,会把猎物吃掉一些,再用溶解的黄金堵住伤口,保证猎物新鲜,让猎物活上很久很久,我知道什么地方有金蚁窝……”

那个男人好像一条鱼一样拼命挣扎的蹦了起来,“我说!我说!我说了!1

天闲看看古丽,又看看‘露’娜,最后瞧瞧小沙王……

怎么‘女’人们都这么狠碍…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