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六百零八章 迟到的归来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百零八章 迟到的归来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天闲仔细检查了寒古塔的状况,这塔不仅完好无损,而且绝大部分机能也都已经被启动。动用了“卫星监控”般观察镜,天闲看了看龙渊帝国皇宫中的情况。

这里一片安静,丝毫也看不出异常,龙四的寝宫也显得很平静,看不出这龙渊帝国第一公主已经外逃的迹象。

又尝试观察了几个地方后,天闲不得不感叹这东西的效果真是逆天,在这种世界中有等同于卫星监控一样的东西,简直好像站在上帝的位置俯瞰人间。

如果让其它国家知道有这么一种东西存在的话,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要是把这种功能运用到战争中去,那么在现在的人类***上,几乎可以所向无敌。

还是今早把寒古塔搬到更安全的地方去才好。

检查过寒古塔,天闲离开了绿洲,与雪一起跳上小灰后并没有向沙漠边境飞去,而是向相反的沙漠深处而去。

小灰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雪了,雪坐在它头上,咯咯笑着抚摸它的大脑袋,小灰发出一阵阵悠长的鸣叫声,显得十分兴奋。

天闲发现小灰似乎又长大了一圈,长度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它的体型明显壮硕了,四肢也比从前粗壮了不少,而且飞行的速度也有明显的增加,甚至于有什么不仔细留意的话已经开始看不清地面的东西。

风驰电掣的掠过沙漠,只是两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小灰已经横穿沙漠,来到了沙漠的北部边境。

如今的北部沙漠已经和从前大不相同了。

远处依旧能看到寒冰原那高耸的冰峰,但天闲眼前已经是一片绿意盎然,粗壮的母王藤在广阔的沙漠中大面积的生长,在寒冰原倒塌的冰川融化成的冰水滋润下,这些本来就有些疯狂植物以一种势不可挡的势头统治了这片已经与世隔绝了很久的土地。

天闲举目四望,粗略的估计了一下这一片生长着母王藤的土地面积,大概相当于十个龙渊帝都那么大。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校

让小灰落到地面,天闲抓起地上的沙土捻了捻,沙土比较湿润。而且有一定黏度,已经和沙漠中的沙地截然不同了。

这片沙漠的改造速度,远远超出了天闲的预估。

看来从龙渊帝国运来的泥土,质量相当不错埃

天闲拉着雪,开始在这片崭新的土地上漫无目的的溜达了起来。不时的看看这些母王藤的具体情况。

雪亦步亦趋跟着天闲,奇怪的问道:“黑……为什么要在这里种花?我不喜欢吃这个……”

天闲被逗笑了,“小***,母王藤的花有什么好吃的,你喜欢的话我给你找更好的来,这里种植母王藤是因为这东西生命力顽强,长的飞快而且繁殖迅速,这样可以很快改变这片土地的土质。

“改变土质……那是做什么?”

天闲张开双手,仿佛要拥抱这片土地的说道:“这是一片世人从未得知的土地,是一个没有人知道的王国。就连沙利特人都从来不踏足这里,你说……这是不是只属于我们的世界?”

雪歪歪头,然后点点头,然后走上来轻轻抱住天闲,“可是只要这样我们就有属于我们的世界了埃”

天闲心中一热,抱紧这如玉似的女孩,轻轻说道:“的确,只要这样我们就有只属于我们的世界了,不过我开拓这片土地,是为了更远的将来打算。”

“将来?”雪好奇的问道。“是什么打算。”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天闲慢慢吐出一口气,“但我有一种危机感,我想要一个完美的避难所,沙利特帝国的沙漠环境是天然屏障。沙王和我们的关系也是最有力的保障,我们前边是沙漠,背后是寒冰原,没有人能知道这个地方还有我们的基地,就算知道也拿我们毫无办法。”

“黑,你在担心什么吗?”雪察觉到了天闲话中的忧虑。

“有一点吧。毕竟……我们的最终目标是要阻止那些***神灵们,谁知道会遇到什么困难,而且就算是现在,我们的麻烦也已经足够多了,我们需要一个安全的根据地。”

雪瞧了瞧四周,“可这里只有这些丑藤子,大家要怎么生活呢?”

天闲大笑,“只要有土地,一切都好说!我们已经成功的骗过了所有人,通过秘密途径拿到了母王腾花的种子,并且买来了大批肥沃的土壤,还有更多的物资源源不断的输送到这里,这里将会是一个设施完备的小王国。”

“那么黑就是国王喽?”雪兴奋起来。

“哈!当然!我就是国王!你就是往后怎么样?”

雪咯咯而笑,“那么凌也是王后喽?”

“呃……理论上只有一个王后。”

“那我们这个地方就有两个好了1雪直接做了决定,“哦不对……还有古丽,那就是三个,嗯……以后是不是还会有,那么就需要更多个。”

“这个……”天闲略有点尴尬,“这个我们以后再讨论,现在不妨来设计一下我们今后的小王国应该是什么样的1

“好啊1雪一听这个顿时精神百倍,“我之前也去过很多城市,如果有一座我们自己设计的城市就太好了1

天闲和雪两个在这片疯长着母王藤的土地上指指点点,计划着今后自己的城市应该是什么样子,倒是开心的很。

而在天闲心中则多了一份沉重,这片土地将来或许是最后的庇护所,无论如何都必须要保证这里的安全。

两人溜达了好一会儿,天闲仔细的确定了母王腾的长势还有泥土的变化,这才放心的离开。

回到沙漠边境的小城中时,已经是天色微微发白,天闲虽然一身是伤,可依旧精神奕奕,雪或许是因为有天闲陪伴,或许是因为之前沉睡了太久,也丝毫没有倦意,两人让小灰自己去呼呼大睡。自己倒是围着小城又开始新一轮的散步。

从前一直都十分安静的雪现在却似乎对天闲有说不完的话,虽然依旧短促简单,但却总是有话要说,说起她在人类***最初一段时间的经历。说她在沉睡的时候如梦境里见到的一切……

两人说说笑笑,很快太阳就升了起来,沙漠中的温度开始飞速回升。

见日头渐高,天闲正打算回去,这两天都没怎么睡。正应该趁着白天好好偷懒睡上一觉,不过,正当天闲想要转身的时候,忽然发现远处的沙漠中有一道人影。

这道人影吸引了天闲的注意力。

因为距离太远,天闲也分辨不出这个人到底是男是女,但从这个人的打扮来看应该是个瘦弱的男人,他似乎还用绳索绑着一个人的双手,牵着他在沙漠里走着。

两人都是踉踉跄跄,似乎已经被沙漠折磨的有气无力。

这两个人很显然都不是沙利特人。

沙利特的男人在天闲的眼中是相当相当奇怪的,在沙漠这种酷日当头的环境下。他们却喜欢赤着上身,光着脚在沙漠中来回的行走,问他们热不热,他们居然说太阳是神灵的恩赐,不应该穿衣服遮挡阳光,沙子也是神灵的恩赐,穿鞋子是对神的亵渎。

可女人就可以穿纱衣和鞋子……这是什么道理?

所以沙利特男人的特征最为明显不过,如果有一天你在澡堂里发现一个男人全神只有两条腿和***是白的,其余地方都晒的黝黑黝黑,那么他肯定是个沙利特人。

而现在沙漠中的这两个人。不仅都穿着外衣,而且也穿着鞋子。

每一粒沙子都是神圣的!

这是天下在沙利特帝国听过的最多的一句话,如果没有沙利特帝国的认可,进入沙漠即被认为是侵略行为。会被当场斩杀,而现在的沙漠中,唯一得到自由行动许可的,只有沙漠边境这个小城中的人和附近绿洲的天眼一族而已。

而无论是这个小城的人还是天眼一族,他们是都不会深入沙漠的,他们很清楚贸然进入沙漠是极其危险的。

而从那两个人走来的方向看。他们却是从沙漠深处走来的,这是绝对不应该出现的情况。

天闲正在奇怪,忽然走在前面的那个人一下摔倒了,后边那个被绳索绑着的家伙也被牵着摔在了沙地上,但他很快爬了起来,看起来体力上比走在前面的人多出不少。

这个家伙看来是发现了操走的机会,拼命的挣脱着绳索,但奈何绳子似乎捆的很紧,最后他不得不摸向倒下的那个人,似乎想找出刀子割断绳子,但他还没靠近,倒下的那个人又顽强的爬了起来,抓小鸡一样将他提在手中,然后用力摔在沙地上。

两人折腾了两下,又开始晃晃悠悠的向前走。

这两个家伙怎么回事?

“我们去看看。”天闲指了指那个方向。

雪也早就注意到了那边的情况,立刻点了点头。

那两人是向着这个小城的方向而来的,天闲和雪迎着他们过去,双方的距离飞快拉进,两人的模样也变得清晰了起来。

显然这两人已经在沙漠了走了不少时间,都是满身沙土,而且蓬头垢面,简直分辨不出到底长的什么样子。不过天闲看着走在前面的一个人,却发现越看越是眼熟起来……

这两人走的踉跄不断,很快第一个人再一次摔倒了,这次他似乎真的再也没有力气了,倒下去一动不动。

那个被绳子拴着的家伙发现了天闲和雪,见到城中有人迎了出来,他似乎变得紧张起来,见前面的人倒下去,一时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最后,看来还是惧怕前面的人在爬起来,他开始拼命的咬自己双手上的绳子,想要咬断绳索逃跑。

猛的,绳索一紧,前面摔倒的人虽然没力气爬起来,但却猛一拉绳索,这人也是一下跟着摔倒,立刻被先前那人用手按在了沙地上。

天闲和雪很快靠近了两人,这是两人一个倒在地上,一个被倒在地上的人按在地上,场面十分滑稽。

“黑……”雪忽然微微惊呼,似乎发现了什么。

天闲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但仔细打量一下地上的两人,不由暗叫一声我的老天,飞快的窜了上去。

来到先前摔倒的那人身边,天闲赶紧把他身体转过来抱起,这人看起来瘦弱,身体却触手柔软,竟然是个女人。

抹掉她脸上的沙土,顿时现出一张清秀的面孔,天闲看着这张面孔,一时间又是惊讶又是疑惑,赶紧用力摇晃她,“香!香!你醒醒!快醒醒1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留下字条就独自一人返回了高地的香,她那一身长衫还是离开时穿的,虽然现在已经满是尘土模糊不清,但天闲走近还是立刻认了出来。

香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眼神虚弱无比,“是……是你……”

“雪!快拿水来1

雪赶紧把随身的水囊递过来,天闲立刻给香灌了两口水,她的眼神立刻变得轻松了许多。

“香,你怎么在这?在沙漠里?”天闲想破头也想不出香为什么会在沙漠里,她不可能是又直接从西部高地直接进入沙漠的吧?要知道她的方向感可是很有问题的!

香的嘴唇蠕动了两下。

天闲以为她还要喝水,但再次举起水囊香却摇了摇头,“有……吃的吗?我已经……很久,很久没吃东西了……”

……

天闲有点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香。

作为高地子民,食物在香的意识里是十分神圣的存在,她很能挨饿,对给予自己食物的人都保佑恩重如山的态度,如果她说很久没吃过东西,那么这个很久……恐怕是一段常人难以想象的时间。

“香,你多久……没吃东西了?”

雪是绝对没有其它食物的,天闲摸遍了全身,最后在衣兜角落里找到了一些不知道什么时候留下的肉干,赶紧将这些都给香填肚子。

“我离开后……回到高地拿了些东西就回来了,再就没有吃过东西……”

天闲的脸都绿了,这样都没饿死!而且应该是一直在沙漠里转悠吧!这种生命力……简直比母王藤花还要可怕……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