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六百零五章 不完全觉醒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百零五章 不完全觉醒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银铃般的笑声在绿洲上回荡着,所有人都惊讶莫名的时候,雪已经极其兴奋的扑到了凌,贴着她的脸颊蹭啊蹭碍…

“姐姐好想你……可是姐姐忘了回家的路,无论如何也回不来,没想到现在还能见到你……这些日子姐姐在人类***好辛苦,遇到了很多事,有好的,但也有坏的……总的来说还是好的比较多,我说给你听……”

雪第一次显得话多起来,而且有点语无伦次。

天闲和古丽都***的看着雪,有点不相信的觉得眼前这个女孩就是曾经那个每天最多只有几句话,而且都异常简洁短促的雪。

凌完全是呆滞的状态,仰躺在沙地上望着天空,咋大兜帽下的面孔被阳光晒到都有些毫无察觉,她有些莫名与雪对自己的态度,还有就是……这种姐妹之间的体会,已经忘记了很久很久。

关于雪的印象都要快在脑子里完全模糊,当雪使用秘法互换了身体,去往人类***的时候,双方还都是小孩子,虽然天眼族的孩子大多智慧超群,但那个时候的事现在多少已经有些记不清了。

不,是自己刻意的去忘记了,不管是自己痛恨着还是感激着这位姐姐,那一天发生的事情,始终都是不愿意去面对的。

自己失去了一切,失去了亲人,失去了族人,连身体都失去了,一切堕如黑暗……

望着天空明亮的光,感受着皮肤特别是双眼的刺痛,还有脸庞上柔软细嫩的肌肤,凌在这一刻千言万语都涌上心头。无数的话想要说出来,但到了嘴边,所有的话都变成了一个简单而直白的话语。

“姐……姐姐……”凌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发颤。

“嗯……姐姐在这。”

听到凌似有若无的互换,雪显得有些激动,把她抱的更紧了。

一切都有些出乎意料。在这个时候还是古丽先反应了过来,手肘砰砰天闲,“这个……这个是雪吧?看起来没有错,但是为什么……”

天闲还处在呆滞状态,对于这种情况也没有什么准备。

本来雪如果面容性情大变的话,那倒是还有些容易接受。但是现在发色忽然变黑,但容貌丝毫没改,而性格似乎又有点不大对,可是听着这些话和看这行动依旧是雪无疑。

天闲心中忽然有点不安起来。

万一,万一真的出现了什么不可逆转的变化呢?万一雪忘记了什么的话……

人或许就是这样。有些事没有发生的时候不会去刻意的担心,但一旦事到临头,这种担心就好像野草一样在心中蔓延,虽然谁都知道现在这种担心已经无济于事了。

几次想要开口,但天闲还是忍住了,而且觉得自己有些不知道该问什么,难道自己要问:请问你还是雪吗这样显得极其愚蠢的问题?

还好,这种有点让人窒息的沉默被天眼一族的族人们打破了。

眼见雪醒了过来。空奶奶带着族人们在远处进行了足够虔诚的跪拜,然后飞快的赶了过来。

“是雪!雪醒过来了1

“真的是雪!大家快看啊1

“哈哈!没想到这个小家伙还活着1

“感谢诸神护佑1

大家一下就围了上来,与对待凌的态度截然相反。天眼一族对待雪居然显得十分亲热情。

天闲和古丽多少都感到有些奇怪,因为……如果是按照两姐妹互换身体,而且天眼一族对这件事知晓的情况推论的话,那么从本来的事实角度来讲:雪才是他们认为的诅咒之子。

凌才是当初那个继承了神的力量,只是没有完全觉醒的神使。

但天眼一族对待她们俩姐妹的态度居然有如此大的差距。

大家围上来七嘴八舌,雪也终于放开了凌。笑眯眯的和大家说话,但她一只手还是始终拉着凌。就好像生怕凌会一下子跑掉了一样。

这么多人围着雪说话,天闲又一时间不知道该去问什么。顿时被淹没在了人群中,显得丝毫也不起眼。

不过,雪和大家说这话,很快开始四下打量起来,然后放开了凌的手,穿过人群来到了天闲的眼前。

天闲感到喉咙有些发干,还没等要说什么,雪已经伸出小手拉住天闲,转身就走。

拉着天闲径直来到空奶奶的身前,雪的脸蛋红扑扑的,用细细的声音对空奶奶,又好像是对所有人说道:“这……这是我的朋友,天闲,是人类。”

“哦~~~~~~~”

空奶奶显得十分高兴,满脸都是笑容,天闲还是第一次看到她笑的如此和蔼亲切,而雪的这句话也立刻惹来了周围族人们意味深长的笑声。

似乎被族人们故意的笑声弄的有些不好意思,雪抿着小嘴儿笑了笑,索性说道:“我……我已经把发丝交给他了。”

这一下,所有人爆发出了一阵高过一阵的惊呼声。

空奶奶则是呵呵的笑了起来,伸出粗糙的老手抚摸着雪的头,空奶奶笑道:“好,好……这很好,我们天眼一族已经这些年来一直都没有孩子,只有你们姐妹是我们唯一的希望,虽然他是人类,但这没什么,我们天眼一族毕竟也需要延续血脉,今后或许也会是这样……”

雪抿嘴笑着,忽然再次举目四望,“母亲她……她在吗?”

不问还好,雪这一问,顿时一个人带着哭声从人群里扑了出来,一下抱住了雪,仿佛情绪爆发了般大声哭泣起来。

这人自然就是伊芙了。

见到了自己去往人类***多年未归的女儿,而且是真真正正活着的女儿,伊芙心中有些无尽酸甜苦辣,当初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女儿走上绝路。甚至都已经对女儿的存活不抱希望,而今天她居然再一次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笑着说想要看一看自己的母亲。

抱着雪,伊芙痛哭流涕。

多少个夜晚无法入眠,多少个夜晚以泪洗面。多少次回想起女儿离开时那空洞的眼神,这些年每次回忆起那一天伊芙都心如刀绞,每一次看到和雪相同面庞的凌都会莫名的感到心脏抽痛。

伊芙抱紧了雪,好像抱住了整个世界,抱住了这世界上唯一能救赎自己的东西。

雪看起来倒是还算平静,但从她微微有些发颤的声音来判断。她其实已经激动的有些无法说话了。

“母亲……”

雪轻轻抱着伊芙,哽咽起来,“我好想家……”

这句话不由让每一个天眼族黯然神伤……

雪离开了极北之地,流落人类***,而现在的天眼一族其实又何尝不是如此。尽管就是必然而且是优秀的选择,但毕竟世代居住在极北之地,离开了冰雪的故乡来到这陌生的沙漠定居,淡淡的哀愁始终萦绕在每一个天眼族的心中。

“好啦!好啦!这不是伤心的时候1

最终,空奶奶的大笑声将大家从淡淡的哀愁中拉了回来,“今天是我们天眼一族值得高兴的一天,我们的族人终于回归到我们当初,我们的使者再一次为我们带来了奇迹!我们今天应当庆贺。我们今天应当虔诚的感谢我们的使者1

大家轰然应诺,跟着空奶奶齐刷刷弯腰行礼。

人群瞬间矮了一大截,站着的人一下只剩下天闲和古丽与抱在一起的伊芙和雪。还有才刚刚站起来的凌,显然大家是在对天闲行礼。

雪不由有点奇怪的看着天闲。

面对这种情况,天闲只能不好意思的笑笑。

如果是面对别人,天闲总是以偷奸耍滑为自豪的,但如果是雪,天闲就会感到有些心虚。

因为现在凌披着斗篷也已经可以在白天自如行动。不会感到什么不适,天眼一族就在太阳升起来的黎明时分。在绿洲上即时举办了一次庆祝会!

就像空奶奶说的,庆祝族人的回归。庆祝神迹的降临!

虽然世代居住在苦寒的极北之地,但是天眼一族也衍化出了极度发达的文化历史,在神灵时代就以上位者身份侍奉神灵的他们有着许多古老的仪式和庆典习俗,大家围在一起以天闲眼花缭乱的形势载歌载舞,穿上自己编制的服装,唱着古老的歌谣,伴随听起来肃穆而又有些滑稽的韵律跳舞。

这个绿洲上一片欢腾。

整个天眼一族现在简直把天闲奉若神明。

天闲端坐在人群正中,身上被披上了代表神明的古怪服饰,还有做成冰晶模样的头冠,甚至连鞋子都换成了规定的样式,接受朝拜的一样不得不微笑的看着眼前的祭神舞蹈,不时有族内具有威望的老人走上来对天闲唱起天闲完全听不懂的歌谣,偶尔会用人类语言说些敬畏的话,天闲也只能在这个时候适当回上几句。

说真的,天闲觉得还是做黑医生简单多了,这神棍可真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去做的。

雪安静的坐在天闲身边,一直在和伊芙说着悄悄话,脸上总是带着笑意,那些走上来对天闲“念经”的老人在念完之后都是来到雪身边很高兴的说上几句什么,雪也是开心的回应着。

凌坐在伊芙的另一边,始终沉默着,隐藏在斗篷下的面孔也看不出喜怒哀乐,那些老人们对雪显得十分亲切,但对于凌,从前天闲觉得他们十分冷漠,而现在就算天闲不去刻意的关注也能发现,不只是那些老人,所有人对望向凌的目光都充满了一种敬畏的味道。

她漂浮在半空的模样显然对于大家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冲击。

一直等到所有的老人都“念经”完毕,天闲觉得正经的祭神流程似乎已经进行的差不多,剩下的应该是欢庆的部分时,才终于把注意力投到了身边的雪这里。

天闲现在有些别扭。

因为雪显得和天闲十分亲近,但却从来没有真正的和天闲说过什么话,醒来就在兴奋的和族人们说话,现在也是和伊芙腻在一起,虽然就坐在天闲身边,但仿佛身边只是空气……

如果是从前的话,雪或许会依偎过来,靠在自己肩头吧……

天闲有点拿捏不准现在的雪和从前的雪到底有多大的区别,而且已经开始担忧这种区别或许会产生什么不良的影响。

正当天闲有意无意瞄着雪的时候,忽然雪扭过头来,有点奇怪的望着天闲,“黑,怎么了?”

简单一句话,却让天闲莫名的感到有些激动。

这眼神的口气,和从前如出一辙。

“呃……没,没什么……”天闲赶紧笑笑。

“哦……原来是在吃我的醋。”伊芙满是坏笑的面孔立刻凑了过来,“我的神使大人!虽然您身份高贵,可女儿是我的,你可不能抢占我和女儿在一起的时间。”

天闲赶紧点头,“当然,当然不会。”

伊芙瞧着天闲的模样笑的双肩直颤,“算了算了……我还有点事,很快回来,在那之前就拜托神使大人照顾我的女儿们了。”

说着,伊芙把雪和凌往天闲身边一推,自己笑着离开了。

天闲顿时有点尴尬,如过时从前,那这种情况就是抱过雪来再说话吧,但现在……还是在这么多人的情况下……

“母亲还是老样子……”雪笑眯眯的看了看钻入人群的伊芙。

然后转身往天闲身边凑了凑,靠在了天闲肩头,“黑……我做了个梦,梦见我睡着了,你很着急。”

天闲闻言险些有点控制不住,心中大喊:那不是梦!

“没事……现在没事了。”

“我好想早点醒过来,但……”雪自己似乎有点困惑,思考不清楚其中的前后缘由。

“雪,你还记得……记得之前的事吗?”天闲终于问出来担心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就是你之前最后记得的事。”

“之前记得的……”雪困惑的眨了眨眼,“就是我梦中醒来的时候吗?就在刚才……”

天闲有点着急了,雪的记忆似乎有点不大对劲儿。

“她的觉醒不完全,你不要再问她了。”凌的声音忽然插了进来。

“不完全……那会怎么样?”天闲紧张的问道。

“怎么样……不会怎么样。”凌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像自嘲,“或许这样才是最好的觉醒,而像我这样,未必是好事。”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