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六百章 神选者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百章 神选者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c_t世界是虚白的。

天空在看不见的远处与地平线结合成一体,如一整块白幕,孤单单的黑‘色’树木好像剪影一样矗立在远处,让这世界如此的广阔而寂寥。

动了动脚,没过脚面的水轻轻晃动,仿佛是这世界唯一活动的部分。

举目四望,天闲有点奇怪的发现这里并没有人。

“有人吗?”天闲大喊,却没人回应。

举目四望,这世界居然一个人影子都没有,这让天闲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既然凌的发丝中同样存在这样一个世界,那么肯定也有一个人格在这里才对。

“我没有恶意!是凌叫我来的!我有些事想请你帮忙,只有你能帮助我。”

等了一阵,天闲还是没有得到回应,心中不由一阵失望。

难道说这个世界的人格已经消失了吗?

忽然间,天闲一怔,脚下水‘波’涟涟,不知何时水中竟然出现了一个倒影。

猛的抬头看去,天闲发现就在自己眼前不远处,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白衣‘女’孩。

一模一样的洁白衣裳,一模一样的小巧身姿,那脸庞,那如烟似云的苍银长发,同样赤着的双脚踩在水‘波’之中。

简直就是和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人!

“雪1天闲欢喜的一声大叫。

“你……你是谁?”‘女’孩怯生生的问。

天闲这才一下法觉,眼前这‘女’孩虽然容貌与凌一模一样,但眼中却多了一丝柔弱,声音也细细的,好像有点怕生。

这倒的确像雪更多过于凌。

“我是天闲!来救你的!啊不……是救雪!我是说,我想请你帮个忙!你不要害怕,我真的没有恶意,是你叫我来的1天闲兴奋的一时有点语无伦次。

‘女’孩奇怪的望着急于说明一切的天闲,“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我发现如果用炼化阵炼化发丝的话,可以感知到一个奇怪的‘精’神能量领域。也是误打误撞才到这里的。”

“发丝?”

‘女’孩面‘露’吃惊之‘色’,“你……你得到了凌的发丝?”

“呃……这是一个意外1天闲一想起这件事顿时有点头疼,“说起来情况稍微有点复杂,但总之不是你想的那样,虽然我的确拿到了凌的发丝。”

‘女’孩的神‘色’看起来更柔弱了,一双眼不时上下打量天闲,“你……你好像不是天眼族。”

“我是人类。”

“人类……难道你偷了她的发丝?”

天闲就知道作为天眼异族。面前的雪也会纠结这件事,只好苦笑道:“这件事以后有机会我再解释吧。我也不知道我能在这里呆多久,我先说主要的事可以吗?”

‘女’孩歪了歪头,动作居然和凌一模一样,思考着答道:“好吧,你是人类,但既然得到了我的发丝,我会认真听的。”

天闲顿时就怔了下,“你……你说什么?你说我得到了……你的发丝?”

“有什么不对吗?”‘女’孩似乎更加奇怪了,“是你刚才说得到了我的发丝的。”

“碍…不不!我是说你的意思是……你是。你是凌?”

“嗯。”

天闲觉得自己有点‘混’‘乱’。

这个‘女’孩是凌,雪的发丝中的‘女’孩是凌,真实世界里还有一个凌!

怎么到处都是凌?现在自己面前的应该是雪才对!

“我想说,我是在雪的发丝中发现了凌,然后……然后凌让我来找你,所以,所以你应该是雪才对。”天闲比划着。努力说明情况。

‘女’孩极度惊讶,“你……你还得到了雪的发丝?”

天闲就知道她会问这个,“我们……还是先来确定一下身份,之后才好说正事。”

这个‘女’孩用极度困‘惑’,甚至怀疑的目光看了天闲好半天,似乎在确定天闲是否在欺骗她。然后忽然问道:“雪和凌,她们两个喜欢吃什么?”

天闲苦笑,“雪喜欢‘花’瓣,凌……我不知道,但她什么都吃,似乎更喜欢‘肉’。”

“‘花’瓣……”‘女’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人类世界原来是这样贫瘠的……”

“好吧。我暂时相信你的话,不管怎么说你也是能来到这里的人。”

天闲总算松了口气,“我能问一下吗?你真的……是凌?”

“嗯。”

天闲大为纳闷,这‘女’孩神态举止明明和雪极度相似,就连回答的口气语调都相差不多,怎么会是凌?而且这个是凌,那雪的发丝中的那个是谁?

“可……可我在雪的发丝中……”

“她是雪。”

‘女’孩的回答让天闲的下巴都掉下来了,天闲脑海里瞬间闪过一个念头:我家的雪绝对不是那个样子的!

看着天闲完全不愿意相信的面孔,‘女’孩咯咯笑了起来,“看来她还是老样子,完全没有告诉你我们的来历。”

“难道说……我被骗了?”

“她一直喜欢戏‘弄’一些傻傻笨笨的人。”‘女’孩笑着回答,一脸灿烂,丝毫没有针对天闲的意思,这额外的让天闲感到受伤。

“那你能不能解释一下……”

“嗯……我想先知道你为什么来到这。”

天闲也不坚持,直接将雪陷入沉睡,自己想要救醒她前前后后的事都说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女’孩了然的点了点头,望着天闲的目光也柔和了下来,“没想到雪遇到了这样的事,她当初冒险远走人类***,现在看来居然因祸得福了。”

“因祸得福?”天闲皱皱眉,“我倒是没这么觉得。”

‘女’孩轻松的笑笑,“那我解释给你听好了,既然雪还是像以前那样喜欢恶作剧,这件事只能由我来做了。”

天闲赶紧竖起耳朵。

‘女’孩说道:“雪和凌,是一对双生姐妹,雪生来就畏惧阳光,生活在黑暗中,被族人们认为是受到了神灵诅咒的不详之子,而凌一切正常。而且天赋超群,被族人们给予了很大的希望。”

“但,雪和凌,其实本是一个人。”

“一个人!?”天闲不由出声打断‘女’孩的话,“你说雪和凌是一个人?”

“不错,其实根本没有双生子,母亲当年孕育的只有一个‘女’孩而已。本来这个世界上也只应该存在一个伊芙的‘女’儿,双生子只是意外。”

“什么……什么叫做意外?”

‘女’孩抬头仰望什么都没有的天空。“因为这个本该正常降生的‘女’孩,的确受到了神灵的诅咒,极北之地充斥着诸神遗留的强大力量,在命运之月的照耀下,这个‘女’孩还没有降生,就已经受到了诅咒,她一生都无法用双眼见到光明,注定生活在冰冷孤寂的黑暗之中,生活在这寒冷的冰原上。将自己的一切奉献给诸神。”

天闲忽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等等!你说……那些神灵?你说那些神灵的诅咒是什么意思?”

“那些神灵在挑选合适的人选,天眼一族自然是最好的。”

“挑选什么?那些神灵在挑选什么?”

‘女’孩奇怪的看着天闲,“在你刚才对我说的话中,不是已经指出了你清楚这件事?那些神灵正在努力的回归到这个世界上,但他们需要合适的媒介,那个本该好好降生的‘女’孩就是这样的一个媒介。”

天闲怔在原地。惊讶的一句话也说不出。

‘女’孩继续说道:“但事与愿违,那些神灵赋予了这个‘女’孩过多的力量,她虽然还没有出生,甚至于还不能称之为一个完整的生命,但她感觉到了危机,或许是出于本能。或许是真的不想让自己成为傀儡,她做出了一个聪明的选择。”

“她……她将自己分为两半吗?”天闲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说出来的话。

“不错,她将自己一分为二,从一个完整的媒介变成一个拥有两个**人格的双生子,其中的一个继承了神灵赋予的超强力量,而另一个则得到了神灵的诅咒,并且在分成两个生命的同时。将神灵留下的‘精’神烙印彻底撕碎,神灵的使命和任务不再存在,这世界上只多了两个特殊的双生‘女’孩而已。”

天闲有些听傻了。

一个人还在母亲腹中的时候,甚至是还是一个可以***的胚胎的时候,真的会拥有自我意识,甚至感觉到危机并且自行***成两个人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现在的雪和凌其实原本应该是一个人,而如果不是这样……那么眼前这个‘女’孩有什么必要欺骗自己吗?

“那……那你是?”

“我是凌,是原本作为一个生命的那个‘女’孩分成两个人时,留下雪身体中的‘精’神烙印,而你在另一条发丝中见到的,其实是雪,她和我一样,是留在原本的凌身体中的‘精’神烙印,雪和凌虽然成为了两个完全**的个体,但拥有相同本源的她们,依旧各自拥有对方的一部分。”

‘女’孩说着笑了笑,“如果她们各自身体中的这个部分觉醒过来,那么她们就会变成很接近最初那个生命的存在,甚至是一模一样,如果两个人都觉醒过来,说不定还会重新二合为一。”

天闲听了这个脸‘色’顿时白了白,天闲可绝对不想雪变成另外一个人!

‘女’孩咯咯一笑,“看来你很喜欢雪?”

天闲赶忙把表情掩饰过去,咳嗽了一声说道:“这和现在说的事没有什么关系,我现在想知道,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话,那么这和然雪醒过来有什么关系吗?”

‘女’孩很开心似的盯着天闲尴尬的表情看了一会儿,才满意的说道:“很简单,雪原本是承受诅咒的那一个,她没有强大的天赋,就算现在使用的是凌的身体也依旧是这样,她驱动了她无法驾驭的力量所以现在被虚灵梦境困住,但只要她自身的力量得到大幅的突破,就可以自己打破这个虚灵梦境重获自由。”

天闲恍然大悟,但随即皱眉道:“可她现在沉睡着,怎么可能有所突破,况且虚灵的力量不可能短时间大幅增强,那样有巨大的风险。”

“本来的确如此,但她毕竟不是普通的孩子,而是一个神选者!因***而出生的她,如果能有一个融合的机会,那么……”

天闲目‘露’讶然,随后完全明白了。

之所以雪的发丝中那个本该是雪的‘女’孩要自己来见眼前的这个凌,是因为她也明白只有这样才能万无一失的救醒雪。

如果雪的人格和从她出生就跟随的那部分凌的人格能够融合的话,那么她在很大程度上将接近当初要降生的那个神选者,强大无比的神选者。

困住她的虚灵梦境会不攻自破。

但是……

天闲深深皱起眉来。

‘女’孩看穿了天闲的心思,缓缓说道:“这样做可以让雪突破虚灵梦境,但风险也是显而易见的,或许她将成为另外一个人,甚至神灵的‘精’神烙印将会重新复苏,在她醒来的那一刻彻底变成一个神选者,她将不再是你所认识的那个雪。”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天闲的声音很沉重。

“你刚才自己说过,短时间内大幅提升虚灵之力的安全途径是不存在的,如果你不想雪继续沉睡几十甚至上百年的话,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天闲的心纠在一处。

无论如何天闲也不能接受让雪继续沉睡下去,雪的身体在沉睡,可是她的意识却是鲜活的,虽然天闲自己无法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他清晰的感觉的到雪的意志陪伴着自己,她不能说话,也无法触‘摸’自己,但她的存在如此真实,如此不容辩驳。

但这一切又让她如此痛苦,只有身体能到解脱的一天才能结束这种痛苦。

无论如何,天闲也不想再让雪沉睡下去。

“如果这样做的话,你有几成把握?”

“雪会百分之百的醒过来,但她会变成什么样子,无人知晓,因为从未有过这样的事,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把握也无从说起。”

天闲的心情更加沉重了。

“那……让我考虑一下,之后我再来和你商量,可以吗?”

‘女’孩微微一笑,“看来,凌也已经将足够的发丝托付给你了,真是个奇怪的人类。”

天闲不想纠结这件事,只是点点头,消失在了原地……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