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五百九十五章 发丝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百九十五章 发丝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你是……凌?”天闲歪着头笑问道。⊙,

女孩也歪着头笑道:“才第二次来就知道我的身份了,看来你去过极北之地,并且找到了我的族人。”

天闲微微奇怪,“难道你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是的,这里是一个完整而纯粹的世界,和外界并没有什么联系,我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同样外面也不知道我的存在。”

天闲明白了什么似的点了点头,小声自语般说道:“这么说,是为了保留完整而纯粹的人格,才隔绝了这里与外界的联系吧……”

女孩眼神微微一亮,“你似乎知道我和雪之间发生的事了,是谁告诉你的。”

“伊芙姐姐。”

女孩不由笑了起来,“母亲她还是这个样子啊,一定是她要你叫姐姐的对不对。”

天闲和她相视一笑,对于伊芙那“美滋滋”的性子又多了分了解。

“不过,要不是这样,也不可能坚持到今天吧。”女孩面露慨叹,“她还好吗?”

“整个天眼族中,无论精神状态还是身体状态,她或许是最好的一个。”

听出了天闲话里的无奈,女孩咯咯笑了起来,“看来你也吃了不少苦头。”

“有一点,不过……她是个好母亲。”

“或许吧。”凌的口气有些随意,“一个好母亲的前提,必须是一个好女人,但在我看来,她更多的是一个强大的食灵者,你知道食灵者的吧?”

“当然!整个天眼族差不多都是食灵者。”

“不错,我们几乎都是天生的食灵者,起码人类是这样称呼我们的。但食灵者也有强弱之分,母亲她无疑是一个天才,也是当时唯一一个可以引导雪魈的人。”

天闲听到这顿时一愣,脑海里自动翻涌出了经过北部高地时的画面,不由惊道:“当初引领雪魈在雪原上***的……是伊芙!?”

女孩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随之眼中流露出疑惑和戒备。“你果然是知道这件事的,而且从刚才你就一直在说“天眼族”怎么样怎么样,好像对我们十分熟悉,雪是绝对不可能对别人说起这些的。”

抱起双臂,女孩皱眉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知道我们天眼族这么多事?”

天闲心想更让你吃惊的我还没说呢。

当然天闲不会现在就告诉眼前的女孩天眼一族已经搬迁,连时代镇守的寒古塔都已经被挪走这些事的,而是说道:“我是天眼族的朋友,也是从雪这边与天眼族结识的,我现在为天眼族提供食物等急需的物资。所以我们关系比较良好。”

“哦?提供物资?”女孩眉头皱的更深了,“极北之地千里冰雪,无法飞行,行走不便,而且天眼一族被人类排斥,也无利可图,你为什么要向我们提供物资。”

天闲眨眨眼,大言不惭的说道:“为了雪。”

女孩顿时被这个回答完全呛了回去。一下愣在那。

沉默一会儿,女孩低下头看着浅水中自己的倒影。喃喃道:“已经到了结识少年人的年龄了吗?”

天闲拿捏着女孩的心思,问道:“你在这里……呆了多久?”

女孩露出一个高深的笑容,“你猜呢?”

“从雪离开极北之地开始1

天闲的这个猜测是很有根据的,既然雪和凌是互换过身体的,那么双方很可能还保留着自我的某些人格,现在的凌应该就是最初的那个凌。雪虽然换来了她的身体,但凌的一部分精神,也就是现在的女孩却还是留在了自己的身体中,并创造了一个完全独自的,雪自己都不知道的空间保存着她自己的人格。

“看来你很清楚我和雪互换身体的事。”女孩狡黠的笑着。“但可惜,你猜的依旧不对。”

不对?天闲大感意外。

女孩看着天闲错愕的表情开心的咯咯直笑,“你不必再猜了,那不是你能想到的事,我们就闲话少说吧,你第一次误打误撞来到这,但这次却是有目的的前来,那么你的目的是什么呢?”

“是关于雪,还是关于凌?”

天闲猜不透女孩刚才话中的意思,索性放弃直接说道:“是关于她们两个1

“哦?”女孩笑的大声起来,“原来你是个贪得无厌的小子,想同时拥有两个人吗?”

“不!我需要凌帮助我,帮助我救雪1

“救她?她怎么了?”女孩顿时收起笑容,并皱起了眉。

天闲立刻将自己如何遇险,雪如何在沙漠中忽然昏倒,自此沉睡不醒,前前后后所有的事全部都说了一遍。

当天闲说完,女孩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副“真的受不了”的表情。

“这个***都在做些什么啊?你只是一个人类而已,她居然为你做这样的事,这可是有可能直接迷失在虚空中,再也无法回来的。”

虽然知道雪现在的情况十分稳定,但听到这话天闲心理还是紧张了一阵,“我……我知道凌能帮我救她,但是凌对雪有十分尖锐的成见,我无法开口,这段时间我也一直在尽力的提升虚灵的力量,但我只是一个不是食灵者的食灵者,我没有把握能将雪带回来,所以我来向你求助。”

女孩听完天闲的话,露出了莫名的笑容,“你觉得我能帮你?”

“我想一定可以!现在的凌,似乎被什么困扰,我也不知道是否仅仅是对雪的成见,但我暂时无法和她进行有效的沟通,想要救醒雪十分困难。”

“原来你是希望我为你出主意,然后却说服另外的那个我。”

“正是1

“这是不可能的。”

“不……不可能?”如此干脆直接的回答让天闲愣住了。

“我刚才不是说过,这里是一个纯粹而完整的地方,我不知道外面发生了,外面也不知道我的存在,你所说的那个凌与我有相同的本源。但并不是我,我们已经很久很久没见了,我也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样子。”

“你们一模一样。”天闲脱口而出,然后补充道,“性格……似乎是有些差距。”

女孩咯咯笑笑,“如果你想用求助的办法救醒雪的话也不是没有机会。但你的方向错了。”

“我的……方向?”

“是的,你不该来找我,而是……”

女孩没有说下去,而是笑意吟吟的望着天闲。

天闲知道这是在让自己思考,脑子飞速转动,很快一个让自己都感到吃惊的***跳了出来。

“我该先去找凌本人才对1天闲恍然大悟,惊喜无限的说道。

“不错,但这不会顺利的,你要有所准备。”

天闲简直大喜过望。“我一定会做到这件事的!多谢你的帮忙!等我救醒了雪之后,一定来再次道谢。”

“道谢就免了,但……你不要对她说起我的存在。”

“好的1天闲一口答应,但疑惑的问道:“可……为什么呢?”

女孩神秘的笑起来,“你既然不知道我在这里等待了多久,那么我也无法解释给你听,你只要记住不要透露我的存在就对了,凌的那边也是一样。”

说着。女孩的神色严肃了一些,“记祝这件事十分重要,将会影响将来雪和凌的某个决定,你必须遵守,否则……你会后悔的1

见她说的郑重,天闲再次答应,但也没有多想。毕竟忽然一条明亮的大道出现在眼前,天闲已经兴奋无比。

天闲很快消失了,只留下那女孩孤零零一个留在这空白的世界中。

挽起自己好似融入天空般的发丝,女孩开心的笑了,“比预想的时间早了很多。不过没想到会是一个人类,呵呵,这个傻瓜还没察觉到,自己选了一个非常困难的办法去救人。”

抬起头,女孩望着几乎什么都没有的天空,轻轻叹息,“或许,快要到回归的时刻了。”

天闲的意识退出炼化阵,兴奋的连荒尘大剑都丢在了地上,一路小跑的绕过篝火,来到了凌的面前。

凌满脸戒备的望着兴奋的天闲,“你到这边来做什么?我可不想看你那种笨拙扭***的模样1

天闲摸着脑袋哈哈而笑,“我不会跳舞嘛!跳的丑也是理所应当的事,唉唉你别走,我找你有事商量。”

凌本来转身欲走,但被天闲立刻拦住,不由不耐烦的问道:“什么事,直说1

天闲搓搓手,兴奋的双眼微微冒光,“我想,向你借两根头发。”

“哦~~~~~~~~”

天闲跑过来,早吸引了好多人的目光,大家竖着耳朵听天闲说话,而这句话立刻引来了一片惊呼声。

天闲对此完全莫名其妙,而凌的脸已经完全涨红,而且饱含羞怒之色,“你……你怎么敢,你……”

“怎……怎么了?”天闲对凌的反应有点差异,“真的只要几根就可以了1

天闲赶紧解释,“我之前有一种武器是丝线模样的,就是这个1

拿出银晶丝比划了一下,天闲飞快的继续说道:“其实这个是用雪的发丝炼化而来的,但你现在这些丝线已经大多段了,雪在沉睡,我不想未经同意就,所以……”

“做梦1

凌忽然一声怒喝打断了天闲的话,并且满眼怒火的望着天闲,“你……你以为你可以随意侮辱我吗?我才不管你是不是什么神使!你只是一个肮脏下流的***1

说完,凌甩下天闲怒然而去。

天闲整个人都呆了——这是怎么回事?

而等凌离去,人群里爆发出了一阵大笑声。

耳中听着笑声,眼里看着凌离去的背影,天闲隐隐感到自己被耍了,有些未知的原因让自己做了什么愚蠢的事。

“年轻人……真是的。”天闲正疑惑,背后传来了轻飘飘的柔软叹气声。

天闲顿时好像抓到了救命稻草,赶紧回过身来,“伊芙姐姐,刚才凌是怎么了?”

伊芙用又好气又好笑的表情看着天闲,“你难道不明白你刚才说了什么吗?”

“我……我想要两根头发。”天闲知道自己似乎弄错了什么,说话都没了底气。

这话顿时又在人群里惹来一通笑声。

伊芙连连摇头,同时回去怒瞪那些发出笑声的族人,“笑什么?再笑看我怎么收拾你们1

离开了极北之地的这段时间,显然大家和伊芙的关系有了极大的改善,伊芙怒瞪他们,却只换来了更爽快的笑声。

伊芙把天闲拉到一边坐下,慎重的问道:“你……拿到雪的头发了?”

天闲赶紧点头,“这银晶丝就是用雪的头发炼制的。”

伊芙微微点头,眼中忽然露出古怪的笑意,“这个小丫头!不过……真是和我当初一模一样。”

“伊芙姐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就不要卖关子了,快告诉我吧1天闲等着救人,心里急的好像有小手在来回的抓着。

伊芙笑着,将自己柔滑的发丝轻轻抓在手中,发丝在火光下闪闪发亮,解释道:“天眼族的女人和人类不同,头发会一直变长,而且一生也不会掉一根,是天眼族女人身体的一部分,没有任何一个天眼族的女人会随意赠送男人头发的,哪怕只是一根发丝。”

“因为,那意味着将自己毫无保留的交给那个男人,是求爱的意思。”

天闲的下巴“duang”的就摔在了地上。

伊芙掩口笑着,欣赏着天闲惊愕的表情继续说道:“而且通常,如果情侣中的男人向女人索要发丝,其实就是……求欢的意思。”

这下,天闲自己都摔在了地上。

所有人哄堂大笑。

伊芙刚才还在瞪那些发出笑声的人,现在自己也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天闲可就只有挠头了,原来天眼族女人的头发还有这样的说法,想想最初想要雪的头发炼制银晶丝时,向来对什么事都没太多反应的雪也是万般扭捏的,原因原来在这里。

可……可现在要拿到凌的头发,然后去找另一个雪才行啊!

当然,不是发丝也可以,可一定要是身体的一部分!

天闲一瞬间想破了头,似乎这样说起来只有头发才是最保险也是最说得出口的选择!如果说要一点指甲或者口水什么的,绝对会被认为是***打到死的!

这下,天闲终于理解刚才那个“凌”为什么说这件事难办了。

这个该死的小妞!她居然没有直接说清楚这件事!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