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五百七十四章 混香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百七十四章 混香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龙四在很短的时间内彻底冷静了下来,望着天闲的目光中再次充满了疑惑。

“十九岁的帝国女孩蕾洁……的确和我有相似的地方。”

思索着,龙四的目光变得玩味起来,“你不惜私闯我的寝宫来问这样虚无缥缈的事,到底是为了什么?”

“抱歉殿下,这个无可奉告。”

“是某种古神遗迹的暗号吗?”龙四打量着天闲的双眼,似乎很想在天闲的神色中判断出什么。

“抱歉殿下,这个也无可奉告。”

“你和沙利特帝国走的很近,难道这次你是为沙利特帝国做事,你的那个朋友难道是沙利特帝国的某个人?”

天闲无奈,这个女人现在已经开始两眼放光了,知道自己是要***信息的喻意,她整个人的状态都立刻变了。

就连权势和天分都改变不了女人这颗八卦的心吗?虽然龙四八卦的似乎有些厉害……

“殿下,我现在只想听一听您的见解,这件事应该和您有着某种联系。”

龙四忽然笑了。

笑的天闲和古丽都有一种大事不妙的感觉。

“原来是有求于我,既然是这样早说就好了。”龙四无奈的摇摇头,“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真是不值得。”

“那个……殿下,我是说……”

“我明白1龙四打断天闲,脸上的笑意变得明显起来。

天闲顿觉棘手,这是胜利者的笑容。

“关于这件事,我的确想到了些什么。”龙四轻轻扶了扶自己直溜溜的黑发,如充满书卷气的淡雅女子,但说出的话却满是刀剑的锋锐,“但我现在想先听听你给我带来的好事是否值得我说出来。”

“当然。如果你不想说的话也没关系,而且我可以网开一面,立刻放你们离开。”龙四扇了扇香炉的香气到自己面上。一脸舒适的懒散,“最近烦心事多。我也该休息了。”

天闲大感头痛。

十分明显的,龙四和之前打过交道的任何女人都不同,这个女人精明到让人欲哭无泪的地步,她才发现了一点点可趁之机,立刻就重新掌握了谈话的主动权。

龙四瞧着天闲露出为难之色,心中不由暗笑,心想要么你立刻给我好处,要么就一无所得的回去。但你既然冒了这么大的风险闯进寝宫,所问的事必然关系重大,绝对不可能甘心空手而归。

天闲也很清楚龙四的这些想法,但问题是清楚归清楚,现在落入了被动则是实际的情况。

四姑娘今后会不会也是这个样子?看着龙四的笑容,天闲忽然冒出这么一个念头。

“怎么,不想说吗?”龙四微笑,“难道你害怕我这个弱女子欺骗你?如果你之前所说的那件好事当真物有所值,我自然会告诉你我的想法。”

你哪里像个弱女子啊!天闲心中立刻一阵嘀咕……

琢磨了一阵,天闲随手将桌上的香炉抄了过来。“砰”的一声拍在了自己这边的桌面上。

龙四正嗅着香气,猛的香炉被夺走不由一愣,懊恼道:“你……你做什么?”

天闲敲敲那香炉盖。“不记得我说你睡不着觉,还会偏头痛了?这钟香……还是不要闻的好。”

龙四听了这话一阵错愕,随后猛然间明白了什么,立刻掩住了口鼻,眼中露出无法相信之色,“难道这香?”

“没关系1天闲哼哼着,“香是无毒的,而且你吸了那么都,这一点点也不碍事了。但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不说的话恐怕殿下很难理解。”

说着,天闲露出了和刚才龙四一模一样的笑容。“我没猜错的话这香一定是经过严格严查才会给殿下用的,本身也绝对没有问题。现在就算去复查也是一样,想要知道到底是什么地方被做了手脚是办不到的,殿下您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龙四双眼微微瞪大,满脸震惊之色。好一会儿她才慢慢放下掩住口鼻的衣袖,沉声说道:“你怎么能证明这香有问题?”

“殿下是从这个月才开始精神不佳,不仅睡不着觉,而且头痛欲裂的。”

龙四愕然。

“可……可这香我已经用了好多年!配料从未变过1

“哦~~~”天闲嘿嘿笑笑,“殿下想知道为什么最近一个月才发病的原因吗?”

这笑容让龙四恨的两排小白牙摩的咯咯作响。

“好吧,那么我们进行一次公平的交换,你告诉我我的病因,我再告诉你我的想法。”

“不不不1天闲大摇其头,“殿下误会了,现在的情况和刚才已经不同了,如果殿下不打算知道我要说的事情那么大可不必开口,我们也可以不知道殿下您的想法,因为相比起来……似乎殿下您的境况要更加紧迫。”

龙四听着天闲这么露骨的话,气的眉毛都竖了起来,“无论怎么说你还是龙渊帝国的臣子,居然要挟帝国的公主吗?”

“殿下您看,刚才您不是说,这是公平的交换,所以哪一边先讲并没有什么不同,不对吗?如果这真的是公平的交换,您先讲也没有任何不妥。”

龙四深深吸了口气,“果然是个难缠的家伙……”

“多谢夸赞。”

哼了一声,龙四略微思量,说道:“在古斯塔斯,流传着一个传说,在古斯塔斯帝国还没有出现的时候,那里战乱不断,无数小势力不停混战,人民流离失所,男人们战死沙场,女人和孩子们暴尸荒野,就在那片土地就要彻底沦为地狱的时候,一个人出现了。”

“她的名字叫做蕾洁,十九岁。”

天闲和古丽微微一愣。

龙四继续说道:“她以英雄的姿态降临,带领一部分追随她的人在那片土地上作战,先后收服和剿灭了所有的势力,统一了那一片土地。并建国,称为古斯塔斯帝国1

“传说,她是在狂龙之月的月光下降临。降临在西方的坎博山脉上,古斯塔斯在古神语中。意为:西方之子。”

说到这,龙四停下来观察天闲的反应,但天闲脸上只有一片平静,看不出任何东西。

“你想到什么了吗?”

天闲闻言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道:“请殿下说下去。”

“十九岁的女孩,名叫蕾洁,龙渊帝国的普通居民。”龙四说着自己不由笑了,“我猜的没错的话。这个信息的意思是:西方的狂龙之子。”

“西方的狂龙之子1

天闲眼角抖了抖,“殿下的猜测……还有什么根据吗?”

“当然有,如果你的那个消息是一个隐喻的话,那么指的很可能就是这件事,因为那位开创古斯塔斯帝国的蕾洁先祖的确有一个弟弟。和姐姐不同,她的弟弟是个平凡而具有野心的人,在她建国后,弟弟最终私通外敌入侵古斯塔斯意图篡逆,虽然最终叛乱被平定,但蕾洁也在这场叛乱中被弟弟刺死。由此古斯塔斯进入了封闭状态,再不与外界来往,这是一个英雄死于小人之手的故事。”

“还有……这个消息也的确和我有关系。因为古斯塔斯帝国几乎不与外界交往,平常人根本不知晓这个国家的历史,在皇子公主们之中,或许只有我了解一二吧。”

龙四用玩味的目光望着天闲,“你的朋友在临死之前以弟弟的身份要你去照顾他的姐姐,这个隐喻放在古斯塔斯帝国的历史中,十分有意思……”

天闲的的脑海里不断的翻腾着龙四的解释……

八哥留下的消息,自然是指向那个操控他的人,既然这是一个古斯塔斯帝国历史的隐喻。那么……他是希望能杀掉那个操控他的人,为他报仇!

狂龙之子!西方!

在天闲心中。原本比较模糊的想法开始变得清晰起来。

“你的那个朋友在暗示你去西方找一个狂龙之月降生的人,然后杀掉他。这就是我猜测的全部了。”龙四顿了顿,“那么……你的***呢?”

天闲闻言起身,来到桌旁正式对龙四行了一礼,“多谢殿下不吝赐教,此番大恩,天闲日后定当回报1

龙四微微一愣,没想到天闲居然会忽然认真的对自己行此大礼。

“这个消息……如此重要?”

“非常重要!如果不是殿下提醒,我险些误了大事1

说着天闲赶紧坐回来,身体笔直的说道:“殿下,在来这里的路上,我见到您的寝宫中装饰了许多鬼面花,这是一个月左右之前才新换上的吧?”

龙四又是一愣,“你怎么会知道这个?”

天闲微微笑笑,“鬼面花盛开的最初时间就在一个月前,这个不难猜,但我还知道,殿下您的寝宫中从前没有使用过这种花,这是第一次用,对吧?”

龙四大感意外,“我寝宫中大小事宜都是保密的,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呵呵,因为这鬼面花艳丽招摇,而殿下您素雅脱俗,我猜殿下其实并不喜欢这种花,而是因为某种原因才使用的。”

龙四看着天闲的眼神不由多了几分光彩,“就凭这些就做出推测?”

天闲轻笑一声,“越是不起眼的事越不会去掩饰,往往越能揭露***。”

“你是说……这花有问题?”

“鬼面花本身并没有问题,而且因为花朵艳丽,气味浓郁,有清心醒神的效果,我想这段时间殿下您为了什么事而倍感焦躁,所以有人推荐了这种花,看殿下您似乎很依赖这醒神香,所以在这个时候对这鬼面花也就没有那么大的抵触了。”

事事都被说中,龙四感到微微不安起来,“如果花没有问题,那问题在哪?”

天闲拍了拍香炉,“花没有问题,这香也没有问题,但混在一起的话就不好说了……殿下或许不信,但不防现在叫人拿几朵鬼面花来,看我立刻为殿下演示一下。”

龙四立即叫人搬了一盆鬼面花来。

天闲摘了几片花瓣。用花瓣兜了一点花粉,然后直接丢进了香炉里,等花瓣燃成灰覆盖在炉灰上。将香炉推到龙四面前,“殿下闻一闻。”

龙四才要去闻。忽感一阵腥臭扑鼻,香炉里散发出一股极度怪异的气味,这味道顺着鼻孔直冲上脑子,顿时叫龙四胸口一阵发闷,恶心的感觉也随之在肚子里翻涌起来。

骇然后退,龙四圆睁双目盯着香炉,“这……这是什么?”

“并不是毒药,但会让人感到头晕眼花。胸闷恶心,长时间呆在这种气息里一定会焦躁不安,无法入睡的。”

“长时间?可别人……”话到一半龙四就停下了,她的眼睛瞪的更大。

“就像殿下想到的,虽然花香人人都闻得到,但这醒神香只有殿下一个人用这种小香炉而已,整个寝宫中,只有殿下经常同时闻到这两种香气吧。”

盯着那香炉,龙四满脸无法相信,“怎么……怎么会这样?”

“如果推荐这鬼面花的人没有一个合理的理由。或者他十分精通香料的话,那么殿下可就要小心了……您这寝宫里,不太平埃”

龙四的脸色有些难看。她沉默了好一阵,忽然喝道:“来人1

天闲和古丽立刻都是一愣,那房门立刻再次被撞开,莱妮带着大批士兵迅速冲了进来。

“殿下1这次莱妮学乖了,没有立刻动手,而是先征求龙四的意思。

龙四面沉似水,忽然轻轻说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莱妮,你跟了我多久了?”

莱妮顿时一愣。“殿下,您……”

“十一年零九个月……”龙四自问自答。“我八岁时,父亲广选宫侍。我挑中了你,因为我觉得你的这双眼睛特别干净、纯粹……从那天起,已经十一年了啊1

莱妮有些不知所措,“殿下,您……您是不是听这两个家伙说了什么,我……”

猛的,她看到那摘了几片花瓣的鬼面花和旁边的香炉,不由面色大变。

龙四微微咬牙,“我清楚的记得!你说你最擅长调配香料,最初的八年时间里,一直是你为我燃香,直到我提拔你做了将领!而一个月之前……也是你让宫里换了鬼面花1

“我龙四今年十九岁,而你已经跟了我近十二年!可你……却背叛我1

霎时间一片刀光剑影闪烁,护卫士兵们反应神速,在龙四的话才出口的瞬间已经把莱妮团团围祝

“殿下!殿下!我……我冤枉啊!我跟了您十二年!从最卑微的侍女开始!我怎么可能……您就因为这两个素不相识的人几句话,难道……”

龙四怒然回身喝道:“那你看到鬼面花时为什么变了脸色?你说!1

这个瞬间,天闲还以为看到了一头龙在发怒,龙四那削瘦的身躯似乎迸发出能冻透人骨头的杀气。

莱妮完全被震慑的说不出话来,“殿……殿下,我……”

“压下去!我要亲自审问她1

等士兵们压走了莱妮,重新退出房间,龙四微微吐了口气,面露疲倦,“真没想到……”

“实在抱歉,没想到我们这次来,给殿下添了这么多麻烦。”

“不,我知道身边出了叛徒,所以才不得不这样严加戒备,只是我没想到会是莱妮,碍…十二年啊!再过几个月她就追随我十二年了,从我开始觉得我该为帝国做些什么的时候她就在我身边,而在我重要的关头,她却叛我而去了……”

“殿下不必过分伤心,现在还是赶紧撤了那些鬼面花,好好调养。”

龙四目光一转,落到天闲脸上,“你怎么还懂香料?”

“我并不懂香料,而是懂草药而已,特别是一些毒药。”

龙四听了不由无奈的摇头而笑,“好吧,怎么都好,这次算我欠你的情,要不是你忽然闯进来,我绝对不会怀疑莱妮的……”

“怎么敢让公主殿下欠人情,如果殿下绝对要补偿我什么的话,那么就把我今天说过的那个消息忘掉吧,这是一个私人的消息,我不希望再有人知道。”

“当然可以。”龙四爽快的答应。

“相对的,我也不会提起殿下今天说过的关于古斯塔斯的那些事的。”天闲狡猾的眨眨眼。

龙四一笑,“这只是私人性质的谈话,自然不会被外人相信的,我是龙渊帝国的公主,与古斯塔斯帝国已经再没有任何联系,也不会去刻意了解这个国家的一切,就算她算是我的半个母国,明白吗?”

“当然,公主殿下今天也没有说出任何关于古斯塔斯这个国家的任何事情。”

龙四第一次呵呵的笑出声来,“你果然是个有意思的人,九弟和父亲果然没有看错。”

“殿下谬赞了,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就先行告退了。”

“去吧1龙四似乎也松了口气,“我也累了……”

天闲起身,忽然又想起什么,问道:“殿下,我还有几句私下里的话,不知道当不当讲。”

“说吧。”

“我有一个朋友在古斯塔斯帝国,我们偶尔也会联系,殿下如果有什么……”

龙四摇摇头,打断了天闲的话。

“我已经……回不去了。”

天闲点点头,“是我多言了。”

“没想到你还如此热心肠,如果都能活的好好的,下次见面喝上一杯吧。”

“公主殿下这是在约我吗?”

“哈哈哈哈……”龙四放声大笑。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