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五百七十二章 龙四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百七十二章 龙四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这个混乱的寝宫中,既不是实力强大的护卫又不是普通士兵,那似乎就只有一种身份了。

这个家伙是刺客!

天闲想到这里,手中顿时一紧,正要将这人抓住,却感到手中一空,这个大活人竟然化作一道黑烟挣脱了束缚,在旁边的石柱上一弹,一团乌云般再次撞来。

黑暗之中,天闲见到这人双眼竟然野兽般泛着寒光,不由心中大为警惕,逆心诀全身鼓荡,怒喝一声两手一齐向前抓去。

“砰砰1

那人撞在天闲身上,却发出了两声爆响,却是天闲两手精准的抓到了他藏在斗篷下的拳头。

这个“咦”的一声,似乎对于天闲能抓到他的手感到万分惊诧。

“不过如此1

两次接触,天闲大概摸到了对方的底细,顿时信心倍增。

这人本想迅速杀掉眼前的障碍逃命,但现在也意识到自己似乎踢到了铁板上,一瞬间他改变了注意,身体再次化作诡异的黑烟极速后退。

“想跑?”

天闲已经见过这招,哪能让他这么轻易逃走?看到这人后退,五指猛然收紧,半空银芒微闪,这人顿时一声惊叫,并在半空现出身形。

银晶丝不知何时已经缠到了他的手指上,正把他牢牢拉祝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

天闲才说了半句话,只见空中寒光一闪,那人竟然拔出背后的短刀,一刀斩断了四根手指,一阵黑风般向半空冲去。

天闲没想到这人居然如此果决狠心,稍愣的一下功夫。这人砰的一声撞开了坚固的宫殿顶棚,迎着月光一道黑烟般跃上了半空。

五指一探,几根银针出现在天闲手上。银水精魄的寒气瞬间在每一根银针上凝上一层坚硬的冰霜,银针的长度直接涨了一倍。

强大的腰力带动身体旋风般转了两周。天闲五指一张,手中数道寒光爆射而出。

半空那人撞开了宫殿穹顶,正要向西面逃窜,猛见下方寒光闪烁,没等躲避身体已经猛然一颤……

几枚冰针带着巨大的力量贯身体,这人在半空被打的一阵疯狂乱抖,寒气瞬间把他整个人冻僵。

瞄了一眼已经不远处已经冲进走廊的护卫和士兵,天闲急叫一声。“抓他下来1

古丽在天闲说出第一个字的时候,人已经动了起来。

脚踝上飞翼型的圣痕极速亮起,古丽身体一晃化作细碎的光砂消失在穹顶洒下的月光中,半空的那个人猛然晃动一下,古丽已经闪回到了天闲身后,手上正提着那个人的脖领。

只在刹那的间隔后,穹顶上的半空无数箭矢飞蝗般爆射而过,古丽要是再晚半秒钟,这个人就要被射成刺猬了。

成百上千的护卫和士兵涌进了这个走廊,里三层外三层的把天闲和古丽团团围祝就连穹顶那个缺口都围满了人,一时间刀剑林立,全都寒光闪闪的对准了天闲和古丽。

古丽和天闲背靠背站在原地。一脸凝重,“看来没有逃走的可能了。”

“除非杀出一条血路。”

“杀得出这里,恐怕也没办法杀出龙渊帝国。”古丽额上冒出一层细细的汗珠,看这个架势,龙四是正准备御敌,结果偏偏自己不巧的撞上来,更不巧的还遇到了这个真正的刺客而暴露了行迹。”

要说逃走的话自然不是没有可能,但一旦逃走的话就等于变成龙渊帝国的敌人,而且之后要怎么离开龙渊帝国还是一个困难到几乎不可能的难题。

可是不逃走的话……这些人可不像是要听你讲道理的样子。

想到这些古丽心中顿时涌起一股怒火。要不是这个刺客坏了大事,以自己和天闲的能力绝对不可能这样被发现。就算被发现也可以全身而退,哪能被这样困住?

“把他放下吧。他已经动不了了。”

古丽看看自己手上这个全身已经被冻僵的刺客,狠狠把她丢在地上,“我们现在怎么办?”

“嗯……先把这个穿上。”

“什么?”古丽闻言一怔,感到背上一暖,天闲已经把外套披在了她身上。

暖烘烘的气息让古丽微微一阵心跳,“你……你这个时候还……”

天闲打断她的话,“扣好扣子,你这幅样子太像一个贼了。”

古丽顿时语塞。

的确,她这一身夜行衣简直就和在脸上写着“我是来做贼的”一样,不过这无数双眼睛看着,现在才想起是不是太晚了……

不过古丽还是将外套迅速穿上,然后讶然的发现,这件衣衫穿在自己身上居然有些大了……

一年前还是个小鬼来着……古丽心中不由嘀咕,手上则迅速扣好扣子。

无数护卫和士兵就那么看着两人,一时都有点***,古丽丢下人,天闲转身给她披上外套再到古丽穿好,整个过程没有任何人打搅,就连上前喊话询问的人都没有……

全场一片寂静。

因为天闲和古丽这两人的外貌太好辨别了!特别是古丽!面对大帝器重的年轻人和沙利特帝国的使者,所有人都呆了。

这两个人怎么会在这里冒出来?而且……而且那个古丽穿的是夜行衣对不对?对不对!?穿着夜行衣肯定不是来做好事的吧?可是……可是……

众人目瞪口呆的时候,天闲对着走廊上那个大洞的方向微微拱手,朗声说道:“天闲冒昧,见过龙四公主1

那被撞穿的墙壁处一阵人头攒动,无数护卫和士兵拱卫下,一道苗条的身影从中显露出来。

略显削瘦的龙四一身白色铠甲,手中提着的正是龙渊帝国皇族家传的混龙***,她分开人群,眸中寒光滚动的望着天闲和古丽,“居然知道我在这里。传闻中你耳目异与常人,看来所言非虚。”

“不过……”

龙四的声音寒了下来,“不知道特使可知道这是我的寝宫。现在已是深夜,你悄悄潜进来。是五族皆斩的死罪1

天闲露出一个最最诚挚的笑容,“公主您误会了,我怎么敢私闯您的寝宫,只是这月色明朗,我和同伴外出闲走赏月而已。”

“赏月?”龙四淡淡一笑,“我这寝宫的月亮难道比别处的要美?”

天闲深深皱眉,一脸认真的说道:“当然不是!我们在路上发现了可疑的人物,所以一路紧跟过来。发现他潜入了公主的寝宫,想到贸然示警公主必然不会相信,所以只好悄悄进入寝宫,将他拿下1

说着天闲提起地上那个已经冻成咸鱼的家伙煞有介事的晃了两下。

“原来是这样……”龙四的目光落到古丽的双足上,“我只听说特使的部下妖娆娇美,堪称人间尤物,却没听说她喜好穿着夜行衣赏月。”

古丽顿时缩了缩脚,但天闲的外套只是长衫,犹如赤足的裹腿和夜行软鞋依旧暴露在外面,想掩也掩不祝

天闲打了个哈哈。笑道:“公主说笑了,古丽她明明穿的是普通衣裳嘛!哦您是说裹腿和鞋子,这可是沙利特帝国最近最流行的打扮。您看多凸显女性的小腿和脚掌的曲线,而且……”

“住口1龙四身边一个女将领实在听不下去,“这是公主寝宫,岂容你胡言乱语!你私闯公主寝宫!图谋不轨!以为我们不知道沙利特帝国的人全是赤足吗?居然还想狡辩!?”

一片刀剑交鸣声,所有的护卫和士兵都向前逼近了一步,在这些护卫与士兵的意识中,天闲刚才的话简直就是在亵渎公主。

天闲挠挠头,“沙利特人的确是赤足,但那都是男性战士。他们怎么舍得女人光脚走在滚烫的沙子上……”

见那女将又要发怒,天闲索性直接一提那个刺客抢先说道:“公主殿下。我本是一介平民,受九皇子知遇之恩。幸得大帝垂青得了现在特使的名位,我虽粗鄙,但也懂得父亲说的知恩图报,这次前来确实是为了一件对公主大有好处的事,但事有意外,现在反倒成了私闯的刺客,天闲在此只能请公主三思,并且……我可以保证,我们绝无恶意。”

“你说保证就可以证明你毫无恶意吗?”那女将当先怒喝一声,“给我拿下!生死不论!1

“等等1

在那些已经怒意满腔的护卫和士兵正要扑上去的时候,龙四冷冷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行动。

“公主殿下,他们私闯寝宫,就已经是死罪了1那女将满脸忿忿。

龙四眸光清冷,来回打量了几下天闲和古丽,“把那个人先交给我们。”

天闲立刻将那人往前一丢,瞬间数十士兵扑上去将这人捆住,顺便一阵拳打脚踢,这个可怜的家伙被绑好拖走的时候已经完全看不出人模样……

“带他们到内堂去,我有话要亲自问他们。”

“公主殿下1那女将大吃一惊,“您千金之体,怎么能冒险和他们……”

龙四根本不听,已经自顾离去。

那女将气的满面通红,回头狠狠瞪着天闲,“来人!给我绑了!1

天闲立刻说道,“公主殿下可没说绑,你要绑的话我可就要反抗了,要是不小心伤了你的士兵或者耽误了时间……你就自己去向公主殿下解释吧。”

“你……”那女将气的牙齿咯咯作响,可天闲搬出龙四来她又没办法,最后只得怒哼一声,“带走1

一路推搡,天闲和古丽被一大群士兵带向了宫殿深处,路上,古丽忍不住小声问道:“你是从哪学来刚才那些拗口的话的?”

天闲嘿嘿笑了笑,“***,这叫看客人下刀子……哦不,看人下菜碟,什么时候说什么话,不提起龙九和大帝的话,你看这个龙四冷着脸一副要杀人的模样,我们早被砍头了。”

古丽:“……”

一直来到两扇大门前,天闲都能感觉到背后那女将杀人一样的目光。

“进去1那女将打开门,用命令的口气说道。

“多谢带路。”天闲冲她笑笑,和古丽走了进去,顿时又让她火冒三丈。

这是个不大的房间,布置的古香古色,地上是厚实的漆面木板,就在地面中央摆着一张小桌,桌上一个小香炉绕着袅袅烟气,龙四就坐在桌边的软垫上。

“坐。”龙四指了指着对面的小垫子,同时瞟了一眼门口,“莱妮,你留在外面。”

“公主殿下!这很危险,我……”

“你在周围布置的士兵已经足够了,这里不需要更多的人。”龙四略有不耐。

用冒火的双眼警告的看了天闲一眼,莱妮不得不退出了房间,顿时这个安静的房间里只剩下天闲、古丽和龙四三个人。

“放心,这只是普通的醒神香,是我的习惯,无毒无害,你们有什么话直说好了。”龙四在莱妮离开后以手轻轻扶了扶香炉的香气,淡淡说道。

天闲有些惊艳的感觉。

坐在桌前近距离的观察这位卸下铠甲的龙渊帝国第一公主,和刚才看到她的感觉完全不同。

龙四坐在那里,居然比古丽还要高一些,一身简单的素白的衣衫,身上几乎没有任何帝王家的奢华装饰,就连衣料似乎都不是最上乘的那种,一头黑发笔直的垂在肩上,雪白的脖颈上是一副清冷的面孔。

简单,素白。

一眼看过来,很难相信这是龙渊帝国第一公主的打扮。

不过天闲注意到那双黑色的眼中时不时会有神光一闪而逝,龙四轻轻的抚动半空的香气,动作优雅轻柔,虽然看起来只是一个弱女子坐在那,但却无形中散发出一股从容不迫的气势。

十九岁的女孩,却沉稳的犹如征战沙场的老将。

这个龙四,比神采飞扬的龙九厉害很多,天闲几乎一瞬间就下了结论。

“承蒙公主殿下信任,否则今天恐怕就难以脱身了。”天闲微微一礼。

龙四清冷的目光没有丝毫波动的望着天闲,“我并没有信任你,只是相信九弟和父亲而已,九弟年少轻狂,或许会错看什么,但父亲绝对不会看错人,既然同样器重你,想必一定有我看不透的原因。”

“原来是因为九殿下和大帝才幸免于难。”天闲嘿嘿笑笑。

龙四也是淡淡一笑,“这不就是你希望的,不过这倒是提醒了我,因为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我差点也犯了错误。”

眉角微微抬了抬,龙四面上露出几分不易察觉的自得之色,“不过这都是琐事,现在……说说你们私闯这里的原因吧,如果我对你们的理由不满意的话……”

龙四笑了笑。

天闲觉得,一只美丽的霸王龙正对自己露齿一笑。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